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我在房中的大水池里飘着,这两日息吹忙着处理十三州之地的官员部属,每夜都很晚才回来,不知何时开始我已习惯了有他在我身边才能安睡,即使他总让我早些休息我也辗转难眠

我在水中听见房门开启,立即探出水面一瞧,「辛苦了。」

息吹拍拍我的头、疲惫地倚着池壁坐着,「快入冬了,少泡冷水里。」

「我本来就住在水里,才不怕冬日冷水。」息吹和丹祈都是柳树妖,亲水却不如我们水中生物喜爱游水。

「随妳吧。」

「息吹,我问你件事。」

「问。」他揉着眉心、很是倦乏。

「你是何时爱上我的?」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1张

他眨了眨眼、一脸疑惑,「怎幺突然问这个?」

「花明和云裳说从前是我缠着你娶我的,依你的地位和性格若非对我有意绝不会同意娶我的吧。」息吹不怀好意笑了,他站起身、走了几步,接着一转身便施法将我的衣物全给变走了,一丝不挂的我赶紧躲进水里、只露出一颗头骂他「流氓臭树妖,你干嘛?」

「妳不是问我何时爱上妳的吗?我就是在妳这模样的时候对妳动心的。」

「说你流氓你还真流氓,居然是在床上才觉得我好。」听了他的回答我心里不是滋味。

「胡思乱想什幺?我说的是妳刚练成人形之时。」

「我刚练成人形之时?可花明和云裳说我们是在凡人的……等等,你是不是早在我认识你之前就知道我了?」息吹表情奸诈,肯定有鬼。

「这个嘛……。」息吹吊人胃口,摆着架子不说话。

「别这个那个,快说呀。」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2张

息吹慵懒地坐上床、说起曾经的故事,「两万年前上任妖王传位于我,那时我便计划搬迁旭灵台,原先所在虽易守难攻,但以战略位置而言不足以作为妖族王城,深思熟虑后我认定上虚山正是旭灵台最佳据点。」

「你搬迁旭灵台果然不只因为我。」起先我不了解息吹,以为他是因为爱我而大举迁移妖族王宫,相处过后我明白他虽在乎我,却不会为了私情而左右朝政,我相信我是其中一个理由,可绝不会是真正的因素。

「迁移王城岂是易事,我有此念,但顾虑臣下反对声浪一直悬而不决,倒是妳让我下了决心。」

「那些反对的人一定恨死我、把我当成红颜祸水了。」

「事实证明旭灵台移至上虚山是明智之举,当初反对之人如今也无话可说。」

「然后呢?你怎幺知道我的?」

「搬迁之前我曾多番视察上虚山,八百年前有一回偶然发现一只水母独自在岩洞中,水母有群居习性,当下我觉得稀奇而印象深刻,隔几年再来那只水母已经成精,在洞中努力修练人形。」

「你这幺早就见过我了?」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3张

「后来的两百年我又到访上虚山数次,不知不觉顺道瞧瞧那只水母进益如何成了一项乐趣。」

「乐趣是什幺意思?」

「妳是我见过资质最差的妖精,化成像样的人形前什幺奇形怪状的模样都有,多手少脚、长毛短身、大耳小眼,最离谱的一次是头颅和臀部颠倒了位置,每次见到妳那滑稽的样子能让我乐上好一阵子。」息吹边说边笑。

「反正我就是没你们天才。」

息吹走到窗边望了望天、又朝山下瞧了瞧,接着把我从水里捞了出来,他在手上变出一套白底蓝边的衣裳要我换上,他带我离开旭灵台、走下上虚山,来到山脚下那片沙滩上。

「来这儿做什幺?」

「巧合了,今日同那日一样是十五月圆。」息吹仰望天空皎洁明月。

「那日?」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4张

「妳修成人形那日。」息吹牵起我的手说,「当时妳就站在这里,月光照拂在妳身上映得妳肤如凝脂,一头银髮亮泽飞舞,气息清澈宛如凡尘万物与妳无关,我自认这一生见过的貌美佳人不少,却唯独被那夜的妳吸引了目光。」

息吹的深邃瞳孔中透着真情,我不禁得意地嘴角上扬,「所以你就爱上了我?」

「当下并不觉得是爱,直到妳第一次忘了我,那失落、不甘与愤怒才让我明了自己的心意。」

「不论我忘了你多少次,终究会再爱上你。」我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后来息吹又说了许多我们从前的经历,譬如我赤身裸体就想往凡人居处跑,吓得他赶紧在我面前变出一套衣服,还有在我被凡人欺负时英雄救美的故事,至于花明和云裳口中的逼婚是因为我无意看了一场凡人娶亲,一时兴起想找人成亲,当时我身边只有息吹陪着,我只能找他凑数,就在我执意要求息吹娶我时,我突然失忆忘却一切,息吹受了刺激发觉我已在他心中,于是将我娶了回去。

听了许多往事,我才知晓我与息吹的缘份早在我尚未意识前便已开始。

时光冉冉,晃眼又过了五十年,这段期间我曾拜访天宫两、三回,也去过地界探望玄麒麟,他坦言明白我要他接管地界纯粹为了妖族与息吹,但他不在乎我的目的为何,他说只要是我想他做的、他便会去做。

从我与天界有了交集后,有太多人不求回报对我好,而这些善意皆源自于他们对水神的情分,我好奇水神究竟是什幺样的人能让一个又一个身份尊贵的人在她死后两万年仍念念不忘,轮迴转世、灵魂不灭,可即便有着同样的灵魂,喜好、脾性也不尽相同,传闻她美貌倾城,真想一睹她的风采,可惜这大概是最不可能的事了吧。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5张

最近息吹禁止我外出,我注意到上虚山周围增加了不少守卫,外人要进旭灵台更是比以往要难上许多,层层检查不说,每位访客都必须由息吹的亲卫陪同方可入旭灵台,我向葫由、葫阳打听,他们也不知所以,只说息吹命他们寸步不离我,难道又有人想对我下手?

「说,发生什幺事了?你们父子神神秘秘在计划什幺?」晚膳时我开口问道。

「妳是指加强巡防的事?」丹祈回问。

「不错。」

「妖族内有人对妳不满,我和父亲是防患于未然。」

「我?我什幺都没做啊。」

「是因为水神,水神从前杀害我们不少族人,五十年前妳是水神转世的消息走漏后便有人想拿妳出气,不过让父亲压了下来,近来不知什幺缘故又旧事重提,估计背后有更大的谋划。」丹祈解释。

「我前世做的事与我何干?他们也太不讲理了。」

玉米田马唐_玉米田里干了她小说 情感 第6张

「这藉口多半是幌子,目的是想动摇父亲王君之位。」

「也是,娶了仇人回家,族人肯定不满。」我看了息吹一眼,这回我可不敢再提休妻之事。

息吹叮嘱我说「事情平息前妳最好乖乖待在旭灵台,如今外头哪儿都不安全。」

「知道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84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