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腿通栏你_张开双腿

特别传说-一杯咖啡的等候(冰漾)

坐在接近落地窗的3号桌,心形马克杯里的卡布奇诺,飘散着热气。

抚触着杯缘,目光直盯着窗外交游的人群。

国外缓慢的进程,如同与自己焦虑的心境逞生一种违和感。

啜了一口微烫的咖啡,逐步杯空的……

-*-

稍早前,还在跟枕头山上的周公下棋的漾漾,在一通疑似晨安电话之后清醒,当然打电话的必定是那个使命狂──红眼杀人兔。

随意弄点食物填饱肚子,坐在学长买下的百坪房子,有一种空无的不真实感。

一百坪就两个人住?

好吧!如果连那些精灵也要算的话,或许很多人吧!

只是过火安静而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width=

两三个月过去了,出使命的他还没有回来,所以房子才会显得很没气味吧!

挂钟大声的打破空气中的宁静,已是九点钟,打从自己起床已过了一个小时。

跟亚住习气之后,通用语和古精灵文多少都能看懂八成,捧着砖块书细细品味,等候下午三点的下午茶时间。

问我为什幺?

──由所以隐秘不能告诉你。

漾起的笑意,是夸姣的神态。

在家东摸西摸了半响,正午跟喵喵他们约在白园叙旧。

终究都毕业了一段时间,不知道咱们过的好不好。

随意弄了几道菜,尽管不改我衰人的赋性,手指不小心给菜刀划了一刀,等等去找辅长好了,避免亚又要碎碎念半响,唉,我不想看到鞋底又在我头上留下行兇的痕迹。

替自己的脑袋默哀了一下,丢下手中瑰丽的移交阵脱离。你看多便利,门也不必锁,连出门也很便利。这番话必定不能被亚听到,哈哈!

深深吸了一口好久没来的Atlantis里幽香的空气,眼前的白园里满满的都是人,我说喵喵啊!妳确认要在这儿办聚会?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漾漾你在发什幺呆呢?」

「庚学姊!好久不见了。」

「是啊!有人情人就不要咱们了,哈哈!」

「不要糗我了啦!」

「快来吧!去跟咱们打声招呼,没错就是你眼前白园里的所有人。」

感谢学姊妳好心的提示,这些人我真的都知道吗?

有伊多三兄弟、五色鸡、喵喵、千冬岁、辅长、赛塔、安因等等从我踏进这儿帮忙过我的所有人。

但仍是缺了亚一人……

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朋友,但一颗心仍是悬在未回家的情人身上。

「漾漾怎幺了?有心思?」千冬岁说完还不望他的招牌推眼镜动作。

「千冬岁怎幺知道?」噢!真是屈打成招的痴人,连身为脑袋的主人也跟脑袋过意不去。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没什幺,只是直觉算了。」语毕便闪身进到人群中。

连我面上都看得出来了,想必必定很明显吧!

「那个……」我轻拍了一下赛塔的肩膀。

「有什幺事吗?」一向的一号笑脸。

「我还有事要先走。」至于为何是找赛塔而不是主办的喵喵,自然是不想招来不必要的费事,何况我跟学长的事,赛塔是最清楚的。

「嗯,愿主神保佑你。」

再次丢下瑰丽丽的移交阵回到原国际,来到那间我独爱的咖啡厅,当然必定不是来找安地尔叙旧的,就算是也不会是在这儿。

-*-

坐在我习气的3号桌,向家丁点了杯咖啡,静静的翻着最新的杂誌。经过了异能学校的操练,英文这东西在通用语眼里可说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咖。

没错我现在跟学长住在英国的市郊,自然而然也想要感受一下浪漫的午后。

啜了一口咖啡,目光从杂誌上移开,门上的铃铛响了,等候的转过身,只是其他客人而非自己专心等候的亚。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几次之后麻痺,连回头的激动都没了。

好闪的移交阵,亚的是华瑰丽丽了吧!

「褚。」从后边悄然揽住喝咖啡的情人。

诶,我说亚你能用正常人的办法进来吗?至少也传送到店门外就好啦!

「你管我。」接过他僵在半空的咖啡杯,喝了一口,俯身餵进褚的嘴里。

「唔,亚你……」

我生平第一个吻竟然是给了男生!

「有定见?」

不,我哪敢啊!

之后学长也点了杯跟我相同的咖啡,在我面前的椅子坐下。

-*-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一杯咖啡的等候,等候一个久未归的情人。

逐步杯空的思念,由于都溶入卡布奇诺中,淡淡的不苦涩,尽管等候的进程总是辛苦,但我不懊悔。

两个心型的咖啡杯才调凑成一对,就如两颗心才算无缺的爱情。

这天的下午茶时间是多幺的香甜是吧!

「褚不要脑残!」

是是是,我又接收到大魔王的闭脑指令。

「褚!」

不要!

我想这杯咖啡的等候是值得的。

亚温柔的吻又落了下来,属于咱们的故事还在持续着,还要持续等候下去……

--后记--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眼尖的人应该有看到我改了名字(哈哈)

原本是叫紫欣喔!现在是棱月

还在想究竟要叫棱月仍是冰凌,一度想要串一起变冰凌棱月(感觉还不错听)可是两个类似的字放一起又有点怪,所以就看看没有撞名我就用了!(欸嘿)

哪天可能会换成冰凌吧!

单纯的想换个名字从头来过,初度出本真的冲击还蛮大的说,让棱月不经想过是否真的还不老到,体裁还不行吸引人,阅历还不行,所以这样的效果又能怪谁?

看着堆在家里的残本,直觉性的想当作没看到,却又是那样真实的存在。

或许仍是该从合本开始,逐步的累积阅历,逐步的累积该有的东西,再从头启航。

接下来的一年是沉澱期,让棱月好好读书,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可能会跟他人出簿本,可能会出现在CWT28。

>>>>

好啦!上面只是碎碎唸一下算了。

这篇冰漾前面感觉写的很有FU但后边搞笑起来是怎样(默)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卡布奇诺有思念的意思喔!

感觉有点文不对题(喷)

原本是要叫一杯茶的等候(有点说不上来的怪怪)

中心那段漾漾等学长回头桥段是棱月等同学的真实案子(诶,不要说的那幺可怕)

每次回头都不是同学,好几次之后丢掉,同学就从我面前飘过去了(笑)

XDDDD下次看还有没有日常日子小点子再拿来写

现在很想从速再写一些著作出来填这段时间没好好更文的悲痛。

之后是想更没时间更了(喷泪)

咱们快到会客室去玩吧!

棱月好想知道咱们的说(喂)

留言、打屁、加柜、赠点棱月都很欢迎喔!!!!

翻开腿通栏你_翻开双腿<img loading=

所以心动不如马上举动(不要乱用)

BY改新名的棱月2010/08/25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760.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