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与她的同学第三部揉捏同学

她在奔跑着。

汗水不断地从额头渗出,而後沿着脸庞滴落,感觉这一瞬间就把一辈子的汗都流出,浏海因汗水而结成一块一块的,她想伸手整哩,却没时刻管这麽多。

她只能不断奔跑着。

其实她不晓得後面是谁在追她,她本能地往前跑,能跑多久是多久,能跑多远是多远,没人叫她停下,她就不断地向前跑。

而後,她跑到了一个空间,满是亮光的空间。双脚情不自禁地停下,她的身体也跟着放松,她以为她能够就此驻足,在这明亮的空间享受期待已久的温暖。

忽然,亮光熄灭了。

她整个身子被迫融入了黑暗中。

小芳与她的同学第三部揉捏同学

李沫宇吵醒。

四周安静地连橡皮屑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她忽然想不起来自己身处何地,比及她的眼睛熟悉亮光之後,才发现她是在图书馆里睡着了。

她双眼发直地瞪着被她拿来当枕头的原文书,总共一千多页,厚重到她想拿那本书狠狠敲打作者的头,让他嚐嚐被书压垮的感觉。

好吧!她供认她在胡思乱想,仅仅由于现在她的脑袋仍迟钝地无法运转。她环顾周围,发现拿课本当枕头的不只她一人,心里顿时踏实多了。

其实这个梦不是第一次呈现了,严格来说尽管不算是恶梦,但每当她醒来时,她的心脏彷佛快跳出来一般,全身汗腺忽然一同翻开,不管冷气有多强,全身上下、从内而外她都感觉到炎热。

像是将她放在火上烤的热,火烫烫的,全身通红,汗如雨下。

小芳与她的同学第三部揉捏同学

当她看到远处有位女孩披着外套、打着喷嚏时,她似乎觉得有凉一点了。

放空了一阵子之後──或许有十分多钟吧?她的脑袋开端运转,视觉也比较明晰了。此刻,她感觉到屁股在震动。

不对,是放在背後的包包中,有东西在震动。

是她的手机。

『沫沫,你在哪里?老师刚刚点名点到你了。』

蓝紫特有的娃娃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口气中夹杂着一些担心和紧张。

「图书馆。」刚刚不小心睡着了──这句话沫宇并不打算说出来,知她者莫若蓝紫,她并不是第一次在图书馆睡着。

「……。」手机的另一端传来一阵缄默沉静,蓝紫似乎已经明白,沫宇又再一次地睡倒在图书馆。

小芳与她的同学第三部揉捏同学

两方缄默沉静了莫约一分钟之後,蓝紫的娃娃音传进沫宇的耳中:「沫沫,需求我去救你吗?」

「需求。」

语毕,沫宇听到通话完毕的嘟嘟声。

沫宇惧怕男人。

她记住小时候她常与隔壁邻局的男孩玩在一块儿,但不知从何开端,她变得无法触摸男人。

切当来说,她看到男人会没来由地感觉到浑身不对劲,若不小心有了身体触摸,甚至会产生头晕想吐的症状。她从前试着去挨近男人,结果便是她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之後昏倒在别人的脚边,被蓝紫紧迫送去医院。

从此之後,她就不敢冒险了。

小芳与她的同学第三部揉捏同学

不管何时何地,她都与男人保持一定的间隔。现在的她,甚至严重到在街上与男人擦肩而过时,一定会憋住气,时刻一久便会喘不过气来。她也无法搭乘群众交通工具,由于里头总是站着满满的男人,她无法忍受整车子的男人气味。

她不晓得这种症状该不该称为「恐男症」。

李沫宇左看右看了一下,当时她特意找了周围都是女孩的空位,无法从方位到电梯的必经之路,之後都被男孩占据了。

所以她才需求蓝紫来救她。

不过,也就只有蓝紫乐意救她。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