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比如她用男声说:“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爸可是副校长,我孔建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到不了手的。”

“就你这种万人骑的货色,也配给我生孩子?你不打?那我就踢了他。我就不信,这个贱种,跟你一样踢不死。”

“小贱人,疯了吗?我还没玩过疯婆子呢,别以为进了疯人院就能逃过你孔爷。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是被我玩的命,别想翻身,要怪,就怪你爹咋那么没本事!”

“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背着我偷人了?我让你尝尝我家大黄的厉害!”

“哈哈哈,贱人,你哭啊,使劲哭啊,敢阴老子,看我不玩死你。下次把你丢乞丐窝去,让你爽翻天。”

孔建私底下的丑陋嘴脸,都被沈佳佳学的活灵活现。

其实就连迷彩战队的人,都有感觉,她这个疯子,也疯的太有脑子了吧,这个时候在这演,像是故意给他们看。

可他们除了执法者,也是人,孔建这畜生,种种罪行真的该死,他们也会心软,下意识地偏向沈佳佳。

还是楚淮,皱着眉,突然走向沈佳佳,强行给她喂了点镇定药。

“病人现在情绪太过激动,需要第一时间得到治疗,不如先送她送去第七人民医院。”

江南市第七人民医院,主治各类精神疾病,包括失眠、抑郁、酗酒等等,当然,也包括沈佳佳这种重度精神病人。

一般人不懂什么失眠、抑郁之类的也算神经疾病,总是把第七人民医院唤做疯人院。

沈佳佳之前,是被孔建花钱送去的私立精神疗养院,自然是没有第七人民医院正规。

刘警官等人和楚淮一起,将沈佳佳送医院,花小满和林嘉静也跟着同往,她们毕竟是女生,对沈佳佳的遭遇,也更加同情。

至于孙志强,连同他的好友们,都一起被请去迷彩战队录口供了。

在第七人民医院,楚淮因为陆教授名气,还有自己之前接触过沈佳佳的病情,也很快进入角色,跟医院医生一起,着手沈佳佳的进一步检查和康复计划。

楚淮现在扮演的,是一个敬业的心理医生和学者,他的病人病情复发,他要继续追踪病情,继续研究这个案例,这边的医生也不能阻拦。

甚至于,这件事还惊动了陆教授,亲自从学校跑到第七人民医院,来参与沈佳佳的病情治疗。

毕竟楚淮是他目前最看好的研究生,楚淮这边他总觉得使不上力气,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机会了,然后沈佳佳的病情反复,也很有研究价值。

这些人给沈佳佳会诊,花小满就闭着眼睛,坐在诊室外面的长椅上。

坐了一会儿,花小满心里也觉得压得难受,就喊上林嘉静:

“我们先回家吧,我奶奶该担心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热门小说 第1张

了。”

“不等楚淮的顺风车了?”

“打车吧,我请客,我有点灵感,想回去写词,怎么说也能赚点打车费了。”

“行啊,你现在是才女,我就给你当保镖,不蹭白不蹭。”

花小满笑笑,给楚淮发了条短信留言,才跟林嘉静一起打车回去。

她们折腾这么一圈,还没吃饭呢,曹奶奶早就等急了。

而且曹奶奶也是挺执拗,愣是花小满没回家不开饭,说是给人家小楚吃剩饭不好。她自己和刘玉芝两个,就吃了点饼对付一下。

刘玉芝那个怨念啊,不过一想到花小满前两天跟她说,做满一个月给她发八百块钱工资,她就挺高兴了。

虽然人小满赚钱快,那也是人家本事,她来人家家里吃住用的,给老太太搭把手的事儿,能拿八百块钱不错了,不比人家苦哈哈去厂里上班的少。

就等个吃饭,能把你饿死?

还好花小满回来的不算太晚,也就是七点多,就跟林嘉静一起回来。

刘玉芝连忙笑呵呵地问:“小满回来啦,静静也来了,吃饭了吗?”

“都还没吃呢。二婶给我留菜没?”

“你们没回,妈都不让动筷子,我再去给你热热。”刘玉芝和曹奶奶两个人忙乎,家里灶台也有两个,还有烤箱微波炉的,热菜速度倒是挺快。

林嘉静吃了饭之后,很自然地就留在花小满家里,随便跟刘玉芝聊聊天,她显然对二叔失踪案,还没放弃。

花小满就回她的房间,关好门,快速进入时间静止状态,之后就开始爆发灵感,写歌词。

她最近真的遇到什么事儿,感觉都能写一首歌,有时候只有词,有时候还自己谱曲。

关于沈佳佳,她就做了两首,一首绝望的,一首充满希望的。

歌词当然跟沈佳佳的事情没半点联系,只是绝望那首,歌名叫《爱疯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热门小说 第2张

了》。

没办法,言情歌曲好卖。疯了主题,突然改成另一种感觉。也是挺考验想象力的一件事,偏偏花小满的年龄,真是想象力丰富的时候。

而充满希望的那首,花小满写的不是言情,而是《天堂里有没有火柴》,是以卖火柴的小姑娘为介入点,却是些她对沈佳佳的期望,希望她在天堂里,没有伤害,恢复宁静。

等写完两首歌,花小满的心情平复了许多。也不再写歌,开始看书,尤其是心理学方面的。

沈佳佳的事儿,总是让花小满想到前世的自己,那么无奈和绝望,疯人院是她唯一的天堂。她也想自由,可她无路可走。

周六陆教授在师范大学有讲座,楚淮邀请了她,那她总要提前做点功课,好歹要多了解一些这些知识。

看书写歌,时间过得很快,六个小时准时提醒吃饭,真是良心系统。

曹奶奶和二婶,都习惯了花小满吃几口回屋的习惯。反正对她们来说,花小满回屋时间还不到一分钟,估计上个厕所都不够。反正花小满不说,她们就不急着收碗。

果然,从房间里出来,花小满就像是把饭菜倒进口袋里,又来装饭了。

胡吃海塞一顿之后,花小满又再次回屋。

这次花小满就没碰歌词了,她主要还是拿出从谭主编那里借来的书,研究起曾经的圣雪山。

喜欢八零兽医能掐会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