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使劲躁女人视频免费观看 老扒翁熄系列40

“范围主要是在中南半岛。包括越南、缅甸、泰国、柬埔寨这些地方。”王恺大致介绍了计划中的考察范围,“目前不涉及印尼和菲律宾。”

“考察时间呢?”

“全程大概半年左右。”

“嗯。”林汉隆不说话,似乎在考虑什么。王恺赶紧补充道:“这次考察船是新建的专用船,还选了一位非常称职的船长李华梅。这样在生活起居上更方便一些。”

“其实我想得不是这件事。”林汉隆开口道,“索尼亚已经随勘探部的考察队出去过好几次了。这方面我是信得过元老院的安排的。主要问题是她现在孩子还小,下周才九个月……”

“我们也不是马上就出发。一切准备就绪的话,大概还需要一到两个月。”王恺心里一紧,这的确是件说不大过去的事,他有心想补充些“考察很要紧”之类的话,但是一想再重要也没有自己孩子重要。说这些也太没有说服力了。

要是在旧时空,自己如果是行政领导,大可以“封官许愿”,什么升职、评职称、加工资、给股份等等,都可以谈一谈。在这里有什么可谈得呢?林汉隆也不稀罕呀。

思来想去,王恺决定还是用“建功立业”来打动一下林汉隆。

“老林,我知道这回邀请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不过这是元老院第一次全面系统的考察中南半岛,其重大意义和第一次环岛航行差不多。不是单单我们一个南洋公司的业务。科学意义、历史意义、政治意义……反正都是很重大的,必将载入史册。”

王恺越说越心虚,感觉自己快编不下去了。

林汉隆思索片刻说道:“你说得有道理,这件事对索尼亚有很大的意义。但是现在确实有困难。”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向她提起过这件事吗?”

“没有,没有。”王恺赶紧摇头,“这事我觉得还是应该先征求你的意见。”

“我得征求下索尼亚的意见。这事对我们家来说是件大事。也得商量商量……”

“如果有育儿或者家务方面的困难的话,我们公司可以提供相应的人力或者资金帮助……”

“这还用你来帮!”林汉隆笑道,“真有困难我找办公厅不就是了!”

“是,我只是想表达下诚意。”

“你的诚意我看到了。”林汉隆说,“我后天给你答复。你看怎么样?”

王恺立刻表示“没问题”,并且表示“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从光学厂出来,王恺觉得这事已经有了六七分的把握。他现在多少有点理解林汉隆的心态:他是不会拒绝让自己的女人获得成功的桂冠的。

想想吧,博物学领域的开创者之一,东南亚考察的博物学负责人,这些头衔可不是一时间的,而是要载入史册的。有几个归化民能有这样的机遇?老林只要不糊涂,就会支持她去。孩子的事,他肯定会想办法克服……

接下来就是我的船……他想,等把索尼亚搞定,我还得去一趟香港。

吴毅骏打开了陈霖的信,大略的先看了一遍,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他把信放下,问道:“送信的人在哪里?”

“正在门房等候。”管家禀道,“就是霖少爷的跟班清儿。”

“你带他去客房,让他洗个澡,换件干净衣服--再弄些好饭食与他吃。吃饱了再带他过来见我。”

管家应声而去,吴毅骏拿起信件,又仔细读了一遍。琢磨着信中的情形。

从信里看,陈霖攀上了澳洲人的大腿--这倒是一桩绝妙的事。他在广州虽然时时都能见到澳洲人,但是显而易见算不上“亲密”。自己这侄儿能成为澳洲人身边的“助手”,可见澳洲人对他信任有加。

吴毅骏知道:只要得到澳洲人的青眼,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好说。想不到侄儿居然有这样的手段,能哄得女澳洲人开心!原本只以为他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没想到花花肠子也不少!真是后生可畏!

女澳洲人准备在南沙搞蚕桑,侄儿一时间走不开,没法和自己合作棉纺的事情,但是他说自己对这事还有兴趣,会继续做下去。

但是信里却没有说具体怎么做。吴毅骏再一想也明白了,要紧的话估计是要送信人口头转达--不然他专门派自己的心腹跟班过来送信做什么?

正想着一会怎么问话,管家又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号的信封。

“什么事?”

“刚才联合会派人送来得。说是要紧的公文……”

吴毅骏赶紧接过来打开,抽出里面的公函。原来是广州市政府和广州工商业联合会将在1月15日,于镇海楼举办“专利授权大会”,请会员参加。通知里还说明,这次大会一共开两天,第一天是专门为工商业联合会的会员开得,第二天则不限资格,有能力缴纳保证金的人都可以来参加。

这事,在元旦团拜会上已经做了预告,吴毅骏倒也不觉得如何惊讶,他随手翻了下,后面还有一本厚厚的附录,全是参加拍卖的项目的介绍和大概的起拍价格。

这起拍的价格非常的悬殊,有几十块银元就能做得,也有需要两万元的。吴毅骏看上的棉纺织项目在整体的授权费上就高达两万。

当然,两万银元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对广州城里的许多同行来说更不是问题。如果能拿下授权,再花上几万也不在话下。工厂能挣大钱,吴毅骏和广州城里的很多老财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那核桃酥厂不就是证据么?更别说澳洲人自己的厂子了。

不过,真要拿下这个项目,后续的投入亦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前后估计起来,大约没有六七万两银子不能办。光靠他一个人显然是做不下来的。

陈霖那边,他原本指望的只是他的知识,陈家是老派的耕读人家,族里地多钱少。自己还得物色几个合伙人。

吴毅骏心里默默盘算着,原本他打算找个和澳洲人来往密切的人作为合伙人,高举和“核桃酥”家这样的他自然是高攀不上了,但是广州城内也有不少当初和紫记来往密切的,有一家他特别看好,那就是董

男人使劲躁女人视频免费观看 老扒翁熄系列40 热门小说 第1张

家。

董家是广州本地军户的世袭武官,家主和长子尚在内地当差,但是董家阖家都在广州居住。这家的少爷董季重因为当初和郭逸交好,据说当初还“有功”。在清理军户时候逃过一劫,不但人畜平安,家产也未受影响。

董家也十分知趣,将城中大宅和名下产业“献纳”给了澳洲人,阖家搬到东关外的别墅闲居,平日里深居简出,极少出门。

他家在广州世代为官,家中积聚的财富,至少也有三五十万两。前些日子澳洲人搞南洋公司发债,董家一口气就买下了一万两银子的债券。

董家过去一直有银子存在他的“柜上”,两家之间的交往也算是“深入”。如果能拉他家入伙,即解决了资金,也给自己搭了一条通向澳洲人的“桥梁”。

正思量着,管家带着陈清过来了。陈清上来先磕了头,吴毅骏默默点了点头,关照管家拿个蒲团过来让他坐。

“小的不敢。”陈清不由有些惶恐。

“你不用客气。你虽名分低,也是陈家的人。这个蒲团坐得起!”

陈清忙谢过了,小心翼翼地坐下。

“信,我已经看过了。霖儿要和我说得事情我亦大致知晓了。只是这里面还有些事,我想问上一问。”

“是,老爷。”

“霖儿和你说过要你带什么话么?”

“没有。”陈清摇头道,“但是说过:老爷问什么就说什么。他说他在南沙的事情我都知道,老爷想问什么都行。”

“你且把你们回南沙之后的事情说一说,要仔细些。”

“是。”陈清虽不知道缘由,但是陈霖既然吩咐过,也不必隐瞒。当即把回南沙之后的事情一一说了个明白。

吴毅骏听了暗暗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这件事比他想像的要复杂的多。陈霖若不能设法将“二叔”铲除,这棉纺的事情恐怕就办不下来!也难怪他说棉纺的事情只能暂缓,他要全力以赴的做蚕桑改良的事情--若非如此,怎能在女澳洲人面前邀宠?

这孩子,还挺知道轻重缓急。吴毅骏心想,自己果然没看错,是个经营生发的人才!

但过几日,他就要去参加专利拍卖会。一旦拿下,整个棉纺厂项目就要开始运转,他对纺织一无所知。虽说澳洲人会派人来指导,那也是技术上的,真要营运生发还得陈霖这

男人使劲躁女人视频免费观看 老扒翁熄系列40 热门小说 第2张

样的--他一时半会来不了,自己这厂子可这么办?

他追问道:“霖儿还和你说了什么?”

“哦,倒还有一件事。”陈清想了起来,“少爷要老爷帮忙找三叔。三叔负气出走之后去了岳父家。不过少爷说了,三叔很可能来了广州。请老爷设法寻找。若是能找到,就请老爷先收留。”

喜欢临高启明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