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内裤慢慢的脱了下去:扯下内裤

第四回-躲避

小樱嘟着嘴表示,「那我坐哪啊?」知世指了指小狼的方向,「小狼周围还有空位啊,你去跟他坐吧!」

小狼错愕的瞪了一眼知世,无法的说,「干麻扯到我啊,算了!小樱,你跟我一同坐吧。」小樱失落的说了句,「喔。」

教室里回绕着朗朗的读书声,可是有四个男女却彻底没在听课,迳自沉浸在自己的国际里,很快的,下课钟声当当当的响起。

艾里欧向周围的知世小声的问,「等等有空吗?」知世看了看课表後回说,「下午没课啊,怎麽了吗?」

艾里欧指了指手上的纸条,「战术商议。」知世点了下头,说了句,「喔!了解,等等再说吧,快上课了。」

她把内裤慢慢的脱了下去:扯下内裤

十分钟後,上课了,又听见朗朗的读书声,但那四个人又一边听课一边沉浸在自己的国际里。

知世心底OS,「艾里欧说的战术商议究竟是什麽呢?」小樱心底OS:「知世究竟怎麽了!」

艾里欧心底OS,「呵,有好戏可看了。」小狼心底OS,「这两人究竟在打什麽主见!」

当当当当,放学钟声响起。

知世看了看手机,时刻正好是十一点整,於是知世就以很快的速度拾掇东西。

时刻是十一点二十分,知世正打算回家时,艾里欧叫住了她。

她把内裤慢慢的脱了下去:扯下内裤

艾里欧笑着问,「知世,你要回家了吗?」知世疑问的问,「对啊!怎麽了?」艾里欧说了句,「我送你吧!」看向知世,她却是一脸疑问的问,「为什麽呀!?」

艾里欧以唇语跟知世说,「待会在你家调集,我们做战术商议。」知世以目光向艾里欧说,「了解。」

知世笑了笑,牵起了艾里欧的手,说了句,「那就费事你啦。」艾里欧自然是知道她的用意,救回握了,「不会啦,为你服务是我的侥幸.」

知世对小樱说了声,「小樱,我先回去啦!」又回头对小狼说了句,「小狼,就费事你送小樱回家喽,反正你走过很多次了,熟的很不是吗?」

小樱还来不及反响,才说了句,「欸!知世。」却只看到她拂袖而去的身影。

小樱低泣着,「知世真的在躲我,早上在教室门口遇到,她也叫我先进教室。」「还有选坐位时也是相同,刻意避开我的视线。」

她把内裤慢慢的脱了下去:扯下内裤

不满的抱怨着,「下课也相同,艾里欧一约她,又跟艾里欧一同走,我真的被抛弃了吗?」

小狼拍拍她的肩膀说,「或许他们有事情要商议啊,才会叫我送你回家呀!」但小狼心里的OS却是,「这两人不知又在打什麽主见,仍是把小樱看紧一点才是。」小樱擦乾眼泪,露出了笑容,「嗯,那我们一同回家吧。」

另一边,话说一小时前,知世跟艾里欧各自回到家之後,艾里欧打了电话跟她说,「知世,我们等一下在你家调集喔。」

待续…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