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关于举办津门运输同业公会耿良辰、安玉峰联合招工会的公告》:

应耿良辰先生、安玉峰先生委托,本报代为公告,今日下午两点,于劝业场东门、万国桥南侧、大沽广场……等八地举办现场招聘会,面向全城招聘装卸工人五万人!

要求:身体健康,吃苦耐劳,无青帮、三同会等帮派背景。

待遇:签订正规劳务合同,保底月薪不低于二十大洋!

有意者请携带一个大洋报名费于约定时间、地点前往招聘现场签字登记,本次招聘会于两点开始,晚上八点结束,时间有限,过期不候。”

次日一早,各大报纸头清一色登上了这样一条特殊的招聘启事。

脚行招聘力巴居然登报,这绝对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的新鲜事。

而且是津门大侠耿良辰在招聘,这就更新鲜了!

再加上五万人的恐怖数量,还有二十大洋的超高月薪,这招聘启事很快就引起全城热议,舆论为之一片哗然!

很多人认为耿良辰不愧是津门大侠,一出现就是大手笔,搅动风云。

也有人觉得耿良辰这次出了昏招,只怕会成为全国的笑柄。

他们是有理由这么说的:“在报纸上招力巴?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哪个力巴看报纸?有几个力巴识字?能买得起报纸看的人,谁会去当力巴?耿良辰这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哈哈……”

但这些嘲笑的人不知道的是,苏乙把对他忠心耿耿的数百手下全撒出去了,到力巴们经常聚集的地点拿着报纸一遍遍把这份招聘启事大声念出来。

除非是聋子,除非听不懂人话,否则力巴们不可能接收不到这个让他们振奋不已的惊喜消息。

这些嘲笑苏乙的人更不知道,苏乙广而告之,让全城人都知道他的承诺——保底月薪不少于二十大洋,这对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力巴们来说,简直是太难得的保障了。

没人觉得堂堂津门大侠会食言自毁名声,所以原本应该将信将疑的力巴们,几乎第一时间就全都信了苏乙的承诺。

力巴们现在的收入都在七八个大洋左右,现在苏乙承诺他们月收入不少于二十大洋,这等于他们现在的薪水直接翻三倍!

对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力巴们来说,谁能抵抗这样的诱惑?

没人!

一个都没有!

更别提,苏乙专门派出人为力巴们解释,为什么会有二十块大洋的保底月薪,从而打消他们最后的疑虑。

苏乙和安玉峰一起承诺,凡是在洪帮和耿帮麾下脚行的力巴,从明日算起,每个月的脚行会费只收八个大洋,原有租车费取消,改收管理费十元。

也就是说,原本每个力巴每个月高达三十五块大洋的支出,如今一下减掉近半,只收十八个大洋了!

省下的十七个大洋,再加上他们原本七八个大洋的收入,可不就每个月能拿二十个大洋了吗?

知道保底二十个大洋的月薪从哪儿出来,力巴们就更放心了。

尤其再有津门大侠名誉担保,“小孟尝”口碑效应,这件事几乎没人怀疑其真实性了。

不到早晨九点,整个脚行圈子彻底炸了!

不管是有活儿还是没活儿的力巴,都彻底疯狂了。

能拿二十多大洋的薪水,谁还愿意再只拿七八个大洋的辛苦钱?

能跟着口碑良好、素有仁义之名的津门大侠,谁还愿意再给臭名远播的青帮和三同会出力?

人家耿良辰手底下的力巴,隔三差五就发点什么福利,每次争码头或者立下什么功劳,绝对都有赏赐,可反观青帮和三同会呢?

屁都没有!

不但屁都没有,还要抽生死签,运气不好抽中的话,就得去给人送死。

待遇差没保障,时不时被白嫖还有生命危险,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了。

洪帮那边还好,毕竟这次的公开招聘洪帮也参与了,并且安玉峰一大早就放出话来,报纸上的待遇,洪帮会兑现,但若是有力巴在待遇相等的情况下想跳槽换老大,不好意思,这种人会受到耿良辰和洪帮联手驱逐,以后别想再吃脚行这碗饭。

所以洪帮的地盘上,力巴们该干活干活,兴高采烈得跟过年似的,除了高兴,都没什么别的心思。

武行和忠义社两方势力虽然不曾在报纸上署名,但他们也一大早就通知了自己麾下的力巴们,从即日起,待遇向耿良辰和洪帮看齐。

郑山傲和钱进都不能理解苏乙撒币的行为,觉得他是不是钱多撑得慌了。

就算你想收买人心,但没必要撒这么多币吧?

你每个月多给力巴们四五个大洋就足够他们对你感恩戴德了,你一下多给十七八个大洋,你就不怕把力巴们喂得撑死?

有这个必要吗?

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你耿良辰不懂吗?

对于钱进,苏乙自没有义务跟他解惑,不过对于郑山傲,他倒是多聊了几句。

“我做脚行龙头,不为求财,而是为了求权、求势、求名。”

“如果只是让力巴们每个月多拿四五个大洋,他们虽然会拥戴我,但若遇危机,他们就会像是这次一样,果断抛弃我。”

在今天之前,苏乙对

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热门小说 第1张

自己手下的力巴们不可谓不好,待遇高,福利号,而且还有人文关怀,仗义补贴,不然苏乙也博不出“小孟尝”的名头来。

但换来的结果呢?

苏乙一有事,力巴们有几个为他拼命了?

一万多人呼啦一下散了个干净,就剩下三百来人死撑。

苏乙不会怪这些人是白眼狼,因为都是贫苦人家,卖力气赚钱的苦命人,一家老小都等着自己养活,他们跟苏乙讲不起义气。

哪怕他们觉得对不起苏乙,哪怕他们知道没了苏乙就没了好待遇,又要被别的帮派势力剥削,但他们依然会选择抛弃苏乙,回归原本的生活。

因为他们要养家,他们不想家里人饿肚子。

而且苏乙多给他们八个十个大洋的,也不值当他们为苏乙守节拼命。

所以青帮和三同会一攻打,力巴们看不到希望,自然就鸟兽散了。

但如果当时苏乙给他们的利益大一些呢?

“我现在把他们的待遇翻了三倍!他们一年的收入,一下子多了将近两百大洋!而且我会让他们知道,只有我做龙头,他们才有这么多钱拿,如果龙头不是我,他们根本不会多拿这么多钱,你猜他们会怎么样?”

“这样的话,力巴自然是拥戴你,死保你,你说的任何话,对他们来说都是圣旨,你的目的自然是能达到,但你断了别人的财路,只怕别人要恨死你了。”郑山傲叹了口气道,“不说别人,就说我,你让我每个月平白无故损失好几千大洋,我凭什么跟你疯?你得权得名,我却损失惨重,凭什么?”

“洪帮和忠义社那边,我对他们自然有所交代。”苏乙笑道,“武行这边,补偿在武校方面。对咱们来说,武校才是重中之重,脚行的生意,只是下蛋的母鸡。”

“至于青帮和三同会……”苏乙嘴角勾起,“他们要么跟我下注,要么就等着树倒猢狲散吧!”

“小心他们玩儿阴的。”郑山傲提醒道。

“我明白。”苏乙笑呵呵道。

青帮和三同会果然被苏乙的操作打了个措手不及。

贾长青和吴赞彤简直要被气疯了。

他们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苏乙会来这么缺德冒烟的一招来反击他们。

尽管他们反应很快,立刻派手下围堵力巴,不让力巴们出走,但各自都还是损失了不少人。

剩下的力巴们被及时围堵住了,可惜他们堵得住人,却堵不住人心。这些力巴们一心想跑,又人多势众,很快就鼓噪起来,眼看就要引起哗变。

青帮和三同会简直焦头烂额,最终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算是勉强稳住了力巴们,但这也只是暂时的,他们很清楚,这些力巴们还是随时有可能会跑的。收入从月薪七个大洋翻番到二十多个大洋,没有力巴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但让他们跟进苏乙,也给力巴们这样的待遇,这会导致他们每个月的收入缩水一半,他们岂能接受得了?

为了应付这紧急情况,贾长青和吴赞彤约好了紧急见面,共同商议对策。

“天杀的耿良辰,简直损人不利己,混账王八蛋!”贾长青气得见了吴赞彤仍骂骂咧咧,不肯停下。

“骂他他能少块肉吗?”吴赞彤黑着脸道,“耿良辰这么一搞,他用最短的时间就能聚集几万力巴为他所用,到时候咱们打下来的地盘,立马得乖乖吐出去,原还给他!辛辛苦苦一场空,你甘心吗?”

“他这是在挖我们的根基!”贾长青咬牙切齿道,“老吴,咱们绝不能坐以待毙!”

“你想怎么样?”吴赞彤似笑非笑看着他。

“召集人马,立刻跟他开战!”贾长青道,“派人去捣乱他的招聘会,让他一个人也招不到!”

“呵呵,要去你去!”吴赞彤冷笑,“别说你能不能召到人手跟耿良辰开战,就算你能召到,你就不怕这些力巴一见耿良辰就立马倒戈?还派人去招聘会捣乱?耿良辰要是能这么简单就对付得了,还用等得到今天?”

“那你说怎么办?”贾长青不耐道。

“只能干掉他!”吴赞彤咬牙道,“耿良辰是罪魁祸首,只要他死了,一切才会彻底结束。”

贾长青摇摇头,叹气道:“谈何容易?这个人现在风头这么大,哪儿有那么好杀?”

“就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我才找你联手!”吴赞彤森然道,“贾长青,耿良辰步步紧逼,你也看到了?他就是想把咱们赶尽杀绝!现在不动手,等他羽翼丰厚,咱们就是在坐以待毙!”

贾长青面色阴晴不定,露出意动之色。

吴赞彤趁热打铁:“而且这件事必须要快,否则等他招够人马,那时候再想杀他,就更难了,说不定我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贾长青终于被劝动。

就在两人准备正式定下刺杀计划,干掉苏乙的时候,门口一个小弟来报,说是耿良辰的手下刚来了,递给看门的小弟一个木盒子,要这小弟转交给他们两个,然后就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惊疑。

他们这次见面算是秘密见面了,可耿良辰却派人直接来了他们见面的地点,这岂非是说,耿良辰随时都掌握着他们的行踪?

两人心中都有些沉重。

木盒打开,里面别无他物,只有一份报纸。

报纸的头版头条是《张敬尧六国饭店枭首!》

两人看到这张报纸,不由都头皮发麻。

他们都不是笨人,知道苏乙此举是在警告他们,不要玩阴的。

若论玩阴的,他苏乙才是祖宗!

苏乙能在戒备森严的六国饭店干掉张敬尧,想要干掉她们,只怕也是小菜一碟。

两人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刺杀。

他们被苏乙的一份报纸,给吓住了

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热门小说 第2张

摆明车马玩不过,玩阴的又不敢,他们悲哀地发现,他们竟真的不能奈何苏乙。

最终,青帮和三同会相继向手下的力巴们宣布,跟随苏乙涨钱,这才算是稳定住了局面。

下午两点,报纸上登的那几个招聘地点早就是人头攒动,摩肩擦踵了。

虽然苏乙规定了有一个大洋的报名费,但力巴们几乎是争先恐后付款,想要归入苏乙的麾下。

负责登记的手下到后来甚至都快忙不过来了,而一边的一个巨大木箱子,也很快装了满满一箱子的大洋,但前来应聘的人还在源源不绝地向这些地方涌来。

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据不完全统计,来应聘的力巴们已经超过了三万人!

也就是说,苏乙光是收一个大洋一人的报名费,就已经收了三万多!

而在此同时,苏乙却在登瀛楼里宴请他的客人——梁炎卿。

昨天在梁府里,苏乙就通过管家之后约了梁炎卿亲自面谈,后者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来了。

喜欢影帝的诸天轮回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