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他不让你进你就不进了?”

裴承彦话说完,看着苏林的脸顿悟,“这是安西王打的?”

苏林默默地又一次戴上了面具。

裴承彦皱眉,“昨日你说是惹了元宗,他联合他手下群殴的你……竟然不是?”

苏林重重叹了口气,他是要面子的人。

“太上皇,要不,臣还是别去公主府当长史了。着实……”

着实打不过安西王啊!

裴承彦很是坚决地回绝了他,“不行,长史之位非你莫属!你若忙不过来,御林军这边你就甭管了,朕另挑个人来当大统领。”

苏林郁郁,还不如说的直白些,“面首”之位非你莫属!

他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建议,“太上皇,其实元宗论功夫比臣要高,论长相更是英武不凡,论身家那是富比王侯,要不,您让他当这长史?”

裴承彦点了点头,就在苏林弯唇笑的时候,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么好的人才不能浪费了……也不必堇丫头相看了,就让他直接做公主府侍卫长吧。”

苏林怔了怔,“那臣呢?”

“还是长史。”

苏林:……!

裴承彦见他脸色不好,安慰道,“放心,你是三品,他是从三品,他压不过你。”

苏林内心抓狂,我在意的是这个吗!

他求助地看向裴弘年,“皇上,宫里的大事小事,朝臣的动向,都要臣来留意,臣怕分身乏术啊!”

裴弘年打量着他若有所思。

原本父皇跟他提面首之事时,他觉得甚是荒唐。

依今日之事看来,幼菫八字怕是偏弱啊。要不然,那女子为何不跟别人,偏偏跟着她呢?

她身边阳气必须充沛一些才行。

裴弘年颔首道,“嗯,不错。”

话说完,负手进了王府!

苏林站在原地。

他仔细体会皇上眼神,还有方才那声不错,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了重大转变。

幼菫坐在老夫人的大炕上喝着安神汤,觉得自己一个噩梦搞出的动静有点大。

这件事在自己这边已经过去了,别人却拿着当大事来办。

萧甫山早裴弘年他们一步回府,裴承彦裴弘年紧随其后。

三个人都站在炕前,神色慎重。

萧甫山仗着自己是夫君,挤到了最靠前的位置,紧挨着幼菫。

他安慰道,“堇儿不必怕,她不是什么鬼怪,是周祭酒女儿。”

裴弘年先接了话,“周祭酒女儿?她怎么出府的?”

萧甫山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里的问题,反问他,“皇上为何觉得她不能出府,皇上认得她?”

萧甫山按说该跟着幼菫称呼裴弘年父皇,可这个父皇实在太过年轻,还每日都要见面,叫了几次父皇后,两个人都忍受不了了。

两人默契地达成了一致,还是称皇上吧,还彼此一份自在。

裴弘年略过了冲喜的那一段,说道,“朕怎能认得一个闺阁女子。苏林之前好奇查过她,小时候摔傻了。”

萧甫山狐疑地看了裴弘年一眼。

解释过度。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热门小说 第1张

他回答方才裴弘年的问题,“王府侍卫暗中跟着那女子,后来周府的人寻到她,将她带回府了。应是府里没看住,自己跑出来的。”

幼菫听着他们对话,恍然想起什么,惊讶道,“原来是她?”

三人都齐齐看向她,是你的故人?

你被故人吓成这样?

幼菫总觉得他们的眼神不太尊重人,不高兴道,“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萧甫山摸了摸她的头,微笑道,“没什么,就是好奇,堇儿是怎么认得周祭酒女儿的。”

他是体会过自家媳妇眼钝到什么程度,跟他相处了一夜还不认得他,府里的侍卫除了跟前的这两三个,其他人就没叫对过名字。

侍卫们也都习惯了每日被张冠李戴,王妃不管叫他们什么都会应下,彻底放弃了抵抗。

幼菫还因此觉得自己认人的水平有了大幅提高,很是洋洋得意。

幼菫说道,“英国公世子夫人和大舅母和她都熟识啊,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众人这才想起,周祭酒和孙侍郎是邻居,两府一墙之隔。孙侍郎几年前告老还乡,孙灵箩才跟着他回了祖籍。

孙灵筠,孙灵箩,和周家小姐,都是一般大的年纪,又是邻居,定然是熟识了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热门小说 第2张

幼菫巴拉巴拉说起来,“原本大舅母是不让我往外说的,不过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毕竟你们已经知道了周家小姐的秘密,且也都是自家人……”

听到这个开头,裴承彦莫名想起了永青,忍不住看了看外面,时辰可不早了哇。

“大舅母出嫁前我去孙府添妆,亲眼目睹,大舅母趴在墙上与她说了一会话。不过看那情形,是大舅母在说,墙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大舅母跟我解释,她小时候摔了一跤,便不爱说话了。”

“后来听大舅母说,她成亲那日大舅父来接亲,队伍往回走到半道,却发现后面跟着周家小姐,一直跟到小康河……”

幼菫停顿了一下,恍然道,“我今日就是在小康河遇到她的!她不会是要去找大舅母吧?”

成亲那日的事萧甫山知道一些,他点头,“有这种可能,她认不得旁人,说不定还认得儿时玩伴。”

幼菫不由感叹,“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呐!我得差人给大舅母送个信儿,让她去看看孙家小姐。”

裴承彦对这些渊源没什么兴趣,他只知道,周祭酒的女儿吓着他的宝贝孙女儿了!

“我看周祭酒也是老糊涂了,府里连个人都看不住。堇丫头,你先跟我回宫,回头我替你出气!”

说话的功夫,脑海中已经想出来好几种报复的方法,并从中选出最解气的一种。

幼菫别过头不看他,“不必。关键时候没帮我,现在晚了!”

裴承彦皱眉,算错账了。

他只提防着赛德,不想他有太多亲近堇丫头的机会,所以觉得赛德不辞而别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他昨晚真应该来报信才对,幼菫定然会对他感激不尽,由此他们祖孙之间关系也能更亲近些,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失策,失策!

喜欢穿越之国公继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