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奶真大下面水真多 未成年可以进rapper现场吗

庄严肃穆的梅里泰莉女神殿。

猎魔人罗伊恭立在三位一体、闪烁着神圣金光的女神雕像前。

一道威严宏大的声音回响在脑海。

“上古血脉之子,我很满意,你遵守约定为神殿带来了一群充满生机活力的守护者。”

“但你此去马里波凶险叵测,为免你在解决这个世界的危机之前提前死去,我和弗蕾雅决定破例,给你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梅里泰莉女神雕像之中忽而飞出一枚宝石——玫瑰花切面的水蓝色钻石,足足有拳头大小,闪耀的光芒跟夏日天空一样耀眼。

罗伊将它接在掌心,握紧。

受祝福的情热之玉…

材质:皓石、神力。

附魔——

卷土重来

老师你奶真大下面水真多 未成年可以进rapper现场吗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枚受到弗蕾雅和梅里泰莉女神联手赐福的宝石将为你抵挡一次致死的伤害。

你也可以主动激发它释放一记神之治愈,让你身体和灵魂恢复最佳状态。(储量:一次)

“它暂时借给你。”

“希望你永远用不上。”

……

“如何,小鬼,事情圆满解决?”光头大汉双手环胸靠着花园角落石亭的立柱柱。

一双双眸子射了过来。

“嗯,格里姆去了维吉玛,女神降下了恩赐…孩子们那边呢?”罗伊目光炯炯地打量在场众人,

狼派的四人。

猫派的三人,凯亚恩从诺诚赶来,与艾登、猫鹫并肩而立。

蛇派的四人。

以及狮鹫派的柯恩。

术士珊瑚,卡尔克斯坦。

总计14人。

“那群小崽子不依不饶,差点逼得我动用亚克席法印…”猫鹫摇头又是欣慰,又是无奈地把拳头捏得卡嚓卡嚓,“得亏我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老实。”

“总之,神殿这边有南尼克帮忙照顾,无须担心。”雷索补充了一句,摸了摸锃亮的光头。

“该出发了,各位!”

珊瑚走过去,亲热地挽住罗伊的胳膊。

“别让特莉丝妹妹寂寞太久。”

轰隆!

神殿花园中裂开一道四四方方的空间门。

十四道身影相继钻了进去。

……

马里波。

矗立在在亲王行宫旁,一座红瓦白墙的法师塔顶层。

贴着墙壁整齐排列着书架和书桌。

安静的房间忽而狂风大作,一本厚厚的大部头书被页页掀开。

特莉丝满头红发海藻般拂过脸颊。

“午安,美丽的女士。”率先跳出传送门的兰伯特嬉皮笑脸地走上前,朝她单膝跪地,想要讨个吻手礼。

然而特莉丝嘴角含笑,指尖捏起裙摆,朝突然而至的众人行了个俏皮的屈膝礼。

“得了吧混蛋,别见到个漂亮女人就骚扰,要发情,去牛圈里发!”艾登重重拍了兰伯特后脑勺一下,拍得他两眼翻白。

“特莉丝妹妹,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珊瑚往前一步,熟练地右手搂住她盈盈可握的细腰,左手托住她尖俏的下巴,蔚蓝眸子端详她俏丽的脸颊,

“又瘦了不少,真是令人嫉妒的身材呢。”

“才没有呢,姐姐倒是越来越漂亮!”特莉丝轻摇螓首,红棕的秀发在肩头轻晃,矢车菊色的眼眸看向一众猎魔人,为不可察地深深看了那个银灰色瞳孔的猎魔人一眼,

带着一丝欣喜,

“各位来的正是时候,我有了新的发现,关于四大宗师!”

“仔细说说。”

“来这边!”

她走到书桌边勾了勾小指,桌上冒着热气的水壶,茶杯、罐装茶叶,令人眼花缭乱地凌空飞舞。

快而不乱。

眨眼,每一位与会者都得到一杯热气腾腾、弥漫清香的茉莉花茶。

特莉丝盈盈一笑,冲他们做了个请用的手势。

同时,一副马里波城的地图自动在桌面上铺开。

整座城市的带有混合式立柱的房屋建筑、宽敞明亮的街道,上百条狭窄的巷子,南北两侧的城门…缩小成千上万倍呈现在这上面,包括被遗弃的旧城区里那道曾经由涎魔制造出来的庞大裂缝。

特莉丝晶莹的手指绕着整张地图外围转了一圈,

“过去一年,我每天都会侦测全城的法术波动。”

罗伊闻言不禁有些感动和愧疚。

青草试炼前自己只是拜托了对方一次。

她便立马放下手头所有工作,来到马里波曾经的法师塔中,冒着巨大的危险寻找四大宗师的足迹。

“你这是以身犯险!”珊瑚有些责怪地拧起了柳眉。

“别担心,所有行动都借助这座法师塔进行,它特殊的塔式机构,加上蒂莎娅教传授的隐形侦测术…散发出的魔法波动近乎于无,不可能被发现。”

特莉丝脸上浮现忌惮之色,有些恨恨地说,“何况我这一年多,半步没有离开法师塔,从没踏上马里波城的地面。毕竟那四个可恶的家伙给我洗过脑,认得出我来!”

她仍旧对丢失的记忆耿耿于怀。

猎魔人们不由朝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位女术士为了一个承诺在这座单调枯燥的法师塔内坚守了一年。

“别用这种肉麻的眼神看我,我只是还个人情。”特莉丝深呼吸,点头,“嗯,报答罗伊的救命之恩。”

“这种侦测方法可靠吗?”维瑟米尔问。

“误差率不到百分之一。”特莉丝十指在半空挥舞,众人眼前出现一片光滑如镜的平静湖泊,“整个城市的混沌能量原先处于一种平衡状态就像现在的湖面。普通人如同湖底的水草,搅不起半点风浪。”

“但只要有任何术士、魔法学徒,掌握了法印的猎魔人,进入这些空间,平衡就会被打破。”

“只需要做出一次施法动作,不管是弱小的魔法伎俩,亦或者简单的法印。”

“诸位大师我没有任何贬低你们的意思,猎魔人的法印也能推陈出新,不逊色于法术。”

女术士忽而紧张又歉然地解释了一句。

“我们没那么敏感,继续说吧。”罗伊朝她温和地笑了笑。

“人体内富集的混沌能量一旦与环境里的能量发生交汇,就会诞生一个涟漪、水波,我的法师塔则能捕捉到它。”

她摆动中指,狂风拂过,湖面好似起了褶子的丝绸长裙,变得波光粼粼。

“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整座马里波古井不波,完全是再普通不过的,由凡人、王权、宗教、贸易支配的城市。我以为只住着我一名施法者,别的家伙,都被亲王颁布的施法税给吓跑了。”

“直到一个月前…”

“这两处地方,出现了异常强烈的魔力波动。”

她尖如笋的素白指尖在地图上连点两下。

“蓝鲸酒馆?”

“旧城区的裂缝?”

猎魔人们不由屏住了呼吸。

“出于安全起见,我没有离开高塔。”特莉丝左手五指在半空中做了个招手的姿势。

一片墨黑的魔力灵光飞入窗户,落到女术士手背上,原来是一只魔法灵鸦。

它歪着脑袋,用长喙清理羽毛上的污渍,亚克亚克地轻唤,棕黑色的眸子扫视在场众人,掠过人性化的光芒。

“但我的宠物已经把事情打听得一清二楚。”

特莉丝语气一顿,矢车菊蓝的双眸中忽而绽放出炙热的光芒,

“四位疑似猎魔人的家伙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太阳底下!”

“一位高大魁梧,面容冷峻,胸前佩戴熊首护符。”

她每一句话出口,猎魔人们眼皮便跳动一下。

“一位身形瘦削、脸部狭长,双眼如同毒蛇,佩戴蝮蛇吊坠。”

“一位黑发褐眼,长相身材平平无奇,佩戴狼首吊坠,”

“最后一位体征最为醒目,侧脸纹有苍鹰图腾,脖子间佩戴狮鹫吊坠!”

“这四位在蓝鲸酒馆里喝了一天一夜的烈酒,独特的外形,豪放的举动,极为引人注目,酒保、常客、陪酒的女人、甚至路过酒馆的市民…都可以作证!”

“绝不可能!”柯恩尖叫道,三色的瞳孔缩成棱形。

众人不禁颔首。

这跟他们以前获取的信息截然相反。

“这不符合常理。”罗伊啜了热茶,“阿纳哈德、埃兰,艾加躲了上百年,这么长时间销声匿迹,没道理会打破过去的铁律,突然现身,毫无防备地纵情享乐。”

猎魔人们相视一望,面面相觑起来。

“诸位,设身处地想想,”一直沉默旁听的卡尔克斯坦插了一嘴,“按照罗伊的说法。他们抛弃学院的同胞,加入创造者阿尔祖的组织,一直避世不出,像老鼠一样躲在阴暗的‘地下’,冒着生命危险掺和一场场战争,所图甚巨啊。”

“换成是你们,会在大功告成之前这么放纵,也不怕功亏一篑?”

奥克斯摸着发带沉吟。

“你的意思是,他们这么多年的目标已经接近成功,板上钉钉,所以——”

“出于提前庆祝的心理,喝酒助兴?”瑟瑞特猜道。

“麻烦就大啦!”罗伊眉头紧蹙,眼前又浮现出玛耶纳,那焚烧罪恶的红光。

难不成四大宗师和阿尔祖,已经酝酿出某种成熟的,改造世界的方法?

一念及此,他不由浑身一个哆嗦。

……

“第二处波动在旧城区绵延上百米的沟壑附近。”特莉丝说,“这条裂缝下方存在一条精灵时代修建的下水道,分散着数十个入口。”

“我怀疑四大宗师以及伊达兰,阿尔祖,一直以来就躲在里面!”她掀开另一幅图纸,好似蛛网迷宫横七竖八的管道。

手指指向第十三号入口。

“所以我提前收集了旧城区的下水道蓝图。”

……

“不能再耽误下去,立刻动身!”罗伊深呼吸,在椅子上坐起身体,理了理背后的剑带,目光再次扫过众人,语气加重,

“诸位,做好心理准备!这一次的行动不同于以往。很大可能会遭遇兄弟会成立以来,最为凶险艰难的战斗!”

“而且不只是战斗。咱们交手的对象,是学派的创始人,无数同胞的前辈和偶像!”

“大家确定自己下得去手?”

场中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狮鹫派猎魔人脸现纠结、紧张。

四大宗师中的埃兰。

老师凯尔达追随了一辈子的榜样,杰隆·莫吕为了见他一面付出了生命。

若是相对而立,自己又该如何对待他?

雷索脸颊僵硬成一张扑克。

伊瓦尔·邪眼。

为蛇派立下崇高理想的创始人,反抗狂猎的先驱。

曾经幽默而风趣的话语仍旧回响在耳边,那对熔铸白银般燃烧着火焰的眸子尤在眼前。

那可是指导过自己的老师啊。

维瑟米尔浑浊的眸子里射出回忆之光。

艾加。

狼派大宗师。

自己还是学徒的时候,他已经是学派中最强大的初代狼派。

剑术、法印,对战斗经验都在学派之中拔尖。

狼派的蓝图便来自他的手笔。

……

至于阿纳哈德。

在场并无熊学派成员。

众人对于这位熊派创始人唯一的印象便是来自后辈之口。

他差点杀死罗伊。

这是一笔血债,需要血偿。

只是猫派的三人对他充满兴趣。

猫派魔药增强情绪,产生疯子。

熊派磨灭情绪和人性,制造冷血怪物。

他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

“哈哈,小子,年纪轻轻敢对咱们一群前辈指手画脚?”兰伯特咧嘴一笑,打碎了沉默,起身一把搂住他的右肩,“不就是四大宗师吗?传说中的创始人阿尔祖又如何?”

“一堆老掉牙的古董,半只脚入土了,早就该被这个时代淘汰!”

“只要敢跟咱们掰手腕?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兰伯特咬牙切齿地说,“把他们剁碎了冲进下水道喂老鼠!”

“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雷索摸了摸胸口心脏处的龙鳞甲片。

猎魔人们都穿上了灵巧轻便,却又不失坚韧的学派甲胄。

在凯尔·莫罕一年多的时间,托达洛曲父女,维瑟米尔为所有护甲镶嵌上龙鳞,防御力达到了极致,普通的利器甚至无法在这上面留下一丝印记。

众人背负的学派双剑也经过浅层次的龙骨改造,变得削铁如泥。

并且一副副无声披风下,腰间药剂带上缠满了一圈闪烁着神秘光泽的魔药瓶。

魔力恢复药剂、生命恢复药剂,人手五瓶。

最常规的,使用频率最高的燕子、雷霆、派翠的魔药自然少不了…都由天际省特产草药改造过,效力普遍提升了两成。

除此之外,每一位猎魔人都备有一瓶黑黝黝的不起眼的魔药瓶,瓶内隐隐闪烁着血液的颜色。

这是雷索、卡尔克斯坦,对那具高阶吸血鬼格鲁飞德的尸体深入研究、开发的成果,一种全新的煎药——高阶吸血鬼煎药。

毒性与效果都堪称变态——饮用后让猎魔人们短时间内拥有媲美高吸的恐怖恢复力。

除了魔药。

反魔法金属炸弹,龙之梦等常用炼金炸弹,每人都备了十枚。

兄弟会更是斥巨资,让炼金大师炼制了人手一份足以重伤高吸的秘制炸弹。

最后,人手一枚应付紧急情况,即刻开启的传送水晶。

一枚几乎活死人肉白骨的遗忘之橡实(最初三枚,艾斯卡尔、罗伊分别用了一枚,还剩一枚)

以及不久前刚到手的受祝福的情热之玉。

……

相比于武装到牙齿的猎魔人。

女术士珊瑚的着装打扮就要正常得多。宛如一位盛装出席晚宴舞会的丽人——一身惯常的蕾丝黑色连衣裙,带着精致的女士帽,珍珠耳环,胸前的黑曜石护符、纤纤十指上的附魔戒指,闪烁着魔力灵光。

她几乎变成一个人形魔法匣。

特莉丝也不遑多让,婀娜的娇躯下,全是魔法饰品。

而她俩身边的卡尔克斯坦。

仍旧是油腻长袍、胡须拉茬、尖嘴猴腮,一副没睡醒的邋遢样,正被穿过花园的晨风吹得瑟瑟发抖,不停搓手,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不时嘿嘿一笑,芝麻粒大小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诡异的绿光。

“阿尔祖,人类历史上最出名的法师之一,比早已化作宇宙尘埃的威戈佛特兹更强大,更具传奇性,。虽然大部分是恶名。”

“他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奥秘魔法知识!搞定他和他的弟子伊达兰,猎魔人兄弟将收获未来上百年的魔法素材!”

“没错…”奥克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走过来抱住罗伊另一条肩膀,眼神变得复杂,“这次,咱们不仅要让阿纳哈德跟你磕头谢罪。还得要彻底搞清楚,这一百多年,他们究竟在捣鼓些什么名堂!”

“当面问问伊瓦尔·邪眼,为何抛弃我们!”雷索琥珀瞳孔射出精光。

“我也想问问埃兰。”柯恩神色变幻,轻声说。

“我想知道艾加对凯尔莫罕的态度…他还坚守原则吗?”维瑟米尔和三名狼派弟子交换了个眼神。

“我的愿望很简单,见识见识冷血无情的阿纳哈德的熊派剑术。”猫鹫、艾登、凯亚恩,摩挲着薄如蝉翼的钢剑、战意高昂。

“状态不错,但切勿轻敌,记住,一切以保命为先!”瑟瑞特强调。

“他们掌握着凶险莫测的净化之光,”罗伊补充道,“无论是谁,一旦被那红光照住,立刻离开、传送走!”

猎魔人,为数不少都背负着往昔的罪孽。

“我可不想见到你们任何一位发生意外!”

“一个都不能少!”

喜欢神级狩魔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