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次日,当李昀掀开帐帘进入军帐里时,只见一人背对着他,身穿如雪的白衣,身段纤细玲珑,长长如瀑的秀发用天蓝色丝带简洁俐落的扎在脑後,腰际间系着一把摺扇,单从背影看起来,就像个精神抖擞的翩翩令郎。

「还有什麽地方漏掉的吗?」那人转过身,脸上带着一只泛着光芒的白玉半面具,只显露润滑白晰的鼻翼以下和完美的菱唇。

李昀俊颜一怔,垂下眸,眼睑上的睫毛影子在眼下,「没有。」

「那就好。」我声响清冷,抬步往帐外走出去。

「如玉!」身後的李昀忽然唤道。

我停下脚步却没回头,但却等不到李昀的下句话,於是我说道:「至此,军中只有玉面令郎。」掀开帐帘走到外面。

帐外的战士来来往往,有人在练习、有人在站哨、有人在准备伙食,大夥儿看见从主帐里走出来一位白衣男人,凝重的脸均是一怔。

「玉面令郎?」不知是谁踌躇的试着喊了一声。

「本令郎参军了。」我轻轻一笑,显露玉面令郎招牌的一口白牙。

〝硄──〞

东西掉落地的声响此起彼落,有刀枪、有锅铲、有盾牌,所有人一脸错愕。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玉面令郎参加我军,相信征伐鞑靼指日可待。」李昀也从我身後的主帐走了出来走到我身边与我并肩,面上带着军人的肃然之气,续道:「从现在起玉面令郎是二军将领,二军听令行事。」

「不。」我想也没想拒绝,坚决道:「我从最基本的开端练习。」

李昀眸中闪过一抹异光,心里虽是疼爱,却也答应下来,「好。」

所有战士满脸疑惑又带着等待。

玉面令郎是谁?是大唐的传奇人物阿!没想到竟然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他,还和他一同同处军中!要是将来被分到他麾下就好了。

绵长的冬天伴跟着冰冷的白雪来临,泰北进入了最难以忍受的时期。

┼┼┼┼┼

「这位是屯骑校尉王二。」李昀指着一个个子低矮,露脸细眼的男人介绍。

王二紧张的搓搓手,乌黑的脸带着紧张。

我点点头。

王二惊喜的盯着这位身穿白衣的男人不愿移开目光,「真的是玉面令郎?」方才他在忙着指导屯骑新兵没来得及看到玉面令郎从王爷帐子走出这样历史性的一幕。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这位是步卒校尉姜清水。」接着李昀有指向一个眉目如画的男人,男人闻言略昂首朝我颔首,全身散发出文人书生秀气的气息。

接着站在姜清水身旁依序是越骑校尉林方豹、军师宋江振别的还有一名军医张运。

将重要的部将介绍一遍後,开端了今日的练习。

「众兄弟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李昀走出主帐,戎行摆放有序一丝不苟的规整排在帐前,他肃容沉声问。

「为国家而战!」戎行用嘶吼回答。

「太小声!咱们为何而战?」李昀强大了声响,气势凛人,好像一把急待出鞘的嗜血锋刃。

我偏过头看着目不斜视,满脸刚肃的李昀。

「为国家!为家人!为荣耀!为胜利!」这次地回答规整划一,咆啸天边,震响整个泰北。

「很好!那麽将上半身脱了,绕着军屯跑两百圈,没有跑完的人军法没有晚餐吃。」李昀一声令下,面前的戎行开端动作。

不一瞬间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具具光裸着精壮半身的裸男。

当中有不少人身上弯曲着粗红弯曲的大伤痕,是在每一次的战场上留下的荣耀印记。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我有些尴尬别扭的别过眼,在心里狠狠咒骂李昀,好歹我也是个姑娘,这麽不把我放在眼里?

不过显然李昀是没有想的过多,也是说出口世人开端动作之後这才想动身旁的月如玉仍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着手流利地拉开身上的腰带。

「你干什麽!」李昀猛然一惊的扯住我的手不让我持续动作,双颊边浮起可疑红晕。

「裸半身跑两百圈。」我装糊涂,答得理所当然。

李昀脸上瞬间爬满红晕,在我耳际边低骂,「你疯了吗?」

「喔!王爷珍惜玉面令郎的身体。」不知是谁忽然笑作声,笑音中带着戏谑嘲笑。

「玉面令郎不必与咱们一同练习,玉面令郎的身分可比咱们尊贵不少!」有人嘿嘿地笑了两声吹了个响哨。

淡淡的含糊气息浇热了这天寒地冻。

含糊!两个男人含糊!

我抖了抖身子,不理会李昀尴尬不已可偏偏脸上又布满红潮的脸,将身上的外衣褪地只剩白色亵衣,一股寒风从衣袖的空隙争先恐後的进入,刺骨的寒意源源不绝。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李昀看着我褪到只剩亵衣不由松了口气。

「本令郎虽是练武之人,可身子却没有众兄弟精壮,就请容许在下着亵衣吧。」我将外衣丢到李昀身上,深深吸了口气後,中气十足用上内力低吼,「没跑完就没有晚饭吃。」迈开冻僵地脚步,开端今日的练习。

战士们纷繁跟上我的脚步在我身後跑了起来,一边有人调笑着,「可别输不怎麽精壮的令郎呀!」

受过军事练习的战士们当然不会输给我,才跑完第三十圈我现已累得喘气不已,本来跑在最前头的我现已落到了最後,一个又一个的人从我身边跑过,汗水混着发丝黏贴在我脸上,面具下的小脸已是满脸通红。

「呼,呼,呼……」我停下脚步,有一瞬间地哆嗦差点让我站不住脚,昂首望着天空,头顶上厚云後的阳光提醒着我此刻是正午。

跑了一个早上才跑三十圈……这到晚餐前怎麽可能跑的完?额上的汗水沿着下巴滴落到白雪地上,我咬牙地想着。

「一百零二,呼。」跑过我身边的姜清水忽然低数。

我盯着他消瘦却结实的光裸背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就算不能在今日晚餐前跑完但在明日晚餐前跑完总是能够的。

这样像着安慰自己,哆嗦的脚又开端向前跨进。

第八十九圈……

「一百三十七,呼。」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第一百二十六圈……

「一百五十九,呼。」

第一百三十四圈……

「一百八十……」

「姜清水你找死吗?」我终於忍不住暴怒。

这厮为什麽跑到我身边就要喊作声,分明是给我尴尬的!

现已超过我五步远的姜清水身子一顿,回头看了我一眼,扬了扬美观的嘴角,不作声又持续往前跑。

真的是去……你……

我握紧拳头,调整好呼吸持续往前跑。

当我将两百圈跑完时,此刻远方山头正显露一点日出。

我只身一人大字形的仰趴在雪地上,气息现已稳定多了,後脑杓後的冰凉浇熄我全身如火烧般的热度,肚子饿得饥不择食,却没有力气动身,双脚彷佛现已不是自己的了,酸疼麻痹没有知觉。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我眯着眼看着天边,在昨晚深夜雪现已没有再下了,天空一望无际的湛蓝。

眼眶乾乾的,只觉得眸中所有水液现已在昨晚流尽。

「如玉。」一双厚底蓝云纹图锦靴走到我脸周围站定。

「李昀,我愿和众生一同仰望天空。」我闭上眼,吐出一口白气。

身旁那人将一件温暖的披风盖在我身上,暖呼呼彷佛还带着他炙热的体温,他跟着我一同躺在这片雪地里,「总之我会和你一同。」

我猛然睁开眼艰涩的回头,望进李昀深邃带着浓浓厚意的琥珀色眼里,他璀璨如宝石的瞳仁中倒映着我戴着面具的脸。

心底某一处的柔软醉在他那似水不起波涛的眼眸里,填得满满。

我垂下眼睑,轻轻扬嘴,用鼻音低低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天边的阳光现已照射整个泰北。

我回到帐中梳洗完後走出来,就见王二不知道在跟李昀说了什麽,李昀的脸一点一滴沉了下去,最後模模糊糊可感觉出他眉间的肝火。

我一边揉揉酸涩的双肩,走接近他们俩,王二也刚好陈述完,昂首看我轻轻显露羞涩的笑容,点点头後就离去了。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产生什麽事了?」我问。

李昀回头看我,有些欲言又止,末端叹了一口气,哑着声响说:「如玉,父皇驾崩了。」

我一怔,眼皮也没抬,懒懒的应了一声,没什麽反响。

「你别怪父皇……月家满门抄斩不是父皇下的令,那时父皇现已卧床不起了。」李昀匆促解说,深怕我误会。

「我知道。」我摆摆手,提起心中那抹不行逝去的痛,有如千万根针血淋淋狠狠插下去,刺得我遍体麟伤,看着李昀着急的眼神,我扯出勉强的笑,「虽不是陛下下的令,却也是他默许的。」

其中的扑朔迷离我现已懒得去想了,唯一必定的是我爹不行能反叛,我只要坚持这一点就足够了。

李昀神色一黯,接着续道:「太子继位。」

「挺好的。」我掉以轻心答。

太子是大哥教出来的,大哥临死前要我信他教出的太子能扛起大唐,我便信他。

「太后垂帘听政。」李昀又道,这次话中有些不明的阴晦参杂在里头。

我皱眉,「新皇又不是孩子,太后垂帘听政不合理。」却听他口气不对,又诘问:「怎麽了?」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如玉,月家满门抄斩我怀疑太后牵涉其中。」李昀眉头皱的紧紧的,简直能够夹死一张苍蝇,琥珀色的瞳仁深重不见底。

我脑中有一束光线一闪而过,跟着李昀的猜想似是有什麽拨云见日。

「太后……太后……好狠的心。」我喃喃念着,最後咬牙切齿。

前後相连起来,太后的嫌疑的确最大,先皇卧床,身旁伴着的人除了内侍最亲近的人就是当时仍是皇后的太后了。

月家死得这麽不值……

一只修长指腹间带有後茧的食指伸到我眼前指着我嘴唇,他用低沉浑厚的嗓音道:「当疼爱。」

我抬眸望尽李昀疼惜疼爱的眼里,後知後觉发现下唇被自己给咬出血,我竟是一点痛意也感觉不到,弯了弯嘴角,显露勉强丑陋的笑容,「不疼。」

李昀的拇指轻柔的轻拂过我嘴唇上的艳红,我被惊住,愣是没阻挠他,唇上是他一遍一遍来回的温热摩娑。

「疼爱的紧。」他朝我笑笑,虎牙分外亮眼,笑我的心漏了半拍。

口气含糊,也不知道是在说我疼爱仍是说他疼爱。

这人也太无耻,语带双关搞的人心惶惶!我脑羞的瞪了他一眼。

抬高她的臀狠狠地挺进:挺进臀缝

「我让张运去拿些酸疼的药,一瞬间你敷上,很有效。」李昀咳了两声,搬运论题,嘴角却始终擒着诱人的浅笑。

我拍开他还残留在我唇上的爪子,「哪那麽娇气。」我甩头,豪放的夸下豪语。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