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咦,阿萍,你也在这儿!」思颖见到我时,一脸惊喜,笑靥绚烂如花。

一点也不像有什麽对不住我的样子。

我瞥向阿齐,他却没有什麽特别的表情,仅仅站起身,对我说:「真巧。」

「真巧。」我重复道,心里忍不住酸涩起来。

「哦哦,你男朋友吗?」思颖忽然说道,指了指我身後的阿森

「啊——」阿森才要开口否定,我就立刻打断他的话说:「是啊。你们也来这儿拍拖?」

我毕竟仍是压抑不住心里那漫天的酸涩。

思颖继续笑着说:「嗯,是啊。」

她笑意里的甜,却刺痛了我的心。

我根本不敢回头去看阿齐现在的表情,深怕看到他的默许、他的木无表情,我会溃散。

那一刻我的心里盘旋着许许多多个为什麽,简直把我的心涨满。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我不知道我怎麽做到的,可是我想我勾起了微笑,对思颖说:「我有事,先走了。」

我转过身就要走,阿森却拉住我的手,不让我走。

「走了,阿森。」我昂首对阿森说。我怕再留下多一秒,我的泪就会掉下来。我的庄严就会溃散。我不想在这儿,不想在阿齐和思颖的面前,哭出来;那样会很难看。

「为什麽要走。」阿森却不肯让我脱离。

「你不走,我走。」我试图甩开他的手,他却抓得更用力。

「铺开我。」我说,但阿森却把我从头拉到阿齐和思颖面前。

「怎麽了?」思颖似乎看出了异样,问道。

而阿齐,仍然一声不吭。

「喂,阿齐,你这麽做不对吧。」阿森对阿齐说道。

我一向低着头,不想看思颖也不想看阿齐。

过了一瞬间,我才听见阿齐淡淡地说:「对不住。」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我咬咬牙,抬起了头,望进阿齐那双眼里。

「对不住,是我不好。」阿齐轻轻地说。

「为什麽?」我终於仍是问了出口,这一问我还听见自己声响里的颤抖。

「怎麽了?」思颖又问,她怀疑地望着我和阿齐。

但这时分没有人可以回答她,发生了什麽事。

阿齐仅仅摇摇头,对我说:「对不住,阿萍,对不住。」

「我明白了。」我咬牙,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掉下来。

阿齐不再说话了,仅仅望着我,那双眼仍然温顺如昔。

「走了。」我再度回身,拉着阿森的手,慢慢地脱离了快餐店。

我一向拉着阿森,在烈日当空的街上走着、走着,一句话也不说,而阿森也没有说话,仅仅任由我拉着他往前走。

一向走到额头冒汗,背上都沁汗了,我才猛地停下脚步。阿森也赶紧停下了脚步。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你还好吗?」阿森担心肠问道。

我鼻头一酸,扑到他怀里,抓着他的膀子,终於抑制不住地痛哭失声起来。

阿森的肩头一开始是绷紧的,接着就松了下来,他的手也轻轻地拍着我,安慰着我。

午後炽热的阳光下,我抓着阿森大哭了也不知道多久,才感到累了而中止哭泣。

我深吸了口气,脱离了阿森的怀抱。

「最後,其实我什麽也不是。」我说。

「阿齐是个烂人。」阿森说。

「他从曾经就不属於我,历来也不属於我。」我幽幽地说道。

阿森没有说话,仅仅望着我,摇了摇头。

「我早该知道。咱们本来就是两个国际的人。」我说。

「他不会为我留下,不会为我改动,不会因为我而不去喜爱另一个人。」我说着,又感到有掉泪的风险。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你太喜爱他了。」阿森说。

「不。」我摇摇头说:「这样也好,你知道吗?」

阿森不解地挑起眉毛。

「喜爱一个人,不应该如此孤寂。」我说。

「即便和他在一起的时分,我仍然感到孤寂;那种他永久只顾着他自己,而我永久只能追在他身後的孤寂。或许思颖比较适合他。」我又说道。

阿森伸手摸摸我的头说:「能看开也是好的。」

「假如我喜爱的人是你,就好了。」我望着他,不知不觉地说了出口。

「是啊,就好了。」阿森继续摸着我的头发,说道。

我怔怔地望着他,阳光下他的短发彷佛会闪闪发亮,眼睫毛还透着一层光。眼睫毛下那双深褐色的眼眸,此刻正看着我,没有躲避,没有其他人没有其他杂质。

就好像我曾经对阿齐的视野;专注而不闪躲。我还记得自己对阿齐说过:「我现在就在这儿,在你面前」;不脱离不消失不躲避。

阿森拍拍我的肩头说:「来,回去了。」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嗯。」我点允许。

阿森一路送我回到宿舍楼下,伸手又摸了摸我的头说:「再见。」

「再见。」我又允许,回身缓步走上楼去。

打开宿舍的门,龙纹不在,只有我一个人。我踏入宿舍,把门关上,脱掉鞋子,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那天晚上,阿齐打了个电话过来,说在我宿舍楼下。

我认为我不需要解说了,可是我仍是操控不住自己,走了出宿舍。

「阿萍。」阿齐见到我,叫我道。

「嗯。」我应了声。

「对不住。」他又说。

「假如你仅仅要跟我说对不住的话,我不需要。」我咬牙说。

「不是的。」阿齐说。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我抬起眼,望着他问:「你真的有喜爱过我吗,阿齐?」

阿齐微点了下头说:「有。」

我摇头说:「那,为什麽?」

「为什麽喜爱我又喜爱另一个人?」

「我不知道。」阿齐说。

「我仅仅,也喜爱她。」他说。

「那我现在算是什麽?」我又想哭了。

「对不住。」阿齐只能这麽说道。

「那咱们结束了吧?」我问。

「嗯。」阿齐点允许。

我不再说话,转过身,回到宿舍去。阿齐没有叫住我。

恩恩阿阿用力深一点h:恩恩阿阿

龙纹那晚回来时,我还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发愣。

「我和阿齐结束了。」我对龙纹说。

「为什麽?」龙纹问。

「我也不知道。」我说着,默默地又流泪了。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