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几人打过招呼,坐下交谈时秦绝才得知三位记者中名叫王芝的女士正是当初为《囚笼》撰写影评的“紫荆花”,她本人就在《妙影荟萃》杂志社工作,四舍五入也是一位老熟人。

而最后那位面相慈和的男子虽然看着面生,身份却是三人里最重的,他叫赵良,是《妙影荟萃》的副主编之一。

《熔炉》播出时,就是他临时给即将下印的杂志加了页,在《妙影荟萃》上为弱势群体发声。

一位来头不小的副主编,一位专做言情类、笔调细腻的影评人,还有一位从秦绝演员出道起就一路关注的方木泉。三人明显都对秦绝有着极高的初始好感,这次访谈定会言之有物。

秦绝已经完全感受到《娱乐实习生》节目组(或是贺老爷子?)的厚爱了,心下颇为感动。

“进步得真快啊!”

寒暄了几句后,方木泉首先笑道。

秦绝笑了笑,她和方木泉神交已久,尽管这是第一次见面,却有十足的亲近感。

“方老师过奖了。”秦绝诚恳道,“是我起点低,才显得进步比较突出。”

《囚笼》那会儿,她压根不知道演员是什么呢,何止是起点低,简直就是负数起步。

对面三人听出秦绝话里的真诚,眼中都是欣赏之意。

王芝莞尔:“去年八月份《囚笼》里的少年赤那,和今年五月份《加班的一日》中的小职员,这两者差别最大的就是感情波动,所以我特别好奇,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你的文戏是怎么练习的?”

一问就问到点子上了。

秦绝眼底闪过一点快活的光亮,微微笑着认真道:

“是这样的,拍摄《囚笼》时有赖于蒋导和岑易大哥的引导与帮助,我有一段‘蹭课’的经历……”

……

《妙影荟萃》的单人采访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几人还有些意犹未尽。

这年头,能与有气度、有内涵且办实事的同行深谈属实不易。不管是哪个圈子,以交流经验之名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或自以为严肃地胡言乱语一通都是最常见的事。

就拿娱乐圈为例,“紫荆花”王芝有时接商稿也不得不对那些演技稀烂、全程面瘫却要一本正经表示“这里我采用了内敛的感情处理”的演员们保持微笑,等访谈结束后再听着录音笔的回放满心无语地整理稿件。

纵观这一个月,秦绝竟是王芝合作过的、唯二在采访中谈表演能谈得鞭辟入里的演员,另一位是新晋“金梅奖”影帝岑易。

她半带感慨地与秦绝握手告别,难得升起了立刻赶稿的工作热情。

秦绝这边亦是满载而归,能有这三位谈吐不凡的业内前辈陪着细细梳理自己短暂的演员生涯,评判进退得失,实在是幸事一件。

果然人在做感兴趣的事时心情要畅快许多,不仅不累,还更充实。

秦绝想着弯了弯唇,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瘫进智能汽车的后座,例行刷一遍消息,再看看家里卿卿们有没有从《非雁》的后劲里缓过来。

飞讯里先是曲楠的私聊,说剧本进展顺利,今晚就能定好角色。除此之外,他还自行发挥了两段,明天试妆试镜后就能开拍。

他发这几条消息时是将近中午,秦绝此时打开手机已能瞧见第六轮的群聊中曲楠艾特了全体成员,线上会议就定在今晚,其余事情也安排得有条有理,貌似乔远苏等人已经动手筹备了不少东西,团队如常运转。

“效率不错,这家伙果然有了idea后上手就快了。”

秦绝含笑点头,越发觉得把这份策划案交给曲楠是个好主意。

她旋即打开邮箱,既然森染没提,那就说明乔思琳回复的时间与曲楠规划的并不冲突,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正好,连麦结束后接着开会。

这事说起来算是个乌龙。秦绝平时都用自家闺女的APP听音乐,本土歌曲与平行世界里的歌混着听,也没太留意哪首歌出自哪边,听着听着就记住了,加上她唱歌唱得开心时总爱随心切歌,于是再次翻车,白发弹唱给卿卿们留物料的时候不小心又唱了首来自地球的歌曲。

不过那时只是录制,还没公开,秦绝本想把这首不方便拿出来的歌裁掉算了,正赶上岑易打来电话开导了她一通,接着又有和煌乐团的联动,索性改了主意,照葫芦画瓢地联络了之前就有合作且两人私交还不错的外国女歌手乔思琳。

要是乔思琳觉得这歌不适合,也不过只是个尝试,届时按着原计划把歌曲裁下去不发就好;要是那边方便,两人正好连麦互动唱一唱歌,也省得秦绝单独把弹唱视频发出来又惹来不必要的误会。

以秦绝对她作息的了解,真要搞联动的话,她们两个基本是不存在时差困难的。

果然,乔思琳回邮件回得挺快,这姑娘年纪不大,是个对音乐很有热情的创作型歌手,只是此前一直不温不火,而秦绝提供的《WeAreNeverEverGettingBackTogether》和之后的《IReallyLikeYou》这两首歌直接帮她冲进了欧美圈大热歌手的名单,目前形势一片大好。

“就是回邮件的语气看着不太对。”

秦绝看着那一两个系统自带表情挑了挑眉。

往常两人聊音乐时乔思琳都是感叹号一打打好几排的,她对她的热情很有印象。

她随手去HF(HelloFriends)等外网社交平台上搜了一圈,果然是欧美圈最常见的恋情问题。

欧美两洲的明星不像龙国这边谈恋爱多半先藏着掖着,他们更倾向于与大众分享感情动向,也正因如此,有关谁和谁情感冲突、谁又和谁明面撕X的八卦总是层出不穷。

总的来说,乔思琳和另一位人气火热的小鲜肉男歌手确立了恋人关系,但交往不到三个月就宣布分手。

鉴于这两人之前秀恩爱时简直甜蜜得没眼看,完全不像有感情隐患的样子,现在欧美媒体和吃瓜群众都在好奇他们分开的原因。

小辈的感情和隐私老人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插手的必要,秦绝想了想,给乔思琳的私人邮箱发了封邮件聊表关心,口吻像个不清楚事情始末但在努力安慰着孙女的老爷爷。

“哦,Zayde,你的音乐和问候总是这么体贴而及时……”

乔思琳回道,“感谢你邀请我一起唱歌,现在除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1张

了歌曲以外已经没有东西能让我好过一些了。”

“老实说在联络你之前我是犹豫的。你知道的,这首歌的风格和你擅长的并不相同——所以,既然你接受了,它在什么地方引起了你的共鸣,我的朋友?”

秦绝随邮附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HF账号。

没过一会儿,乔思琳打来电话。

“Uh,mydearZayde.”

她的声音不像往日那样甜美活泼,反而有点哑,“是歌词,亲爱的,我完全就是歌词里的那种人。”

乔思琳怏怏说道:“或许你已经从哪些八卦新闻上看见了我的近况——那些该死的爱情方面的问题。哦,我不知道是我太没安全感了还是……我不清楚,但我确实在逃避。”

“Poorgirl.(可怜的姑娘)”

秦绝打着电话下了车,“来唱歌吧,只要你不把嗓子唱坏,九点之前我都有空。你需要键盘伴奏吗?”

“谢谢你。”乔思琳努力笑了一下,“Zayde,我知道这么说不太好,但你比那些只拉着我泡夜店的闺蜜强太多了。”

“我想这只是误打误撞而已。好了乔西*,我进电梯了。”

秦绝笑着摇摇头。

“等着你的邀请。”乔思琳哑哑地笑了笑,挂断电话,听上去好了一些。

秦绝一路直奔琴房,自从搬了家后她平日里能练到的乐器种类就更多,很是享受了一把自家地盘为所欲为的快感,以普通连麦的标准来看,这里都有些过于奢侈了。

她早就同乔思琳打过招呼,后者也是常在HF直播与粉丝互动的艺人,完全不介意秦绝这边有卿卿们的参与。

【来了来了!!!】

【第一!】

【好家伙这是换地方了吗?这个琴房看着好气派】

无人机平稳漂浮,秦绝打开直播,顿时有许多弹幕涌出。

“稍等。”

她弯下腰去调试设备,在右耳上戴好耳返,又把可移动式麦架拉到合适的位置。

“声音ok?”

看见夹在一片【awsl】中正经回复【能听见,很清晰】的弹幕,秦绝点了点头,笑道。

“最近联动得有点多,今晚也有一位朋友过来。”

【咦】

【好耶,圈内好友摩多摩多!#打call】

【哈哈哈哈哈哈前面是倪省卿卿吧】

【好奇是谁!】

【秦老师的社交圈好神秘,之前看见和煌乐团一起我人都傻了】

“今晚来一起唱歌的是乔思琳·埃文斯。我们是聊音乐的笔友。”秦绝笑道,“严格来说是邮件交流的朋友,大家意会一下就行。”

【???】

【我靠!!谁!!!】

【乐妹——】

【妈呀啊啊啊双厨狂喜!竟然是跨国联动我人没了!】

【突然有种幕后大佬既视感,你以为我是平平无奇天才演员,其实我圈内好友都是大腕.jpg】

【草www】

【乐妹应该是唱歌时认识的吧!我记得她有一首歌貌似是小狼的团队提供的】

【新粉又要补课了吗(哀嚎】

【哈哈哈哈哈哈时代广场的卖歌男孩】

【笑死我了你们这个梗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去啊XD】

【我忘了从哪里看到的整理,貌似是秦老师说过他本来想跟着群聊里的大佬一起做做音乐混饭吃,结果被蒋导先薅过去了,意外走了演员这条路】

【竟然是这样的吗】

【这不得谢谢蒋导!】

【是哦,以他这个低调的性子,幕后音乐人什么的真的很有可能】

【咦,我怎么记得是朗狼从网友大佬手里买了曲子自己唱】

【哈哈哈哈哈前面的,他当时是被非要较真的弹幕问烦了啦,那时还是在V博直播呢】

【是的,后面就有解释过了】

【小狼:好烦哦看我直接进行一个瞎话的说.jpg】

【草原来如此hhhhh】

弹幕聊开一片,秦绝眼尖地瞧见那几条“科普”弹幕是自家闺女披着马甲发的,暗笑两下。

岑哥说得对,适当的引导加上时间久了,纠结是不是她原创不承认的卿卿就会越来越少,不必太过忧虑。

“突然想到HF上好久都没打理了,我果然是宅家人。”

看着角标明显来自国外的弹幕,秦绝一时间想起这事,摇头笑了笑。

【嘿,你还知道的吗!】

家里搭载了秦一科技提供的多语翻译器,秦绝直播时更是有实时字幕备选,平时交流沟通基本无障碍,立即有外国卿卿控诉她。

“啊哈哈哈……”

秦绝干笑两声,用英语道,“亲爱的,要兼顾各方社交平台实在太累了,我认为家里已经足够好了,你觉得呢?”

【Ohhhhhhh】

【这男人讲外语的样子该死的迷人】

【好久没听见秦老师唱歌以外的时间说英语了!(*ω\*)】

【不公平呜呜呜为什么你和外国卿讲话就叫人家亲爱的!】

【“卿卿”在汉语里不也是很亲密的称呼了嘛w】

【四舍五入燕君大人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2张

每天都在叫我们宝贝(狗头叼玫瑰】

“咳,今天尊重连麦的朋友,说英语会比较多。”秦绝换成汉语解释了下,“没问题的话我就开始了?”

【好好好!】

【乐——妹——】

弹幕热情的呼唤里,秦绝通过HF和乔思琳连上了通讯,对方果然在打电话前还在流眼泪,带点小雀斑的素颜和微红的眼圈显得更柔和可爱。

“Hello——”乔思琳那边显然也开了直播,正和自己的粉丝打招呼、作说明。

“哦,初次见面各位乔思琳的粉丝们,我只是个伴奏的家伙,不用太在意。”

秦绝朝镜头挥挥手。

“我这边的评论窗里都在说你是个帅哥。”乔思琳哼笑着道,“这群喜新厌旧的家伙。”

“我的家里人也在刷你的名字,他们中有许多人是你的歌迷——你在龙国的粉丝叫你乐妹,之前有听说过吗?”

“哦,是的,我知道。”

乔思琳的脸上露出感动的神情,“谢谢,我觉得龙国的粉丝们太可爱了,他们总是能用一个词来精确地概括我的特质……”

“所以乔西,快乐一点,像你的昵称那样。”

秦绝含笑点头。

乔思琳这个名字在拉丁语中本就有“快乐的”的意思,加上她本人嗓音甘甜元气,曲风也很活泼,因此在龙国被人称作“乐妹”。

乔思琳吸了吸鼻子,抿出一个笑容:“你真善良,Zayde。”

“唱歌吧,失意的小丫头,把你的吉他抱上。”

秦绝的手在键盘上弹出一串即兴的音符。

乔思琳点点头,两人随口商量了一下曲目,第一首唱的正是她的成名曲《WeAreNeverEverGettingBackTogether》。

吉他和钢琴交织出一片不同于原曲的抒情旋律,秦绝接收到乔思琳的示意,首先开口:

“Irememberwhenwebrokeupthefirsttime

(我记得那是我们初次分手)

“Saying‘Thisisit,I\’vehadenough’,causelike

(我说就这样吧我已经受够了)

“Wehadn\’tseeneachotherinamonth

(因为似乎我们一个月都没有见面了)

“Whenyousaidyouneededspace…What?

(那时你说你需要空间?什么?)

秦绝刻意放轻了嗓音,歌声里比起决绝更多的是稍显黏连的温柔。

乔思琳自然地接唱了下一段,因哭过而微哑的声线反而让这首歌有了别致的韵味,就像现在的她本人那样,再明快热烈也有哀婉柔和的时候。

两人轻声合唱着,音乐渲染着歌者的情绪,联想到与男友恋情的乔思琳眼泪又掉下来,哽咽着没唱下去,秦绝体贴地接上这一段。

“Yougotalktoyourfriends,talktomyfriends,talktome

(你让你我的朋友都来说服我)

“Butweareneverevereverever…gettingbacktogether.

(但我们真的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最后几个单词秦绝用了气音处理,她的声音像一点透明的泡泡,轻柔地溶进吉他与钢琴的合奏中。

乔思琳略显喑哑的歌声继续响起,与相性很好的音乐人合作就是这样,一来一回的即兴都接得住。

秦绝觉察到她情绪的推进,手下的黑白琴键渐渐铺开比之前激烈了一些的旋律。

又一段合唱的副歌结束,最后两句,秦绝直接抬高音量。

“Butweareneverevereverever…

“GETTINGBACKTOGETHER——”

(但我们真的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她用即兴的“Oh”音掩盖住乔思琳控制不住的哭声,后者抹掉眼泪跟了一段念白,秦绝第二次用高音带起副歌,这一次乔思琳似是想用音乐来宣泄她的情绪,两人的声音一个高昂一个绵柔,明明只有一把吉他和一架电钢琴,却凭着旋律、唱功和感情制造出了波浪般此起彼伏的听觉效果。

直播间的弹幕都有片刻的停滞,直至整首歌唱完,秦绝再次以气音结尾,弹幕才静了两秒爆发出来。

乔思琳碧绿的眼睛浸泡在泪水里,委屈又难过地去抽纸巾。

“我真是个最讨厌的女孩了——发疯的时候那么坚决,现在却又没办法变得坚强。哦,我在说什么呢,我一直都没有坚强过……”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来吧,Zayde,我们唱新歌吧。”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