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初次碰头,白玉堂跟Eva都觉得对方大出自己意料之外。

白玉堂尽管也曾在外国留学,知道学生分租房子许多时会男女合宿,但是直觉上一贯以为展昭口中说的宿友是个男的,谁知居然便是他方才抱走的女医护。方才仅仅匆匆一瞥,现在仔细审察,发觉金发碧眼的Eva不只漂亮,并且散发着一种性感妩媚的风韵,是那种男人无法忽视的佳人。方才平息了骚乱之後,跟月华来到展昭交待调集的办公室,一推门就见展昭一手握着Eva纤细的脚踝,一手拿着冰袋帮她敷伤。看到这个含糊情景,白玉堂蓦地为难的怔住了,心里暗骂臭猫外表正经,原来出手这麽快,没想到居然是熟人。

另一方面,Eva没料到展昭口中的鬼魂猎人居然如此年青。在她眼里,白玉堂俊美得叫人惊讶,整个人就像水晶那样晶莹剔透、光采照人,而月华青春活泼、甜美可人,二人站在一同,在她眼中就像一对天使,怎样也无法把他们连系到鬼魂猎人这种诡秘的职业上。

三人相互介绍握手,Eva热心地招呼:「展说你们今日才刚到步,累吗?」声响轻柔而高雅,语气却明晰而带着自傲,让人不自觉的听从她的话,这可说是她作为精神科医师的天分本钱。Eva似乎很喜欢月华,笑着伸手拉着她在身边坐下。

「还好,能够说说医院呈现Poltergeist的事吗?」白玉堂立刻进入正题。

Eva敛了笑容,凝重地问:「你们以为方才是Poltergeist吗?」

「我以为很有或许,不过现下不宜结论,还需求过滤一下其他或许性。其实许多时所谓的超自然现象都没有什麽神秘,都是人在自己吓自己。」展昭在旁边点了允许。

Eva答道:「这样吧,我先说一说这些日子医院的怪事。作业应该是在Amy入院三日之後…」Eva仔细描述了医院发生的各种怪事──有些小东西消失了又回来、没人的房间传出莫名其妙的敲打声、物件移动、灯火闪耀等。後来状况越来越严峻,敲打声越来越响、窗户无故格格作响、电器失灵、更有人说见到鬼影。状况现已不能用疑心生暗鬼来描述。於是,Eva就打电话跟展昭商量对策。

展昭续道:「归纳一切作业的描述,怪事大致上都集中在这一层的儿童及青少年病房发生。我三日前开端纪录这儿的数据,仪器监督的成果显现这楼层的温度、湿度及磁场变化都有点反常(注1),而时间基本上与这几天poltergeist呈现的时间吻合。」

「方才的有没有纪录到?」

「有,等一下能够翻看。」

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白玉堂沉思片刻,问道:「你们以为Poltergeist跟Amy有关?」

「这还没清楚,不过因为时间很吻合,我以为值得探究一下两者的联系,这也是我来这儿的首要使命。」展昭表达了自己作为研讨员的立场。

白玉堂了解地址允许,问:「那有没有直接查询Amy?」

「还没有。我今日才刚得到道德委员会(注2)的同意去触摸患者,仍是我的上司费了不少劲才能够这麽快经过的。」

白玉堂悄悄挑眉,道:「哦,你的上司倒真有体面,这麽快就弄到手了。」

展昭微微一笑,答道:「他说把下年的情面牌都打尽了,要我无论如何弄点有意思的东西回去。」

Eva续道:「白、月华,你们不是研讨员,原则上需求徵询过Amy的爸爸妈妈让他们赞同你们触摸她。到现在为止,有什麽问题?」

「尽管这一次并不是你们主动委托,不过我要先声明一下,作为鬼魂猎人,我不单止对医院的poltergeist有兴趣,也想查询这次失踪作业。我的意图是要查询作业原因,在或许范围内处理它,这对你们来说有没有问题?」无论是医护人员仍是研讨员,举动都受到许多规则限制。尤其是牵连到住院患者,动辄就会惹来纪律处分,白玉堂不想为他们带来费事,因而要清楚他们的底线。

Eva笑了笑,道:「这方面你不需求忧虑。我是Amy的主诊医师,最大使命是要让她回复正常。只要你的举动不会对她形成伤害,又得到她爸爸妈妈的肯首,我没有任何理由干涉。咱们的作业没有抵触,相信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白玉堂点允许,想了一会,问道:「听猫儿说,Amy现在完全无法跟外界沟通,具体状况怎样?」

Eva像是发现了什麽风趣作业,对展昭嗤的一笑:「猫儿?你的绰号真心爱。」展昭悄悄白了她一眼,嘴边的浅笑温柔而带点无奈。

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请千万别追查这群人用英语攀谈怎麽还能明白各种称呼,这肯定是作者偷懒又无能的表现OTZ)

看着两人的密切情状,月华遽然冒出一句:「Eva姐,你是不是猫哥哥的女朋友啊?」

白玉堂闻言瞪了她一眼,月华的思维一贯很跳动,他从来摸禁绝她脑子里想的是什麽。

人家正在不苟言笑的评论作业,你问什麽有的没的,真是给白少长体面了!

月华回瞪一眼,小五哥,你的老鼠耳朵竖起了,别以为我没看见!

Eva杏眼圆瞪,对月华道:「展跟我像一对吗?」说着轻拍展昭一下,笑道:「嗳!这位帅哥,认识了你这麽久,怎麽都没发觉你在暗恋我?」

展昭没好气地说:「美丽的小姐,你就别逗了。」

Eva哈哈大笑,道:「开个打趣你都不给体面!」回头笑眯眯的拉着月华的手道:「月华,我跟展是多年老友了,咱们仍是学生的时候,还一同住了八年呢,早就像是一家人了。」

给月华这一闹,原本严厉的作业气氛平缓下来。Eva看到月华跟白玉堂相互瞪眼,而展昭在旁边抿嘴笑着看他们,更是给逗乐了。跟白玉堂碰头前,她就对他充溢好奇,第一眼的形象却觉得他并不容易亲近。经过这一番对谈,Eva觉得白玉堂比他实践年纪更为成熟,处事头头是道,难怪展昭介绍他的时候给予很高点评。展昭为人尽管随和,但是在作业上一贯很谨慎,他很少批判人,但要得到他的欣赏也不易。现在看到他跟友伴共处轻松的一面,就觉得这个比自己年青一截的鬼魂猎人实践上也不是那麽拒人千里。

我们说了几句打趣话,Eva转回正题:「在你们得到她爸爸妈妈的赞同之前,我不方便透露Amy的病况。今日本来打算让你们和Amy和她的爸爸妈妈碰头,但是方才发生了这麽大的骚乱,有许多善後作业要做,似乎得延到明日了。」

展昭接着说:「玉堂,我先送你们回酒店,看看前几天的数据,晚点咱们再回来在Amy的房间四周架设器材督查。」回头问Eva:「能够吧?」

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Eva允许道:「我会向搭档交待。」

这时Eva的搭档来谈作业的事,匆匆商量好明日的组织,三人准备离开。

展昭临走前问Eva:「你的脚扭伤开不了车,等下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叫搭档送我一程就好,你跟白和月华专注研讨这个案子吧。」回头跟白玉堂说:「Amy的状况不能拖,身体很快就会撑不下去,这麽小的孩子…我真想你们能帮到她。」白玉堂点允许,背起那个一贯随身携带的三尺盒子,跟月华先走一步。回头瞥见展昭跟Eva轻拥道别,月华小声道:「Eva姐长得那麽漂亮,跟猫哥哥很速配啊…」白玉堂推她一下,道:「关你什麽事?八卦!」却忍不住若有所思的向两人深深望了一眼。

───────更新是费劲的,作者是无能的───────

下午三时左右,三人在酒店附近的唐人街吃迟来的午饭,饭桌上的气氛却是出奇的凝重。

展昭瞄了右面的月华一眼,月华对他做了个口形:「等一下就没事。」眼睛再转向左面的白玉堂,只见他默默垂头吃着饭,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层阴影,遮盖了双眼。展昭暗叹一口气,後悔方才说错了话。气氛为难却是其次,看着白玉堂那张貌似安静的冷脸孔,却不知道下面汹涌着什麽心情,才最让他不安。

其实也不能怪展昭,这次纯粹是误触地雷。

方才三人在车上闲谈,说好了吃饭的当地,聊起了四鼠的去向。

「大哥家里是寺庙,日本新年跟外国新年相同,都是一月一日,而日本人习气年底年头都要去寺庙拜拜,请求来年顺畅,所以每年这段时间都走不开。二哥是神父,圣诞节及新年也是教会的大事,他每天都要处处掌管弥撒。三哥跟四哥回家去陪嫂嫂们,三嫂还好,四嫂跟四哥说,圣诞节不陪她也没问题,她自会去找英俊的小伙子去过浪漫的圣诞节,着他不用忧虑,卒之四哥急急回家了。」

月华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天我看四哥听电话时姿态怪怪的,心想大寒天他怎麽会满头大汗?原来是四嫂发飊了!」三人笑了起来。

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白玉堂笑道:「这种大节日,就只有我和月华这种孤家寡人,才会有空来理你这只猫。你不是也因为这样才给搭档丢过来?」

展昭笑道:「你就算没有太太和女友,爸妈没留你在家麽?尽管中国人不太过圣诞节,可这是香港可贵的长假期啊。」

白玉堂明显怔了一会,才淡淡的答道:「我爸爸妈妈都过世了,没有人管得了我。」

展昭立刻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歉然道:「对不住,我不知道…」

「没联系,现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白玉堂冷淡地答应,面无表情的回头望向窗外,手指却紧紧攥着那个随身盒子。两人认识不是很久,不能说很了解对方,但是展昭知道自己一定是无意中提起了他的伤心事。初相识时白玉堂跟他事事抬杠,冷嘲热讽,到我们由埃及分别时现已大有改善。为了圣诞节的约好,两人常常通电话,一贯都有说有笑,现已很久没听过他用这种冷漠的语气说话。展昭在倒後镜中瞄到月华望着白玉堂的背影,目光里流露出一点伤心。

展昭心里很过意不去,不过这种时候也说不出什麽安慰的话。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三人世只余下为难的缄默沉静。

趁着白玉堂上洗手间,展昭低声问月华:「我说了不应说的话麽?」

月华犹豫了一下,为难的道:「其实不是什麽秘密,不过小五哥不喜欢他人提起,我想不应由我来说。」

展昭了解地址允许,在月华膝上轻拍一下。每个人都有不愿提起的事,就算再想知道,也不应胡乱挖掘人家的隐私。他以为,如果有一天白玉堂亲自跟他谈起,那便是两人真实交心的时候。

「吃饱了没有?好了就回酒店去,要查的东西可多着呢!」白玉堂在展昭身旁坐下,面上是已回复平常的表情。由方才在车上开端,白玉堂就没正眼瞧过展昭。现在展昭对上他的目光,看到那了解的自傲而凌厉的目光,就知道白玉堂藉着方才短短几分钟现已拾掇好心情。

月华问道:「要查些什麽?」

谁都有秘密 情欲满屋

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地震纪录、工程批核和地面沉降纪录。」听到对方的答案,两人一起怔了一怔,然後却一同笑了起来。

月华莫名其妙的道:「你们两个别只顾着笑,究竟查这些干什麽?」

展昭笑着解释:「要查询方才的事,首先要扫除一些其他的或许性。地震和工程都有或许发生方才的轰动,另外曼彻斯特位於海滨低洼地区,市内又有许多运河,所以也要看是不是因为地质松软下陷而形成建筑物变形,以致发生巨响及玻璃决裂的状况。」

白玉堂斜了月华一眼,道:「你素日欠好好用功,就只会想些有的没的,要当我的帮手,你还差的远!」

「你素日有耐性教我麽?」月华挽着展昭的手臂,撇嘴道:「仍是猫哥哥好,人家不懂的他都会解释,小五哥你就只会骂我!」

两人像小孩子那样斗起嘴来,眼尖的展昭看到月华眼里的一丝狡黠,笑着摇了摇头。

———————-

(1)再罗嗦一次,以上几点都是有poltergeist呈现的当地常常呈现的异象。

(2)在进行任何试验之前,一个研讨员要先写好计划书再由道德委员会(EthicsCommittee)经过才可开端进行,而对心理学研讨者来说就更费事。在英国,因为Amy是患者,除了大学本身的道德委员会外,还要向国民卫生服务系统(NationalHealthService)辖下的道德委员会请求,承认整个程序对患者不构成危害才行。这儿十分不符现实的说昭昭三天就拿到同意,其实这过程是十分漫长的,动不动就几个月OTZ。未得同意胡乱触摸患者,展大猫会给纪律处分的。而小白不是研讨员,理论上只要主诊和监护人赞同,就能够触摸Amy。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