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有些熟悉的感觉。”

王道长双目微眯,神识扫过大片星空,没有发现活物,甚至此地都不能叫星空,因为根本没有星辰。

无垠宇宙!

大片的虚空,一直绵延到神识尽头。

“没有修仙者看守么?或者说,对方实力远在我之上,神识范围比我更广、且等阶比我更高,我也发现不了他。”

“为防意外···”

王道长转身布下一个匿迹阵法,随后便是默默等待。

两个时辰之后,无限号穿透迷雾,进入王道长布下的匿迹阵法之中,他见状,也是略微松了口气。

“过来了!”

苟坚强忍不住汪汪吼了两嗓子,以表庆祝。

天网也是露出笑容。

王道长闪身如无限号之内,将自己的发现告知:“这片星空中的‘气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应该是跟地球置身于同一片星空?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诸天万界的地盘。”

“毕竟,我也没去过诸天万界。”

林彬轻轻点头。

倒是天网很好奇:“地球?”

苟坚强更是浑身一个哆嗦。

“你怎么了?”

苟坚强的变化,让林彬微微挑眉,听到地球之名就开始哆嗦?这是知道地球?不对劲!

就算是知道地球,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

“不,不知道。”

苟坚强却是直接炸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地球两个字,我就开始哆嗦,见鬼了!”

“我以前根本没听过这个名词,怎么会这样?”

天网却若有所思:“或许跟你之前所说的‘直觉’有关?”

“···”

“可能是!”

苟坚强点头,并逐渐平静下来:“毕竟我也想不出其他答案和理由了,不过地球是什么地方?”

“···”

王道长略微沉默:“家乡。”

林彬点头:“家乡。”

天网:“···那我要不要说点什么?”

“事实上,对你而言,或者说,对旱魃而言,地球同样是家乡。”林彬轻叹一声:“只是,如今的家乡···没了。”

“没了?”

天网挑眉。

苟坚强再度炸毛:“我确定了,我那种直觉肯定跟地球有关!”

“马德,一听到这几个字我就哆嗦。”

“···”仔细观察了苟坚强片刻,发现他只是哆嗦与炸毛,没有有害的反应之后,林彬才放下心来,对天网道:“你知道墨兰星人族,是星际移民过来的吧?”

有些事没必要隐瞒,真正的秘密是聊天群和系统,绝对不能暴露。

“知道。”

天网点头,补充道:“两千五百余年前,人族空降墨兰星,但根基不稳,被其他族群和智慧生命发现之后,都想要奴役、征服人族,毕竟没有加入联盟,可以随意奴役。”

“但却没想到,人族之中有修仙者的存在,吴国栋强势出手,一人杀穿数十颗智慧星球,展现出人族强大的上限。”

“也正是凭借于此,当初堪称丧家之犬一般的人族才能在墨兰星立足,并且得到联盟承认,成为联盟的一员。”

“对。”

“而且,不是堪称丧家之犬。”林彬目光幽幽:“那时候的人族···或者说,我们墨兰星这一脉,的确是丧家之犬。”

种子计划!

说是保留最后的火种,但说到底,不还是···

“唉。”

王道长一声长叹:“我们,又何尝不是?”

他想到了自己,如今都还在翠鸟大仙腹中的小世界里待着呢,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甚至现在都不敢去想那些仇敌!

“发生了什么?”

天网敏锐察觉到不对劲。

苟坚强也在追问:“你们到底知道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

林彬摊手,露出一个古怪笑容:“也就是漫天仙神大战罢了,emmmm···,像当初吴国栋那个境界的,全部加起来,怕是得几百上千个参战?”

“哦,对了,当初的吴国栋在横扫数十颗星球之前就已经是重伤状态。”

“最后还杀出来一些不知道跟脚的仙。”王道长再度补充:“对我地球一脉赶尽杀绝。”

“同时,也在针对诸天万界的仙。”

“简单来说,当初那一战,开端在诸天万界,地球被针对了,但打到最后,却突然冒出来一群不知跟脚的仙家,对双方都赶尽杀绝。”

“···!!!”

苟坚强翻着白眼,想要骂娘:“感情咱们墨兰星一脉跟诸天万界是死敌?!”

“而且还有个比诸天万界更强的敌人?”

“未必。”

林彬摇头,沉吟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当初那一战有些不对劲,道长你觉得呢?”

“的确很不对劲。”

王道长皱眉:“当初那一战的开端,是女帝获得了一枚神秘符文,引起诸天万界的窥探,从而出手。”

“可女帝在开战不久便被诸天万界的仙围杀,那枚符文也不知所踪,到地球灭亡都未曾再现。”

“这便代表,那符文应该不在我们地球一脉了吧?可是诸天万界却依旧未曾停手,甚至愈演愈烈,连大罗金仙都出来好几位,分明是要赶尽杀绝!”

“倒不是我认为那枚符文不值,而是这本来就很奇怪,就算要符文,最好的办法也不是赶尽杀绝吧?而且他们还如此齐心?”

“毕竟诸天万界可不是一个实力,而是数以万计的世界,这实在很奇怪,我想不通。”

“再加上最后出现的那些不知跟脚的仙家,他们分明计算已久!”

“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或许···”

“我们地球一脉和诸天万界都被那些家伙给阴了!”

“所以。”苟坚强听明白了:“或许敌人只是那个敢同时对你们地球一脉和诸天万界出手的势力?”

“这不差不多吗?”

“敢同时针对地球一脉和诸天万界,对方的实力必然比这双方加起来更强。”

“不见得!”

林彬反驳道:“虽然有些不好听,但说句实在话,地球一脉当时灵气复苏的时间还不长,大罗金仙仅有一位,跟诸天万界相比,就是沧海一粟。”

“讲道理,当时的地球并没有资格与诸天万界为敌。”

“而且他们还如此算计···”

天网开口了:“与其推测分析,不如找个人问问。”

几乎同时,无限号给出警报:“发现生命体,正朝我方快速移动,警报,该生命体体内蕴含惊人能量。”

林彬几人眉头一挑。

王道长神识一扫,却无法发现对方,不由目光微凝:“实力在我之上,至少是仙台中、高阶,甚至有可能已然成仙。”

“我来?”

天网跃跃欲试。

显然,她比无限号更早发现对方,毕竟是旱魃,哪怕没有神识,也拥有近乎恐怖的本能!

哪里有‘血’!

她岂能感知不到?

“他的血味道很好,远比我吸那些‘外星人’要好的多。”

她深深呼吸。

此刻,天网已经完全将自己当成了‘人族’,人族之外的?那自然是‘外星人’。

“我先来试试吧。”

林彬微微沉吟:“你帮我掠阵?”

他想要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真正实力!

与修仙者相比,大概到了什么程度?

“好。”

天网点头。

苟坚强没吭声,他在怀疑人生,王道长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便在一旁远远看着。

很快,一道流光划破虚空,出现在阵法之外。

“出来!”

对方是一名男子,看面相,约莫三十来岁,长相倒是颇有过人之处,一头银发飘散,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撤去阵法?”

王道长询问。

“撤吧。”

王道长当即挥手,撤销阵法。

“果然有修仙者!”

对方面色发寒:“区区大乘期,必然不可能躲过我的探查潜入,如此说来,不是诸天万界之人。”

“阴界贼子?!”

他突然有些惊疑不定。

“若是阴界贼子,哪怕只是大乘期,恐怕也必然带有重宝,若是交手,恐怕···”

“不过,为何阴界贼子会出现在此处?!战场分明在‘天上’,难不成是他们找到了其他路径,准备绕后?”

“该死的,麻烦了!”

“可是···”

“这又是什么法宝?”

看着无限号,他更懵了,也更迟疑:“为何看上去倒是有些想记载中那些堕落生物的产物?”

“可是,如果是堕落生物,又岂会出现修仙者?且堕落生物之中,何时有了人族?”

“难道!!!”

“他们勾结在一起了?!”

“若是如此,麻烦可就大了!”

他立刻取出一块仙玉,并注入能量,开始传递信息。

也就是此时,无限号舱门开启,林彬踱步而出,看向此人,面露惊奇之色:“此地可是诸天万界?”

“···嗯?”

银发男子眉头猛的皱起:“果然不是我诸天万界之人,给我镇压!”

嗡!

他一开口,便有道则为之轰鸣,随之,整片星空都在颤抖,而后朝林彬束缚而去!

无形的能量一层接着一层,如那汹涌波涛,一波又一波,好似永远也不会停歇,十分骇人。

“果然是诸天万界?”

林彬未曾慌乱,面对这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的束缚之感,只是扭了扭脖子,随即,就此轰出一拳!

轰!!!

恐怖的气血之力瞬间勃发,带着难以言喻的气浪,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印,轰向前方。

那束缚之力瞬间被击溃,拳印却是去势不减,朝引发男子鸿基而去。

“嗯?”

“这是什么手段?”

“你分明并非修仙者,却有这等战力?”

“是了!”

银发男子挥剑,面露震惊之色,斩破这拳印的同时,却又满脸恍然:“果然是阴界贼子。”

“受死!”

林彬这一拳不弱,但却还远不止于让银发男子就此退让。

飞剑腾空,漫天坚决引动剑道法则,浩浩荡荡化作剑河,朝林彬席卷而去。

“剑诀?”

林彬挑眉,并指成剑,催动百战经,施展剑诀!

只是,如今林彬所施展的剑诀,早已经今非昔比了。

百战拳经登堂入室之后,能熔炼所有武学,因此,现在他所施展的剑诀,几乎融合了自身所修所有武学的特性!

缥缈坚决、万剑归宗、中华傲绝、慈航剑典、名剑八式、六脉神剑、各种音波功···

汲取所有剑诀、乃至武学的优点,熔于一炉,化作被动!

一招一式,都附带这种‘被动’,且所施展的剑招,也包罗万千!

名字?

没有名字!

一切都已经回归‘本源’,剑就是剑,一剑出,万剑臣服!

撕拉!

无尽剑气凭空出现,呈现出各种色泽,同时,其最外层被血色光辉所包裹!

同时,这些剑气好似还在不断震动,留下道道残影。

“此子,也是剑仙?!”

“不对,这绝对不是我所知的任何一种剑诀,竟然如此纯粹,这···这是何等法术?”

“该死,阴界之人,竟然强横如斯?!”

银发男子面色大变,在他的感知中,确信自己遇到麻烦了。

他不认为自己很弱。

剑光如星河,这是真正的一剑挂银河之境,在同境界的剑仙之中,他算是强者、天骄。

否则也不会由他镇守此地。

但是!

可如今,这个看不住跟脚、并非修仙者的人,一出手,竟然能在剑道方面碾压自己???

如果说自己的剑光如星河璀璨,挂于九天之上。

那么眼前之的剑气,便如星海一般浩瀚与璀璨,无穷无尽。

河与海,如何对抗?

江河入海流!

所有江河,最终的归宿,也不过是没入大海罢了。

这怎么打?!

而这一式碰撞的结局,也如同银发男子所推测一般无二,自己的一剑挂银河,在那剑海面前,根本没有嫌弃太多浪花,便被彻底淹没。

“该死!”

“此子难道是隐藏了修为的仙家,在此戏耍我不成?!”

没有修为的凡人?

他信个鬼!

如果凡人都能以剑道把自己碾压到如此地步,那自己还不如买块豆腐去撞死!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剑光分影!”

他怒吼一声,剑光再起,这一次,却不再是以剑河对抗,而是人剑合一,化作残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经是林彬身前。

突袭!

“来的好!”

林彬双目放光。

他早就想试试自己如今真正的实力了,之前倒是跟天网玩儿过,但是差距太大,根本打不动她!

那么,对眼前之人如何?!

“杀意波动!”

突袭?

那就试试我另一个可开关的被动技能。

嗡···

无色、有形的波动瞬间蔓延开去,速度之快,骇人听闻,哪怕银发男子的突袭速度极快,也无济于事,所在区域瞬间被杀意波动所覆盖。

轰!!!

剑光顿时猛烈震颤,随即不再稳固,而后更是如同阳春白雪一般不断消融,他的速度,也从快到极致,迅速降低,当剑尖离林彬只剩三米时,再无法前进哪怕半分。

其剑光,也被彻底消融殆尽···

“哇!”

“噗!”

银发男子更是惨叫一声,猛的倒飞出去,脸色接连惨变。

“这么弱?”

林彬一愣。

不过就在此时,那引发男子体表,一道银光闪烁,其腰间的玉牌碎裂,而后化作一个光罩,带着他就要迅速远去。

林彬想追,但速度不如,追不上。

然鹅,天网却在此刻出手,其肉身速度之快,远超光速,所过之处,空间尽皆被撕裂。

然后···

那光罩被击溃,银发男子也是在一脸懵逼加绝望之中被她擒了回来,仍在林彬面前。

“你?”

银发男子惊骇无比,脑瓜子嗡嗡的,方才被带回来的速度太快了,导致他的仙体都近乎崩溃。

但真正让他精神崩溃的,却是天网的实力!

“阴界金仙???”

“还是大罗?”

“体修吗???”

“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

他懵了!

自己是不算强,可是自己的宝贝却是师父赐予的呀,就说就是天仙的全力一击都能挡得住!!!

结果在这个女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阻拦,只是一把抓来,就直接崩溃了?

这特么至少也得是金仙,比师父更强吧?

阴界的金仙,已经潜入到这里来了???

遭求!

诸天万界危矣!

他的面色一再变化。

“修仙者果然是难打。”林彬嘀咕道:“明明我能轻松碾压他,但是这一身宝贝,想杀或是擒拿却不轻松。”

“嗯?”

银发男子逐渐清醒过来,看向林彬,又略带惊恐的看向天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热门小说 第1张

网:“要杀就杀,你们···”

“冷静点,何必一见面就喊打喊杀?”

林彬摊手。

银发男子:“···”

我特么都快被你打死了,你却问我何必一见面就喊打喊杀???

这话你说的不亏心么你?

可惜,林彬还真不觉得亏心,他非常担心,甚至毫无形象的坐在这片虚空之中,与引发男子平视:“我们刚到诸天万界,有很多地方不了解,不如,我们交流一下?”

“你休想!”

“我就是身死道消、形神俱灭,也绝对不会做叛徒!”

“尔等阴界狗贼,不得好死!”

阴界?

林彬与天网一脸茫然,刚赶过来的王道长和苟坚强,也是满脑子问号。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