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就在泰北堕入李昀和月如玉生死未卜的未知困境中,大唐的宋大夫医馆内有一件天大的隐秘即将被揭穿。

淡兰一如平常念书给小岩听之後就来到兰嬷嬷的房间,兰嬷嬷自从被救出地牢之後就疯了,时常一个人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麽,精神失常到几乎无法自理自己的生活,淡兰叹口气,当初救兰嬷嬷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判别。

「兰嬷嬷吃药了。」就连宋大夫都不知道该怎麽治疗兰嬷嬷,所以只备了安神好入睡的药,告知淡兰服侍兰嬷嬷服下去。

淡兰端着汤剂转过身却见素日总是叨念不完神色寡欢的兰嬷嬷半倚在床墙边,对着她显露不曾露过的和蔼浅笑。

淡兰素来面无表情此时却感到莫名毛骨悚然了起来。

「小姑娘叫淡兰?」

此时的兰嬷嬷目光炯炯有神,看似从来就没疯过,跟正常人一样。

淡兰将手上的汤剂放在桌上,冷笑了两声,「本来兰嬷嬷一向在装疯?」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兰嬷嬷悄悄一愣,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摸摸了自己的脸,带着苍茫疑惑道,「本来我疯了吗?」她模糊的笑了笑,双眼迷蒙,「难怪老是看见皇后娘娘那年……」

兰嬷嬷口中的皇后娘娘自然是现在的太后。

淡兰眉一动,走过去坐在床沿边,双手抓住兰嬷嬷早已满是皱纹如鸡皮般的手,妄图引着兰嬷嬷继续说下去,「那年如何?」她声响放慢语速,低柔如家园歌谣循循善诱。

一双小小软软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彷佛安心了很多,兰嬷嬷思绪飘的很远,远到她那时还仅仅个二十初头刚入宫年华的少女,那样的纯真那样的不暗世事。

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双手沾满鲜血吧。

「皇后娘娘不知道……皇上最宠的是元妃,但最爱是她。」回忆就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疯狂的侵蚀着兰嬷嬷的脑袋。

淡兰悄悄一愣,她进宫的时间虽不久,却也知道元妃便是三王爷李慕的生母。

那个妄图变节大唐的鞑靼族女。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在先皇未逝前,元妃这个人现已成了宫中的忌讳。

兰嬷嬷突然目光炯神如光,灼灼如火盯着淡兰,嘴角边显露一个冷笑,她俯下身与淡兰对视,声响如暗鸦在黑夜中来回暗叫,说不出来的诡谲,「小姑娘,你说三王爷蠢不蠢?竟然跟害死自己母妃的皇后娘娘合作。」

淡兰压下内心的心惊,佯装随口一问,「元妃是诡计反被斩首的这是咱们都知道的。」

「不对!」兰嬷嬷呼吸急促了起来,全身抽蓄抖动了起来,从鼻孔开始溢出血丝。

淡兰被吓的倒退了好几步。

「不对!」兰嬷嬷拍着自己的上下起伏过大的胸脯,仰着头快要喘不过气,「咱们都被骗了!就连皇上都被骗了!皇上……一定还以为……元妃……还好好活在……鞑靼……皇后娘娘……联合……鞑靼……杀死了……」兰嬷嬷面红耳赤,双目也布满血丝,说话时断时续拼凑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淡兰却听出这里头滔天骇浪的皇家秘辛,淡兰冲过去大力拍着兰嬷嬷的背部,着急道,「什麽意思?你再说清楚一点!」

「元妃……皇上……留命……皇后……死……」兰嬷嬷双目爆凸,彷佛用尽全身力气紧揪着淡兰的衣领,说完,苍老的脸上像是得到解脱,双目一闭,全身瘫软趴在淡兰身上。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终於……不必把隐秘带着一同走了……

淡兰其实听得不明白,她悄悄摇了摇兰嬷嬷的身体,唤道,「兰嬷嬷?」

仅仅人早已没了气味。

淡兰几乎是狂奔到小岩的房间,推开房门却见小岩正用他那残缺的手神情专注地在练字,只可惜不仅笔握不稳,就连目都不能视,一张空白的宣纸成了一幅墨水戏水图,不过他并不泄气,一遍又一遍操练。

这是他对得来不易人生的爱惜。

「怎麽了?跑成这样。」自从目盲之後小岩听觉特别灵敏,听见淡兰毛躁的声响後就停下笔,笑笑望向她的方向。

淡兰原本被兰嬷嬷给吓得魂飞天外的慌张在见到小岩的沉着淡然之後忽然觉得鼻尖一向压抑着的呼吸有了簇新空气。

她走向前坐在小岩对面,见小岩在练字,替他换了一张空白宣纸,一字一句,「小岩,我说你写。」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小岩觉得古怪,不过仍是拿起笔。

「元妃谋反,先皇念旧留命秘送故土,太后连鞑靼杀……三王不知……」

最後一字在墨水滴落之际完结。

┼┼┼┼┼

我和李昀一路跌跌撞撞才找到一处接近千芴湖附近的小窟窿,洞内狭小却也刚好能够包容咱们三个人,仅仅过於湿润,就连壁石都长满青苔,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与湖水融合在一同的美妙滋味。

李昀将那人放在我一路蒐集枯叶暂时用枯叶铺成的软垫上,洞内过於湿润一时找不到枯木能够生火,他摸摸我的头,告知了一声别担心就出洞去找蒐集更多枯叶和树枝。

洞内不只湿润也阴冷,我看着那人身上的创伤几乎要黏着衣衫,拧了拧眉,决议着手帮他把衣服给脱掉免的届时创伤黏着衣衫,仅仅才刚帮他扯开左面肩膀,我的手腕被大力捉住,硬是将我往前一扯,我没来得及反响被往前一拖,跪在地上的脚步往後滑一个踉跄狠狠扑倒在那人身上,双具身体上下交叠相贴毫无空隙。

那人的双眼猛然张开,瞳色是我从来没见过光辉,隐约流淌着天上霞色的异光,我被那迷幻的瞳色给看得征住,一时间没挣脱他抓住我的手。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月如玉?」他的声响带着衰弱的病色。

我回过神,倏地沉下脸,「你是谁?」却发现他全身上下都在发烫。

不好,创伤引发感染会有生命危险的。

「月如玉?」似乎是顽固的要知道我的答案,他用残存的毅力反覆的问。

我叹了口气,无法供认,「是,我是。」

反正他现已发烧,应该是脑袋烧得糊涂了。

听到我的回覆,他笑了笑,猛然甩手,晕了过去。

李昀回来时手里不只抱着枯木叶,还有我的玉面面具,和巨虎打架匆忙间竟是不知道将玉面面具丢落在哪里了。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见我的目光盯着他手上的面具,李昀笑笑,即使咱们现在身陷险境,他身上依旧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气质,不是属於沙场王爷的屠戮杀气,而是一股令人舒适放松的气质,「别瞎猜,仅仅随手捡到。」他将面具慎重交递到我手上,又道,「不过我知道它对你很重要。」语毕,他才发现我身上只着中衣,外穿的血染白衣此刻正盖在不省人事的那人身上,而那人的衣服……被我随意丢在一旁。

李昀的目光过分尖锐,惹得我别扭的别过头,努努嘴解释,「咳!身为医者,病患的创伤会黏着衣衫,这是知识。」

「全身都脱了?」

「……全身都脱了。」

「……你都还没脱过我衣服。」

「……你现已脱过我的了。」

後来便是李昀虽然臭着脸,却还是将他身上的外衣披在我身上,自己一个人赌气在旮旯生火。

看着李昀终於升起火苗,我嘴角边溢着浅浅幸福的浅笑,火光晕糊了我眼睛,不由得信口开河,「李昀,待尘埃落定,咱们归乡布衣吧。」

猛的挺进去 挺进去了

李昀回过头,笑容灿如夜中一枚盏灯点亮了我整个人生,他毫不犹豫应了一声,「依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