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车里疯狂索要

左村回到了鸟羽伏见周边的地区。

战火烧过,将大地烧的面目全非。

道路两边还残留着不少藩兵的遗体,左村行走在道路上,看着路两边的惨状,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他并不是在叹息这些人的死去,而是在叹息,龙马最真实的愿望,已经无法达成了。

那个不切实际的老好人,想法竟然是不流血完成权力交接,不得不说有点天真,也——令人向往。

没有梦想是值得嘲笑的,更何况是这样的梦想。

路上遇到一队看外观是萨摩藩藩兵的小队正在巡逻,行人自动退到两边,对着藩兵夹道欢迎。

左村微微一笑。

幕府,已经完全不得人心了,再怎么做都只是无谓的挣扎罢了。

加快脚步,左村回到了军营之中。

……

左村回到军营,恰巧撞见西乡盛隆授勋出征的仪式。

他并没有驻足观赏,只是有些心灰意冷的回了自己的营帐。

自己多少还算有点用处,不至于一个营帐都没有。

左村刚刚回到自己的营帐没多久,就有两个穿着将领样式盔甲的人走进了他的营帐。

“山南,冈田。”左村轻唤他们的名字。

山南敬助看着左村,摘下自己的头盔,长长一叹。

“那位坂本龙马死去之后,天都变了。”

冈田以藏和左村都咬着嘴唇,没有言语。

“我们被安排到了最前线,左村,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山南敬助神情愁苦。

“……抱歉。”左村神情木然,却不敢去看两个人。

最前线是牺牲最大的地方,将左村为数不多的亲信安排在那里……

“错的不是你,该道歉的也不是你。”山南敬助拍了拍左村的肩膀,“你该打起精神来,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危。”

“该小心一些的是你自己,左村。”冈田以藏抱着胸,“虽然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小心点。”

“我可不希望你……成为下一个龙马。”

左村站了起来,拥抱了一下冈田以藏和山南敬助。

“谢谢你们,我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

山南敬助叹了口气,拍了拍左村的后背。

……

战争,再次开始了。

在京都到大阪的中间地带,西乡盛隆拦截了桑名藩的藩兵。

在围追堵截之下,桑名藩迫于东征军的压力,无奈投降,选择抛弃幕府的立场,宣布中立。

失去了桑名藩支援的幕府甚至没有能够在大阪形成有效的抵挡。

紧赶慢赶,三月份,三河沦陷,德川家族失去祖地。

幕府军,退到了甲州,信州两镇。

此时的幕府内部,已经陷入了慌乱之中。

德川家茂已经无法掌控局面,带着自己亲信的官兵乘坐船只从海路溜回了江户。

幕臣胜海舟命令新选组在甲州镇迎击东征军。

与混乱的幕府方不一样,新政府军士气高涨,高歌猛进。

不止兵力已经开始碾压幕府军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车里疯狂索要 热门小说 第1张

,还有不少的民间组织协助东征军。

较为出名的就是以相乐总三为首的“赤报队”。

他们帮助新政府军越过天堑,进入关东平原。

新政府军通过情报了解到幕府兵力的设置点,选择兵分两路,分别进攻甲州镇和信州镇,意图通过占领两个节点之后,对幕府的老巢——江户形成钳形攻势。

左村被编入了进攻甲州的队伍之中,参与对甲州镇的突袭战之中。

左村这两个月过的心力憔悴。

他的心情伴随着冈田以藏在信州突击战之中战死,来到了谷底。

但是在甲州突击战之中,命运给左村安排了更恶劣的玩笑。

……

京都,壬生村。

“咳咳——咳咳咳——”冲田总司在来到这里之后,几乎每天都会坐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庭院。

她病的太重了,现在已经没法走路走的太远了。

卢斯兰医生过来过一趟,但是在帮冲田诊断过之后,就摇了摇头离开了。

冲田总司对此没有丝毫意外,并没有放在心上。

“冲田姐姐,今天也起的很早啊。”栞奈把扫把拿了出来,看着坐在庭院之中的呃冲田,笑着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栞奈——咳咳咳——!”冲田刚说了一句话,就开始咳嗽起来。

栞奈赶紧跑过来,拍了拍冲田的后背。

“我去给你倒杯热水,没必要勉强自己说话的。”

冲田总司看着栞奈的后背,陷入了思考之中。

这段时间在这里居住,冲田总司感到心态无比的平和。

也没有再刻意回避加州清光。

只是身体一天一天的衰弱,生机一天一天的消失,还是让冲田感到了落寞和痛苦。

不想死——

我还很年轻——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过——

这样的想法,萦绕在冲田的心头。

她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悲伤。

栞奈端出了一杯温水,递给冲田小姐:“慢一点喝。”

“谢谢你,栞奈。”

冲田小姐很听话的将一杯温水饮下。

她将捧着杯子的手放在腿上,看着远处的景色。

“……栞奈。”她轻轻呼唤道。

“怎么了,冲田姐?”栞奈抬起头。

“我的生命啊……已经所剩无几了。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车里疯狂索要 热门小说 第2张

”她将视线收回,看向自己手中的杯子。

杯子里的水,已经仅剩几滴,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蒸发干净。

“冲田姐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吧。”栞奈做到冲田的身边,“你肯定会活下来的,所以不要伤心好吗?”

冲田笑了笑,抚摸了一下栞奈的脑袋。

“左村说的没错,你是个好女孩。”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能够有你陪我,我很开心。”

栞奈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伤感,可是眼角还是不由自主的挂上了一点眼泪。

“呐,栞奈,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冲田总司拉过栞奈的手,放在自己有些干枯的手心,“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的请求了。”

“……你说,冲田姐。”栞奈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你会做衣服,而且做的很漂亮。”

冲田总司惨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红晕。

“能不能……帮我。”

“只做一件白无垢呢。”

她笑着问道。

栞奈的泪水,夺眶而出。

喜欢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