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感谢DRDER月票鼓励)

“诺诺,昨天那位患者的情况怎么样?最后决定用什么术式?”

第二天上班后,刘半夏问道。

虽然昨天那位患者并不是多么特殊的患者,但是她有着一定的代表性,代表着目前的中低收入人群遇到大病之后的困境。

也许有人会说,谁家里还没有个十万八万的存款啊?

这个事还真就不好说,尤其是对于一些刚刚贷款买了新房的家庭来讲,这个钱还真就不好拿出来。

“刘老师,昨天又做了一个核磁,看得更清晰一些。肖主任的意思是肿瘤太大,感染有些严重,需要做开颅手术。”许一诺说道。

“不过开颅手术的费用高一些,患者家里的想法是不是能够做经鼻腔入路的手术摘掉。而且患者的情况还有些复杂,手术后还要送到ICU去观察。”

“肖主任当时没有给答复,因为肿瘤太大,经鼻腔手术的话术野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大,很担心会摘不干净。”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刘半夏叹了口气。

这可就不是十来万的事情了。

就算是有医保能够承担一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讲,也需要仔细考虑一下。

不过这个事情也不需要他跟着操心了,现在就是神外的患者,相关的事情都会由神外来负责。

自己要是跟着掺和得过多,那是在添乱。

带着六小只照例巡房,目前病房内的患者都没什么问题。虽然说有新来的患者,有些是要择期手术,有些也都是简单的小问题。

那些术后患者恢复得也很不错,这也是让刘半夏很庆幸的事情。

术后感染其实是一个多发性的问题,目前的他还算比较幸运。即便有一些患者有些发烧症状,但是也都是在短时间内控制住了,没什么问题。

从周书文那边分来的患者,他也得仔细的看一看资料。虽然说是常规手术,每一位患者的情况也都是不一样的,就需要具体分析。

正看着呢,内科的实习生王兆平走了进来。

“刘主任,刚刚许老师接诊了一位患者,遇到了一些情况。”王兆平说道。

“患者是由大儿子送诊的,有阿尔兹海默症病史。在家中昏倒,查体后发现肺部双侧有干啰音、腿部有凹陷性水肿。”

“许老师判断为患者有急性肾衰可能,已经安排了相关检查。出现问题的是随后赶到的二儿子和女儿,按照大儿子的说法就是如果出现了危及生命的病症,就让患者走吧。”

“这个是患者在清醒时给予的预先告知,但是患者的二儿子和女儿不认可这个事情。虽然现在结果没出,也是吵得不可开交。”

“许老师暂时把他们都给分开了,让我来跟您说一声,想让您帮忙拿个意见,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这家伙,可是有些棘手了啊。患者的年龄多大?”刘半夏皱眉问道。

“已经七十一岁了。”王兆平说道。

“哎……,我下去瞅瞅去吧,这个事咱们作为医生来讲,也是真的没有任何的立场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其实对于患者是否抢救这个事情,在很多时候界线上都有一些模糊。

最根本的一个原因,患者和家属,在很多时候他们的权力没有一个清晰的界限。

有些患者是癌症末期,为了减少痛苦,最后发病时基本上就是遵从家属的意见。不给予有创抢救,以保守治疗、减轻痛苦为主。

刘半夏个人来讲,也是很赞同这样做的。

因为抢救的结果,基本上都是钱花了、罪遭了、人没了。

但是还有一些患者呢,遇到了一些突发的情况。采用的抢救级别会有所区别,有些患者就可能会有生的希望。

可是这样的决定也确实不好做,毕竟全力救治的时候,可能会用到很多高价药,牵扯到大笔的费用,患者抢救失败的风险仍然不小。

而这个决定,如果患者有意识还好。没意识的时候就会落到家属的身上,往往也都会产生争端。

今天这个情况呢?又是非常特别的一个情况。

因为按照患者大儿子的说法,这是有了预先指示。

如果真的是急性肾衰,这就是可能威胁到了患者生命的一个病症,完全可以触发这个预先指示。

但是呢,有一点不好界定。

患者有阿尔兹海默症啊,这个预先指示是有效的吗?

还有的一个可能,这个可能就比较恶意了,患者到底有没有给过这样的预先指示呢?

可能这也是二儿子和女儿关注的一个焦点,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个家庭呢,肯定也不是很和睦。

正常的情况来讲,老人要是做这样的预先指示,肯定是要把所有的子女都给喊到身边来啊。

等他走下来后,就看到在内科的诊室门口聚拢了一小堆人正在讨论着什么。情绪也都很激动,看样这就是患者的家属了。

“许哥,难住了啊?”走进诊室后刘半夏说道。

“哎……,头疼得很。现在患者虽然恢复了意识,但是思维有些混乱,也没法正常沟通。”许辉叹了口气。

“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说说,咱们到底该咋办啊?看患者的状态,恐怕已经到了尿毒症阶段了。”

“我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我才入行多久啊,你心中是啥想法呢?”刘半夏问道。

“啥想法都没有,但是我心中还是有些倾向于患者应该是跟大儿子说了预先指示。”许辉说道。

“听他们吵吵了几句,好像是把大部分家产都给大儿子了,然后也是由大儿子养老送终。平时跟二儿子和闺女的联系也不是很近,吵得我头大啊,就让他们自己到外边商量去了。”

“一个假设的问题,患者真的诊断出了尿毒症,需要透析。现在家属的意见不同意,咱们该咋办?”

“正常的情况来讲,咱们是不是啥都做不了?”刘半夏问道。

许辉点了点头,“现在患者的意识不够清晰,而且还有阿尔兹海默症,就只能尊重患者家属的意见。”

“顶多也就是给他们时间来讨论呗,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也够呛能够讨论出来个结果。抢救不抢救的,也得他们达成一致才行啊。”

“我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意思吧,毕竟大儿子说出来了预先指示,咱们也不能不听啊。”刘半夏说道。

有了他的话,许辉也算是有了方向了。

毕竟在这方面,刘半夏这个副主任,还是有一定的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第1张

话语权的。

也不是说许辉就是找刘半夏来抗雷,这样的情况也是必须要跟上级领导汇报一下的。要不然啊,很可能会出大问题。

“许老师,那位患者的结果出来了。”

跑进来的王兆平将检查结果递给了许辉。

许辉看了一眼,递给了刘半夏。

“好家伙,按照这上面的指标,已经在尿毒症边缘徘徊了。恐怕现在再采样的话,就已经是尿毒症了。”

看过之后刘半夏皱了皱眉。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只能先给插尿管、调整电解质了。”许辉说道。

“行,我也把家属带小会议室去,看看这个事情他们是什么样的想法吧。”刘半夏点了点头。

这样的治疗属于保守治疗,不会跟患者可能的预先指示相违背。毕竟患者大儿子说的是危及生命类的疾病,这个病目前还在边界上。

“刚刚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会给予患者插尿管导尿、调整电解质的治疗方案。”来到了外边后许辉说道。

“这位是我们急救中心的刘主任,稍后你们都跟他走。然后再商量出一个方案来,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得听你们的话。”

“医生,必须得救我爸,花多少钱都行。”患者的二儿子开口了。

“现在不是花钱不花钱的事情,而是患者基本上就是尿毒症早期表现了,能够缓解的办法是透析,根治的办法就是换肾。”刘半夏说道。

“但是考虑到患者的年龄、既往病史,还有现在的身体状况,换肾的结果也不会很好。所以咱们还是先讨论一下吧,王兆平,领着一起过去会议室吧。”

“大家先跟我走吧,你们在这里吵还会影响到其余患者的就诊,患者现在我们会给保守治疗的。”王兆平说道。

这一群人互相看了看,这才跟着王兆平往会议室走。

“半夏啊,加油啊,最好快一些拿个主意出来。”许辉小声说道。

“晓得了,患者的身体指标有些差,这样的情况要是不透析的话,可是真不好说。决定得晚了,可能透析都来不及。”刘半夏点了点头。

刚刚他也看了患者的检查结果,真的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第2张

不是很理想。

七十一岁,如果能够坚持每天锻炼,身体可能还好一些。伴随着阿尔兹海默症,现在的身体机能已经退化了很多。

所以他才有了带这些人到小会议室的想法,就是不想他们中的某一方将来留下遗憾。

在这边别说今天了,他们就算是吵上两三天,除了能加深矛盾以外,啥作用都没有。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