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海面的海风一吹,李世民顿时感觉风疾又犯了,从怀中掏出布巾,里面包裹着几个零零碎碎的糖果,李世民惨谈一笑,摘下一颗糖放在口中,入口香甜,李世民莞尔一笑,半响道:“元霸!哥哥来找你了!”

“大王不可啊…大王…!”张公瑾连忙跪在李世民面前,以泪掩面,严嵩也是有样学样,拦截李世民面前,三十个人里,只有长孙无忌没有劝阻,而是随同李世民摘下自己的帽子,面色淡漠的来到李世民面前,咧嘴一笑道:“大王!咱们走吧!”

“哈哈哈哈!也好!有无忌陪着!倒也不算寂寞!”李世民笑容中露着苦笑,从怀中掏出糖果,递给长孙无忌,笑道:“元霸最喜欢的!来一颗!”

“多谢大王!”长孙无忌捏了一颗,放入嘴中,咧嘴一笑道:“真甜!”

“走吧!”李世民赤足入海,长孙无忌随同李世民而去,两人渐行渐远,身体逐渐掩埋在海水中。

“大王……大王……!”众人都在哀嚎,但没有一人前去上前阻拦,一直在人群中跪着的李希烈,猛然站起身子,看着眼前这些虚以委蛇的人,眼中的厌恶之色愈发浓烈,解开自己的盔甲,看着众人,冷笑道:“各位都是大王的肱骨之臣!如今大王海去!竟然只有无忌大人跟随,各位大人却在这里哭嚎,各位大人不觉的虚伪吗?真他娘的恶心!”

“李希烈!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不也在这里哭嚎吗?有胆子你也随大王而去啊!”张说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和李希烈对话。

李希烈咧嘴一笑,卸下自己的青铜甲,来到张说面前,张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李希烈,连连往后退了三步,看着李希烈,结结巴巴道:“李…李希烈,你要干什么!”

“嘿嘿!送你去跟随大王!”李希烈咧嘴露出一抹冷笑,伸手抓着张说的衣领,冷哼道:“走吧!”

“不……不要啊……李希烈!你这个疯子!你给我放手!放手!”张说一个劲的拍打李希烈的手掌,但是李希烈浑然不在意,拉着张说就往海里走。

“李希烈你放开他!”张仁愿猛然站起身子,阻止李希烈往前走,李希烈却是咧嘴一笑,伸手抓着张仁愿衣领,一双虎目在两人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热门小说 第1张

脸上来回扫荡,嘿嘿一笑道:“二位大人,平人里你们养尊处优,今天就随我一起去吧!”

“李希烈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救命啊……救命……咕噜咕噜!”两人硬生生被拖入了海中,冰冷的海水没入身体,整个人连魂都没了,张说和张仁愿两人的呼喊声,渐渐淹没在海水中,众人听着呼喊声越来越微弱,最终消失在平静的海面。

安兴贵、张公瑾两人也跌跌撞撞的往海水中走,看着两人渐渐消失在海面,严嵩来到海面,像是失了魂魄往海面走。

“驾”韩简骑着战马,看着眼前的众人,怒喝道:“加速前进,拦住他们!快!”

“啊!”严嵩眼看着这些人冲杀来,假意要往海里跑,但是被两个士兵给往海面上拉了,严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下跪的时候,严嵩就感受到地面的振动,时间、速度、以及距离的把握,严嵩都拿捏的死死的,既塑造了自己忠臣的形象,又没有死掉,严嵩可谓是一箭双雕,他可以预测到自己以后前程的康庄大道。

伤病营地

冉闵此刻赤裸着上半身,两臂上鲜血淋漓,扁鹊正用镊子,将冉闵身上细小的碎片给一个个摘下来,左边胸膛上有一大块淤青,此刻的冉闵披头散发,呼吸是越来越急促,扁鹊看了眼外面吹开的帐篷,当即道:“李将军,叫人把门把好!”

“好!”李存孝出了帐篷,叫了两个人,将门给把好,随后来到大帐内,看着扁鹊给冉闵包扎双臂,待冉闵穿好衣服,李存孝看向扁鹊道:“先生!冉闵他的伤势如何了!”

“这……李将军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扁鹊擦了擦手,想要拉李存孝一边说话,坐在床榻上的冉闵睁开了眼睛,看向扁鹊道:“先生!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避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冉闵也是看开了,深吸一口凉气,面色淡漠的盯着扁鹊,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冉闵的面容,但那坚毅的表情却代表了军人的铁血。

“唉!”扁鹊叹息一口长气,似乎颇为叹惋,看向冉闵道:“冉将军!老夫就直言了!”

“先生请讲”

“你的双臂已废,零碎的碎片扎中了你双臂的手筋,你右手的手筋更是差点被切断,即便复原了,但也用不上力气,胸膛被李元霸一锤打中,断了几根骨头,伤筋动骨一百天,即便是休养好了,冉闵将军你也会烙下肺病,一到冬天便会喘不上气,需要待在暖和的地方,军旅的生活已经不适合你,我会休书一封,将你的情况与大王说明,老夫建议你去南方疗养,哪里暖和些!有助于你病情的康复!刚好这次大战,有数员战将负伤,冉闵将军随他们南下回去吧!”扁鹊说到这里看了看冉闵的表情,见他的身体不断的抖动个不停,似乎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有……有酒吗?”冉闵声音哽咽了一番,李存孝看着冉闵这副样子,目光看了眼身旁的扁鹊,似乎在询问他冉闵能不能喝酒。

扁鹊叹息了一口长气道:“适当的喝酒可以缓解冉将军的病情,你们二人随意吧,军营里还有很多伤患,老夫走了!”

扁鹊背着医药箱,就往外走,而大帐外刑天也走了进来,和扁鹊交流了一番,进入大帐,看向神情低落的冉闵,以及面色不佳的李存孝,刑天叹息一口长气:“兄弟!南下吧!等北上的战事结束了,咱请你喝酒!”

“你会说话吗?”李存孝看着憨憨的刑天,当即开口训斥他,刑天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看向冉闵,来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也不会说话,但说到底,咱们也是过命的交情,今夜什么都不说!咱们就喝酒,这顿我请!”

“二位兄弟!日后战场之上,你们就相互照应!我就南下了!军营里不能聚众饮酒,这顿酒我们就在长安喝,等你们凯旋,岁末亭,长安酒,六月飞花雨,恭候两位仁兄了!”冉闵看向两人,冲着刑天和李存孝两人拱了拱手,微微一笑道:“二位将军,长安见!”

虽然开朗明媚,但二人皆是看出了冉闵眼中的苦涩,随即拱手:“长安见!”

“保重!”

两人冲着冉闵拱手,此间事了,两人也是离开了帐篷,冉闵无奈的苦笑一番。

而卫青此刻正清理着此次俘虏的名单,半岛上足足有一百五十万人口,去掉二十万兵卒战死沙场,足足有一百三十万人口被俘获,这属于开辟疆土,日后是要记载在史上,是对他们开疆者和执政帝王来说,在史书上会留下浓重的一笔。

韩德让看着卫青,半响将手中的竹简递给他,神色凝重道:“这是此次患伤将士的名单,他们回去需要听候大王发落,你看看吧!”

卫青面色一愣,接过竹简,上下一扫,面色一变,竹简上书:冉闵、黄忠、周泰………足足有十二员战将负伤不能参战。!

战争负伤在所难免,但重伤不能参战者也是很多,但关键是像冉闵和黄忠这样的顶梁柱战将,竟然半途就结束了,这让卫青有些难以承受,半晌卫青叹息一口气道:“就按照上面的来吧!”

“好!”

卫青深吸一口气,半晌道:“此战结束了,但半岛需要人镇守,我给你十万兵马,留守半岛你意下如何!”

“可以!”

卫青深呼吸一口气,见事情结束后,合上竹简,面色淡漠道:“西面的战争要爆发了,我要快点做好准备,三日后出发,韩世忠将军在七日后启航返回长安,将这些俘虏给运回去,半岛虽然打下来了,但现在草原敌军一但来犯,你将会十分被动,所以你自己要注意!”

“明白!”

长安,韩毅正坐在书房的脑海中响系统的提醒。

“叮,当前李元霸、李世民、李光弼、李克用、长孙无忌、达奚武、权栗、安兴贵、张亮、公孙敖、哥舒翰、李文侯、李安民、唐璧、张敖、吐万绪、左雄、李希烈、张仁愿、张说、金春秋、麦铁杖、张公瑾、黄盖、孽世雄战死,恭喜宿主获得241点召唤点,当前宿主召唤点1808点召唤点!”

“叮,当前李元霸战死,其基础武力达到108,需要爆表9人”

“叮,因为此次爆表未满十人,系统无法奖励宿主三个人才,请宿主做好准备!”

“叮,当前爆表第一人元朝张雄飞:武力77统帅88智力90政治90当前植入身份为忽必烈看中的奴隶,打算将他推荐给成吉思汗!”

“叮,当前爆表第二人元朝阿里海牙:武力95统帅90智力80政治75当前植入身份为投靠成吉思汗的武将!”

“叮,当前爆表第三人元朝汪大渊:武力67统帅80智力90政治75特殊技能航海,如若航海时,智力加10!当前植入身份为俘虏的半岛百姓,被韩世忠押送直长安!”

“叮,当前爆表第四人元朝丘处机:武力95统帅67智力95政治70当前植入身份为道家学派的人物,眼下前往梧桐学院任教!”

“叮,当前爆表第五人元朝董俊:武力90统帅85智力85政治80当前植入身份为忽必烈推荐给成吉思汗的奴隶”

“叮,当前爆表第六人明朝西湖三杰张煌言:武力88统帅95智力95政治90当前植入身份为儒家学派的子弟,准备参加开春的考试,随后调入冥王府中!”

“叮,当前爆表第七人宋朝庞籍:武力70统帅92智力95政治96当前植入身份为庞德的儿子!”

“等等!”韩毅听着系统的爆表,眉头一锁,感觉有点不对劲啊,这个庞籍的四位很优秀啊,可演义里的庞籍似乎是………

“叮,历史上的庞籍乃是为人公正之人,和韩琦和范仲淹交好,还为狄青求情,试问宿主想一想,能和这三位较好的人,又能差到哪里,只不过小说为了称托包拯,这才黑化庞籍在民间的形象!”

“哦!你继续吧!”

“叮,当前爆表第八人宋朝佘赛花:武力90统帅90智力90政治90特殊属性忠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若丈夫为武将,所生育子女皆善武,其父子武力值增加3点,若夫君为文臣,所生育子女善文,且增加父子智力点3点,当前植入身份为杨业的结发妻子!”

“叮,当前爆表第九人燕荣:武力89统帅80智力70政治67当前植入身份为被俘虏的半岛武将,当前运送至长安!”

“叮,当前爆表结束”

韩毅深吸一口凉气,感受着身子躲在舒爽,李世民死了,韩毅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现在他只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了,成吉思汗。

只要搞定成吉思汗,韩毅也可以放心的退休了,眼下局面稳定,因为草原南下,促进了百姓的融合,各国的百姓对韩毅的抵触感也是稍稍削弱了不少。

同时韩毅的郡县制也顺利的推行下去,各地的百姓的抵触感已经消除,甚至于他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丰衣足食,没有战火,只要有机会,他们的下一代可以去读书,从而彻底拜托眼下的困境,鲤鱼跃龙门。

半月后乾坤殿

韩毅正坐在王位上,下面站着的冉闵、黄忠、周泰三人,听着前线的战况,韩毅算是彻底放下了内心的石头,半晌韩毅站起身子,看着下面落寞的冉闵,当即道:“冉闵!上前听封!”

“臣!冉闵在!”

“冉闵将军南征北战,封其为武卓公,世袭罔替,特设三十六公,在十二侯之下,冉闵将军位列其中,颜渊阁塑铜像,著书立传!”韩毅背手而立,虎目看向冉闵,算是对他这一身的褒奖。

“臣多谢大王!”冉闵跪地扣首,神色无比恭敬,众人也是无比的艳羡和赞叹。

“先是十二侯,然后是三十六公,哎呀!老夫何时能位列其中啊!”

“是啊!老夫有生之年不知道能不能登上其位啊!”

“黄忠老将军年事已高,已经不堪其位,封老将军为关内公,位列三十六公爵之一,不枉老将军南征北战一生!自此回乡安度晚年吧”

“老臣多谢大王体恤!”黄忠顿时老泪纵横,不曾想这老了以后,还能得个爵位,也算是对这一身有所交代。

“周泰悍不畏死,力搓敌军,收入禁宫,把守宫门,封宣威将军!”

“多谢大王!”

“更赢虽为先魏之臣,然南征北战,随杜预老将军连破六城,阵斩八骁将李广,特封其为更公,世袭罔替,位列颜渊阁,受香火供奉!”

“大王仁德”

至于那些俘虏实在是太多了,直接关押起来,交给韩晨处理,杀的杀,放的放,至于那个叫严嵩的,韩毅毫不吝啬赐他一死,成全他的忠义,也为韩毅贡献一些召唤点。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