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双指抹过三尺青锋。

剑气萦绕剑中。

身后的墨妖后退速步,恐被波及。

雷劫一闪而过。

“嗡。”

剑光亦是如此。

墨妖愣了数秒,眼前残留些许雷光虚影,仅是在眨眼之间。

若非方才一刹他不曾闭眼,说不准,那雷光都不曾见到。

先生的剑自是如此,本就让人瞧不见。

墨妖呆滞了数刻钟,忽有一声轰隆之声自头顶天穹而来。

那道剑光划破云层。

天穹被斩开一道沟壑,乌云退散,月光重新散入人间。

墨妖口中念叨道:“先生一剑,方见明月……”

这一剑,他什么都没看清。

唯一见到的,就是剑过后泯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1张

灭的雷劫,以及那撒入人间的月光。

陈九收起剑来,抬手望天,却只叹了一句:“……好没意思。”

是啊,好没意思。

没些新奇的玩意儿,除了雷便是雷,自从那紫霄神雷之后,便一次不如一次。

更像是走个过场一般。

这一声呢喃却是真切的传入了那老乞丐的耳中。

“好没意思?”

老乞丐望着陈九,他摇了摇头,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口中说道:“世间有你陈先生,才是祸害临门,哈哈哈……”

这雷劫,落在陈九这儿,却只是个过场罢了。

竟是一位连天道都无可奈何的人。

不对不对,应是天道都奈何不了的妖。

转眼数年,陈九竟已有了与天道一争高低之力,着实让人难以想象。

所谓在世真仙,便是如此吧。

长剑化为玉簪,落在陈九的发梢之间,他回头看了一眼墨妖,示意他上前来。

墨妖顿了一下,上前道:“我该怎么做,先生?”

“化为原形即可。”陈九说道。

墨妖点了点头,身形逐渐淡去,化成了一团浓墨,他本就是青墨成精。

陈九抬起手来,说道:“自从往后,天规便由你承载,可有意见?”

墨妖愣了一下,立马答道:【领先生法旨!】

这是莫大的机缘!

甚至是无数仙人修士求上几辈子都求不来的机缘。

三支香烛插在那香炉之中,转眼之间已燃去了大半。

焚香通天,此乃规矩。

虽说,陈九本就是不在规矩之内,但这是必要的流程,便算是给天道一个面子。

敕令出口,传遍九霄。

“吾今立下新规!”

“阴者,鬼怪也,阴官,鬼神也,自天道立始,妖不见轮回,亡魂消散,乃天道不公也。”

“恰逢鬼神一道大乱,已有数年,且遇勤恳山精野怪代理神位,兢兢业业,井井有条,故,妖亦可为鬼神!”

“凡城隍者,当尽职尽责,护国庇民,以求善恶公正,理阳间诸事,引亡魂入阴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2张

间……”

“此神位,无论山精野怪、人佛妖魔,若能使人世安定,庇护万民,亡魂得以归处,即可为,且,每百年一替,何去何从,无关任何!”

妖物亦可入轮回,城隍一职也不再只限于人族,无论妖魔人仙,都可上前一争。

且城隍一职,改为每百年一替,不可超过百年,离职之后到底何去何从,自由原主定夺。

天上才被斩开的阴云再次聚拢,不过片刻,月光便再次被遮蔽,再次酝酿起了雷劫。

“他他他……”老乞丐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

听到这里,他总算明白,陈九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

他觉得破除旧律已经够离谱的了。

可陈九他竟想立下新规!!

这无异于是,代天说话,甚至都已然取代了天道。

这根本就是老乞丐想都不敢想的事。

再看陈九,却是一脸淡然,似乎没有惧色,仿佛是认定了自己必将完成此事。

“疯了!真是疯了!”老乞丐抓着脑袋,若非亲眼所见,他万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这般无视天道的人。

他早该知道的,这陈九,就是个疯子!

想旁人不敢想之事,做旁人不敢做之事。

天下修士,何不是顺天而行。

唯有他陈九,是逆天争命,且活到了如今,几次让天道低头。

试问天上天下,何人能比先生!

陈九探出一指,点在了那浓墨上。

以指为笔,以此为墨。

“天规在此!”

一笔一字,将方才所述简化记下,天道之力不断被抽离至这文字之中。

新规在这一刻立下。

天道却已怒火中烧,欲要降下紫霄神雷,阻止那天规成立。

先生停下手来,目光望向那苍穹,仿佛间是在凝视着天道,天道也同样在望着他。

陈九叹了口气,说道:“何必白费力气?”

这句话,是说给天道听的。

就算这紫霄神雷降下来,也不一定能降得住陈九,要知道,三年之前,陈九便已能接下那紫霄神雷。

而陈九,早已不是三年前的陈九了。

纵使天道忌惮,却始终都无可奈何,陈九毕竟本就不是规矩之中的存在。

天道沉默下来,唯有些许焖雷。

雷劫却迟迟不降下来。

却听那先生道了一句:“这最后一道,便算了吧。”

说罢,儒衣先生便再也没有理会,抬指继续完善那天规。

世间仿佛陷入了沉默。

云不再动,雨不再落,雷不再响。

风雨雷劫,皆在短暂的时间里陷入了沉寂,仿佛没有一点声音。

头顶的天穹沉默了。

仿佛间听到一声叹息,是那般无奈。

同一时刻,八方无数修士抬起头来,仿佛之中也感受到了来自天道的无奈。

天机变了!

在这一刻,原本就纠缠不清的天机彻底乱做一团。

大世之争,由此开启!

五川坊的街道上,老乞丐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他望着天,望着那逐渐散去的阴云,以及那不再响起的闷雷声。

这最后一道雷劫,始终都没能降下来。

是天道妥协了!

头顶九霄,竟因为那儒衣先生的一句话,便妥协了。

散去的风吹过老乞丐的面庞。

他张了张口,露出了满嘴黄牙。

“变天了……”

这天下,自此才算是彻底变了天。

“嗡。”

忽见金光大震。

陈先生收起手来,眼前悬空写下的天规泛起金光,一字字缓缓飘起,升入九天,余下一半,却是落入了那桌上的《城隍正神册》中。

规矩在这一刻重新立下,束缚重归世间。

先生舒了口气,抬手挥过,说道:“自此,便已算圆满。”

袖挥风雨去,月光入人间!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