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当方云想明白一些事情的时候,隐隐的,方云情不自禁的萌生出了退意……

此刻,方云梭巡着虚影的方位,打算事有不对,就立即带着虚影向外逃亡而去!

“你想往哪儿走呢?”

就在方云慢慢的向着虚影的方位移动而去的时候,蓦然,自门扉内侧传出了一道有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但在此时的方云耳中,这句话却宛若阎王的“索命帖”一般,令他惊惧异常!

这一刻,方云的记忆群面复苏,因此,他清晰无比的记得,在之前的幻境中,自己貌似曾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也就是说……那人来了!

与此同时,方云忽然意识到,若是幻境中的景象能够影射到现实之中的话,那也就是说……在这道声音响起的第一时间,自己将会完全的行动不起来……

果然,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之间,惊觉的方云欲要有所行动,但……他却已经完全的不能行动了!

只因为,门扉内侧的那人,正将神识扫视在自己的身上呢!

而此刻的方云,也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他已经完全的动不起来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啊?都不需要用眼神,只是一个念头……我便被对方给完完全全的制住了,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此刻,方云不禁在心底里如是感叹着道。

就在方云被压制的同一时间,虚影等人也在这个时候察觉到了方云的危境,想要前往相助。

只不过,和方云一样,在对方的一个意念之下,所有人全都如方云一般,陷入到了永久的停滞之中……

现场除了那些翻腾于魔雾之中的魔头之外,唯一还能够勉强行动的,恐怕也只有被封印的那个扑街一人了——当然,楚妄语一行人不算!

随后,在对方那有如实质的意念之下,方云更是因此而举步维艰,根本发挥不了什么实力出来。

“你这小家伙身上……似乎有股熟悉的味道呢!”

门扉内侧的那人轻喃一声,却像是在方云的耳边细语一般,清清楚楚的传入到了方云的耳内。

“咦?那只虚影身上似乎也有这股气味呢,不过,其中却是掺杂了一股仿若‘历史’一般的腐朽味道……我很不喜欢呢!”那道声音又是轻声细语的出现在了方云的耳边,像是与情人撒娇一般,透露出一股憨厚与娇蛮,使得方云的内心也跟着异样了起来——若不是因为现在自身的处境,恐怕方云早就守不住自我的本心,沉溺在这道声音的“温柔”之中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因为方云的意志不坚定,而是因为在这道声音之中,天然的就蕴含有一股“魅惑”意味——或许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察觉到这种状况,但是听到她声音的人,却会自然而然的深受其影响!

比如……

和方云一起被被封印的那个扑街从通天路上带回来的那十多个“扑街仔”!

此时,他们已经陷入到意乱情迷的状态中去了,正自流着哈喇子“嗨皮”着呢!

方云保持着心底的清明,扬声喝问道:“你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第1张

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此时的方云完全是没话找话——他对于对方的回答并不感兴趣,他实际上想要喝问的,是隐藏在通天塔内的那些上界大能们,为什么还不出手解决眼下的“困局”!

当然,方云也知道,他没有值得暗中之人出手的价值——不过,谁让莫无邪的女儿也与自己一样遭遇困境呢?方云绝不相信,若有机会,那些暗中之人会眼睁睁的看着莫无邪的女儿遭劫?

此时的方云绝对不相信,在知道了莫无邪如此宏伟的计划之后,那被莫晓蝶称作“叔叔”的中年男子,会将他给放回去!

此时此刻,方云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真是的,没事瞎去凑什么热闹啊?

虽然他是被黑衣女子给强行拉进来的,但是,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对此也很好奇,他完全有办法能够提前离去的啊!

“拼了!”方云咬了咬牙,决定冒险一搏——只见他微眯双眼,直接沟通了识海之内的“引”之字,顿时,一道似可遮天蔽日的大手自其识海之内翻涌而出,悍然抓向了……那扇可以连接魔域的大门!

在方云识海之内的那只大手袭向大门的时候,自其门扉内侧,同样伸出了一只手掌——只是相较于方云识海之内的那只遮天巨手,眼前这只自门扉内侧伸出的芊芊玉手,就显得十分的“柔弱”与“纤细”了!

“嘭!”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只“细皮嫩肉”之手,竟与方云识海之内的这只擎天之手硬悍了一记,而且……不落下风!

甚至于,在方云隐隐约约的感知中,自己识海之内的那只大手,貌似在先前的交锋中吗,竟然完全的被那纤细的玉手给压制住了!

当方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不禁微微蹙眉。

当即,方云收回了“引”之字中的大手,将之重新纳入了自己的识海之内。

对于现阶段的方云来说,“引”之字中的大手可谓是他的最强底牌,是他为了救回目标的绝对依仗,绝不容许出现丝毫的意外!

当然了,除此之外,促使方云做出“回收”大手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在他动用识海之内的这只大手之时,他察觉到了一股隐匿于暗处的空间波动——依照方云的猜测,这股隐匿于暗中的“力量”,应当是来自上界的各位大能,他们……已经等在此处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了!

若不是方云识海之内的这只大手出现的太过突兀,以至于惊动了隐藏在暗处的那些大能,使得他们身处的那片空间出现了细微的涟漪——否则……方云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瞬间,方云原先有些疑虑的地方在这一瞬间便全都得到了解释。

想来也是,不管如何,上界的诸多豪杰都不可能太蠢,太蠢的人也不可能走到他们今天这一步,所以,答案已经十分的明显了,上界的这些大人物们,早就已经设好了“套”,等着魔域之人来“钻”呢!

既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么,方云更加的觉得,自己委实没有必要在这儿“消耗”自己的底牌——反正这些大佬们还都没上呢,天……塌不下来!

若是这些大佬们也不能完善的解决掉此事的话,方云认为,他就算手段尽出,恐怕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将底牌浪费在这种地方呢?

于是,方云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但与之相对的,他的内心反而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因为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忽然真正确信了,在这儿……可能会爆发出了不得的天崩地裂的大事件!

小姑娘身世惊人,但是即便如此,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上界大能却依旧没有在之前有所行动,还是那句话,若说他们不知道君王女儿的长相,方云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相信的。

那么,既然知道小姑娘是莫无邪的女儿,可是这些人依旧选择了袖手旁观——那就说明,这些人在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绝对会是石破天惊的大事情,大到……能够舍弃掉莫无邪女儿的性命!

甚至,这些隐藏在暗中的上界大能,其中就很有可能存在莫无邪本人——当方云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恨不得当即就带着虚影亡命奔逃,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若莫无邪真的隐藏在暗中的话,那便说明——这次的事情真的大条了,以至于令得莫无邪本人都不得不做出如此抉择,坐看自己的爱女陷入到生死险境之中……

当方云想清楚这些的时候,已经彻底的萌生出了退意。

“你想往哪儿走呢?”

就在方云慢慢的向着虚影的方位移动而去的时候,蓦然,自门扉内侧传出了一道有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但在,这样的声音在此时的方云听来,这句话却宛若阎王的“索命帖”一般……令他惊惧异常!

方云竭力保持着心底的清明,继而扬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要做什么?”

此时的方云完全是没话找话。

他对于对方的回答并不感兴趣,他实际上想要喝问的,是隐藏在通天塔内的那些上界大能们,为什么还不出手解决眼下的“困局”?

当然,方云也知道,他没有值得暗中之人出手的价值——不过,谁让莫无邪的女儿也与自己一样遭遇困境呢?方云绝不相信,若有机会,那些暗中之人会眼睁睁的看着莫无邪的女儿遭劫?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顺手也救一下自己……

“我乃魔域魔魁——之所以会找上你,是因为你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

出乎方云预料的,这位自称是魔域魁首的女子,竟然真的回答了方云的问题。

“熟悉的味道?”

方云错愕不已,同时满面狐疑。

要知道,方云的肉体在经受了三昧真火的灼烧与道莲的洗礼之后,已经到了无垢无暇的地步,按理说,是不会出现那什劳子的味道的,可是对方却又信誓旦旦的说从自己的身上闻到了她所熟悉的味道,这就让方云有些楞然与摸不着头脑了。

“小家伙,我很是好奇,你……难道与‘那位’曾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

那道充满魅惑的声音在此时已经变为了浓浓的好奇之语,并且,伴随着她声音响起的同时,先前便已经接近门扉的那道庞然大物赫然已经挤入了通天塔内!

当方云听到“那位”两字的时候,内心深处禁不住掀起了滔天骇浪,忍不住的,方云当即就开口询问道:“您认识那位?”

“姐姐?”那道魅惑之音一怔,而后,方云眼前一花,就看到一位身着黑衣、魅惑天成、长相与“那位”有九成相似的女子站在了自己的身前——若不是这位黑衣女子身上的血腥味实在太重,以至于在初见这位女子的刹那之间,方云都要将她当成自己的了!

“你便是这样称呼你身边的那位天心的?”这位女子似笑非笑的揶揄着道,“没想到……我竟然就这样多了一个弟弟!”

“弟弟?”方云一怔,而后瞬间醒悟了过来,有些讶异的惊声道,“难道……您也是……”

“没错!”

黑衣女子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我也是天道崩殂之后化成七块的其中一位!”

“可是……您的实力为何会这样的强大强大?”方云有些疑惑的问询道,“按理说,这玩意儿不都应该与我那姐姐一样——都只能够拥有‘天命’境界的修为吗?”

“因为我所代表的乃是杀戮意志啊——我所继承于天道的,乃是实力,与其她那些只能拥有‘天命’境界的天心自是不同!”黑衣女子轻笑一声,认真回应着方云的问题。

方云点了点头——他倒是听天心姐姐说过,代表杀戮的天心与其她六位天心不同,虽没有听其具体明说,但想来这“不同”应当指的就是实力!

蓦然,方云想起了方才黑衣女子的“开场白”,禁不住有些奇怪的问询道:

“那……你刚才说你是魔域魔魁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当然是字面意思喽!”黑衣女子轻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着道,“魔域魔皇自远古时期与诸神一战之后,身受重伤,一直隐藏在暗处默默疗伤,久不问世事,所以……我就在他疗伤期间顺手接管了一部分魔域,弄了个魁首来当当喽!”

听得黑衣女子的解释之后,方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这位黑衣姐姐真是彪悍,整个上界都已经不够她“浪”了,现在……闲极无事的她竟然玩起了“跨界”旅游,去祸祸魔域的那些狗崽子了……

但,尽管如此,方云依旧有一些疑问。

那就是,在他考虑要不要提出来的时候,黑衣女子像是早就知道了他要问什么一般,直接替方云说了出来:

“你是想问……我一个上界之人,是如何在魔域当上魁首的是吧?”

喜欢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