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丹祈,你可算回来了,想死为娘了,如何?受伤了没?我瞧瞧,你都瘦了一圈儿了。」丹祈外出征战数月之久,我日日都盼着他回家,如今见着他忍不住抱着他亲几口,息吹却揪着我的后领将我拉开。

「能看一下场合吗?」息吹指着丹祈身后的千人妖族军队。

爱子心切不行吗?」

「王上是吃醋了吧?」花明仗着自己年长,是少数几个敢调侃息吹之人。

「吃醋?跟他儿子?」我看了他一眼,他有这幺小心眼吗?何况那是他亲生儿子啊。

「知情的知道太子是您儿子,不知情的以为你们是一对儿呢。」也是,我和丹祈不过相差两百岁,在妖界确实少有年龄如此相近的母子。

「本王不说话你们还聊开了?」息吹这是恼羞成怒了。

「父亲在理,阿音妳身居后位,举止不能如此肆意。」丹祈拿着葫由的手绢擦拭脸上的胭脂印。

「唉呦,你们父子联合起来对付我了是吗?不行,我得再生个女儿,否则太势单力薄了。」

葫由、葫阳、堇青、花明与远声激动大呼「别!」息吹虽未开口,神情也是相当紧张。

「别什幺?」我和丹祈一头雾水,不懂他们怎幺这般紧张?

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情感 第1张

「夫人您失忆了不知道,当时您怀着太子殿下时险些没了性命,那只臭章鱼使出浑身解数才保得您顺利生产,可他也说了下一次就不一定有这幺好运了。」花明说。

「我怎幺从未听说此事?」丹祈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堇青拍拍他的肩,丹祈一向孝顺,大家瞒着他是不想他背负罪恶感。

事后我向葫由、葫阳打听了当年怀子之事,我的体质贫差、修为微薄,要在体内养育胎儿本就困难,遑论具有息吹那强大树妖血脉的孩子,所以自打我有孕便是百般不适,孕期三年间几乎都在床上灌汤药,临盆之际甚至几度没了气息,幸得零先生神助,我和丹祈才能捡回一命。

「这样说来零先生是我和丹祈的救命恩人了。」

「可不是嘛,当时情况凶险,王上渡了您大量真气都没能缓解您的痛苦,后来是零先生想起有个药方能救您,王上亲自去寻,最终您才平安生下太子殿下。」葫由边揉麵团、边诉说过往。

「什幺药方这幺厉害?是不是万年灵芝之类的?」

「我们也不知道,零先生只跟王上一人说。」葫阳烧着柴火。

「瞧息吹今日的样子,我肯定问不出什幺。」他不会是做了恶事才拿到神丹妙药的吧?

「堇青大人应该也是知道的,他与王上亲似兄弟,夫人要不去问问他?」葫阳替我想了个好法子。

花明和远声是息吹的部下,息吹不想多谈此事他们定也清楚,绝对守口如瓶,零先生向来不近人情、随意妄为,他若在旭灵台我还能去问他,可惜他躲着花明不敢回来,为今之计也只有堇青能替我解惑了,息吹视他亦师亦友亦兄,即便知道他鬆了口,也不会为难他的。

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情感 第2张

我们烤了一大框甜饼,我正好有了藉口去找堇青聊聊,堇青原是一块堇青石,不知是否因为这缘故他特别喜欢收集石头,不论是价值千金的宝玉或是不起眼的鹅卵石都是他的藏品,我伸缩锦囊中的那些珠宝或许有一大半都是他贡献的吧。

「你怎幺不吃呢?」堇青盯着盘中甜饼不动如山。

「我怕吃了不消化。」堇青搧着白摺扇。

「我手艺没这幺差,才不会吃坏肚子。」

「夫人这饼别有用心,我可不敢轻易入口。」他果然机警。

「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是想问你当年我生产时,息吹到底找了什幺药回来救我母子性命?」

「都过去了这幺久,夫人追究做甚?」

我咬了一口饼、喝了一口茶,坦白告诉他「其实我本来不觉得有什幺,反正我都忘了当初怀孕生子的事了,但是息吹的反应太奇怪,他迴避地太过刻意,连花明和远声一听我谈及此事立马就躲,你说我能不在意吗?」

「可惜,夫人若非患上失忆症,定能成为一名女将。」我记性差,脑子却不笨。

「你愿意跟我说说当年之事吗?」

「我听王上说夫人与他许下永不欺瞒的承诺。」

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情感 第3张

「你们还真是好兄弟,连这都知道。」息吹到底跟他说了多少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有点不好意思。

「那您为何不直接问他?」

「我不想他为难。」我要他许诺不欺瞒的用意是希望能掌握他的将来,我眼下追索的都是往事,他不说定有他的难处,可以的话我不想强迫他开口。

「妳爱他?」堇青笑得像个儿子娶媳的高堂。

「是。」

「既如此,我更不能说了,相信我,有时不问对双方都好。」

堇青的话中有话让我更加困惑,为什幺人人都避讳谈论当年之事?息吹为了救我做了什幺?

没能从堇青口中得到答案,我意兴阑珊回到房里,房中丹祈已等了我好一会儿了,他让葫由、葫阳到门口看着,还要他们注意若息吹来了要立刻通报,似乎有秘密想告诉我。

「北海龙王之事妳已知晓了对吗?」

「息吹都告诉我了,你出去这幺久便是去佯装攻打天宫。」

「我在天宫见到一个人。」

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情感 第4张

我有种不安的预感,「谁?」

「天帝长子,天宫大殿下苍什。」听见大殿下的名字我的心震了一下,也许我的表情太不自然,丹祈马上察觉不对,「阿音妳老实说,妳在夜宸宫那段时间和他发生了什幺?」

大殿下曾恩养一只水母在天界早就传遍,丹祈和堇青为了不生枝节,只向息吹交代我在微风河畔与药王拜康宫住了些日子,隐瞒了夜宸宫的那段故事,更封锁了相关的消息,零先生也非多管闲事之人,因此息吹并不知我和大殿下曾同居了一阵子。

「他跟你说了什幺?」回答前我得先试探试探,免得说错话。

「他一直有意无意打听妳的近况,对妳十分上心。」丹祈按着我肩膀很是严肃地问我「妳失忆之后,是否和他有段情?」

罢了,丹祈是我亲生儿子,我没有不可与他说的事,「是有段情。」丹祈脸色瞬时大变,有怒火也有失望,我赶紧向他解释「但那是他一厢情愿,我对他毫无感情。」

「当真?」

「当真、当真,那时我根本不想留在夜宸宫,是大殿下和朱华殿下非要我留下。」

「他可有强迫妳?」丹祈眼中透出杀气,这是我头一回见他这般凶狠。

「天宫大殿下岂会那样下流?」大殿下对我虽时常有些亲暱之举,但我们并未跨过那条线。

丹祈鬆了一口气,表情也回复温柔,「想不到阿音魅力之大能让天宫大殿下拜倒妳的裙下。」

一女五男文_古代男男生子文全肉 情感 第5张

「你才知你母亲风华绝代吗?」丹祈刚刚心情好些,我刻意说笑让他开心。

「无事就好,我多担心妳糊涂做错事。」

「你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父亲,你、我、息吹,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既如此,带妳一同去天宫也无妨了。」

等等,带我去天宫?不是吧,我好不容易才撇清了和大殿下的纠葛,再回天宫无疑自投罗网啊,若出了岔子让息吹知道我和大殿下的事,我必死得惨惨的呀,老天为何这幺捉弄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83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