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今井宗久紧张道。

“御台所对你不满?这可如何是好?”

高田阳乃冷冷一笑,说道。

“百地三太夫回来近幾查探,这么隐秘的事,都能传到远在堺港的我耳朵里。

你猜,是谁心心念念,一定要想办法让我知道这消息?

明智光秀这个王八蛋,她一手策划了京都事变。现在倒好,又想把所有人都拉下水,和她一起背起这个大黑锅。

三好上洛这么大的动静,我在堺港能一无所知吗?当初我选择视而不见,就已经被明智光秀给陷了进去,现在这个锅我是不得不背。

我会去见主君,我要让他明白。我爱他,谁都无法剥夺我爱他的权力。即便他自己,也不可以。”

高田阳乃的双目像是在燃烧,她在堺港耕耘三年,终于有了一点直起背脊说话的本钱。

她可以对斯波义银唯命是从,什么都不争。只要主君下令,让她去死都行。唯有入赘一事,她绝不会退让。

高田阳乃爱斯波义银,绝不会心甘情愿把他让给任何人,谁都不行!此情此意宁死不折!

见她的态度坚决,今井宗久心中苦涩。终究是到了图穷匕见的一天,隐忍三年的高田阳乃,她决心直面主君,去抢一个入赘的名额。

今井宗久早就明白,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但真的来了,她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慌。

“高田大人,我们不是明智家,伊贺前田家,拥有土地,人口,军势,足以让主君忌惮。我们只有店铺,商队,和无足轻重的贱民。

说一句僭越的话,我们麾下的商人和浪人,在主君心中的份量不够重。御台所,他会在乎吗?”

今井宗久是商家出身,她太明白武家眼中的商人是什么。那就是圈起来养膘的猪狗,需要的时候拉出来宰了吃肉。

指望武家对猪狗低头,对猪狗妥协,可能吗?以高田阳乃在商务方面的成就,能够让御台所引起重视,包容她的放肆吗?

高田阳乃笑靥如花,说道。

“这就要靠你帮忙了。

整理好有关北陆道商路的账目给我带走,特别是各家参股势力,她们借款给我的具体数字。”

今井宗久倒吸一口气,高田阳乃玩得有点大啊,她是准备威胁斯波义银,给她一个入赘的机会。

北陆道商路已经不是斯波家的北陆道商路,商路被拆成了无数股份,换取堺港,京都的土仓借款。

这些资金雄厚的土仓背后,那是遍布近幾的各家势力。包括幕臣,三好家,一向宗等等幕府武家,地方武家,甚至佛教宗派。

这摊子已经成了一团乱麻,离不开高田阳乃。

谁家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北陆道商路的兴旺让高田阳乃能够勾起这些势力的贪婪,砸出来的铜钱已经是天文数字。

这个大坑,踢开高田阳乃,谁来填?就算别人能填,那也得投钱的各方势力愿意相信才行。

在武家社会,信任是极其可贵的东西。斯波义银如果不希望北陆道商路变成烂摊子,他就必须考虑高田阳乃的诉求。

换而言之,高田阳乃虽然手上没有土地,人口,军势,但她手上有一个金矿和炸弹绑定的组合物。

要么发财,要么爆炸。

今井宗久对此是心有余悸,高田阳乃的疯狂,让她这个世代经商的大商人,也是瞠目结舌。

斯波义银一个传统武家,看到高田阳乃弄出这么大一笔借款,背了一屁股债,一定会吓坏吧?

这可是在武家社会,前所未见的巨大债务。

———

大和国内多闻山城,明智光秀,尼子胜久,前田利益三人再次聚首。

这座斯波家督居城的主人,斯波义银并没有回来。主位空悬,三人分坐,谈得很不愉快。

前田利益指着明智光秀吼道。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一向能言善辩吗?

主君从东海道回归,宁愿滞留在织田家,跟织田殿下联合上洛,都不愿意回归近幾斯波领,主持大局。

你倒是说说,现在怎么办!”

前田利益的愤怒源于恐惧。

她原以为明智光秀搞出来的京都事变,必然会弄巧成拙,让主君厌恶疏远。

这样,不但能搞掉足利义辉这个妨碍自己入赘的将军,还可以把明智光秀这个入赘竞争者踢出局。

前田利益笑嘻嘻看明智光秀忙前忙后,就等着斯波义银回来之后,再落井下石。苦活脏活有人抢着干,自己干干净净在岸上踩人。

可她万万没想到,百地三太夫被斯波义银派回来查探,竟然一查一个准。一个小小的藤林杏,就把整件事抖了个底朝天。

明智光秀这个混蛋,必然是她耍了手段,不然藤林杏怎么可能跑得掉?灭一个忍众的口,很难吗?

如今倒好,百地三太夫查清了一切,带着口供去交给主君。明智光秀这边,反而主动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前田利益。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热门小说 第1张

藤林杏知道得太多,她甚至知道高田阳乃和前田利益在京都事变期间按兵不动,暗中推波助澜。

这下可把前田利益整得头皮发麻,明智光秀这个无耻的家伙,她是要拉着大家一起背黑锅啊!

藤林杏替明智光秀做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整个京都事变的计划,明智光秀对她是一点不隐瞒。

现在口供上交主君,蜷川家,细川家那些外人的丑陋不提,前田利益和高田阳乃都逃不脱干系。

前田利益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恐惧主君会因此厌恶疏远她。当初想象明智光秀倒霉的那些下场,这下都要砸在自己身上。

面对前田利益的愤怒,明智光秀装作无奈,说道。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办法。

主君滞留织田家不归,召唤高田阳乃前去觐见,看来是准备一个个收拾我们。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主君既然对我们不满,我们也只好受着,还能怎么办呢?”

听着明智光秀看似无奈,其实无耻的话,前田利益恨不得一拳,打在她仿佛永远刻着微笑的脸上。

什么我们?这件事就是你一个人搞出来的,干我p事!

前田利益的气息沉重,一旁的尼子胜久暗中摇头。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明知道明智光秀不是个东西,前田利益和高田阳乃还是陷进去了。

说到底,是她们暗藏私欲,心存侥幸,才会被明智光秀利用,惹来一身膻腥。

尼子胜久已经收到山中幸盛的信,她护送主君回归,正在织田家中。主君对尼子胜久这两年的忠谨担当,非常赞许。

有了山中幸盛的通风报信,尼子胜久这才能安心置身事外,幸灾乐祸看着她们倒霉。

这几个王八蛋,趁着主君不在,一个个胆大包天的瞎搞。尼子胜久帮她们擦p股,擦得心累。

现在可好了,主君回来收拾你们这些王八犊子。昨日闹得欢,今日拉清单。

明智光秀面上唉声叹气,敷衍着真心慌乱的前田利益。对一旁不言不语的尼子胜久,她亦是心中有数。

主君不归之事,也出乎了明智光秀的意料。她有藤林椋的中同组协助,消息灵通得很。

主君一出手,就是不凡。

召唤高田阳乃前去觐见,用山中幸盛的信件稳住尼子胜久,对明智光秀和前田利益不闻不问。

这一套组合拳,轻重缓急有序,让明智光秀心起一丝欣赏。两年不见,主君在关东成长不少。

对于高田阳乃与前田利益这两个利益熏心的蠢货,明智光秀心中只有鄙夷。

入赘之争,原本就不存在。鸠占鹊巢之策,才是明智光秀为主君谋划的未来。

只是如今看来,主君对自己的擅自行动非常愤怒,有了他的策略。这就打乱了明智光秀的布置,她也在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三姬聚首商议,却是各怀鬼胎,当然是谈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只得不欢而散。

———

明智光秀回到北伊贺的新居村,藤林椋早已在此,等候她的回归。

一边往里走,一边望了眼高田雪乃养伤的小屋,明智光秀问道。

“情况怎么样?”

藤林椋鞠躬说道。

“高田雪乃大人听闻主君在美浓国岐阜城,就直接出发了。

只是,她身体虚弱,伤势尚未痊愈。您让我暗示她去往美浓国,风险是否太大了?

毕竟,她身上还带着足利将军赐予主君的金印。若是路上有个万一,那可如何是好?”

明智光秀走入房间,安然坐下,随口说道。

“你不是有派人保护她吗?

山城国内如今是一片混乱,三好家根本控制不住局面,路卡关隘形容虚设。

高田雪乃身体再差,坐船总没问题吧?只要安全渡过山城国内一段濑田川,之后的路途就太平了。

濑田川进入琵琶湖入湖口的坂本城,是在足利将军的旧臣仁木义政手中,三好家管不到那里。

进入琵琶湖后,船只直接在北近江登陆,以斯波家臣身份直入美浓国,浅井家与织田家都不会阻拦主君的家臣前去觐见。

足利义昭与织田信长马上就要汇合上洛,主君和她们在一起,其实并不轻松。

有高田雪乃送去金印之大义,主君才能以将军遗命宣告首义,压住她们的妄念。”

明智光秀设想好的局面,因为斯波义银不肯回归,转而与织田信长合作,已经被破坏了。

虽然不知道主君准备怎么收拾自己,但该做好的事,明智光秀还是得继续做。

金印是足利义辉留给斯波义银的遗物,更是斯波义银上洛的大义名分。

明智光秀其实并不愿意让病怏怏的高田雪乃去送金印,她也知道不安全,但她没辙。

任她狡猾似狐,对高田雪乃这个不转弯的木鱼脑袋,亦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高田雪乃虽然虚弱,但她剑术高绝,又牢牢护着金印。明智光秀费尽口舌,都无法让她交出。

既然如此,那就让藤林椋透露消息给她。

果不其然,听闻主君已经到了近幾边上的美浓国,高田雪乃马上动身出发,要去见主君,也算是达到了明智光秀的目的。

说完此事,屋内沉默许久。半晌,藤林椋悠悠问道。

“大人,主君回来会如何处置我们?”

明智光秀叹道。

“我也不知道。

主君驻足织田家,不肯回归近幾斯波领,显然是对我的作为极度愤怒。

只是京都事变牵扯太大,整个近幾的有力武家,深陷其中的不知有多少。

况且斯波家自己也不干净,我还拉了前田利益和高田阳乃下水。

主君他投鼠忌器,为了稳定大局,他对外不能宣扬,对内不能罢黜,只能暗中收拾我们。

高田阳乃这町奉行没有军事背景,是最好对付的一个。所以,主君把她叫去,先收拾她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热门小说 第2张

之后嘛,也许是前田利益,也许是我。总之,谁都别指望轻易过关。”

藤林椋目中,透出对未来的无力。

母亲死于百地三太夫的阴谋暗杀,她这几年是咬牙支撑着家业。可今时,姐姐藤林杏铸成大错,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她不怕死,但藤林家业会如何?还有母亲与姐姐的惨死。。

藤林椋望了明智光秀一眼,是这个人一步步把姐姐引上悬崖,推入深渊。

自己忍辱负重为她效力,只希望先弄死最恨的百地三太夫,再图谋向她复仇。

如今两个仇人坐在一起,愁思怎么过关,真是可笑至极。

明智光秀笑眯眯看着面无表情的藤林椋,感觉非常有趣。

眼前的人明明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她的妹妹,百地三太夫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但她却不敢恨自己,还得帮着自己。

有趣,实在是个有趣的人。

明智光秀心里起了恶作剧的念头,说道。

“百地三太夫之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果然,听到百地三太夫的名字,藤林椋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她恭谨问道。

“大人,何出此言?”

明智光秀笑着看向藤林椋,就像是逗弄一条摇尾乞怜的小狗。

“我把百地三太夫回近幾查探京都事变的事,告诉了前田利益与高田阳乃。

这两个蠢货以为能借我的手干掉将军,保住自己入赘斯波家的可能。然后在主君回来之后,将我掀翻,再踩上几脚。

可是,藤林杏的口供把她们全部抖了出来,这下谁都跑不了。

主君即便顾全大局,不能明着惩罚她们,但一定会因此厌恶她们的自私自利。

她们是不敢恨主君的,只能恨我,恨那多管闲事的百地三太夫。”

藤林椋的心脏猛跳,期待着看向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却是一摊手,无奈道。

“可惜,百地三太夫忠于主君,必然直言相告,她会因为忠诚而受赏。一时半会儿,谁都动不了她。”

藤林椋的心一沉,面色再也绷不住,这是在耍我吗?

明智光秀笑而不语,不再理会藤林椋,而是望向远方。她的心情其实非常好,因为不管怎么样,主君回来了。

终于可以再见到,最爱的他。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