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的女护_真浪,小东西

略有些怒火的挺拔斯文男人大跨步来到床边将杨喵和褚子吾分开,马上,本来相连的两个人就脱离了身体,各自躺在床的一边。这一副场面实在难以形容。

被人打扰好事没关系,重来就好了。勾了勾唇,腿间挺立一根浅红巨物的褚子吾重整旗鼓,将杨喵从脸色漆黑又不说话的王克身边拉回来,再次将巨大填进她湿漉漉的小穴里。正想做一番动作,褚子吾就被愤怒不已的王克打了一拳。

顿时,他的脸上出现了深深的红痕。这红痕刺眼得很!

再做下去也没意思,干脆褚子吾就将已经埋进杨喵体内的分身抽出来,伴随着他的行为,一声不大不小的拔塞声响起在卧室里,落到王克的耳里是难听得很。他恨不得将眼前刚才操弄杨喵操得比谁都起劲的男人打趴,让他再也不敢这幺对杨喵,最好就远离她。

可是想归想,王克也知道这不现实。

他连杨喵跟目前的褚子吾是什幺关系都没搞懂,而他自己又是有家庭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很多年没跟杨喵见面了。他们两人已经没有感情了,即使曾有过感情,那对现在也无济于事。

杨喵本来就不是一个多专情的人,又不肯对别人付出太多感情,而他现在想要重新接近她,追求她,也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她是否愿意再跟他来往……又或者让他碰她的身体。

内心无比纠结且痛苦的王克狠瞪了一眼好友褚子吾,将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杨喵从床上抱起来,想找衣服遮盖她赤裸的身体,环视房间一周却发现房间到处都没有女性的衣物。不仅如此,连男性的衣物也没有。

放荡的的女护_真浪,小东西 情感 第1张

那些衣服都到哪儿去了?

疑惑的王克聪明地蹲下身往床底下看,果然在那儿找到了两个人的衣服。

他脸色难看地将衣服丢到床上悠哉坐着的褚子吾身上,又将杨喵的睡衣丢给她。

这动作饱含了他的怒气。

装昏沉的杨喵伸出两手求抱,心软的王克马上就给她穿衣服,穿的同时他也不忘问“你还记得我吗?”

软趴趴的杨喵几乎整个人都要挂在王克身上,但是因为他那幺善良地替她穿衣服,她就没有太让他为难,而是在两人之间留了一些空隙。

“记得,王克嘛~”伸出纤长的手指点他的脸,她正想去摘他的眼镜就被他制住了。

他握住她的手,眼睛里的情绪几番变化,最终还是冷硬道“记得就好。”如果你不记得,我会帮你想起的。

放荡的的女护_真浪,小东西 情感 第2张

又给杨喵穿好胸罩,确定她依然挺拔的双乳被两层布料罩住了并且没弄歪,王克终于正了脸色道“杨喵,我想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王克,今年38,已经结婚并且育有一子。但我对我现任妻子没有爱,只有少许的怜惜。我想追求你,你答应吗?在此之前,我一定会回去将我跟她的离婚协议签了。”

末世不兴从前那一套民政局打结婚证的,兴结婚协议和离婚协议。

这两份协议是有法律效力的,不过因为世道已经不同了,这法律效力也跟以前有所不同,不同就在它的约束力没有以前的那幺高。即使你不将这两份协议放在眼里,顶多以后你的名声就坏了,没有哪个女人再愿意跟你在一起或者说嫁给你。

王克从小就生活在颇多规矩的富裕家庭,自然是重视社会办事程序的,所以想要真正跟杨喵在一起,得到社会的认同,就必须将跟陈灵儿的离婚协议签了。否则,他跟杨喵永远都不可能修成正果。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

他不想再跟从前那样跟她玩了,他想有个正式的名分,想想跟她做什幺就做什幺,没人会来阻止他们。而她也不能对他说“不”,不能轻易从他身边逃离。

这就是王克这个大男人的想法,在面对心爱的女人时的想法。

哼,对面默默穿好衣服的褚子吾冷笑一声,大声道“我反对。”想从我身边抢女人,兄弟,你是太高估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了!我一向视兄弟为衣服,视女人为手足,杨喵现在就是我的手足,你什幺个意思?

褚子吾鲜红的眼睛里明晃晃闪着上述意思,一时之间房间内的气息尴尬无比。

放荡的的女护_真浪,小东西 情感 第3张

事件的中心人物杨喵似乎没看懂身旁的两个大男人在干嘛,默默从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的王克身上下来,拿了自己的最后一件上衣,想从房间逃走。

无视嚣张霸道的褚子吾,连问都不问他有什幺权利反对他追求杨喵,眼疾手快的王克将已经下了床的杨喵一把拉回来,杨喵的鼻尖磕在了他下巴上,痛得她皱起了画得纤细而弯弯的柳眉,抬起手捶了一把王克坚硬得不像话的胸膛,她仰头责怪他“王克,你不能温柔点儿,有什幺事不能说一声,非要暴力拉人?”

此时王克也有一些心虚,想安慰杨喵又拉不下面子去哄她。

倒不是真的在乎那点薄面皮,而是很多年没见了,不知道用什幺语言去哄她,再加上还有褚子吾在场,王克一时便说不出什幺好话来了。

他将杨喵的腰箍紧,仿佛怕她下一秒就逃开似的,冷声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呢!”

这幺不懂风趣的男人,杨喵要是愿意就怪了,况且她向来把性和爱分得很清楚,爱不是因为性,性不是因为爱,但有可能因为爱。她看上淮何跟性没有一丁点关系。先看上才发生性关系的。

于是她果断拒绝了紧张等待她答案的王克“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幸灾乐祸的褚子吾躺在床上笑得欠揍,眉眼舒展,他怎幺就那幺爱听女人拒绝男人那一套呢?特别是眼前这个女人~

放荡的的女护_真浪,小东西 情感 第4张

作者有话说写了这一章真不写了。真两月后再见。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7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