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傻子那东西很长很大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宫人们一同跪下:“奴婢见过皇上。”

永嘉帝面色晦暗,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径自去了乔皇后的寝室。

不愧是多年夫妻,无需多问,永嘉帝也能猜到乔皇后得知太子受伤后会是什么模样。果然,一进寝室,就嗅到一股浓浓的药味。

彩兰正端着药碗,为乔皇后喂药。

听到脚步声,彩兰忙放下药碗,起身行礼:“奴婢给皇上请安了。”

永嘉帝随意嗯了一声,目光扫向凤榻上的乔皇后。

乔皇后惨然的面色不是装出来的,此时也没力气起身行礼,恹恹地说道:“臣妾无力下榻相迎,请皇上见谅。”

永嘉帝今日心情也不佳,拧着眉头道:“太子受伤的事,想来皇后已经知道了。朕已经令陆非领五万精兵去江南护卫太子回京了。皇后也放宽心,好好养着,别忧思过度。”

语气算不得温柔体贴。大概就是那种“你我夫妻没了情分担我也是儿子亲爹不会袖手不管”的态度。

烛火通明,照印出永嘉帝眼中微薄的温情。

乔皇后眼睛一红,将头转向内侧,眼泪无声滑落。

这一刻,不知她是在哭伤势不明的太子,还是在为这一刻的关切落泪。

永嘉帝仅剩不多的良心被乔皇后无声的悲恸落泪勾了起来,长叹一声,坐到了凤榻边。伸手扶着乔皇后的肩头。

彩兰早已领着一众宫人垂头退了出去。

寝室里只剩帝后两人。

“朕知道你伤心忧急,”

永嘉帝声音里透出一丝悔意:“朕听闻噩耗,也一样震惊愤怒。

“现在,朕也不瞒你了。江南旧族势力从明转暗,势力庞大,朕心难安。派太子前去,查私盐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借着彻查私盐,扫清江南旧族势力,肃清江南官场。”

“朕知道此行危险,特意派了两千御林侍卫给太子,再有两千太子妃亲兵和一千太子亲兵,加起来有五千精兵。朕原以为,已经足够他自保了。没曾想,这些混账胆大包天,竟接连刺杀太子……”

乔皇后不知哪来的力气,一

接种傻子那东西很长很大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1张

骨碌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张脸气得煞白:“你知道危险,还派阿景去!朝中那么多文臣武将,派哪一个去不成!”

永嘉帝难得没和乔皇后计较,耐着性子解释:“事涉皇权,怎么能交给臣子。万一派去的钦差被收买,或是暗中勾连,就会酿出更大的祸事。”

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朕只能派太子去。”

他依然不那么喜欢太子。

不过,他很清楚,太子有乔阁老和荥阳王相助,众臣归心。而且,太子贤良之名远播,在朝野间声望极佳。为了大魏朝堂安稳,为了李家江山传承,储君只能是李景。

清理江南官场当然有极大的风险,不过,完成了也是一桩天大功劳。

如果他将这桩差事给了三皇子或四皇子,又将太子置于何地?

乔皇后听懂了永嘉帝的话中之意,原本的

接种傻子那东西很长很大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2张

愤怒缓缓平息,眼圈依然通红:“照皇上说来,这些人敢刺杀太子,现在太子受着伤,万一他们起了反心,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出动所有兵力围杀太子怎么办?”

乔皇后越说越心惊,整个人簌簌发抖,脑海中忽地闪过陆明玉的脸。

陆明玉一定是知道其中的凶险,所以,才会不管不顾地扔下三个孩子,快马离京。

大军出动的消息一旦传至江南,只怕有人会铤而走险……陆明玉这是要抢在消息传到江南之前,赶到李景身边。

永嘉帝见乔皇后面色惨然抖个不停,只以为她是忧心太子安危,也没生什么疑心,张口安抚道:“你别胡思乱想,自己吓唬自己。这是最坏的结果。大魏兵精将广,燕国楚国都被征伐了,江南旧族想谋~反,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陆非是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武将,也是太子的舅兄。朕派他领五万荥阳军去江南,你总该放心了。”

如果派濮阳侯或广平侯领兵前去江南,乔皇后又该寝食难安了。

前者打仗本事平平,后者和东宫有嫌隙。

还是荥阳军最稳妥最可靠。

乔皇后用袖子擦了眼泪,低声道:“皇上这般为太子着想,臣妾谢过皇上。”

永嘉帝说道:“你不必谢朕。太子是你的儿子,也是朕唯一的嫡子,是大魏储君。朕比任何人都在意他的安危。”

乔皇后一个冲动之下,差点就将陆明玉已经悄然离宫的事说出来。一抬眼,见永嘉帝深沉莫测的眼,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永嘉帝站起身来:“朕还要去寿宁宫看望母后,你好生歇着吧!”

乔皇后低声应了。

待永嘉帝起身离去,乔皇后才慢慢吐出一口气。

以永嘉帝的脾气,今日来了一回,接下来几日都不会来了。陆明玉“告病不出”,至少能瞒个四五天。

等众人发现陆明玉不在宫中的时候,或许她都快到江南了。

……

一切如乔皇后所料。

太子受伤的消息传开,朝野震动。

乔皇后病倒,太子妃陆明玉同时告病,皇孙李珝每日去上书房读书,皇孙女李瑄倒是告了假,说是陪伴亲娘和幼弟。兄妹两个的行为,被众人一致称赞。

陆明玉连着几日没露面,后宫中渐渐有人起了疑心。

闲着没事的孟妃,最爱凑热闹说八卦的秦妃,每日去东宫都吃闭门羹。两人凑到一起,低声窃语。

“太子妃一向身体康健,平日连咳嗽都少见。这一回,可是四天都没露面了。”孟妃若有所指地说道。

秦妃眼睛骨碌一转,压低声音道:“听闻昨日陆家女眷要进宫请安探望,都被拦了回去。”

这可大大不对劲。

陆明玉和娘家女眷素来亲近,从来没有拦着不让进宫探望的先例。

除非……

“我记着,陆氏上一次‘告病’,还是夜袭军营刺杀燕拓的那一回。”孟妃若有所思。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掠过一个令人惊愕的念头。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