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两个人听了花楹的话,都点头答应,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姐要做什么,不过为了他们两个人的清白,自然要听她的话。

于是两个人站在原地,就等着这敲锣声响起。

花楹瞧了瞧两个人的情况,又让人再对面拉起来一条线。

“你们两个人冲这条线才行!”说罢便抬起手,一旁敲锣人瞧见了花楹的手势立刻就敲了起来。

这吕德三和班守金两个人立刻就跑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这吕德三跑得很快,可是没过一会的时候,这班守金就追了上去,并且超过了他,还冲向了终点。

花楹瞧见了结果,便让花千怼和壮汉带着这两个人回了衙门,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都去了衙门,都特别的好奇这花小姐要如何判这案子。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那位大婶子也想听听结果。

花楹回到衙门之后,又努力的爬到了椅子上,瞧了瞧两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师爷过来了,在花楹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大胆,吕德三,你还不快认罪!”花楹这突然一拍惊堂木,吓得堂下所有人都一哆嗦,更是让这个吕德三就直接跪下了。

“花小姐,我做错了什么?你别冤枉人啊!”吕德三嘴里喊着冤枉,但是却可以从他的胳膊上可以看见他的手正在微微的发抖。

“你便是昨晚的贼人,现在还有什么可辩白的?”花楹的话让众人皆是一惊完全不明白这花小姐是如何得知这个吕德三是便是那个贼人的,都是一副想知道答案的模样。

那个班守金更是惊讶不已,那时候天黑就连那个老婶子都不能分辨是谁,没有想到这个小小年纪的花小姐居然能断定他是清白的,不免有几分佩服。

“你吕德三,班守金,还有那位大婶都共同说了一个细节,昨天晚上的贼人都是跑在前,却被后面的人给追上了,那就是说贼人跑得慢,才会被追上。刚刚班守金是不是跑过你吕德三了?”

花楹的话让众人恍然大悟,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仅凭这一点的判断是不是太过偏颇了呢?

“花小姐,你这么说未免也太儿戏了吧?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话,那这全程跑的慢的人,不都吃亏了吗?”这吕德三就单凭花楹这样的判断自然是不服的,尽管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当然不能仅凭这一点证据了,既然认定你有罪,那就是有证据的,不然的话怎么能让心服口服。”

“那花小姐,你还有什么证据?”这吕德三这会觉得这花小姐就是个小孩子,能有什么本事呢?

之前听那些人说的不过就是吹嘘罢了。

“花千怼,去把证人给请上来!”花楹说完,这花千怼立刻去外面请了证人过来。

这吕德三心一紧,证人?

怎么可能有证人。

“证人到!”花千怼这把证人请上来还喊了一句,别说还真有那么点衙役的模样。

“证人报上名来,把你昨天看见的事情都给描述一下!”花楹提醒这堂下的证人。

“回花小姐,在下卞家启,乃酒肆的小二,可以为班守金作证,昨日他确实途径酒肆,准备过来喝酒,接着他听见呼救就立刻追了出去。”

这小二刚来的时候,吕德三还紧张了一下,但是听见他是给那个班守金作证的,就放下心来了。

“花小姐,这小二的话不能证明什么!”吕德三还是在强行狡辩。

“只是不能证明你是贼人,起码能证明这班守金说的是实话!”花楹的话把吕德三给怼回去了。

这一旁的花千怼听了之后,觉得花楹不愧是他的女儿,怼人怼得还挺好的。

根本不用他教嘛!

“不过,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会立刻认罪。免得越往后情况越糟糕!”花楹的话让这个吕德三心中打了个突,他总觉得花楹是在诈他。

“我还担心花小姐冤枉好人!”这吕德三还想口头上能赢花楹一下。

却不想还真把自己成功的给送进去了。

“既然你死鸭子嘴硬,那么就别管我让你求锤得锤!”花楹又叫了几个证人。

让吕德三追悔莫及。

“回花小姐,昨儿我本来是要打更的,却不知道被人什么给敲晕了,等着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听见巷子口有人吵架,就瞧见这个人拿着我的锣!”

这是真正打更的人话。

“花小姐,昨儿我正在收拾我们茶楼的二楼,还真瞧见了一个人拎着锣,从巷子口出来。”这是茶楼的活计的证词。

还有几个人的证词,能够形成这完整的证据链条,都纷纷能够证明这罪人就是吕德三。

“吕德三,现在你还有话说吗?”花楹的话最终让吕德三垂下了头。

“来人,把吕德三押入大牢,本来抢钱认罪的话可以判处三个月,现在判你入狱一年,好好的在牢里面反省吧!”

花楹的话音刚落这师爷就把之前的堂审记录给了吕德三,让他按手印,这个案子算是完结了。

花千怼也带着他进了大牢。

“好了,众位乡亲父老,这衙门因为资金困难,门口暂时不能击鼓鸣冤!若是谁人会做鼓,可以帮忙做一个,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请记账,三个月后,衙门定当奉还。

如果没什么事情就都回去吧!”

花楹可不想这衙门每天都跟菜市场一样。

她真的是服了,这位叫花千怼的爹,每天都在忙些什么,不想着带领众人发家致富。

一个县令,能过程这样,衙门里面连个击鼓鸣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2张

冤的鼓都没有,他到底是怎么当的县令的?

不会是花钱买官的吧?

这让花楹深深的怀疑花千怼就是个草包。

而另外一边的花千怼忽然觉得他的人生圆满了,这有个女儿这么能干,他觉得他可以当甩手大掌柜了。

这以后的衙门的破事,交给花楹去办不就好了吗?

瞧她审案子时候那个神采飞扬的模样,哪里想像傻子?

难道这被雷劈过之后,还能把人给劈聪明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花千怼觉得他可以考虑拜祭一下花家的祖先。

喜欢娘娘偏要住冷宫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