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言非凡与美国整形专家PK的整形手术,在上午十点准时开始。

这台手术的助手是贝瑞。

同时,言非凡还按照约定,开通了手机连线直播,供布罗科塔医生的团队进行远程监督手术全程。

总体上,本次手术引发的动静,比起上一次的网络新闻发布会,明显小了不少。

总共也就十余位自媒体人,特意来医院做了素材拍摄。

媒体人心里都清楚,普通大众对具体的瘆人手术过程,没有一毛钱的兴趣。

他们只是想看最后的术后效果,还有就是谁胜谁败了。

问题是,这术后恢复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需要耐心的等待……

中午过十二点,言自若来到小红楼四楼,果然在妍妍的病房前,看到了王川。

她来到王川身边,并肩站在一起。

透过宽大的窗户,言自若能看到妍妍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妍妍的半张脸,还有脖颈,被纱布覆盖着,鼻孔插着鼻饲管,两只手背上都挂着点滴,身上还连接着几条监控数据线。

这幅场景,再加上妍妍本就娇柔的模样,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言自若看的也是心里直接抽抽,转头询问王川,“妍妍的手术检查,结果如何?”

王川轻呼出一口气,说:“相当的不错,只剔除了十七根移植不成功的肌肉束,比唐铮那时候好上了好多。”

言自若轻哦了一声,又转而问:“叔叔阿姨他们都回去了?不到半月就春节了,怎么不留他们在滨海过节啊?”

王川轻叹道:“就妍妍的恢复情况,这个春节要在病房度过了。”

“我爸妈在滨海过的也不习惯,我们也没法照顾他们,不如回老家过春节舒坦。”

“等妍妍彻底恢复了,再接他们来滨海过一段时间。”

言自若的目光又转向病房,缓缓的说:“我还记得,自己当时做鼻子和眼睛的微整形时,疼的我是一夜没睡好。”

“妍妍做这么大的手术,肯定要很疼一段时间,真让人心疼啊。”

王川轻轻一笑,说:“妍妍她现在只是看着比较疼而已,相比上一次脸上神经分割遭受的疼痛,估计连四分之一都比不上。”

“不过,又疼又难受那是肯定得了。”

“相比上次,她需要躺病床上不能随便动弹,至少一周都需要用鼻饲管进食。”

“好在这只是化蝶之前的镇痛,风雨过后的艳阳天,即将来临!”

言自若见这家伙还笑呵呵的,心道妍妍这个爹也属于没心没肺的那一种。

“哎,妍妍几点会醒来?”

王川看了一下腕表,说:“做手术检查时,我让麻醉师适当多用了一些麻醉,妍妍大概还需要四十分钟才会苏醒。”

“川哥,正好能用这个时间吃午饭。”

言自若邀请道:“我多买了一些吃的放在了非凡的办公室,一起去吃午饭吧!”

王川看着言自若,微笑着点点头,然后拉起了她的手。

这可把言自若吓了一跳,赶紧的甩脱,又远离了一步。

言自若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关注他们后,压低声音警告道:“你疯了?”

“到处都是监控,也到处都是人。被人看到,告诉了非凡,我可没法解释!”

王川嘿嘿笑了笑,大步走向电梯方向。

“走了,吃饭去,我还真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1张

饿了……”

在言自若的郑重警告下,王川在言非凡办公室吃的这一顿午餐,没敢造次。

不过,在饭后喝茶之际,言自若接到了余苏叶打来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被告知,小舅被打了,还被打得鼻骨骨折,正在她那里医治。

言自若急匆匆赶到创伤外科,见到鼻青脸肿的小舅,问清缘由,直接被气坏了。

原来是前段时间闹自杀的舒扬,上午带来了一帮人,在新丰酒楼吃饭。

他们吃完饭就直接抹嘴走人,服务员自然是不让,让他们结账。

舒扬表示,这账记在他堂叔舒磊身上。

服务员赶紧的把舒磊喊过来。

赶过来的舒磊,一看请客的是舒扬,本想着给免单了,奈何他们这一桌连吃带拿的,账单高达九千多。

这让舒磊很是生气,晓得舒扬这是故意的拿他当冤大头。

舒磊打了一个六八折扣,让舒扬结账。

接下来,自然先是口角和争执,然后就是大打出手。

“小舅,是那个混蛋先动的手?”

舒磊面对一脸愤怒的言自若,点点头。

言自若深呼深吸了几次,压制住怒火,说:“这个混蛋,这才从拘留所出来几天啊,看来他很是想念那里面的生活。”

“小舅,报警了没?”

舒磊小声道:“员工报警了。”

言自若冷声道:“鼻骨骨折,怎么也算是轻伤了,这次就让他在拘留所待上几个月。”

见小舅想要开口,言自若就是一瞪眼。

“小舅,你可别想着和解。”

“他挥拳打你的时候,可有想到你是他的堂叔?人家根本就没把你当亲戚,你也就省省,不要念亲戚情分了。”

舒磊有些担忧的说:“只是这样一来,双方就彻底断绝来往,没有恢复可能了。”

言自若语带嘲讽的说:“怎么?小舅,你很想与这样的亲戚长长久久的处下去?”

舒磊赶紧的摇头道:“不是,自然不是。我是说,其他的亲戚。”

“他们肯定会说……”

“会说什么?”

言自若反问了一句,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小舅,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富在深山有远亲,以非凡如今的成就,是他们需要我们,不是我们需要他们。”

“小舅,你明不明白啊?”

舒磊嘿嘿的一笑,说:“明白,我明白,我只是不想你和非凡被人指指点点,说你们一朝富贵就忘了穷亲戚。”

言自若轻呵一声,说:“人在做,天在看,我们问心无愧,都是他们自己作的,何必在意他人的风言风语。”

“小舅,你以后可别再心软了。”

舒磊嗯了一声,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若,今天事情闹成这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兜里没钱啊。”

“那九千多的账单,我没实力给免单。”

舒磊可怜兮兮的说:“自若,快到春节了,淘淘那一边也得多少置办一些年货吧?”

“你看我,囊中羞涩?”

言自若见小舅惨兮兮的卖惨模样,也是于心不忍,赶紧的取出手机,通过微信转账转了十万过去。

“小舅,省着点花,别胡乱花。”

言自若叮嘱了一声,又心疼的说:“你也知道,我每月工资就那么一点,这些钱都是从非凡那里揩的油。”

她又纠正道:“不是揩油,这应该是我替他打理资金的辛苦费。”

这话让一旁的余苏叶,狂翻眼皮……

傍晚过五点,完成手术的言非凡,出来后发现有人在等着自己。

来自余家的余佑海和余佑涟两人……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