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婵月趴在明月楼的窗边。

她望着那儒衣先生一步步远去,那柄油纸扇在风雨中摇晃,却始终没有坠下。

她抬起头来,眼中见那一道道金光去往大乾各地,眼中再无此前的波澜不惊。

“阿弥陀佛。”

‘婵月’双手合十,口中念叨了一声:“……不愧为陈先生。”

她的眼眸中泛起金光,却随着金光消散在五川坊后一同淡去。

婵月晃了晃神,瞧着外面愣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来的窗边?

自己怎就记不得了。

怪事。

婵月却也没太在意,回头便去找婉娘了。

“婉娘!”

.

.

五川坊那夜暴雨,激起了整个陈江以及清河的水势,倒是冲毁了不少庄稼,不过好在是没出人命。

损失倒也没有多大,待那江水退下后重新清理出来便是了。

这雨来的突然,而那雷劫又是这般骇人,众人第二日来到清河便查案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些许焦糊味,不过却没有在现场发现一点痕迹。

那天夜里,县令便让人将那地上雷击的痕迹尽数擦去了,做的悄无声息,更没有一人透露出来。

如此神仙景象,亦是他们不敢透露的。

虽是掩盖了些许,但也难免会有人揣测不停,又说天威,又言县令大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故而才引来的天雷。

县令大人听了自然是气的发昏,却也没跟那些人计较,心想着早晚有一日收拾他们的时候。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却似个没事人一般,正站在清河边上的蜜饯铺子前,给他肩头那顽皮的小狐狸买蜜饯。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狐九伸着爪子,指着那铺子里个是这样的蜜饯。

它是瞧见了哪个喜欢哪个,就没有它忌讳的东西,只要是蜜饯,那都好吃。

婉月一样给它拿了一些,顺便摸了摸红狐的小爪子,说道:“你吃那么多,不怕坏了牙齿吗?”

狐九哼哼两声,说道:“我可是妖怪,怎么会坏牙齿。”

先生伸手敲了敲狐九的脑袋。

“唔。”狐九捂了唔额头,却听先生说道:“婉月姑娘说的不错,这些太多了,再好的牙,也禁不起你这么吃啊。”

狐九反驳道:“没有啊先生,明明不多啊,就那么一点,就一点……”

还不够它吃几天的。

婉月微微一笑,摸了摸狐九的额头,说道:“它若是喜欢吃,那便吃吧。”

陈九摇头道:“太多了,还是减去一半吧。”

狐九闻言大惊,连忙晃起了先生的肩膀,嘴里唤道:“先生,先生,先生!”

“我可不是跟你商量。”陈九说道。

他看向婉月,说道:“劳烦婉月姑娘了。”

婉月瞧着委屈巴巴的狐九,又觉得这小狐狸乖巧的很,就像是个孩子一般还会有小脾气。

“小狐狸这是没口福了。”

她将那蜜饯拿去了些,留下了其中味道最好的。

陈九摸出了腰间的钱袋,问道:“多少钱?”

婉月却是摇头道:“先生救了小女的命,怎敢提钱,那去吃便是了。”

陈九没接,摇头道:“上次婉月姑娘送了蜜饯来,足够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白拿了。”

婉月姑娘说道:“陈先生太客气了,拿去吃吧。”

陈九接过蜜饯,顿了一下,从钱袋里摸出了几枚碎银,放在了桌上。

只听先生说道:“这些银子想来是够了。”

婉月一惊,低头将那银子抓起,就要还给陈先生。

“先生,这可不……”

当婉月抬起头时,面前还哪有什么陈先生,所见,只是空无一人的街道。

婉月手里攥着那碎银,无奈一笑。

这陈先生,当真是太客气了。

哪有半点神仙的样子。

躺在摇椅上的婵月摸了摸肚子,说道:“婉娘,我也想吃蜜饯。”

“没你的份!”

“……”

婵月心中一叹,或许这就是区别吧

公车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热门小说 第1张

她也没在意,换了个姿势继续在摇椅上躺着。

.

.

江宁府中。

正有一大一小两位穿着道袍之人坐在酒楼中吃饭,倒也点不起什么大菜,稍微应付了两口。

青柏道人问道:“许久没吃过人间的饭食了吧?”

刘槐安点了点头,狼吞虎咽似的吃起了盘里的青菜。

一盘青菜,却吃出了大鱼大肉的感觉。

倒不是青玉山上没饭吃,而是他踏入修行之后便已辟谷,食天地灵气也不会觉得饿,这般算来,他也有数年没有吃过凡世的菜了。

故而,就算是一盘青菜,也觉得极为可口。

青柏道人摸了摸徒儿的脑袋,笑道:“慢点吃,慢点吃。”

“好吃,师父。”刘槐安说道。

一盘青菜,一碗清汤,便足以刘槐安吃的舒心了。

刘槐安吃了个半饱,也满足了许多,他这时才想起一事,出口问道:“师父前些天夜里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青柏道人顿了一下,看向刘槐安略微有些惊讶,说道:“那天晚上…你感觉到了?”

一般来说,天律的变化一般来说,是化神境修士以下无法感应到的。

刘槐安点头道:“察觉到一点。”

“如今你才是蜕凡,便能察觉到天道的变化?”青柏道人欣慰道。

“可是师父,那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太一样了。”

刘槐安所感知到的东西并不完全,所以也不能妄下定论。

青柏道人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前些日的变故来自五川。”

刘槐安愣了一下,立马反应了过来:“是陈先生?”

青柏道人却是说道:“只能是陈先生。”

刘槐安听的有些不解,问道:“师父,到底是……”

青柏道人说道:“你可知世间有律?”

刘槐安点头道:“知道一些,书里说世间运转自有规律,故而才有了天道,故而才有了道之一说,便是顺应天道,由而才有了业力、功德、气运…等等一切。”

“不错。”

青柏道人看向刘槐安,说道:“不过在那一夜,天律却被人篡改了。”

刘槐安手里的筷子落地。

他心惊了一下。

“师父你说什么?”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是什么。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