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他】是我老婆33

扣扣!

「请进……是你,夏圻空。」医师看着向他允许暗示的夏圻空,阖上手中的病例本,「请坐,有什麽事吗?你用手语没关系,我……」

他停下说话,夏圻空坐在椅子上後,拿出早就写好的纸张给医师看。医师愣了一下,他看向夏圻空,对方的眼神里除了坚定外,没有其他疑虑,他笑了。

「你总算定下决心了?」夏圻空允许,双手比划着。

「托付你了。」

待在加护病房里看顾的易沚轩靠着椅背浅眠,一双手悄悄将薄毯放在她背上,让她清醒。

「……是你们。」单独燿笑着。

「换班吧!伯母。」

「是阿,」另一旁将袋子放到桌上的邱奕涸说,「接下来就换我们,伯母先回去休息吧!」

「嗯,谢谢你们。」她拿起薄毯,「对了,圻空呢?」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阿,他去主治医师介绍的当地了。」

「主治医师……这样阿……」易沚轩安慰的笑了,她看向还不省人事的范顗季,「笨顗季,口口声声说要做让圻空崇拜的人,再偷懒不醒来,圻空可是会追过你的。」她说,一手像对小孩般,轻抚范顗季的头顶。

扣扣!

所有人看向门,门边探出夏圻空的身影。

「圻空。」易沚轩高兴的看着走来的夏圻空,「今天的医治告一段落了吗?」

夏圻空笑着允许。自从夏圻空接受声带医治後,连气音都无法宣布,饮食也清淡许多,任何会影响到嗓子的运动也都禁止。为此,夏圻空怕影响到,甚至还在脖子上绑上纱带提醒自己。

「正好,我和奕涸还没吃,伯母正要回去,圻空,可以帮我们看顾一下吗?」单独燿推了推眼镜说,夏圻空有些愣住,随後点允许。

「那就费事你了,圻空。」易沚轩说完,就和另外两人脱离。

夏圻空看着关上的门,知道他们是故意要让他和范顗季单独相处。感谢的笑了笑後,转身走向病床,坐在椅子上,看着戴氧气罩、仍然不省人事的范顗季,伸手抓住曾让他安心的手,伤心的皱起眉头,这次却不怎麽安下心。

接下来……该怎麽办?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事,总不能把范顗季蒙在鼓里,但他实在很不希望让范顗季知道。

要是以前普通的朋友身分,范顗季一定只会笑着骂他笨,顶多再说个抱歉,之後就会跟以往相同日子。可是现在身分不相同了,结果也一定会大大的不同,不是让范顗季伤心,便是脱离,即使容纳了,之间在一起的原因也会因而改变。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他不要因为那件事的关系才在一起,也不要因为愧疚或是要补偿而在一起,这样就一点含义也没有了。

夏圻空握紧范顗季的手,张开嘴。

「顗季……」尽管没有声响,但能明显感到开口的艰难,「你能不能在知道工作之後……不要这样爱我?」

这个声响究竟……是谁?

这个声响曾让他很生气、很讨厌,却也曾很爱抚……爱抚?

「我在这里。」

谁?

范顗季惊奇的看着周围,印象中的声响常这麽跟他强调对方的存在,但他仍是想不起来是谁。太久没听到,彻底找不到正确的脸对上……

太久?是好久以前听过的吗?好久……有谁是好久不曾见过面的?

范顗季无论怎麽想也想不起来,并且除了声响外,他好像还忘了很重要的事,重要到……一旦忘了就会再也回不来的姿态……

「医师!!」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护理看着心电图紧张的说,上面的线已经逐渐降低高度。医师赶紧分配工作和拿起需要的医疗用具。

在外的一行人心急的等待,夏圻空的脸色更是惨白。才说完那一句後,就出现心跳不整,真不知道是巧合,仍是范顗季已经开端有反响了。

想到这,夏圻空像是惊吓般,身子震了一下,惊骇立刻窜满全身细胞。一想到范顗季知道这件事後,不论哪个结果,都是他最不想要的,更不想要因为这样,就得到范顗季。

过没多久,医师总算稳下病况,但随时仍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夏圻空不安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范顗季,根本没有心力听。

伸出因不安而颤抖的手抓住范顗季的,这次连异样都没有出现。俯下身亲吻苍白的脸,也没有任何回应,他惊骇了。

无所谓了,不管结果怎样都无所谓了,他只想范顗季活过来。

「……顗季……」他尽全力用气音喊,在旁看的人都愣住了。

「不可以,圻空!」邱奕涸按住夏圻空的膀子,「你现在在做医治,嗓子是不可以有任何刺激不是吗?」夏圻空甩开他的手,坐到床边。

「……顗季……顗季……」他尽力喊着,但迟迟只要嗓音。

直到口乾舌燥的咳了几声,他仍是没有任何声响,无论如何,他便是不要范顗季就这样脱离。

「够了,圻空……」在旁看的人几乎都流下不忍的眼泪,易沚轩更是跑过去阻止他,「够了,你不要在喊了,你在喊下去会让嗓子坏掉的!」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夏圻空仍然固执的不听劝说,仅仅喝了一杯水後,又继续叫喊,但仍是相同。

周遭的人没有办法,只好将夏圻空的主治医师找来。主治医师紧张的赶来,就冲到夏圻空旁。

「快停下,夏圻空!你不想要声响了吗?」这才猛然发现主治医师的夏圻空吓了一跳,他慢慢回头看向主治医师,「尽管才刚开端,可是现在你的声带很软弱,要是勉强继续下去,你有可能永远康复不了声响阿!!」

夏圻空愣了一下,伤心的低下头後,又转看向范顗季。

「……顗……」

啪!!

嘹亮的巴掌声打断夏圻空的发声,一只美丽的手慢慢放下。

「你以为这样做,顗季就会高兴了吗?」夏圻空愣了,看向正仇视他的秦雅静。

「雅静!」赖治喘着气站在门口,很明显他们两个都是跑过来的。

秦雅静的眼角开端充斥泪水,但她仍然怒气冲冲的瞪着夏圻空。

「经过两年前的事,顗季都能康复过来,现在仅仅一场事故算了,怎麽可能会带走顗季的命?你就不能多信任顗季一点吗?你还要让顗季自责到什麽程度?」一听,夏圻空伤心的低下头、皱起眉心。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他是信任范顗季不会脱离,可是没有任何确保可以让范顗季清醒。并且要是范顗季就真的这样脱离,那他还要康复声响做什麽?

想到这,夏圻空不安的哭了,他不要范顗季走阿……

「咳咳!!」抽泣让夏圻空的嗓子受到刺激,居然让他咳出些微的血。医师等人赶紧围上。

「夏圻空!」

哔!心电图忽然有了反响,他们都愣了一下,可是范顗季并没有睁开眼。夏圻空紧抓住范顗季的手,不死心又喊了几声,就再也喊不下去,他更加不甘心的哭泣。

「回去吧!圻空,回去让医师看你的嗓子!」在一旁的人都劝说,夏圻空摇头,他不想放弃,他看向范顗季。

「顗季,你快醒来,我就快要没有声响了。我怕我会再也没有声响,我不想这样……顗季,所以你快醒来好吗?就跟以往相同叫我老婆阿!顗季,顗季……」心电图仍是没有任何反响,他真的动摇了,大哭着,「我真的快没办法了……快醒来啦,你这个贪睡老公!!」

忽然喊出的声响让所有人都讶异的睁大眼,但下一秒因为嗓子传来的剧痛让他连惊奇的时间都没有,就晕倒在地。

「圻空!圻空!」邱奕涸撑着夏圻空大喊,主治医师也紧张的喊。

「快点回去……」他忽然安静下来,某个规则的声响逐渐取代。

哔!哔!哔……

我被做了-我被操了

心电图开端有大起伏的反响,被夏圻空握紧的手也下意识的握紧。

「圻……空……」范顗季宣布声响了,在一旁的易沚轩立刻冲向范顗季,他仅仅微微睁眼,定睛看向她,「妈……」

「顗季!」易沚轩流下眼泪笑着。

范顗季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并且意外的累,很快就又闭上眼,易沚轩赶紧转身通知护理。秦雅静看晕倒的夏圻空,悄悄分隔他们的手。

「圻空,你看到了吗?顗季终於听到你的声响了,他醒来了!圻空,我也有话要跟你说,所以你也要赶快醒来,知道吗?」语毕,眼角的泪水终於往下滑落。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