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若心中无鬼,为何要跑?”

余天相讥笑不已,眼眸晃动,似是在看一个小丑表演。

“便是擒下我,你也得不到荒天金刚兽蛋。”许光冷漠的看着余天相微微摇头。

余天相眉头一皱。

“我说了,蛋我已经炼化了。”许光继续道。

“简直是笑话,就凭你?”余天相眼中闪过一抹不耐,厉色上涌:“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老实。”

话音方落,余天相鬼魅般消失在原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热门小说 第1张

地。

嗡!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热门小说 第2张

只大手,扑面而来,裹挟着凌厉的命纹。

许光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虎落平阳,也是虎。

轰!

他强行震荡,体内的那道命纹封印,瞬间土崩瓦解,丝丝鲜血顺着皮肤裂痕溢出,无极天地内,一抹神光如电般暴射而出。

噗!

一截断手扬天而起,鲜血喷薄如泉涌。

“啊……我的手。”

余天相一声惨叫,身形几若从空间中狼狈跌落,额头豆粒大的汗珠疯狂滚落,满面扭曲,嘶声惨叫。

“小兔崽子,我要杀了你。”余天相迅猛封住伤口,狰狞咆哮。

唰!

神魔剑横悬在余天相脖颈之上,浩瀚古老剑威,煌煌弥漫,让余天相的咆哮戛然而止,浑身一颤,眼中涌出一抹无尽恐惧。

神魂欲裂,颤栗不休。

仿佛被万剑锁定。

“你……”

余天相难以置信的瞪着许光:“你不是被封印了吗?”

许光身子发颤,眸光漠然:“想死还是想活?”

余天相瞳孔收缩,霎那间,满目狰狞。

“就凭你?”

噗!

一道血痕猛地出现在余天相脖颈之上,鲜血渗透。

余天相身子一僵,神魂如遭雷击,疯狂扭曲,脸上肌肉寸寸颤动,血管如蛇暴跳,喉咙里一下子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凄厉吼叫。

“余天相。”

“余师弟。”

“该死,是那小子。”

“他果然不对劲。”

唰唰唰!!

观战的数十人一下子被惊动,看到此幕,无不神色大变,惊怒交加,闪电般爆掠而来。

顷刻间。

数十人便将许光围拢。

“小子,把余天相放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嘶,他身上的封印呢?”

……

许光持剑放在余天相脖颈之上,后者颤若筛糠,五孔溢血,神魂遭到剧烈冲击,此刻意识恍惚,分不清现实与虚妄。

许光环目扫过,面色冰冷,剑身猛地在余天相脸上狠狠一拍:“说。”

余天相一声惨叫,终于恢复清醒,下意识的便要挣扎。

然而一股可怖锋芒,直刺神魂,让他一声惨叫,吓得再也不敢动弹分毫,浑身冷汗直流,惊恐至极。

这怎么可能?

“小子,把他放了,老夫留你一具全尸。”木良脸色阴沉,冷冷怒喝。

“说。”许光面不改色,盯着余天相。

余天相浑身一颤,目呲欲裂:“木师叔,救我。”

“小儿找死。”

木良怒喝,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一股恐怖至极的波澜,瞬间笼天罩地,覆盖八方,带着一股惊人杀伐,直震神魂。

“你可以试试。”许光不为所动,神魔剑泛起一层凛冽剑锋,剑气吞吐,直让余天相恐惧尖叫。

“不。”

木良身形戛然而止,震撼的望着许光。

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丝毫不受他威慑。

这简直让他无法置信。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许光神色平静无比,无形的杀机,牢牢笼罩余天相。

余天相肝胆欲裂,眼眸猩红。

但被那可怕的剑锋锁定神魂,让他如坠深渊,透体发寒。

“我,我说。”

木良眉头大皱。

怎么回事?

“我觊觎他身上宝物,这才出手。”

一言起,众人皆惊,不敢相信的看着余天相。

余天相满脸惨然,眼中闪过一抹刻骨恨意。

这一刻,便是木良,脸色都彻底阴沉,难看至极。

短暂的死寂,木良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把他放了,你跟老夫走一趟诸天殿,一切查清楚之后,自会放了你。”

闻听此言,许光叹了口气。

“抱歉。”

许光猛地一把掐着余天相脖子,往后退去。

“站住。”

木良爆喝,朝前欺近。

“你可以试试。”许光面露冷笑,毫不客气。

木良脚步一顿。

后面武者,脸色一变再变,却不住后退。

木良森然道:“动我诸天殿弟子,你便是今天走了,也再无可居之地。”

许光一言不发,胁迫着余天相不断后退。

“我跟你拼了。”

余天相突然爆喝,身上爆发出一股狂暴之力。

“哼。”

许光一声冷哼,五指用力,魂印爆发,朝着余天相的神魂便是如同神岳般镇下。

他皮肤裂纹蔓延,鲜血渗透。

许光毫不在乎。

余天相一声惨叫,口喷鲜血,身上爆发的气势如被狠狠掐灭,荡然无存,无比衰弱。

几欲暴起的众人,再次戛然而止,目瞪滚圆,呆呆的看着许光。

“他到底是什么人?”

“嘶,受了如此恐怖的伤,竟然能压制的住余天相。”

众人震撼的无以复加。

“木师叔,怎么办?”有人看向木良。

木良此刻大感头疼。

绝不能让许光杀了余天相。

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胁迫余天相安然逃离。

忽的。

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浑身汗毛炸竖。

唰!

一道身影鬼魅般出现在许光身后。

“桓师兄。”

“是桓生,哈哈哈,小子,桓生师兄来了,我看你还有何能耐。”

众人瞳孔大缩,随即无不狂喜。

帝境手段,鬼神莫测。

足以轻松镇杀许光而不伤余天相。

许光透体发寒,只觉得一股寂灭之威汹涌而来,让他本就千疮百孔的肉身,一下子有种承受不住彻底崩开的迹象。

桓生。

该死。

许光脸色一沉,缓缓转身。

“把人放了。”桓生眉头微皱,盯着许光淡淡道。

“放了他,你会放了我吗?”许光深吸了口气道。

“你觉得呢?”桓生面露讥讽。

“那看来没得谈了。”许光眼中涌出浓浓的厉色。

桓生忍不住失笑,上下审视着许光摇头道:“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话音落罢。

桓生眸子一凝,周虚衍化如潮水汹涌。

宛若一片万古深渊,吞噬一切。

浩瀚的寂灭帝威,侵透极天,迅猛蔓延。

同一时刻,许光袖袍一抖,那块苍炎古盘再度落入手中,他眼中没有任何的犹豫,瞬间催动。

嗡!

虚空凝滞,如遭禁锢。

所有人都难以动弹,瞳孔紧缩,眼眸瞪得滚圆巨颤,浮现出难以形容的惊恐之色。

整片时空,都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冻结,无可撼动。

喜欢人道至尊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