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计划最痛苦的一天_憋尿训练

听说黄濑事故时,社团活动正进行到一半,刚做完基础训练的桐皇全园在场边稍事歇息,预备十分钟後继续进行分组练习赛。

前一秒还站在他身边、静心拾掇数据的桃井随手滑了下手机,脸色瞬间有了改变,向来认真的司理此刻再也管不了材料便踹着黑子传来的简讯往青峰的方向跑。

「阿大,小黄他⋯⋯他出事了。」粉色的娇小身影挤进集合一切正选的座席中,没有刻意压底的音量吸引在场多半成员的注意力。

「对不住,请问小黄是⋯⋯海常的黄濑凉太吗?」在青峰作出回应前,樱井良怯生生的问句率先响起,桃井忧心忡忡地点点头。

「所以他发生什麽事?」现任队长若松孝辅立刻插话。

相较他们,在一旁的青峰要冷静得多,仅仅是握着水瓶的手捏得紧了点。

惩罚计划最痛苦的一天_憋尿训练

「听说是拍照回程出事故,现在人在神奈川的市民医院。」桃井解释道,气氛登时变得凝重。

「那可真糟糕,伤势严峻吗?」急性子的队长紧接着问下去,仅管是仇视主力,他对颇有礼貌,实力也适当不错黄濑形象不错,自然是期望那孩子别受太严峻的伤。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哲君只传了这几句话和医院住址给我。」若松的疑问又让桃井眉心又蹙紧了点,仅从黑子的只字片语无法评断黄濑的安危,她的心里满溢着忐忑。

「这样啊⋯⋯好吧,青峰跟桃井,我准你们今天早退,快点拾掇拾掇探病去吧。」见到冰雪聪明的学妹由于旧日好队友而坐立难安的姿态,若松托腮思考了没一秒钟就立刻下达指示。

「谢谢队长,那我们就先⋯⋯」桃井赶忙鞠躬道谢,但是在她抬起头来前,一句让她心都凉半截言语从最熟悉的两小无猜嘴里迸出。

终於,跟黄濑大概是交情最深的那个人打破缄默沉静。

惩罚计划最痛苦的一天_憋尿训练

「没有必要吧。」情感动摇几乎为零的五个字让在场一切人都愣怔了,桃井特别不敢置信。

「练习结束再去,也不差这一小时,黄濑他又不是死了。」一点点没把世人诧异的眼光放在心上,严酷的言语继续从青峰口中吐出。

「阿大!你怎麽能够这麽说!」再也挺不下去,桃井挤开面前的学长靠近青峰,用她小小身子所能使出最大的劲对眼前193公分的少年咆哮,粉色瞳孔中盈满怒气腾腾的眼泪。

要不是若松及时卡进火药味浓厚的两人世,桃井很或许就会当场气哭。

「给我冷静下来,你们!」重重推了下青峰的肩,若松咬牙切齿道。

虽然升上队长後稍微脾气有收敛些,可一旦被踩到地雷,若松火爆浪子的赋性就会再度复活,并且,就像长期蓄积能量的休眠火山,威力愈加强大。

惩罚计划最痛苦的一天_憋尿训练

「不管怎麽说,我这个假是准了,要留要走自行决定,总归,不要在全社员面前给我吵架!」由于欠好对女孩子发生,若松全冲着青峰大骂,嗓门震耳欲聋得让体育馆里一切人都不自觉远离他一大步。

除了青峰仍然保持招牌的不耐表情,他傲慢地睨了大发雷霆的前辈一眼,咋舌,「啧!」没大没小地挤开队长,青峰背对他那群正骚动不已队友,率先走进场内。

他伪装没听到後面桃井拾掇东西、匆匆告别的动静,以及关於海常主力的交头接耳,抄起篮里的球、自动自发开始投篮练习。

一球、两球、三球、四球,三分线上的青峰大辉心无旁鹜、弹无虚发。

怎可为仇视主力影响重要练习?他都誓词要称雄下一届WC了,不过是黄濑凉太、被车撞的黄濑凉太、伤势不明的黄濑凉太算了。

「队长,黄濑会不会由于事故而不能打球呢?」场边,樱井边做着暖身运动边小心谨慎地询问一张脸臭烘烘的若松。

惩罚计划最痛苦的一天_憋尿训练

「很有或许,如果伤到重要的筋骨篮球生计就会宣告提前报废吧。」扭扭脖颈,心情还是不太愉快的若松闷闷地应对。

「框」一声,篮球与篮板的碰击音回响在整个偌大体育馆,顶尖大前锋青峰大辉的投篮,今天头一次失准。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