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一米的距离,流淌的岁月,时光在两人之间静静回旋扭转,如丝如缕,绵延不绝……

两人的双眸影子在对方的眼里,而蓝千晴第一次看见了,毫无粉饰的伤,如滔天巨浪般翻搅在蓝千澈的眸里。

喝醉的蓝千澈,反而不再掩盖他的寂寞。

心忽然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般,蓝千晴感到疼痛。

究竟她的哥哥受过什麽伤,才让他露出如此神态。

像是一只凶狠的野兽,外表用坚固的獠牙刺伤别人,但夜深人静时,却一个人挨着痛,单独舔着伤。

「憨晴……」蓝千澈在迷糊中,口中仍念着妹妹的姓名。

「白痴,干嘛说我憨啊!」蓝千晴眼神一柔,然後她趁着蓝千澈迷迷糊糊时,使个劲,用力的把蓝千澈推开。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真是的!」擦乾眼泪,蓝千晴知道现在她不能哭,不能再软弱。

「呼……呼……」蓝千澈躺在地上,苦楚的深呼吸。

「澈,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蓝千晴奋力的把蓝千澈扛起来,把他的手臂跨过自己的颈部,然後扶着蓝千澈,一拐一拐的走上楼。

「好重……」蓝千澈整个人依靠在蓝千晴身上。

一步一步的走上楼,蓝千晴第一次觉得,走楼梯快要了她的命。

「之後……你、你一定要,呼……请我吃大、大餐,呼……」蓝千晴一边扶着蓝千澈上楼,一边诉苦着。

但是就算再累,她也绝不松开她的手。

「碰!」用力的把蓝千澈的房门打开,「喝醉了……就给我睡觉去!」千晴尽力的把蓝千澈丢在床上,「累、累死我了……」

擦擦汗,蓝千晴看着躺在床上的哥哥,那张比女性还美的脸庞写满苦楚。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仅仅心疼。

蓝千晴忽然恨自己的力不从心。

不了解他的苦,不能给他鼓舞,给他安慰。

「好好睡吧,澈,晚安。」她只能祈求他能一夜好梦。说完,蓝千晴准备转身就走。

「不要走……」

「咦?」

蓝千澈忽然伸出手,把蓝千晴拉到床上。

「干嘛啊!喝醉了就给我好好睡觉!」蓝千晴想甩开蓝千澈的手,但後者却牢牢的抓着。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禁绝走。」

这时候,蓝千澈把蓝千晴拉到自己身旁,他张开迷蒙的双眼。眼里的浓雾在半晌间散去,只留下认真而明澈的双瞳。

「禁绝你离开我。」

蓝千晴吓一跳,她不曾看过蓝千澈如此认真而没有遮掩的眼神。那明澈的眼,让蓝千晴的心狠狠漏了一拍。

「你……」才刚要说话,蓝千澈又变回一副醉醺醺的状况。

「嗯……」

「喂!笨澈你是不是在赖皮!」

「……」

蓝千澈没说话,仅仅抓着蓝千晴的手就这麽睡了。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绝美的脸上有着小而浅的笑脸。

这一晚,是蓝千澈唯一没做恶梦的一天,就这麽好眠一觉到天亮。

隔天清早。

蓝千澈高高兴兴的起床。

蓝千晴则带着厚重的黑眼圈爬起来。

「唉唷!吓死我的毛了,憨晴你怎麽在我的床上啊!」

还不都是你!蓝千晴在心底大吼,不过他忘掉最好。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最好把昨日发生的全部通通忘掉。

「难不成你看我帅想要……」蓝千澈双手抱胸,一脸惧怕。

「你!」咬牙切齿着,「哼,算了,本小姐不跟你计较!」蓝千晴哼了一声。

「沉迷我的美就直说嘛!」

蓝千晴忍不住瞪他。

蓝千晴开始怀疑昨日她看到的是不是幻影。

「看什麽看啊!一大早没看过帅死人不偿命的美少年吗?」蓝千澈挑起美观眉,妖媚的笑道。

千晴撇撇嘴,而蓝千澈笑着看着她。

「看什麽看啊!一大早没看过美到冒泡的美少女吗?」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哈哈哈哈……」蓝千澈捧着肚子开始大笑。

「笑屁拉!」

蓝千澈笑到说不出话来,最後还笑到床上打起滚。

「是有那麽好笑喔,分明便是真话……」

「哇哈哈哈哈……」

虽然很白目,但蓝千晴很久没看过蓝千澈大笑了

连眼睛都在笑。

笑得那麽美。

「懒得理你啦!」蓝千晴轻笑着摇摇头,然後打开门就出去了。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在关门前的那刹那,蓝千撤收起笑脸,眼里竟是一片温顺,「白痴,谢谢……」

谢谢你。

※※※

「哥!等我啊!」

蓝千晴呼喊着前方的大哥和二哥。

「千晴?你怎麽还在这?我认为你老早就出门了。」蓝千翔讶异的道。

差点就要迟到了,蓝千晴擦擦盗汗,都怪蓝千澈啦。不过她没说出原因,仅仅笑笑的道:「我睡过头拉哈哈哈。」

「你昨日为什麽要一个人睡?」这时候,蓝千宇冒出一句话。一击射中,杀伤力百分之百。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这个……」当然是说不出话了,蓝千晴实在不是很会掰藉口,「便是由于阿……」抓抓头,蓝千晴只能傻笑,「哈哈哈哈……」

两人只能无法地摇摇头,尽管知道妹妹有事隐秘,但他们也不肯去探求。

「哥!为什麽澈那家伙都不怕迟到啊?」蓝千晴连忙找个论题问。

不过这个问题的确隐藏在她心中很久了,毕竟她从来没看过蓝千澈哪一天准时到过校园的,但她也从来没看过哪一张奖惩单上有他的姓名。

不公平!教官那家伙抓她可严得狠,一打钟,若蓝千晴的一只脚还没跨进校门口一步,她就等着一个违规。

「害我每次都像是上垒相同扑在校门口前耶!」

本来仅仅无心的一个问题,没想到蓝千翔和蓝千宇都陷入了考虑。

咦?这个问题有这麽难吗?为什麽哥哥们的表情都不太美观……

蓝千晴注意到了,蓝千翔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而蓝千宇的眼眸则越沉越深,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哥,怎、怎麽了吗?」

「没事。」兄弟俩一口同声,露出相同的神态,想让妹妹定心。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啧,又来了,总是不和我说。」蓝千晴撇撇嘴,其实心里很伤心。

同一时间,蓝千翔和蓝千宇的脸一下子惨白了起来……

被两个哥哥一同打发後,蓝千晴极为不高兴的进了教室。

「干嘛啊!脸臭的像大便相同,想吓死谁啊?」曾怡姗立刻开口。

「过分分了!我哥他们每次都不告诉我究竟他们在烦恼什麽!」

「当然啊!」曾怡姗一脸往常,「谁叫你笨嘛!」耸耸肩,曾怡姗一边喝着饮料一边道。

「我哪有!」极力辩驳。

「哪没有!」再次辩驳。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是谁每次段考都拿倒数,是谁每次走路还会自拐,是谁每次都会被教官抓,是谁每次天真的认为全世界都是好人,是谁……」

「好啦!Stopok!」蓝千晴无法的道。

「就跟你说不要和我说破英文了!」

「人家的英文分明就很好!you究竟know不know啊!」

「know你的马啦!我……」曾怡姗才刚要爆出不雅的话,但一句冷冷的叫唤声打破了两人的斗嘴。

「千晴。」

「林萱萱你又想吓死谁啊!干嘛从我背後偷偷冒出来,不舒服耶~」

林萱萱没理会曾怡姗,仅仅冷冷的看着蓝千晴,「我要问你一件事。」

「喔,好啊……」

「昨日体育课後你去哪了?」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咦?」

「回答我。」尽管想坚持冷静,但林萱萱那股女王的气势仍掩盖不住。

「我在保健室啊,怎麽了吗?」

「喔?有吗?你昨日并没有回教室收拾书包啊!」

对吼,她昨日根本没回教室啊,那为什麽今日早上她的书包还好端端的在她的书桌上呢?

对啊,她怎麽忘掉了呢?

那麽是为什麽……

「由于我大哥先送我回家了……」

「啪!」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在整间教室里。

「你马的白痴吗?蓝千宇找你找的那麽辛苦,你还有脸忘掉!」

蓝千晴怔怔的摸着自己火辣的脸颊。

什麽……

莫非蓝千宇当时,一直在找她是吗?

最後知道她回家後,还到教室帮她收拾东西吗?

那为什麽回家时,他和她说他没有找她?

蓝千晴现在才知道,昨日蓝千宇脸上的孤寂,是为了什麽。

是由于她啊……

扒开就是一顿猛吸扒开猛吸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