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若没有足够的气运便无法成长起来,至少不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天之骄子;

不是天之骄子又怎样才能成为他的贵人呢?

没有贵人相助他又如何窥破飞升仙界最后的玄机?

琅圃仙师又占卜几次,都指向这个问题的根源——传志小朋友。

看来必须再“帮”一把才行呀。

对了,那孩子的父亲好像是一个隐世修仙家族子弟,当年是因为被排挤陷害才落到那个地方并跟孩子的娘那啥…然后又…最后…

……柳青总算是从那场权势争斗的旋窝中脱离出来,他现在小命虽然保住,但修为却无法再进步,再以及好像他无法再有自己的子嗣了。

他突然想到十年前逃难时经过襄河庄,那时身受重伤,幸好被庄主收留,在修养期间与其独生女儿冧尚互生情愫然后互许终生。并承诺等回去后便派人来求亲。

但是后来又发生太多事情了,拎起裤子后他逐渐把这件事忘了,等他想起来时再派人去打探襄河庄才知道他离开没多久就被他的仇家血洗了那里,也没了冧尚的下落。心中很是遗憾。

这么多年过去,他现在自己是无法修炼,好不容易得到平静,才想起当年欠下的风流债。

再次派人去打探,没想到这次还真被人查到一些信息:原来冧尚在那次劫难中没有死,不仅没死还怀了孕逃了出来,据说现在带着儿子住在佤厘村。

柳青欣喜若狂,老天真是待他不薄啊,还给他留了一个种。于是连忙派人给冧尚送信息,说他这些年到处苦苦打探他们母子下落,然后又亲自前往佤厘村将母子接回。

……枔靖看着一群穿着不凡的人将传志母子用马车接走,对小灵道:“还真被你说中了,果真安排了后续。看样子是这个小世界里的大家族啊。”

于是她再次背上背篓,远远吊在队伍后面。

小灵淡淡的,还带着一丝叹息:“唉,有一个家族快完蛋了…当然我说的是如果你不插手的话。”

枔靖立马明白对方所指,但仍旧很疑惑:“可是这些都是他在这一世的亲生父母和亲人啊,不会连他们的气运也要夺走吧?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已经将他身上的圆环世界印记剥离了吗?他怎么不着痕迹吸收别人气运呢?”

小灵:“你看着吧,我敢打赌…唔,这传志现在不到九岁,不出四年,这个修真家族铁定完蛋。而最先完蛋的就是他的父母…有句话叫做父母祭天法力无边…”

呃,这话怎么听着很耳熟呢?

枔靖:“那我现在该怎么做?”不能直接杀了传志,而那些人在她的本质之眼看起来不管是功德还是属性值都很平常,于枔靖这种看菜下碟的家伙而言,他们正好处于介于可帮可不帮的界线上。

小灵:“先看看吧,只需要打乱他的阵脚就行。比如构建他心性和实力基础的条件……如果我猜的没错,他的父母肯定会为了他而死,于是他就有了继承父母遗志的思想动力或者为父母报仇的仇恨力量…反正不要让他如愿就行。”

接下来几年过得非常平顺,好在枔靖也没有闲着,没有荒地让她开拓,便再次当起了草药大夫。行走乡间给人们力所能及的帮助,了解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积累一些植物种子,品尝各地美食。遇到特别好吃的就买一大堆放在灵室中存起来,大家一起分享,慢慢吃。

大概是因为枔靖从来没有亮出过厉害的法器,也没有在人面前施展神通,基本上给普通人治病,她的名声基本上在乡间传颂,所以还没有进入那些权贵以及高高在上的修炼者的法眼。

而柳青终于接回了心心念念的儿子,本以为可以培养成修炼天才,然而这小孩十分木讷。身上也没有什么天资,他倾尽所有积蓄换成修炼资源用在对方身上,几年过去仍旧没有起色。

这让他很是灰心,不得不接受这孩子就是普通人一枚。

就这样平淡地过了三年,这天,枔靖发现在传志一家人住的那间小院来了一个高人。

穿着灰蓝色的长袍,须发皆白但容颜却如婴儿一般白嫩红润,身上更是灵气迫人。对方修为至少在大乘期。

想来这就是当年给佤厘村提示有贵人降临的那个仙师吧,这次前来又为了什么呢?

那仙师说:“他这次本来是去与一友人相聚,没想到途径这里发现这个院子里贵气逼人,竟是出自一个孩子。”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家就只有一个孩子,而且这几年他们用尽方法也没发现这娃儿身上有啥“逼人”的贵气啊?

可是又转念一想,人家可是超级大能,是他们这种小人物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孩子与众不同的话,人家凭什么到寒舍还如此耐心指点?

他们连忙将一旁挂着鼻涕玩蛐蛐的孩子叫过来:“传志快过来,快让仙师给你看看…”

传志木然抬头看了看,用袖子往鼻子下一抹,在袖口上留下一道黄稠的痕迹。

且说琅圃仙师看见这个孩子心中像是有一万头骏马奔腾,丫的,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灵童呢?贵气呢?

他忍不住暗中又查探了一下那块灵石,没错,指印的就是这个娃儿。

他有些不可置信,按理说他一切都尽可能按照“天机”提示安排好了,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难道中间起了什么变数?不是“难道”,而是肯定起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数。只可惜他推衍过很多次也没能查出究竟是谁在中间捣鬼。

不管那么多了,眼看着这娃儿差一点就要开智(满十二岁)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而这个机会嘛,就只能落在他父母身上了。

再说父母为了子女付出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

琅圃仙师强忍着心中不适,象征性地摸了摸传志的头顶。一股隐隐的吸力传来,他体内的元力轻微颤动一下…他只是稍稍动了要辅助的心,没想到就差点…他连忙收回手。

柳青紧张地问:“仙师…如何?”他原本就像让儿子成为修炼天才,狠狠打那些欺负他的人的脸。可是后来发现儿子就是普通人一个,再多的修炼资源都白搭,也逐渐死心了,让生活磨平棱角。不料这刚刚死灰的心却让仙师一句话再次激发出希望的火种。

仙师将手在宽大的袖中用净尘术洗了洗,仿佛指间还残留刚刚触摸到那乱鸡窝头发时的黏腻之感,但是面上却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用另一只手捋了捋银须,一本正经地发出惊叹之声:“不得了不得了啊,你家孩子有一道灵光就封印在天灵盖内,只可惜被这凡体蒙蔽才无法开启修炼。就像是灵珠蒙尘,璞玉外裹着的石皮,需要将外面的杂质除掉才能散发光芒啊。本座敢保证,此子若是能打开这道封印,以后必定会一飞冲天一鸣惊人。”

柳青顿时喜不自禁:“这,这是真的吗?”

琅圃点点头,“本仙师从不打诳语。”

柳青搓着手,就要问仙师如何才能开启儿子的天资,旁边冧尚却很是疑惑地道:“可是仙师,相公这几年不仅手把手教他修炼,甚至还将自己的法力灌入其体内,除了…每次灌体后他长得更…白嫩一点,比普通孩子高一点外,好像…”并没有卵用啊。

琅圃问道:“刚才本座已经说过了,他这是灵珠蒙尘,必须打通他身上的封印才行。这样的天之骄子在降生的时候肯定会有异象相伴,本座且问你,你孩子在出生时可有发生不寻常的事情?”

冧尚作思索状,“我听他们说,好像是有…有红光来着…”

“本座再问你,你孩子小时候是不是并非这样,而是十分的灵动可爱?”

冧尚脸上的疑惑逐渐变成惊讶,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志儿小时候特别有灵气,比其他小孩子都机灵活泼。”

“这就对了嘛,其实如果从那时起开始就有人教导他修炼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是一个修炼天才了。唉,可惜,可惜了啊。”

琅圃说完这话,心中蓦地冒出一个念头:这传志身上很明显是有人阻断了他的气运积累,当年他发现灵石变得灰暗时也派人调查过,却并没有在佤厘村发现什么。没有任何法力以及其他人施术留下的痕迹。

思及此,他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其实对于寻常人也是逐渐封印身体,但是我看传志却是突然被封印的,却不知他小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特别的事?

冧尚想了想,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啊?”然后补充道:“倒是有一年,佤厘村变得越来越干旱,大家都没有水和食物了,然后村里来了一个逃难的女子,帮村民挖了井还治好了好几个村民,志儿也晕倒了,也是她给治好的…”

丫的,这么重要的消息那些家伙竟然没查到,真是废物。

琅圃强忍着心中激动,“这么厉害?不知那女子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历?”

“她说叫静静,然后大家都叫她静神医。她说老家遭了灾,父亲是郎中所以懂得一点草药,在村里待了几天就走了,后来再没见到过…”

冧尚有些疑惑仙师怎么问起那个女的来。

琅圃随口应了一声,又强忍着想作呕的恶心感将传志上下打量一番,脸上带着惊叹又无比惋惜的样子,“唉,本座修炼上千年竟没见过如此天资卓绝的人,只可惜天灵被蒙蔽,可惜,实在可惜了啊。”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热门小说 第1张

刚才冧尚和柳青已经被琅圃忽悠得五体投地,虽然听仙师口中说“可惜”但却透露着“还有救”的信息,此刻就差直接跪在地上抱对方大腿求“破解之法”了。

“求仙师告诉我们究竟怎样才能开启我儿的天灵?”

“求仙师给我志儿指点迷津,来生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

琅圃翘着兰花指捋了捋白须,一副略带为难的样子:“这个……”

两人更是焦急,直接跪下嘭嘭嘭地磕头,琅圃这才一副“宁愿泄漏天机遭天谴也要给对方指点迷津”的样子,说道:“看你们如此诚心的份上,那我便为你们指出一条明路吧,就看你们做父母的愿不愿意为你们的儿子付出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有临阵脱逃的道理。再说,对方这问话也让他们无法拒绝啊?难道说“我明知道有法子开启儿子的灵智让对方以后成为人上人,但我就是不愿意为他付出”,这像话嘛?

就像孩子换肾脏肝脏甚至心脏,明知道其中风险和后遗症,恐怕也有很多父母会选择给孩子,一个道理。

琅圃得到两人无比迫切又无比真诚的恳求后,才勉为其难地说道:“那好吧,现在我就为传志暂时打开他身上的封印,你们只需要给他服下洗髓丹就可以改变他体质从而脱胎换骨…”

“洗髓丹?”

“当然这洗髓丹也不是普通的洗髓丹,我记得在两百多年前灵山派炼制了一炉,里面添加了一味特别的灵草,便是开启你们孩子灵窍的关键。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了,我能帮你们的只能到这了。”

说完便飘然离去,然后从云层中传来宏混的声音:“记住,你们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一过,你们孩子的灵窍会再次关闭,以后便再不能步入修炼一途,永永远远都只能是一个平凡人了……”

柳青听了心中一惊,回过头,发现儿子竟然无缘无故地睡了过去,只是怎么摇都摇不醒,鼻子上还随着呼吸吹出一个个绿泡泡。

冧尚焦急呼唤儿子,抬头时见柳青眼中冒着兴奋的光芒,“柳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柳青:“刚才仙师不是说过吗?我们有三天时间给他脱胎换骨,以后就脱离凡人,长生不老,出人头地。”

冧尚看着丈夫眸中闪烁的疯狂,无不担忧地道:“可可是仙师说的那啥特别的洗髓丹,还两百多年前的,我们从哪里去找啊?”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