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真的噩梦之鬼……”

梳着大背头的男子念叨了一句,摇摇头,哑然失笑道:

“可悲的小子,你连万界之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都不知道,竟敢妄言这里已经出现了噩梦之鬼?”

“——杀了他!”

话音落下。

他身后走出来一名武师摆出拳架,喝道:

“冷冽霜界,开!”

霎时间。

夜空、树林、草地、远山全部消失。

整个世界迅速远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比空旷的、由冰晶构成的浮空平台。

柳平低头看了看脚下。

冰晶顺着他的腿不断朝上蔓延,似乎想将他冻结在原地。

四周空无一物。

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

天空中,数千名武者有序而迅速的散开,从各个方向将他包围在中间。

“这里是霜界,你将被困在冰面上,没有任何反抗和躲避的机会——你的生命在今天就要终结了,小子。”

梳着大背头的男子笑道。

柳平活动了一下双脚,让不断爬上来的冰霜剥落下去。

“那要打过才知道。”

他回了一句。

“打个屁!”兔子从他肩膀上跳起来,愤怒的吼道:“什么狗屁霜界,本大爷在这里,哪里轮得到其他世界出现!”

“柳平,开我们的世界!”

“干干干!干死他们!”

“快!”

柳平禁不住催促,只好原地握了个印道:“黑暗炼狱,开!”

世界猛然震动起来。

几乎是一瞬间,弥漫的冰霜与平台,乃至高空中冻结的霜雾,全都如落花流水一般飞速逝去。

紧接着。

一个全新的世界随之展开。

这是一个彻底漆黑的世界,任何东西在它的覆盖下都彻底隐匿不见,连气息都随之收敛起来,再也无法被察觉。

——黑暗炼狱!

黑暗中。

柳平早已离开了原地。

他抱着初云裳,远远躲避在数千米开外的另一处所在。

初云裳因为过度的疲惫和惊吓,又刚刚被治愈了伤势,这时便陷入了昏迷。

柳平小心翼翼的把她安置好,这才开口道:

“兔子。”

“什么?”兔子回应道。

柳平斟酌着说:“我搜魂得到了一些知识——”

“想破开对方的世界,除非战胜对方,又或是重创了对方的灵才可以——兔子你竟然可以直接替换对方的世界,这是怎么做到的?”

“开什么玩笑!那只是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才会如此——作为灵来说,我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灵都强大!你懂不懂?”兔子瞪着眼道。

柳平沉吟道:“所以……”

“所以老子可以直接掀桌子啊,一群王八蛋灵们,谁敢在我面前展开世界?我同意了吗?”兔子疯狂叫嚣道。

它那带着森寒冷意的吐沫星子喷了柳平一脖子。

柳平抚着额头,有些无语。

这兔子真是嚣张。

不过——

如果它真是永夜神柱之下的那四面灵主,那么它确实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

无论是炼狱神柱,还是永夜神柱,那些灵们都只是作为雕像屹立其上,一般来说,大小也不过是与人类差不多。

这兔子却在永夜神柱上,独自占有四十米的“场地”!

就问还有谁!

这时兔子又满是疑惑的道:“不应该啊,我记得噩梦之潮确实快要来了,为什么万界之界是这样一幅德性?它难道不怕灭亡吗?”

“兔子……”柳平沉吟道。

“说。”兔子道。

“你对于奇诡是怎么看的?”他问。

“这个啊,很多获得‘涌现’之力的家伙,都会失去神智,那是我们身为灵所必须要铲除的对象。”兔子道。

“如果没失去神智呢?”柳平问。

“那就厉害了,可以跟我们一起深入噩梦层世界里,寻找各种秘密——不过这样的人很少见,小子,你继续努力吧。”兔子耸肩道。

“好,看来我们不会是敌人了。”柳平道。

兔子摊着爪子道:“当然不会是敌人——你放心吧,刚才你身上出现的噩梦之力,其实是那个家伙诬陷你的道具,我看得清清楚楚,不会把你当成失去神智的那种噩梦之鬼。”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柳平道。

“那是什么?”兔子问。

柳平将手按在虚空中。

一本书立刻出现,并随之自动打开,显现在某一页。

柳平从这一页上抽出一张卡牌。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片荒凉的沙漠,远远望去,可以看到沙漠中有一处乱石成群的墓葬之地。

“走。”

柳平一手抱着初云裳,一手将卡牌抛出去。

嘭!

卡牌一声轻响。

霎时间,柳平带着初云裳和兔子一起出现在乱石堆中。

兔子飞出去看了一圈,吐沫横飞的叫道:

“我去!我去啊!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这是奇诡之力的具现之地啊!”

它猛的望向柳平,一双兔眼中浮现出数不清的永夜符文。

“柳平你的神智也没问题啊,奇诡之力安静的听从着你的命令,难道你小子——”

“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样。”柳平道。

他抱着初云裳,蹲下去,将手按在地上。

一具黑色的棺木从地下冒出来。

“埋葬!”

柳平低喝道。

随着他的话语,他与初云裳身上都冒出来一团燃烧的火焰。

这火焰顺着柳平的手落在那具棺木之中。

棺木缓缓沉入地下。

地之葬藏!

两行燃烧的小字飞快跳出来:

“你与同伴所中的‘涌现’之力已被埋葬。”

“该力量不再有任何发动的机会。”

柳平松了口气。

兔子屏息良久,一直等着整个过程完成,这才大叫道:“柳平!你能控制奇诡之力而不失去自我!你可以跟我去噩梦层耍啊!亲!”

“是的。”柳平道。

兔子双爪叉腰,仰天大笑不止。

“你在笑什么?”柳平奇道。

“没事,没事,你忙完了我们就回去。”兔子摆着手道。

我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伴生者?

我他妈真是当世无敌的狗屎运啊——

实在是太了不起了!我真是佩服自己佩服的一塌糊涂!

特别是在这个时刻,也许……

能干出一番了不得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大事?

兔子咧嘴笑了笑,又赶快收敛住表情,正色问道:

“你把那两团污染的奇诡之力埋了,是要洗涮自己的清白么?”

“——主要是怕他们有办法搜寻这两团力量,现在一埋,他们就彻底找不到我们了。”柳平道。

“那现在?”

“耽误了点时间,现在我们去杀人。”柳平道。

一听这话,兔子顿时放下思绪,两只毛茸茸的爪子迅速捏紧,兴奋说道:

“也对,干架才是正事!”

地之世界从两人四周消失。

黑暗再次笼罩了一切。

——他们回到了黑暗炼狱世界。

柳平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初云裳。

“交给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热门小说 第2张

我,我保证藏好她。”兔子催促道。

它随意挥动雪白的爪子。

一抹更加浓郁的黑暗顿时落下来,将初云裳笼罩其中。

“多谢了。”柳平道。

“咱哥们儿讲什么谢不谢的。”兔子毫不在意的道。

“那我去了。”

柳平抽出百纳刀,直接从原地消失。

另一边。

黑暗的天空中响起了阵阵骚动。

梳着大背头的男子急声喝道:“快,展开你们的世界,把他的世界压下去!”

数千米武者纷纷开始尝试。

一息。

两息。

三息。

梳着大背头的男子环顾四周,怒吼道:“混账,立刻给我展开世界!”

只见数千名武者的手上不断冒出来各种光芒。

这些光芒生生灭灭,却没有任何一团光芒可以撑开一方世界。

甚至这些光芒——

它们刚一出现在黑暗中,就被某种力量汲取一空,连眼前的黑暗都无法祛除!

“如此强大的灵……如此强大的世界……”

男子沉吟着,脑海中忽然闪过一缕灵光。

是了。

肯定是这样——

初云裳已经把那个引荐名额给了她身边那个小子。

那个极其珍贵的引荐名额——

它被用掉了!

如果不是这样,那小子凭什么能展开一个黑暗世界,并且在数千名武者的世界之术面前岿然不动?

他身后的那位灵一定非常强!

——强得超出了在场的所有灵!!!

“一定是这样,可恨啊……”

男子咬牙切齿道。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身后一名武师问道。

男子猛的一回头,咆哮道:“留下五百人,结成防御阵型保护我,其他人二十个一队——不,三十个一队,下去搜寻那两个噩梦之鬼的踪迹。”

“是,大人。”武师们纷纷说道。

不得不说,一旦行动起来,武师们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短短几息,五百人的团队便已集结完毕。

他们靠拢过来,将男子团团保护在最里面。

其他武者们纷纷组成一个个小队,朝着黑暗的下方落去。

他们寻找着柳平和初云裳的踪迹。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