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含奶头h_捏乳头h

竹林内犹如困兽般的慕容芷被高悬於半空约莫有一个多时辰了,从一开端频频施力,企图破网而出,直至全身虚软无力,只能挨着网子坐卧,忍着阵阵莫名的臊热犹若万蚁钻身般,一寸寸腐蚀着她的筋骨,腐蚀着她的意识。

她抓握着网子,想提振精神,却一点力也施不出来,就当她第无数次站起又跌坐下来时,网子却忽然急速往下掉落。

她天性的抓住随身佩剑,却连拔出来的力气也没有,随着网子大开,她也只能顺势倒卧在地。

含糊的视野里出现了几双靴子,她想看清楚究竟是谁这麽斗胆,胆敢犯到她头上,但视野才抬起,便让一片漆黑罩上,紧接着被狠狠甩起,天旋地转间,她只能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扛着跑。

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

还有……那阵阵袭身的热气又是什麽?

为什麽她会觉得全身好痒、好痒,好热、好热,热得她好想找个清凉的溪流,跳进去爽快、爽快!

砰!

学长含奶头h_捏乳头h

蒙胧的意识里,她听到一道破门巨响。

忽地,光亮乍现。

她,被丢在一片松软的草堆上,面临的正是挂在心头悬念的御风。

他双眼闭着,俊美的面孔看来多无害啊。

慕容芷不自禁的伸手,扫拂着眼前的概括、无瑕的脸庞,忽地发现,眼前的这具皮相竟是这般的触感甚好,於是她越摸越上瘾,从原先的悄悄扫拂,转为抚挲、挑弄。

往常,这双眼,总喜欢拿着兴味瞧着自己,让她总是又气又怒;这张嘴,老说出叫人时而窝心时而无力的话语,把她的一颗心搞得一下翻天,一下覆地。

她加深指腹力道,似是复仇似的在他的唇瓣上一搓,见那张比女人为之红艳的唇瓣上印上一指痕,她忍不住快意的笑出声。

忽尔她止住笑,当意识到自己与御风的境况,不由心生警戒,忍着浑身燥热、酥痒,乃至是想寻溪流解爽快的意念,她使出全力,藉着身後的木柱坐起,开端审察身处的这座草屋。

学长含奶头h_捏乳头h

草屋极粗陋,窗外是一片绿意,除了鸟语,还有一道令人心痒的涓涓清泉声。

她扶着木柱慢慢站起。仅存的戒心因为那道清泉,给诱引的一滴不剩。

她抬脚,扶着木柱,半颠半走的来到屋外。

那涓涓清泉就在屋前不远,自上头宣泄而落,犹如白缎,会聚成一条小溪,绕着数颗大石,蜿蜒而流。

她放眼四望,没见半缕人迹,尽管心中仍对本身境况有所警戒,但骚动不断的身心却急於投入清水中,以解那股叫人难过的浮燥。

但虚弱无力的她才走几步,就觉气喘嘘嘘,从草屋到溪流的间隔不过数步,她竟跌了无数次,就连要攀石入水的力道都没有,一个失足,她整个人就这样滑入水中,虽是得到清凉,也惹了一身伤。

但她无视於身上有多少伤口,只管把自己埋入水中,贪图清凉、爽快,又觉身上的束缚太多,她扒除身上的层层束缚,仅留里衣、绸裤,再度将自己往水深处埋去。

但是,不管这水有多沁凉,也只能纾解一下下,搔痒的炙热依旧焚得她更是难过,她不由挨靠着大石频频轻喘……

学长含奶头h_捏乳头h

当异常的振奋随着那一波波燥热袭来,她不由全身一僵。

她……被下药了!

至於这个药她并不陌生,及筓那一年她就现已嚐过一次,那一次就像个恶梦,若不是她意志够坚决,咬牙挺过,其下场之惨痛绝难想像。

不过那一次是他人有意损害她的名节,这次呢?又是谁的刻意安排?目地又是什麽?

难道……是他?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