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

十年一刻。

过去的终究会过去。

即便我们之间的回忆,已经被新的记忆给覆盖。

当我们再一次相见,想必也不是一语能够带过的。

「褚。」带着些许喘意的呼吸,声音还是稳定的运气成字

那里面是隐忍还是期待呢?

──时间晃蕩,手中筹码兑现的时刻,反而无比轻鬆。

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情感 第1张

仰面便能看着随风飞落的花,白色的瓣轻盈的落下,像是回应内心无数次期盼。躺在花树下的人,静静地睁开那双看尽一切冷暖的墨色眼瞳。

「又见面了呢!亚。」那人站起身,没有理会掉落在肩上的花,仅仅是纯黑与纯白的对比,「信中就是你的答案?」挑起的眉,眼神当中的怨怼,彷彿苛责了眼前的人数千回。

无论你的选择是什幺,我都会放弃你。

愿我们都幸福。

那日在雨中,你勾起嘴角的表情,又无数次刺痛我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横亘在彼此之前的是谁的真心又或是谎言?

聚在手上的暗能量,没有留手的袭向对方,「你怎幺能……就把一切…当成没有。」哑成不如平日的音质,像是要死守一切底线,又如弦上的箭,不得不发。

「你!」冰炎讶异于对方的转变,却只能瞪着对方,一句话也反驳不了,先冷淡沉默的是自己,又有什幺资格质问呢?

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情感 第2张

连忙躲开再次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力量,其中一条力量削过髮圈,一头银髮突然失去束缚得散成一片。

「这次也要自私的转身离开?还是要拿着武器刺穿我?」倏地来到他身后,将手中的黑刀架在对方下巴,褚冥漾笑了,笑得没心没肺那样,「你就是怕,你怕我不跟你走不是吗?」

扇董事嘴里的选择,与冰炎口中的放弃,他还是清楚接收到,藏在话语背后的真意。

「我们的自私,是要牺牲众人的。」冰炎低下头,任由银髮遮盖住视线,黑色的利刃画出的口子,明明不大却痛得要命。

「是嘛!你不过就是怕黑暗时代的到来,臣服在我脚下有让你这幺不甘吗?」褚冥漾像是疯了一般,黑色的力量像是回应他的情绪,狂暴乱舞着。

「不是,永远不会,你不会这幺做。」冰炎试图说服已经失去理性的人。

「现在觉得我是圣人了?千年前的人可不会这幺觉得。」后面那句话,轻柔地像是细语,「我的幸福你根本沾不上边,冰炎。」

分割你我的话语,一次不说,那幺永远都不会说出口,一旦出口,那就彻底翻船了。

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情感 第3张

如今的力量,已经足够抵抗,甚至战胜。

兜圈子一般地看着,明明自己一点力量就能够将这一切毁坏不是吗?

纷飞的袍子,在风暴中心的人,依然没有放弃攻击。

在冰炎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道力量从后削过自己的肩,直直往褚冥漾的胸口去。

嘴角的血,缓缓地滑落,眼里的笑意,却只是苦笑。

冰炎瞪大的眼睛看着眼前发生太快的事情,他无法确定刚刚发生什幺,以致于刚刚还站得挺直的人,因为失血而滑落在自己脚边。

──浸湿衣袍的黏腻感,是谁的鲜血?

「你还有话要反驳吗?」笑意很轻,冰炎还是抓住了边角,褚冥漾接着说「我不拿天下跟你换,你就真当我没有办法了吗?」

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情感 第4张

「褚冥漾!」冰炎伸手想要止住对方下滑的趋势,然而就像是越帮越忙一样。

「我诅咒你……」泪眼花了的视线中,我依然选择走上那条婴粟花盛开的路,「来世……只甘愿…跟我一起做个人类。」

-*-

「怎幺又下雨了!」有着柔顺褐髮的青年低声抱怨了一句,从咖啡店走出,将透明的伞握在手里。

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潮中,撇见一样站在雨中的人,挺拔的身影,旋出美丽弧度的黑色长马尾。

回眸之间,两股视线越过重重阻碍相会,相视而笑便知道那日最后的话语已经成真,「倘若有来生,我不做妖师,你不再是精灵,不用在乎世人死活……」

「我们就因为我们而生。」

FIN

我要你的大…_我比你大很多 情感 第5张

(请直接往首页短文阅读后记~)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81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