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朱华殿下化为美丽人形缓缓落地,她将我护到身后,气势凌人对零先生说道「哪来的臭妖怪,谁给你的胆子在微风河畔撒野?」

「阁下便是凤凰朱华?」零先生非常从容。

「不错。」

「凤凰领地乃火燎原,此处是微风河畔,轮不到阁下多管闲事。」零先生胆子真大,敢在天界和大名鼎鼎的朱华殿下叫板,不怕死无全尸吗?

「我偏要管,你敢动她,我就烧死你。」

「成,妳烧吧,正好给我王寻个出师之名。」零先生大义凛然张开双臂。

我看事态严重,赶紧缓颊说「朱华殿下、朱华殿下,别冲动,他是我一个朋友,我们就是闹着玩。」

「什幺朋友会把人绑成粽子?」

河伯突然开口说「还有一些朋友会把别人家乱烧一通的,绑成粽子算不了什幺。」

朱华殿下恼羞成怒,「河伯,我这是在帮你维护微风河畔的秩序,你倒反过来损我还有没有良心了?」

「零先生是来找朋友的,没有犯事。」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1张

「零先生?原来你就是妖王的御用大夫,难怪这般嚣张。」朱华殿下不屑地瞅了瞅零先生。

「彼此彼此。」

零先生想带我离开,朱华殿下死不答应,二人都是硬脾气,久久僵持不下的后果自然演变成大打出手,朱华殿下虽法力高强,可零先生也非泛泛之辈,加上朱华殿下时刻防备零先生用毒,一心二用下无法拿出真本事,这场架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和其它小仙妖忙着躲起来和逃命,深怕倒楣被他们弹来弹去的法术打到,河伯试着阻拦他们,无奈他修为不及二人,即使出手也无太大帮助。

眼见微风河畔受他们二人波及而没了昔日的风光明媚我实在心痛,此时无数个螺旋漩涡自微风河畔广大腹地的各处向上窜出在天空相互交错,仰头看去晃如一张巨大的水网,从漩涡交会之处凝出成千上万的水剑,这些水剑像是有生命般只追着朱华殿下与零先生,他们自顾不暇,也没心思与对方拼搏。

「……殿下……。」我身旁的朋林凝视着水网潸然泪下,难道这是水神的力量?她都死了两万年了,力量仍如此强大吗?

水剑数量太多,朱华殿下和零先生终究被其所伤,他们听从河伯建议收起杀气与法力,渐渐地水剑停止攻击,空中的水网也回复成螺旋漩涡,最后消失在大地中。

我想水神是想守护这处世外桃源,所以特意在死前留下咒术护卫,她拥有高深修为、受众人追捧,俨然是人中龙凤,可惜最终仍唯有一死,实在令人唏嘘。

微风河畔出了这幺大的动静,不免引来诸多仙者前来探视,二殿下也受天帝之命带领一队天兵天将到此了解状况,朱华殿下与零先生身上多处受伤,庆幸皆是皮肉伤,上了药、包扎起来就没什幺事了,但是二殿下仍不放心朱华殿下的伤势,非要带她回天宫让药王瞧瞧才行,看他们二人感情甚笃真让人羡慕。

「我要带淼音一块儿回天宫。」朱华殿下牵着我的手不放。

「凭什幺让妳带走?她得跟我回去。」零先生牵着我另一只手,二人较劲不休。

「二位不如问问当事人的意思?」还是河伯善解人意。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2张

天宫有大殿下,我是不想回去了,「我跟零先生走。」零先生知道我的过去,跟着他我也许能回想起遗忘的种种。

「妳修为差劲,不在我眼皮子底下怎幺让人放心?」朱华殿下真温柔。

「有零先生在呀。」虽然我不记得与零先生的过往,可却十分信任他。

朱华殿下瞪着零先生说「我最担心的就是这只臭章鱼。」她转头对我道「我不知道妳和苍什怎幺了,但他让妳离开天宫必定不是心中所愿,看在他癡心一片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正因如此我更不该回去,我不想他癡心错付。」

我们说话之际,微风河畔的一群小仙妖匆匆忙忙跑来告诉河伯大事不妙,成千上百的妖怪正往微风河畔而来,从零先生镇静自若的模样推测这批妖怪应是来接应他的,朱华殿下活了八十多万年,这点人马她并不放在眼中,反倒讽刺零先生胆小懦弱、非要找人壮胆才敢来天界,零先生未理会他,逕自前往微风河畔边界与同伴会合。

我怕一会儿神妖将有一场激战,若被捲了进去,我这种小妖肯定死得连一块残肢都找不着,我想走为上策,可零先生非抓我一块儿走。

「零先生、零先生,咱们商量一下,要不你把你的住址给我,过几日我自己去找你如何?」

「闭嘴,接妳的人来了。」

我们还没走到微风河畔的边界,一大群妖怪乘着妖云从天而降,他们身穿黑色盔甲、井然有序,俨然一支训练有素的小军队,妖族一般的成群结党不会是这样的,他们既是零先生的同伴,八成是妖王手下的大军。

妖族领头者有三人,一个身材高大圆胖、戴着一张面具,面具上画了九张颜色各异的扭曲人脸,看着有些吓人;另一个一身灰衣、长相斯文、手持一把白扇,约莫凡人三十来岁,他见到天界众人时还微微弯腰点头示好,挺有体貌的;至于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比我年轻的小伙子,白白嫩嫩、眼睛细长,他的模样虽未脱稚气,气势却不小,和二殿下当面对峙毫不怯场,我望着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悸动,甚至想摸摸他、抱抱他,哎呀我这个色胚子,什幺时候对男子也有这种下流的想法了?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3张

斯文公子笑着揖手说「想必诸位便是天宫二殿下、凤凰族长朱华殿下以及微风河畔掌管者河伯大人了,在下是……。」

未等他说完,朱华殿下抢话说「我知道,你叫堇青,是妖王的心腹,那个戴面具的胖子是妖族的四大辅臣之一,名为远声,真身是一只九婴妖怪,我说的对吗?」

「不愧是朱华殿下。」

二殿下接着对年轻小伙子说「能有妖族大将堇青与远声护驾,这位贵人必是居于高位。」

「妖王如今三万岁,这小鬼顶多五、六百岁,肯定不是妖王啰。」朱华殿下分析。

「这位是我妖族太子。」那叫堇青的男子摆了一个略微夸张的动作来介绍小伙子,没想到他竟是妖王的儿子,妖族「四大辅臣」的名头我也是听过的,这一个个都是妖族的栋梁啊。

「妖族太子?妖族太子跑来天界做什幺?还带了这幺一大群人。」即使是妖族太子,在朱华殿下面前也如米粟。

这两拨人又是天界大神、又是妖族大将,我最近不知是走大运或是倒大楣,老遇上三界的大人物,瞧他们水火不容的样子,不会真打起来了吧。

我胡乱猜想时,妖族太子默默地走到我面前,我仰头看他,他的长相比起河伯及二殿下差了一大截,却让我看得入迷,即使就这样看他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这种感觉是一见锺情吗?不,不对,那是比男女之情还要亲厚的感情,可我为何偏偏对他有这种情感?

他牵起我的手、用自己的衣袖温柔擦拭我方才趴在地上弄髒的掌心,「怎幺如此狼狈?」他对我的举动绝非初相识。

「我们……认识?」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4张

他双目因惊讶而睁大,他看了零先生一眼,零先生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他轻轻叹息、神情委屈难过,「原来被忘记是这般难受,我终于能理解父亲受的苦了。」

「我们认识对吗?是我忘了你对吗?」我有一个强烈的直觉,这位妖族太子与我关係必不一般。

他掀起衣袖、露出手腕上的一条红蓝交错的绳环,上头还有两颗金色的小铃铛,他问我「记得这条平安绳吗?是妳亲手做给我的,祈愿我一世康泰。」

平安绳?我送给他的平安绳?我为何送他平安绳?他是我的谁?我又是他的谁?

叮铃!平安绳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随着那声音,我的脑海似乎渐渐浮现了一些画面,一个躺在我身边的婴孩、一个与我在沙滩上追逐的男童、一个为我撑伞挡烈日的少年,他与我亲密无间、他是我世上最重要的人,他的名字是……。

「……丹祈……。」这两个字不自觉地从我口中说出来,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

「妳想起我了。」他笑了,很灿烂、很温柔的笑着,「阿音,我们回家。」

其实我没有记起他是谁,可我很清楚他对我很重要,重要到即便我失去记忆,我也不会忘记当他喊我阿音时的那种感动。

「站住!」朱华殿下张臂挡下丹祈与我的去路,「小鬼,你想带其他什幺人走我不管,但是她,我绝不会让你带走。」

「妳有何立场阻止我带走阿音?」丹祈半分退让之意都没有,紧紧握着我的手却又没让我觉得疼。

「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照看她我当仁不让。」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5张

「不必,她自有我来照看。」

「臭小鬼,不过活了几百年就敢在我面前撒泼了,我告诉你,就算你老爹来了,我一样一把火烧死那只树妖,你最好现在放手把她还给我,否则我烧死你们这帮妖怪。」

朱华殿下在手上凝出一颗火球,凤凰叶火的杀伤力可不是开玩笑的,我怕丹祈受伤,把他拉到我身后,朱华殿下对水神感情深厚,有我挡在这儿,她应该会有所顾忌。

远声和妖族大军也对朱华殿下的行为作出反应,他们摆出随时开战的架势,我看得出二殿下也不想起冲突,但为了朱华殿下他也只得先命天兵天将列阵,而刚刚打了一架的零先生无心再战,于是自顾自飞到妖云上休息。

眼看双方一触即发,堇青跳了出来缓和气氛,「诸位稍安勿躁,我们今日来不是为了斗殴伤人。」

一向理智的河伯也帮腔说「朱华殿下,微风河畔尚有殿下布署的安防咒术,经过方才的景况,你们当真要再战?」

「朱华,河伯说得有理。」二殿下劝说「我们与妖族近来大小纷争不断,情势已是非常紧张,当前不该轻举妄动。」

「妖族登堂入室来天界作乱,扫除乱者有何不妥?」朱华殿下是铁了心不想让我跟妖族回去,我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我们才没作乱,只是来接夫人回去。」一直不作声的远声开口说。

「夫人?」

忽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我身上,不只他们疑惑惊讶,我才是最感到茫然的人啊,他们叫我夫人,那我岂不是已经成亲了?我什幺时候嫁人了?我嫁的谁呀?丹祈对我这幺在乎,我又对他怀有特殊情意,难道是他?

溺宠鲜妻总裁爱上你_总裁宠你上瘾江野琛 情感 第6张

朱华殿下一听气势弱了一大半,手上的火球也熄了,她指着丹祈说「就、就算你之前娶了淼音,她现在什幺都不记得了,你们也不算夫妻了,所以你还是不能带她走。」

「朱华殿下误会了,我家太子尚未娶亲。」堇青笑说。

丹祈不是我的丈夫吗?那我对他的这种强烈情感是什幺?我傻傻望着丹祈,他突然笑了一声,大概是被我的愁眉苦脸逗的,过去我从不认为自己记性不好是件坏事,儘管常常造成麻烦,可也算活得轻鬆自在,而今日我真是讨厌这健忘症。

丹祈像哄孩子似的摸摸我的头,接着说出了一句轰得众人七荤八素的话。

「她是我母亲。」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83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