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一直以来整个玄清卫包括黑旗营在内,最大的敌人就是藏在暗处的邪门修士。

每月递上来的阵亡名单里将近九成都是因为和邪门修士战斗而身陨的军卒。而且阵亡人数也从最开始每月十几人,到现在接近百人。这还只是黑旗营的阵亡数,算上各地玄清卫的阵亡人的话每月起码两百往上。

所以,城里看到玄清卫一个个锦袍在身,走到哪里都耀武扬威的样子,可实际上这些人才是靖旧朝无战事的情况下死亡最多的一群人。甚至因为是皇帝私军的关系,他们的功绩很难被记录在史书或者榜文上,只会在时间里飞快的淡去。

如此一来,让玄清卫上下感受“荣誉”基本上就很难了,那就只能从实物上给足,不然谁愿意干这种刀口舔血的差事?这才让玄清卫上下有了别的衙门完全无法比拟的丰厚的俸禄,以及阵亡抚恤。

当然,玄清卫的钱是不走户部的,全部由皇帝的内务府在负责。丰厚一些,外面的人也只能羡慕却没办法说三道四。

同理,从俸禄落实到个人的武器装备以及配备的耗品也比军伍里的军卒精良和充足得多。就单说符箓,只要出任务,小旗编制的一队人里最少会配备一张以上的御雷符,若是任务有预见的困难,还会配备更多,甚至配备更高一级的奔雷符都不是不可能。

经常听到军伍的人说“一个玄清卫抵五个精锐营的军卒”,说的不是战斗力,而是武器装备和耗品的配备差距。

这些差距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军伍里,哪怕是精锐营的军卒,对战的对象大概率只是普通军卒,即便遇到高阶修士也是以军阵方式在面对。而玄清卫则不同,经常是遭遇战,厮杀的对象也鲜有普通人,邪门修士、邪祟占据大头,若没有更强力的装备配置,那基本上就等于送死。

玄清卫的装备和耗品配置更好,可一旦供应跟不上,就会很麻烦。伤亡会比迅速拉大。

这也是王一明和其余几位黑旗营副统领为何极力想要自产一些耗品来应付紧缺的局面的原因。死得太多了,心痛啊!

可黑旗营的人死伤属于分内之事,尚且心理能够承受的话,那伤亡的范围若是扩大化,波及到黑旗营甚至玄清卫之外,把普通老百姓也扯进来,就不在沈浩的承受力范围之内了。

“高了多少?可有比对?”沈浩一边问一边连忙翻找手里文书上关于这一块的内容,很快,在倒数第五页看到了。

同时,王一明也介绍道:“就各地的总体情况来看,今年邪祟袭击事件要比去年多了三成,特别是最近这两月开始,涉及大城以及大城周边的邪祟袭击事件增加得很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热门小说 第1张

快,有些地方甚至是比起去年翻了一两倍。”

王一明说的都是大致的情况,而沈浩手里的文书上有比较详细的数字比较。

等沈浩将手里的文书看完,他的眉头就已经皱成一团了。情况不乐观,而且是突然一下,短短两个月内袭击事件的数量疯涨,这背后若说没人操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正如刚才王一明所说,沈浩也同样认为这是邪门修士在针对玄清卫进行的报复行动。

别以为邪门修士会有什么“冤有头,债有主”的觉悟,他们本来就是阴沟沟里的老鼠,走不了正道,报复自然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能让玄清卫最恼火,他们就怎么来。

所以将血腥从玄清卫身上撩拨到普通老百姓身上,这样就能给玄清卫带来极大的压力。报复效果远高于和玄清卫死磕。

“各地千户所那边是什么反应?”沈浩没有先说看法,而是问各地玄清卫千户所的反应。比起黑旗营,玄清卫在各地的千户所其实才是应对邪祟的主要战力,包括偏远地区的宣教各地的玄清卫千户所也出了大力气。毕竟现目前单从体量上来说,黑旗营与各地千户所比起来还是有明显差距的。

王一明:“回大人的话,我们给各地千户所去过提醒,他们也表示察觉到了这方面的问题。目前采取的措施是内防外查,尽可能的提前发现个辖区内的邪祟踪迹并予以歼灭。同时加强对各大城的防卫,减少各大城里类似事件的发生。”

“严防大城?”

“是的大人。”

“那大城以外呢?各镇子、庄子、村子,没有什么说法吗?”沈浩的语气发冷,明显是对各地玄清卫这种抓大放小的策略很不满意。

王一明理解沈大人的冒火,但黑旗营没办法影响到各地千户所的决定,就好像各地千户所没办法影响到黑旗营的决定一样。

“回大人的话,各地千户所的意思就是看住大城,其它的地方以排查为主。听说给各地村镇和庄子里的里长、保长都发了传讯的符箓和泛灵石,一有异动可以尽快示警。”

沈浩也只能叹了口气。毕竟范围太大,玄清卫也的确没办法面面俱到,能想到这些措施其实已经不算是懈怠了。只不过这些措施依旧没有办法防范得住邪祟的侵袭。

“你记一下,等会儿以黑旗营统领衙门的名义给四方面军都督府去一份文书,针对最近邪祟频发的事情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热门小说 第2张

,希望他们可以在各地防区内给予适当的支援,比如各地的卫戍能不能抽调一些组成巡逻的骑队等等。具体的想法可以多提一些,然后让他们选。你亲自来主笔然后拟好之后再给我看看。”

找各地方面军协防,这已经是沈浩能想到最可行的办法了。而且他自问自己在军伍里还有那么点名声,如今又是给无战事的各方面军送捡功劳的门路,对方没理由不给这个面子。

“是大人,属下等会儿就开始办。”

“行了,没别的事的话就出去吧,顺道把王俭叫进来。”

临走前,王一明笑着又道:“大人,还有一件事,林琛林大人等三位副统领想为大人这次修为突破设宴祝贺,托属下来问问大人您有没有时间。”

“林琛?你是不是也有份?”沈浩笑了笑,见王一明默认,便接着道:“也好,你定地方吧,就选在这两天。”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