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疯狂索要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对于简货郎的疑问,纯剑带着笑容说道:“生活艰难,我们四人家里快揭不开锅了,所以,做点小买卖,补贴一下家用。”

简货郎当然不会相信纯剑这样的鬼话了,虽然不知道纯剑他们四个人是什么来历,但是,也可以猜测,那一定是出身于名门世家。

“你们家的锅,是金锅吗?”简货郎没有好气地瞅了纯剑一眼,说道:“不对,金锅也耗不了多少的钱,是仙锅吧。”

“我们也想要有一口仙锅,诸天万域一锅炖呀。”纯剑也不生气,笑着说道。

简货郎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你,就像你名字,又蠢又贱,人至贱呀,则无敌。”

“各位仙长,要来吃点什么,喝点什么?”纯剑一点都不生气,满脸笑容,说道:“我们有好货,来自于北海的纯茨,也有来自于西寒的龙眸,还有来自于天巅的麻婆……”

“什么都有吗?”简货郎故意刁难,说道。

“仙长说说看,是否小店能找到。”纯阳也知道简货郎故意来找茬,但是,也不足为怕。

简货郎摸了一下下巴,说道:“我想来一口七星裂月深潭下的石髓,再配上一份八宝斑星螺肉,要以玄月冰来镇之。”

“七星裂月深潭的石髓,这实在是难见也,不过,恰好,我们也有那么一点配货。”纯阳很认真,然后对里面叫了一声,说道:“阿汉,八宝斑星螺肉,我们还有吗?”

里面的阿汉应了一声,说道:“不多不少,刚好有一份。”

听到这样的话,简货郎都有些咋舌,他都不由瞅着纯剑,又瞅了瞅在场的小言、木人他们,都觉得诡异了,奇怪地说道:“你们真的是想开个小店维持生活不成?难道真的是要玩真的?”

简货郎刚才随中口报了两种美味,那都是珍肴,极为罕见,莫说是普通的修士强者吃不到,平日里更是见之不得,只有那些大人物才有可能享用。

但是,他随口报来,纯剑他们小店都有这些珍肴,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手笔了,那就是说明,纯剑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了,不是随便搭伙玩一下的了。

“生活艰难,做点小买卖,只好全力以赴。”纯剑笑容灿烂地说道。

“艰难你妹。”简货郎都不由爆粗口,说道:“你们都艰难,世人不用活了。”

随时都备有天下珍肴的人,那绝对与生活艰难谈不上任何关系。

“古世家之富,又焉是世人所能想的。”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怕是日常小菜,那也是珍肴也。”

李七夜这话一说,让简货郎和算地道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意识到,为什么纯剑他们竟然在这样的小店里都能拿出七星裂月深潭的石髓、八宝斑星螺肉了,对于世人而言,这好歹也是珍肴,但是,对于纯剑他们这样的古世家而言,那只不过是日常小菜罢了。

试想一下,你真的是要开一家小店,日常小菜能端得出来吗?那不是随手拈来之事吗?

珍肴仙品,那只不过是对普通寻常之家而言罢了,对于那些古老的世家,或许,那只不过是日常小菜。

“奶奶的熊,在这个时候,我就要仇富了。”简货郎不由嘀咕地说道:“我要均富你们才行。”

纯剑依然笑容灿烂,对李七夜问道:“仙长,要来点什么吗?”他是很真诚招待李七夜,没有半点的套路。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在这个时候,小璇不由抽了抽鼻子,说道:“这味道,好熟悉,你们是有苦茶吗?”

“姑娘猜对了,我们正在弄苦茶。”小言也惊讶,说道:“我们要做一味我们家乡的美食,苦擂茶也。”

“我要一份。”小璇脱口说道:“苦茶碾之,以海潘香入味,再泡灵米,再上深渊芝,要三炒也。”

小璇脱口而出,这顿时让纯剑他们四个人都不由怔了一下,阿汉都不由意外,说道:“姑娘也知道我们家乡的美味。”

纯剑他们所说的苦擂茶,不是哪里都能吃到的东西,事实上,这不仅是一种美味那么简单,这样的一道美味,这是蕴含着他们几个世家的古老传承,背后有着世人所不知道的故事,这样的一道美味之中,有着好几个古老传承的崛起、兴盛以及远古之说的故事。

可以说,这样的一道苦擂茶,只有他们几个古老传承才知道,也只有他们几个古老传承的弟子才有可能尝得到,外人是尝不到的。

但是,现在小璇脱口而说,如数家珍一样,这的确是让纯剑他们为之意外,他们也是想不到,小璇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竟然知道这样的美味。

小璇也怔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脱口而出能说出这样的一道美味。

“他乡遇故知。”李七夜并不惊讶,淡淡地说道。

“我等立即给仙长准备。”回过神来,纯剑他们相视了一眼,立即为李七夜他们准备。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一大钵热腾腾的苦擂茶被端上来了,苦擂茶它不是一种茶,它是一道美味。

这一道美味乃是以石钵盛之,而且这石钵也是十分讲究,以幅古玄石掏空制成,寒中带热,十分的神奇。

当这样的一钵苦擂茶被端上来的时候,竟然有海涛之声,给人感觉像是涛声了阵阵一样。

一看苦擂茶,只见乃是一种汤荟,汤荟显浅绿色,犹如是一声碧玉一样,但是,汤荟会慢慢转动,给人一种斗转星移之感,似乎,这是一个汪洋大海的漩涡,你能感受到了这汤荟之中的海洋精华,充沛无比的生命力一般,还未尝,就已经感受到了舌尖之间的那种苦涩之味,似乎是三千红尘的滋味。

在这个时候,纯剑他们为李七夜四人都舀上了一碗,简货郎是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李七夜倒是慢慢地喝着。

苦擂茶一入口,味道奇妙无比,简货郎喝了一碗又一碗,好一会儿才喝得过瘾,他忍不住咂了咂舌头,说道:“好奇怪的味道,一茶入喉,如三千红尘穿肠。”

“仙长这一句话,乃是绝妙也。”听到简货郎的话,纯剑他们都不由眼睛一亮,赞声地说道:“一茶入喉,三千红尘穿肠。仙长好学识。”

纯剑他们并不是拍简货郎的马屁,因为简货郎这一句话,就把苦擂茶的精髓给概括了。

“嘿,嘿,哪里,哪里。”对于纯剑他们的话,简货郎嘿嘿一笑,十分受用。

虽然说,简货郎常常是大嘴巴,而且也是嘴贱,让人不讨喜,但是,他的确是有真材实料之人,并非是银样蜡枪头。

简货郎不论是见识,还是胸有文墨,那都是远远超过同辈中人。

“这味道。”算地道人细细去品,再三回味,说道:“应该是魅灵的一种传承,不一定是所有魅灵,这应该是源于魅灵的某一种古老仪式。应该是在远古无比之时,某一种古老传承举行仪式之时,在盛大仪式之前,会有这样的一道汤荟。”

车里疯狂索要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1张

“道长,好见识。’听到算地道人这样一说,纯剑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也不由为之惊讶,说道:”道长虽未猜对,但是,也离之不远也。”

“好说。”算地道人也没有得意,说道:“我们世家,也曾有古之仪式,有类似之处。看来,你们是来自于古世家,传承之古远,或许比我世家还要古老,或许,不属于这个纪元也。”

算地道人这话一说出来,纯剑他们相视了一眼,他们都闭口不谈,他们不想透露出自己的出身与来历。

“这味道,我小时候喝过。”小璇喝完了苦擂茶之后,十分满足,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小璇这样随口的一句话,这就让纯剑他们心神剧震,因为这样的东西,外面是喝不到的,一般而言,也只有他们几个古老的传承,才有可能喝得到。

事实上,当小璇说要喝苦擂茶的时候,纯剑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小璇了。

现在小璇一说,她小时候喝过,那是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时候,纯剑他们四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如果说,这苦擂茶能在小时候喝到,那就意味着,小璇是他们几个古

车里疯狂索要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2张

老传承的弟子,或者是他们古老传承的子孙了。

但是,他们并不认识小璇,甚至可以说,他们对小璇十分的陌生,没有丝毫的印象。

他们相视一眼之后,交了一个眼色,他们思来想去,想不出任何一个与小璇有关系的人来,毕竟,如果他们几个古老传承的子孙在外面的话,他们应该知道才对,毕竟,他们几个古老传承的子孙或弟子,不在外面走动。

“不知道姑娘贵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纯剑向小璇一鞠身。

“贵姓?”小璇侧首想了想,然后,摇头,说道:“不知道,公子,我姓什么?”说着望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以后你会想起的。”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着纯剑他们,说道:“未来,该知道,便知道,现在无需去打听。”

喜欢帝霸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