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各位观众,经过了短暂的休息,本届‘龙头杯’的半决赛现在即将开战。”在暂停了大约二十分钟后,黄东来通过“麦克风”讲出了这段话语,再度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这场比赛是由临濠帮的罗渝罗帮主,对战沧渡帮的斗技者吴代。”孙亦谐也是顺势接道,“诶?黄哥,这场你怎么看?”

趁着两名选手各自上台的这会儿功夫,作为解说两人自是要没话找话,先把会场中有点冷下来的气氛重新炒热起来。

“嗯……这个嘛……”黄东来也没怎么思考,张口就来,“刚才八进四那场吴代打姚锵的比赛我正好没瞧见,不过既然他能胜姚锵,那就说明他在前几轮中很可能都是保留实力,罗帮主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那岂不是说,吴代要夺冠啦?”孙亦谐接道。

“很有可能。”黄东来道,“毕竟另一边如今只剩下飞鸡一个人了,不是我不看好这兄弟,但以他的实力对上这边任何一人都够呛。”

“那有没有可能……吴代和罗帮主也打出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让飞鸡渔翁得利呢?”孙亦谐接道。

“这怎么可能嘛?孙哥你这是说书呐?”黄东来一撇嘴,“刚才那场的那种情况已经算是少见的了,哪儿会连续两场都……”

咚——

黄东来的话还没说完,已然在擂台上就位的罗渝便用刀柄剟了下台板,以一记颇为响亮的敲打声打断了他。

咱前文也提过,罗帮主是一个急性子,当初他上茶楼询问双谐报名规则的时候,也是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后扭头就走,可说是半句废话都懒得多听。

所以,在这强敌当前的时刻,他自是多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呃……好了,我们看到双方选手现在都已就位……”闻声后,黄东来也是瞬间就领会了罗帮主的意思,于是他立刻停止了闲聊,并接道,“二位没什么问题的话,随时可以开始。”

他话音未落,台上的罗渝就立刻对吴代说了个“请”字。

且还未等对方回话,罗渝便已踏出一个四平大马,横举偃月刀,将架势都给摆好了。

“请。”而吴代呢,只是一脸冷漠地抱拳拱手,应了一声。

这一刻,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就是这届“龙头杯”实质意义上的决赛了,不管吴代和罗渝谁胜出,都能在决赛中轻松战胜飞鸡。

也就是说,新的龙头,将是昊璟瑜和罗渝这两人之一。

然……

…………

片刻后,两条街外。

还是那间民宅。

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凌声儿便知罗吴二人的胜负已经揭晓。

咚咚咚——

门外的探子敲了三下门。

他本想轻轻敲的,但因为手在抖,导致声音忽大忽小。

“进来吧。”凌声儿道。

“是。”那探子得令后,便推门而入,紧跟着就单膝跪地,抱拳道,“禀楼主,擂台那边……”

他才说了个开头,凌声儿就接道:“是那个吴代赢了吧?”

她的心里,早已有了结论,而且她对这个结论胸有成竹,此刻她只是想通过对方的嘴再确认一下自己的推测。

“呃……不……”谁知,那探子却吞吞吐吐的,给了个否定的回应。

“什么?”凌声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连忙又问,“难道赢的是罗渝?”

这是她想到的第二种可能,可能性虽小,但并不是没有,毕竟谁也不能保证罗渝会不会使出什么压箱底的杀手锏来个越级反杀。

“不……”探子接道,“他们……双双淘汰。”

“什么?”凌声儿很少在短时间内重复这两个字,但这会儿她已连续说了两遍,“怎么会这样?”

既然楼主问了,那探子自也是一五一十地回禀道:“那吴代……貌似在上一场就受了内伤,只是怕被对手发现,所以一直隐忍着;这场打了没多久,他就伤势发作,口吐鲜血……罗渝见状,也并未手下留情,立刻趁势猛攻,但吴代也未放弃,纵然内伤吐血,他仍能和罗渝斗得不分轩轾,两人缠斗许久后,罗渝率先被打伤落台,而那吴代终于也是不支……”

探子的这段话说到一半时,凌声儿已经没怎么在听了。

她的思绪已经飞到了别处。

她开始回忆……

回忆不久前李崇达来找她“帮忙”时的一言一行。

此时回想起来,她便发现,对于她做出的种种推测,对方虽然嘴上一直说着“神机妙算”、“聪明过人”,但眼神和态度上,却从未表现出任何的惊讶。

这位锦衣卫的副千户,就好似一个可以算到十步以上的棋者,在听一个只能算到三步的孩子炫耀着自己的棋艺,并时不时的、不动声色地给出一些让后者听着很受用的赞许。

“哼……”念及此处,凌声儿不禁冷哼,她的脸也因羞耻和恼怒涨得微微发红,“好一个李崇达,看来跟你比,我还真的只是‘有一点点小聪明’罢了。”

…………

午时二刻,龙门帮堂口。

有道是拆台容易搭台难,方才还立在那儿的擂台以及解说台,这会儿已经被拆得影儿都没了。

此时,这堂口的大院儿中,以及院子四周的各个屋内,已是摆满了桌椅;那碗筷、酒具、还有一些凉菜小吃,也已陆陆续续上了桌。

很显然,这就到了绿林好汉们喜闻乐见的请客吃饭环节了。

“赛后聚餐”嘛,这也是孙黄二人自己最喜欢的环节之一,尤其是在他俩自己不用掏钱请客的前提下。

因为在筹备阶段准备得很充分,所以事到临头,“工作人员”们也都很靠谱——哪些人,在什么时候,干什么,可说是井井有条。

如何快速拆掉擂台,快速布置酒席会场,搬东西时从哪儿进打哪儿出,把观众们安置在哪里等候等等,这些都是事先要开会交代好的,且现场还要有几个负责人来协调指挥。

假如没有这种周到的安排,只是拟个大概的计划然后临时看着办,那这顿饭别说午时了,到未时都不一定吃得上。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热门小说 第1张

到时候这帮从早上饿到现在、看完了打架又没事儿干的绿林好汉们,在混乱的场地里干等着,还不得闹起来?

正是因为预见到了这点,所以双谐不单是比赛筹备得妥当,从比赛转到吃饭的这个环节……也筹备得很细致。

总之,下酒的凉菜儿和酒先上了,这帮货也就安分了。

毕竟都是出来混的绿林同道嘛,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吹吹牛逼,大多数人都是乐意的。

至于新“龙头”是谁,两碗黄汤下肚后,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反正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位置本来也轮不到他们,他们就是来凑凑热闹而已,这段日子在广州也呆够了,今日来个一醉方休,明儿该去哪儿去哪儿得了。

就连双谐也没预料到,这“龙头杯”结合这“赛后酒”的效果,出奇得好……至少比以往叔父辈们选完人之后胜利者只宴请自己派系的人的氛围好很多。

一来呢,这人有“见面之情”;哪怕是平时关系不怎么好的两个人,只要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真见着面了,也得客气客气,再一来二去多聊两句,说不定就会发现其实也没啥说不开的,按孙哥常用的讲法,这叫“都是误会”。

二来呢,这回因为不是“选举制”,而是“比赛制”,所以这结果的争议就比较小;正所谓“武无第二”嘛,选出来的你可以说黑幕,然后根据你的理解举一举二举三……举出一百来个理由证明另外一个没选上的人更合适。但比武就没啥好说的了,大家都是手上过,你说谁谁应该赢,但因为他运气不好、分组不佳、跟别人拼个同归于尽了之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热门小说 第2张

类的,那他也怨不得谁啊,有些比赛,还有人进过几十次决赛,十次里八次拿亚军的呢,跟谁说理去?

简而言之,这顿酒,大伙儿喝得还挺欢。

后续那热菜上来了,气氛就更热烈了,已经有不少相谈甚欢者,开始就地拜把子了。

当然你要说谁最高兴,那肯定是鱼头标。

他本来只是一个龙门帮的中层头目,主要负责龙门帮势力范围内各种水路上的买卖,虽说从辈分上来讲,鱼头标还是大啲和阿仂的前辈,但财力和人手方面他肯定是不如大啲和阿仂这两人的。

谁能想到,如今他一步登天,一朝就当上了中原绿林道龙头。

而其手下悍将飞鸡,既是龙门帮第一金牌打手,又是龙头杯冠军,更不用说前些日子飞鸡还亲自手刃了“杀死前龙头的凶手”师爷苏。

在场的人里,见风使舵的也不少,就这场酒席开席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便有不少人趁势拜在了鱼头标门下。

这么说吧,这顿酒还没喝完,鱼头标的队伍就壮大了三倍不止,已是把大啲和阿仂都给比了下去。

看这个趋势,接下来那“龙门帮帮主”之位,他也很有机会了。

不过,事情当然不会这么顺利……

在酒席进行了数个小时后,约申时初刻,大门那儿,忽然就闯进来一队人。

这群人一现身,院儿里的绿林好汉们酒都醒了大半。

因为这群人……是官差。

带头的两人,列位应该也都猜到了,一个是李崇达,一个是柏逐龙。

而跟在他们后面的那群官差,除了把守住大门外,还抬了具尸体进来。

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见过河里捞起来的尸体啊,一般来说在,这种死了几天后的浮尸,因为体内气体膨胀,再加上河里的各种物质附着在身上,味道会很大。

而邓天林的这具尸体,显然是没做过什么防腐和去味处理的,这会儿抬进来,光是那味儿,就让好多人把刚吃完的给吐地上了。

“二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此刻,站出来跟李崇达和柏捕头讲话的人,是鱼头标。

因为现在的他,已是龙头,这阵仗,理应是他出面交涉。

“嗯。”李崇达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冲身旁的柏逐龙使了个眼色,吟了一声。

柏逐龙闻声,当即回身两步,用腰间佩刀的刀鞘将盖在死尸上的布角挑起,继而轻巧地掀开了整块布。

您想啊,这没掀开时味儿已经很大了,掀开还得了?当时就又有好些个人没忍住,哗啦啦又是吐了一片。

而这时,李崇达才开口道:“今天早上,本官发现肥邓没来看比武,我觉得蹊跷,便带人前去他家里查看,结果发现他那屋已好几日没人住过了。”他不紧不慢地停顿了一下,并将视线缓缓移到了数米外的一张桌子那儿,停留在了大啲的身上,再道,“我们四下打听,并从街坊邻居那里得知,三天前的傍晚……有个双臂绑着矫木(大啲骨折还没好)的人,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混混去拜访过邓天林,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了。”

他这话刚说完,唰唰唰……全场几百双眼睛就全都盯住了大啲。

大啲倒也不怂,因为他真没干啥呀,因此,他立马就站起身来:“咩啊?都看着我干嘛?”他说着,就瞪住李崇达,“你想诬赖我杀了邓伯?”

“你没杀?”李崇达可一点都不激动,他只是很平静的,用一种介于疑问和反问之间的口气问道。

“我呸!”大啲现在拍不了桌子,也只能喷口水了,“你少血口喷人!我那天是去见过邓伯,但我带人走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

“哼……”这一瞬,李崇达还没接话呢,坐在另一桌上的阿仂就发出一声冷笑。

他的笑声不算太响,但在这相对肃静的情景下,谁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大啲。

“妈的……你笑你老母啊?”大啲这人啊,确是有点容易上钩。

阿仂就等着他问这句呢,所以大啲话一出口,阿仂就接道:“谁能证明?”

“啊?”大啲没听懂。

于是阿仂又用更具体的方式问了一遍:“你说你走的时候邓伯还活着,谁能证明?”

“肏!”大啲这性格,被人骂两句或许还能忍,但被冤枉他可忍不了,再加上各种新仇旧怨,大啲的情绪一下就有点失控了,他一脚把自己面前的桌子踢翻,冲阿仂大吼道,“你个狗日的!平时就处处跟我作对,现在还想乘机诬陷我?老子为什么要杀邓伯?”

“呵……”阿仂再度冷笑,既然对方问了,那他自是要把早就准备好的答案说出来,“因为叔父辈们为邓伯马首是瞻,如果不是他点头,‘选龙头’也不会被改成‘打擂台’,那样的话……这届龙头就很可能会是你。所以,你对邓伯怀恨在心,去找他理论,并想让他出面再把规矩改回去。遭拒后,你就恼羞成怒,杀人泄愤……这个理由,够不够?”

“你……你这……”大啲听到这里,已经气得快说不出话来了,他很想上去跟阿仂拼了,可惜双手受伤不好整。

而就在大啲思考着自己靠咬的有没有可能搞定阿仂之际……

“堂主——堂主!大事不好啦!”一阵疾呼又从门口那儿传来。

这来的是谁啊?

也不是谁,就是阿仂的一名部下而已,而他口中喊的“堂主”,自是指阿仂。

这人呢,无疑是阿仂事先安排好的,阿仂本来是想等到鱼头标过来跟他提了“龙头棍”之后,再派个小弟借着上茅厕的时机朝院子外面发个信号,随即这个“演员”就会登场,在众多同道面前演一出戏。

但阿仂没有想到,鱼头标从酒席开始就一直忙着应付各路英雄的敬酒,还要不停收小弟,根本都没空过来搭理他。

阿仂也不可能自己主动过去提这事儿,因为考虑到后面的“戏”,他要是主动去提起棍子,就有点太刻意了。

于是,这事儿就僵住了……

鬼知道还等多久阿仂才能找到节骨眼儿,万一鱼头标喝高了,今儿压根儿就想不起来提棍子的事,阿仂还真难办。

好在……李崇达这会儿突然带队闯了进来,打破了僵局。

阿仂安排的那名部下呢,既然能被安排做这个事,自然是个挺机灵的人,他远远瞅见这边的变故,便自行判断如果再不登场可能就没机会了,因此他就见机行事地入场了。

“让他进来。”李崇达只回头朝门那儿瞥了眼,就示意门口把风的官差把这喽啰放进来。

那喽啰也是迅速锁定了阿仂的位置,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他的堂主老大面前,扑通一跪,并用全场都听得到的声音、带着哭腔、喘着粗气道:“堂主!不好啦!龙……龙头棍……被人偷啦!”

此言一出,举目皆惊。

“什么!”而阿仂呢,先是假装震惊了一下,然后表情变了几变,又假装思考了一下,最后,他再缓缓转过头,看向了大啲。

“你又看我干嘛?”大啲被他饱含演技的深沉眼神盯得都有点虚了。

“知道龙头棍藏在哪里的人,除了龚爷、我、以及我手下负责秘密看守的几个人外,就只有邓伯。”阿仂这句,还只是开了个头,“哼……我就说,之前你手下的长毛在擂台上落败后,你怎么一声都不吭,这不像你大啲啊,原来你是早有打算,想搞事啊……”

经他这么一提醒,在场的很多人也都想起了大啲当时的“异常”,这让本就萦绕着大啲的那种怀疑的空气,现在已变得越发接近于“确信”了。

“你胡说八道!”大啲此时倒是冷静了下来,因为情势对他越来越不利,他也知道光是发火并不能洗脱嫌疑,“邓伯为什么会知道龙头棍藏在哪里?就算他真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他知道?我真要逼人说出棍子下落,我直接来砍你好了!我找邓伯干嘛?”

列位,这就叫情急之下,越描越黑啊。

虽然刚才阿仂的那句话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但终究是没说出“抢棍子”这三个字来,而现在大啲自己几乎是说出来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去逼阿仂说出棍子藏在哪里,而是去胁迫邓伯并灭口,这问题就是废话……一个是身边有众多小弟保护的现任大佬,另一个金盆洗手多年,除了一条狗之外没半个手下的退休肥佬,哪个比较好对付,这不明摆着吗。

“龚爷死后,我担心会有人打龙头棍的主意,万一我哪天被那人做了,联络不上我那几个看管龙头棍的手下,会很麻烦。”阿仂这边,说辞则是早已想好,“此事事关重大,我再三考虑后,便决定把藏龙头棍的地方告诉邓伯,我以为……邓伯金盆洗手多年,且德高望重,再怎么也不会有人对他不利,告诉他是最妥的,唉……没想到却害了他。”

阿仂悲天悯人地感叹了这么一番后,眼中还闪起了泪光。

他这话看似说得通,并且又一次暗示了大啲就是杀死邓伯的凶手,但是他对大啲这一连串问题中那唯一一个他无法解释的逻辑点,即“大啲为什么会知道邓伯知晓棍子的下落”,却是避而不谈。

但这……也足够了。

这种情形下,不会有人在意那些细节的。

气氛到这儿了,那大家觉得你吃了几碗儿粉,就是几碗儿。

就算上了公堂,那年头……也不会有多少老爷跟老百姓讲什么逻辑,对付大啲这种绿林匪类就更不讲了,把你打到招了不就完了嘛。

“我看……已不必再说下去了。”李崇达似乎也觉得他们这场戏也差不多了,所以他适时开口,并朝手下官差们挥了挥手,指向大啲道,“带回去,有什么话,到了衙门再说吧。”

“我……我没杀邓伯!我是冤枉的!”大啲见人家上来拿人,也只能喊冤。

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对面又有柏逐龙这种高手在场,逃跑是断然不可能的;他要真去逃跑,那在旁人眼里,这就跟认罪没区别了,万一被柏捕头来个“就地正法”,那他就是赔了性命又背锅。

而大啲身边的手下们呢,也都不敢去阻拦官差,毕竟现在全场都觉得大啲是杀邓伯、盗龙头棍、试图搞事的真凶,且这家伙平日里的性格作风和今天的一些反常举动也都使他看起来很符合这一推论,这时候大啲的小弟们若去帮大佬阻挡官差,挡不挡得住另说(肯定挡不住),事后他们还可能会被认为是帮凶连坐。

就这样,在这“龙头杯”落幕之际,又生出一番新的波澜。

龙头棍下落不明,鱼头标这龙头之位还能不能坐得稳?

在此之前,鱼头标究竟是如何坐上这位置的?他真的只是运气好吗?

阿仂又能否如愿,在构陷大啲之后,顺利争得龙门帮帮主之位,并在今后以“找到龙头棍”为功劳,再图大计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喜欢盖世双谐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