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很多,就像是马里亚纳海沟,黑暗和寂寥才是永恒,而同样,能被称呼为“上帝牢笼”的对方,也绝对是满是悲痛之处。

如果精神无法给你带去摧残,那就让身体来承担不可承受之重!

“他还是不肯说吗?”

一名抱着泡面走进来的审讯人员,看着被绑着的一号,对着自己的同事问。

“心里素质很不错。”同事屁股靠在桌子边沿抽着烟说,但这越想越觉得生气,应该说着急,上面重压下来,自己这不是显得很无能?

他这生气起来,就忍不住站起来,朝着一号走过去。

如果仔细看,能瞅见,对方听到脚步声时,那身体微微一颤,努力的睁开眼,但头皮上的鲜血从眼睛中钻进去,瞬间侵染了整个瞳孔,牙齿也在上下发抖,这是情不自禁,毕竟,骨气和恐惧并不相驳。

“你让我很没有耐心了。”审讯人员声音阴冷的说。

那抱着泡面的同事兴致勃勃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好戏。

审讯人员将香烟拿下来,用力按进一号的太阳穴,那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令人惨叫起来,但这只是开会小菜,随手将外衣脱掉,丢在桌子上,那起边上已经烤好的烙铁,阴狠的对着对方的左脸印了上去。

老祖宗早就将审讯手段玩出花样来了,时代在进步,但疼痛的感觉依旧如此,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味道,一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纠在一起。

然后发红直到发焦。

“真恶心。”吃泡面的审讯人员嘟囔声,瞅了下满眼凶狠同事,耸耸肩,这家伙心里绝对有毛病。

不过…

他看向一号,这位是真的能忍。

除了惨叫什么都不说。

仿佛就像是在等人将他直接杀死。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外面的冷风冲了进来,将这泡面上的一层油都差点给吹没了,他朝着外面看去,当看到上司走过来,立刻就站起来了,但这手都不抖,泡面还是稳稳当当的。

“先生。”他站起来很严肃的说。

小天使微微颔首,看着被整的不成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热门小说 第1张

人样的一号,眉头一皱,“还没问出来什么吗?”

审讯人员摇摇头。

小天使深吸口气,“那就别浪费时间了,老板说吊死,挂到市中心广场上,让记者媒体们录下来,总有人会来认领的。”

这真的是唐老板说的。

现在新闻媒体那么发达,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两个相识的人?难道真的有人从石头里面蹦出来?或者真的自己隔离社会?

“好…好的。”

小天使看着一号,就没说其他了,他从其他被抓的人身上得到了一些线索,应该可以交差了。

“等等!”

就在他要走的时候,一号忽然开口了,抬起头,“我…”

“我说!但我有一个要求。”

小天使眉头微挑,“请说。”

“我不想外面的人知道。”一号说。

其实这很好解释,仔细想一下也就通了,他这身份肯定非同凡响,背后链接的利益集团想要弄救世主公司,但不代表他们明面上就干跟唐刀闹的满城风雨。

将一号绑出去,真的在全球电视直播下吊死,他背后的亲人绝对会被清洗掉,杀人灭口,灭的可不单单是自己人。

没有用的人,被抛弃是注定的!

只要是人总有自己担心、在意的,真的以为“人间冰器”?

小天使很聪明,自然能很快就明白对方的意思,颔首,示意审讯人员将一号放下来,倒也不担心,毕竟他本身就是保镖出身,拳头上的事,他还真的不怕谁。

两名审讯人员将一号扶过来坐下,左右扶着。

“需要来杯咖啡吗?”小天使也不着急,既然对方嘴里都松懈了,一时半会也不用强迫。

“来杯冰咖啡,谢谢。”一号捂着脸,声音低沉、失落的语气说,“如果可以,给我来点冰块。”

审讯人员看了看小天使,后者微微颔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甩出一根,递给对方,一号接过来,叼在嘴里,下意识的摸摸口袋,就看到有打火机递过来了,他一怔,看了眼小天使,“谢…谢。”

……

四十来分钟后,小天使从审讯室中出来,嘴上还叼着半截香烟,站在门口,随手将香烟丢进垃圾桶,手里拿着的审讯稿,上面通篇写着一号的自我介绍、来历等等。

他朝着身后看了眼,对方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最终,他为自己赢得了更加“放松”的死亡,注射了巴比妥酸盐。

“把他找个地方好好埋了吧。”小天使说。

审讯人员点点头,表示明白,看着上司的背影,再瞅了瞅一号,眼神里也有点怜悯。

“上帝牢笼”其实就在酋长办公室的某个角落,只是被安排在地下,当小天使走到地面时,照射的阳光,终于给他带来一丢丢的温暖,逐渐驱散他内心的雾霾。

清风一吹,那审讯稿上露出一角,有个名字:贝拉米.曼德尔。

小天使径直走向最顶层的办公室,一路上有人朝他问好,他也只是淡笑回应,举起手,轻轻敲了敲门,等里面回应后,他才进去。

硕大的办公室中,就看到老板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报纸,看到小天使时,“他交代了?”

“这是他的审讯记录。”

唐刀随手将报纸放在茶几是哪个,小天使瞥了眼,就见这是CNN的报纸,头版上赫然写着:“救世主公司?被世界抛弃的异类?”

“几个记者瞎说,我很不喜欢。”唐刀开口道。

“那要找人给他们个警告吗?”

唐刀没说话,但小天使懂了,老板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表意见,显然真的是被CNN记者的言论给恶心到了,那帮资本的走狗,拿着钱,四处辱骂,吸引眼球,总有一点,他们位于国际大道(INTERNATIONALBLVD)的总部会被人给“嘭”了的。

而唐刀也很迅速的看了一遍。

这叫贝拉米.曼德尔的原来是海豹的成员,只是后来年纪大了,退役了,但回到家里,他才知道,他的妻子已经背叛了他,跟着他提前退役的战友厮混在一起了,而女儿…也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抚养人有这个权利。

愤怒的他去质问的时候,发生冲突,失手打死了战友,一直被通缉,只能带着女儿流浪,但也就她八岁生日那年,当地黑帮发生冲突,他唯一的依靠也死在了流弹中…

唐刀看到这,眉头一皱,这特么关老子屁事?!

“审讯报告,不是小说家的故事。”唐某人将前几页的稿全部撕掉,丢进垃圾桶,看着小天使,“还需要我来教你吗?”

有共鸣?

共鸣个P,要不是跟着唐某人,现在,有可能他也是被弄死的一个!

小天使低着头不语。

“你最近的工作让我很失望。”唐刀摇摇头很直接,看审讯搞的下半部分,对方说他其实是替“东非基金会”工作,背后的老板是北美的某个财团,但包括索马里兰、埃塞俄比亚等都在其中有注资。

那个财团控制了墨西哥“黄金流通线”上的军火走私,他们不满救世主公司对外骨骼的限量控制和独家经营,以及插手“黄金通道”,联合了些人想要给他们点教训。

“黄金通道”?

墨西卡利市越境通道!

华金·古斯曼·洛埃拉就是靠这里起家的,之前这家伙还从公司进了大约170多具的外骨骼,唐刀还替那些正规军祈祷过呢。

但双方的交易也仅限于此。

公司还有谋划过通道吗?

不过,在审讯稿中贝拉米.曼德尔交代,黄金通道中有人想要插手分一杯救世主公司的差价羹,外骨骼、光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热门小说 第2张

剑这些利润简直让他们疯狂!

但他们什么身份?

给米斯特打过电话也发过邮箱,想要拿到北美地区的经营权,但直接被无视了,于是就有人通过“东非基金会”开始谋划爆炸计划。

这财团的名字:比尔拉斯家族!

跟古斯曼有点关系,而且听说专业从事面粉销售、军火走私、人体器官移送等服务,也是跟正规军交手的主力部队。

可唐刀不认识啊…

那就是垃圾!

当然,比尔拉斯家族是主要赞助商,但东非这里,也有人不识趣,比如,一直跟救世主关系龌龊的极端组织—法院联盟等,他们虽然大部队被打残了,但这些人阴魂不散。

而且和哈尔格萨的人搅合在一起,这让唐某人很不能忍,大家都是一母同胞…咳咳,你们跟摩加迪沙都是亲兄弟,这还要找外人,这让我这个“外人”也看不下去了。

得找机会给你脑门上来上一炮,让你丫的冷静冷静。

唐刀将审讯稿上的全部看完,放在茶几边沿,身体向后一仰,看了眼小天使,“坐着说。”

等对方坐下来后,唐老板继续说,“给我查一查哈尔格萨主要人物以及比尔拉斯家族的踪迹,还有东非基金会的总部。”

“如果这不报复回来,我会心理很不舒服,把这消息传出去,救世主公司肯定会报复!”

看到没,说话就得直言不讳,老子看你不爽就是不爽,要干你就是干你,谁来都没用。

最主要,这叫杀人诛心,让那些心里有鬼的自然慌乱,这就像是死刑,立刻执行和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这种煎熬是不一样的。

小天使能力记下来了,等老板吩咐完,就走出去了。

唐刀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对方这个能力当然是有,手段也狠,用起来也舒心,但有些时候,喜欢夹带点私货。

还是欠缺一定的经验呐。

救世主基地(摩加迪沙)。

那些外宾都被安排在这里,相对应的住宿条件是稍微差点,但是,食堂却是不错。

在PMC行业里,救世主的待遇是公认的。

“我发现,索马里总算是有光明吸引着我,不也全是糟糕的事。”格罗特小口尝着意大利名厨做的午宴,比在伦敦的米其林要吃的舒服的多。

最起码,人家不会抠抠搜搜。

天然气大亨尼克尔切着牛排,脸上还贴着纱布,他在那次爆炸中倒是没受伤,这是他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的,“我受够了这里,简直令人压抑。”

“还有比你们那更压抑的气氛?”格罗特笑着说,当瞅见尼克尔的脸色变难堪,也明白自己这话试说错了,马上岔开话题,“我们来都来了,总不能这时候离开吧?AI技术我们是势在必得的。”

尼克尔眉眼间还是带着担忧。

“也不知道尼古拉斯什么时候会见我们。”

这话说的有几分委屈,他可是天然气大亨,这身份、地位在全球来说排不到前一百名,前一千名应该…也有点困难,那就一万名还是可以吧。

如果大毛还是毛熊,那么,他挺近一千名绰绰有余。

势力背景能够加不少分,主要就是拳头问题。

当然,大毛的拳头现在也硬,穿着海魂衫的狗熊,已经不是普通的狗熊了,那是喝着伏特加,唱着喀秋莎,拿着波波沙的西伯利亚…狗熊!

但时代毕竟在变的。

“那么着急吗?”格罗特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这个地方平时可进不来,从这个基地就能看出救世主公司的实力了,放在停机坪的几十架直升机看到没?还有哪些遮掩住的仓库,我觉得,他们对武器的研究绝对走在前列了,兴许要不了多久,他们在传统武器上的突破也要震惊世界。”

尼克尔看着格罗特,对方给他一种“相信我”的眼神,迟疑了下,老毛子还是点点头,“我也觉得。”

“所以,我们不用那么着急,用眼睛可以发现更多,你自己心里也有衡算。”格罗特笑着说。

他在心里将双方的军事实力相互对比了下,发现超人组织全面崩盘,救世主公司都在太阳底下晒的浑身都发热了,己方还在阿尔卑斯山脉里窝着,无法满足大规模的武装条件,最重要,就算真的研发出人体基因改造,能挨几门炮?

75口径?

120口径?

200口径?

等超人组织研发成功,恐怕救世主公司都规定75毫米口径一下都属于“枪支”了,从这也可见格罗特己方不是很看好,他心里都在盘算着跳槽了。

“先生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食堂外传来,他们这些外宾坐着的都是贵宾区,跟普通区当然不同,一个基地内雇员推门进来,就喊出声,“尼古拉斯先生邀请你们共同去参观苏鲁德山脉研究所。”生怕这些人不懂,他还特意加了句,“也就是艾琳诞生的地方。”

“走走走!别吃了。”

“在哪里?车呢?”

食堂内有些着急,熟悉的人互相拉着交谈涌出食堂,而格罗特跟尼克尔倒是很淡定,反正,车队又不会缺他们两个座位,互相看了眼,老毛子低声说,“好像我们都猜错了,我还以为酒店被炸,对方见我们还要很久,这也没几天。”

“看样子,尼古拉斯知道是谁了,嘿嘿嘿。”格罗特有点幸灾乐祸,“他们恐怕要倒霉了。”

尼克尔看了看他,“你们没参与进来吧?”

“这怎么可能…”格罗特声音一顿,半张着嘴,然后眉头紧蹙,“不会的。”

长老会将权利交给了自己,怎么可能这样就等不及了?

但…

他又不敢保证。

“我需要打个电话。”格罗特眼神灰暗的说,尼克尔点点头,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给他,让他赶紧问问。

格罗特给自己的老朋友琼斯打去,然后很自然的走到一侧,捂着电话轻声询问起来。

“嘿,伙计,我是格罗特,你听我说,我在摩加迪沙…我们有没有参与进针对尼古拉斯的行动?我说的是现在!”

对面的琼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询问的发木,回过神来就说,“长老会目前没进行过,都没有这个计划,不是能不跟救世主发生冲突就最好吗?大家都等着你的消息呢。”

这让格罗特稍微松口气,“你放心,我正在…”

他这话还没说完,对面就响起声音,好像…是门被撞开的声音,接着电话那头就传来老友的声音,“嘿,你们进来干什么?该死的?巴博斯?不?你要干什么,我是长老会…”

彭彭彭!

电话里传来好几声的轻响,格罗特却瞳孔顿时瞪大,他听清楚了那就是枪声。

巴博斯?

博格的科学家朋友?

“喂喂喂!”他知道肯定是出事了,用力呼喊,但对面就是没人接,等他心里一沉时,那边竟有人说话了,“格罗特先生?好久不见。”

“巴博斯!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在琼斯家里,他人呢?”格罗斯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的问。

此时,另一块大洲上,旧金山。

巴博斯拿着手机,面无表情,低头看了下鞋子上的血渍,在倒在地上琼斯尸体上蹭了蹭,听见电话那头格罗特的询问,很轻声的说,“没事,他只是去见了博格,我朋友说,他想你们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格罗特听着那边的忙音,心里发寒,面色难看。

巴博斯将笑着看了下手机,看着倒在地上的琼斯,朝着身后一名壮汉手里拿过一把斧头,对着对方的脖子直接砍了下去!

溅起来半米高的血!

巴博斯现在满脸都是了,他把斧头一丢,很淡定的从桌子上抽出纸张,擦了擦嘴唇上的血液,看了下手表,“走吧,现在我们去找下一位先生。”

尼克尔看到格罗特的表情,发掘不对,看了下队伍,还是走过来拉了下后者,“怎么了?”心里一咯噔,不会他们组织真的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吧。

格罗特没吭声,回过神来后,立刻给长老会其他成员打电话,可打了三四个都是没人接,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终于在第五个,有人接电话了。

“尤金,琼斯出事了!巴博斯杀了他!”格罗特这通点电话是打给长老会激进派,也是会内的三把手,理论上是这么说,因为对方比其他人有钱。

那边安静了下,尤金开口,“你现在在哪里?”

格罗特总觉得不对劲,对方这语气实在是太平淡了,他警惕的闭口不说,那边的尤金呵呵两声,“你跑不掉的。”

完蛋了…

果然,巴博斯以下克上就是背后有人支持,要不然,就特么靠他一个研究员就想弄死琼斯他们?

格罗特心里一寒,尤金是个不会咬人的狐狸,但他很阴险,自己回去肯定会死!

现在唯一能靠的人是谁?

格罗特想要活下去,他就得找准人,看了下边上的尼克尔,迟疑了下,直接PASS,他们之间的感情根本不是很深,而且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失利”了,要不然…

你说,尼克尔会不会有别的想法?

现在是在东非,好像能依靠的也只有尼古拉斯了。

他不是想要实验报告吗?

可以!

他不是想要博格的尸体吗?

都给他。

只要将巴博斯和这个尤金干死,一切都可以。

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一定要马上见到他,格罗特看了下大巴车,马上就小跑上去,在后面的尼克尔都懵了,深刻怀疑,对方在里面扮演了一定角色,但也有点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加入他们。

不过…自己是不是要跟他扯远点?

拉斯维加斯,救世主酒店。

某个高级VIP室内。

坐着五个人赌牌,坐在西位的一名带着眼镜的男子刚挂完电话,脸上满是歉意的朝着牌友笑了笑,“很抱歉,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一下,这些就给各位吧。”他指了指桌子上的筹码。

这里大约还有60来万美金。

“尤金,什么事情那么着急?”有熟络的人笑着问,开着玩笑说是不是他包养的生了。

尤金也只是笑了笑,带着保镖离开了屋内,看到门口站着的一名领班,右手摸了下左手上的翡翠戒指,走过去,开门见山的说,“我想要见你们经理。”

……

喜欢最强之军火商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