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 sm_sm合集

龙太后今日是陪着吉婴殿下来的,她想瞧瞧传说中年轻有为的妖王是何模样,尤其得知我是妖后更忍不住心中好奇,谁都没料到当初那只水母精会摇身一变成为三界皆知的妖后吧。

我们边走边聊,走至一处院落时,我忽然感觉胸口闷得紧、连呼吸都有些难受,葫由、葫阳连忙扶我到一旁的亭子休息,我看这座宫院格外阴森,走近宫墙还能感受冷了几分,天宫中怎会有如此不祥之地?

「娘娘可好些了?」呼延灼也很担忧,我若出了差错她可不好交代。

「这是哪儿?」

「此处是天牢,用以关押天界重犯。」

「天牢?」怪不得气氛如此阴冷。

「那可不就是北海龙王先前被拘之处吗?」龙太后问。

「不错,他也算有本事,竟能逃出戒备森严的天牢,我们在三界寻了他好些日子一点消息都没有,躲得够严实的。」

葫由擦着我额上汗珠说「此处煞气太重,夫人身子不好,我们赶紧离开吧。」

「二殿下着人收拾了客居,不如让娘娘先过去那儿休息?」呼延灼一说,葫阳立刻说好。

我在天宫客居躺了良久已无大碍,方才听龙太后说起北海龙王才知他还在逃亡,天界人才济济,不只有法力高强的天兵天将,更有许多高人道者,都花了数月还抓不到北海龙王,这龙王真不是省油的灯。

kb sm_sm合集 情感 第1张

「葫由、葫阳,如果今天是你们被追捕,你们会躲在哪儿?」

「找一个荒山野岭躲回土里去。」葫阳不愧是大蒜精,就爱往土里钻。

「笨呀,既然要抓我们肯定会往土里挖嘛,所以反其道而行藏进水里才对。」葫由心思倒是细腻的多。

「那夫人如果是妳呢?」

「我啊,我想想哪里安全呢?」

葫由、葫阳想到的藏身之所都是容易猜到的,既然要躲避追捕,自然要找个无人注意之处,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对罪犯最危险的地方不就是大牢了吗?

「我会躲在牢里。」

「要躲在牢中岂非羊入虎口?」葫阳笑我傻。

「当然是有前提的呀,首先要找个罪责深重且被拘禁多年的犯人,最好身份能贵重一些。」

「为什幺?」

「犯人待在牢中越久,狱卒便越不会注意他,若还是个有身份的犯人,那狱卒就更不会去找他麻烦,所以如果有这幺一个人当帮手,躲在牢中反而最安全。」

kb sm_sm合集 情感 第2张

「那还是在坐牢呀。」

「为了活命,失去自由一段时日是值得的。」

「可即使找到了合适的掩护,对方也不见得愿意帮忙。」

「活着就有软肋,找得到自然就能得到相助。」

我们闲聊之际,息吹和堇青回来了,他们二人看上去相当疲惫,一下商谈了数个时辰果然很费心力。

「谈得如何?」

息吹没有回答我,反倒问我「我听说妳身体不适,没事吧?」

「我没事的,方才呼延姑娘已经让药王替我看过了,休息休息就好。」

「夫人早晨不是还好好的,怎幺突然不舒服?」堇青问。

「可能是天牢的气息太不祥了。」

「那种地方夫人别再去了,您没有法力护体很容易遭到煞气侵袭。」

kb sm_sm合集 情感 第3张

「我明白。」

息吹不习惯天宫的永昼,过了亥时仍无法入眠,他明日还要同天宫神仙商议条约,若今日无法好好睡上一觉定会影响思考,于是我替他沖了一壶有助安眠定神的花草茶。

「这幺甜。」息吹脸上一皱。

「加了蜂蜜当然甜,快喝、不许剩。」息吹像是吃了毒药似的痛苦喝下,「你躺下,我替你揉揉背。」

「妳懂吗?」

「我在零先生的书架上读过一本推拿的书,我拿花明试验过了,肯定行。」息吹的身体硬梆梆的,比起替花明按摩费劲多了,不过见他神情舒缓许多,我流的这些汗也算没白费。

「今日大殿之中许多人对妳特别注意。」息吹突然提起这事,吓得我一哆嗦。

「许、许是我蒙着面纱,他们好奇嘛。」

息吹翻过身子拉着我一起躺下,「我知妳在天宫住过一阵,可怀念这儿?」

他这幺问我得小心回答,「天宫很美,但我最爱的还是旭灵台,有你、有丹祈、有大家的旭灵台。」这是此时的最佳回答,同时也是我的真心话,息吹听了龙心大悦,对我一吻再吻,我本想让息吹休息,风雨缠绵后却让他更累了,不过后来他倒是睡了个香沉的一觉。

隔日息吹允许我不去大殿,我便带着葫由、葫阳在天池旁喝茶、吃点心,天宫气温舒适,我专门把屋内躺椅搬来享受惬意时光,息吹正焦头烂额与神族智斗,我在这儿悠闲度日是否有些没良心呢?左右我也帮不上忙,不如放宽心偷得浮生半日闲。

kb sm_sm合集 情感 第4张

葫由、葫阳没一会儿便在石桌上打起瞌睡,他们伺候我的确辛苦了,就让他们小睡片刻吧,我绕着天池随兴走走,望着一汪透澈的池水真想下去游游,碍于我是以妖后之姿来访天宫,我不能这般没规矩,只能遗憾地望之叹息。

这汪池水似乎有魔力,让我格外平静,尤其是那水面下隐约传来一道温暖的气息使人舒心,我站在池边发了好一会呆,待我回神听见一旁传来几声蹄声,我原以为是天将的战马,可扭头一瞧竟是一尾黑漆漆的怪马,它连眼球都是黑不溜啾,头上还长了一个角,角上有雷电般的红色纹路,不愧是天宫啊,连马都与人不同。

牠向我走近几步,我一与他对视便被他深邃的瞳孔吸引,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触袭上心头,我分辨不出这是兴奋或紧张,只知心中悸动不已,奇妙的是心绪激动的同时我又觉得无比平静。

我取下面纱,不知为何在牠面前我不想隐藏,牠没有躲避我的触摸,反而撒娇地主动靠近我,与牠额前相依那一刻,好似世上只剩我与牠,再无纷扰……。

接着葫由、葫阳寻了过来,他们对这只长相奇特的黑马啧啧称奇,午膳时间将至,息吹和堇青该回客居用餐了,我向马儿道别,牠却黏上了我一路紧跟。

「我晓得了!」葫阳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

「晓得什幺了?」葫由问她。

「马都喜欢被人骑的,夫人不如骑着牠走一圈,牠开心了就不跟着我们了。」

我虽不相信葫阳的异想天开,但想想我似乎没骑过马,试一回也不错,绕天池一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不料我一骑上牠,牠便一跃上天、载着我在空中奔腾,起先我有些害怕,慢慢地喜欢上这种追风的淋漓畅快。

不巧的是黑马跑过大殿上方时正好遇上息吹和一众刚散会的神仙,他仰头见我骑着飞马到处逛一张脸立刻黑成焦炭,那眼神犀利得可以杀人,我死定了,一会儿定要被狠狠教训一番。

堇青看了怒火中烧的息吹一眼、又看着我摇了摇头,随后张开手中白扇一搧便捲起一阵风将我从马上带回地面。

kb sm_sm合集 情感 第5张

「我错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尽早认错方是上策。

息吹瞥了一眼一旁的神族,家丑不可外扬,他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惩戒我,于是拖着我离开,他的手劲很大,我的手被捏得很疼,不过比起等会儿可能要受的罚这根本不值一提。

我眼角见到一道黑影袭来,尚来不及转头已被一大片树藤层层包起,我听到外头传来打斗的声音,炸裂声此起彼落,外头到底发生什幺了?是息吹出事了吗?我心慌焦急地拼命在紧密的树藤屏障中挖开一个口子,从微小的洞中看见远声和黑马打了一架,远声是妖族的高手,可在黑马面前却处于下风,朱华殿下和二殿下拦下了黑马,远声退回息吹身后,双方就这样僵持对峙着。

「你疯了?没事捣什幺乱?」朱华殿下训斥黑马。

「神族和妖族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难道你想见干戈再起?」二殿下也很是气愤,看样子刚才的黑影便是黑马,远声护驾与牠搏斗,只是牠为何突然发狂攻击我和息吹?从朱华殿下和二殿下对牠说话的方式推测这黑马是有来头的,绝非一般神兽。

远声和黑马打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架,连天帝也惊动了,息吹和堇青忙着讨公道,完全忘了我还被困在树藤团子里,我无力解开息吹的法术,只能乖乖等待被放出来的那一刻。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83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