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_放荡笑话

时茗×秦悦

秦悦穿着长长的礼裙窝在办公室的沙发里,一条细腿垂在扶手上,高跟鞋要掉不掉地挂着,露出白皙圆润的后脚跟。

她垂着眼,都快要睡着了,才听见不远处传来开门声。

皮鞋踩着地面,一步一步朝她的方向走来。

她掀了掀眼皮,眼神里带着嗔怪,“你怎幺才来?”

来人一张清隽的脸,眸色如墨,头发梳在后面,显得五官更加挺拔。外头的大雪还在纷飞,他的黑大衣上落着冰碴,在温暖的室内融成一小块水渍。

他却似不在意,“飞机晚点。”

秦悦把腿伸回来,微微坐正了身子,伸出小指去勾他的指尖。

笑话_放荡笑话 情感 第1张

凉冰冰的。

她有点不忍,“其实你可以不用这幺着急赶回来的,老李也可以送我。”

时茗抿了抿唇,咧开一个略带嘲讽的笑,“不是想要在车上?”

他脑海里浮现出前几天在A市出差时,秦悦给他发的短信。

——好想你呀,好想知道时秘书的新车后座够不够宽敞。

秦悦似乎也想起来了,她也并不是随口一说,但,“今晚有事呀。”

她摸着时茗的指骨,一直往上,最后揽上了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她把头搁在他肩膀,注意到那一小片水渍,调笑道,“哥哥的衣服湿了。”

笑话_放荡笑话 情感 第2张

时茗抱着她托着臀,转了个身坐在沙发上,秦悦顺势往内里一坐,伸手就扯他的领带,嘴角带着蛊惑的笑,像是小狐狸精。

“待会哥哥的裤子也得湿掉。”

时茗笑了声,下一秒一个濡湿的吻便落在他嘴角。她似乎很急,在侧脸亲了几下就直奔主题,撬开他的牙关,去寻找他更深层的欲望。

这幺想我吗?

他眯着眼想。

心情油然地愉悦起来,恶劣的天气,晚点的飞机,都在她交替的津液里消失得荡然无存。

她撩开礼裙就往下坐,时茗卡住她的腰,只留一个头部深入,只见她眼睛红红,鼻子也红红,整个人像是欲求不满的可怜虫。

他垂眼看了下两人的交合处,阴蒂肿胀地充血,深处的小洞收缩着,在向他伸出罪恶的橄榄枝。

笑话_放荡笑话 情感 第3张

妖精连花心也是红的。

“怎幺这幺急?”他问。

秦悦没说话,她双颊带着薄红,眼波里尽是情欲,抿着红唇想要用力往下坐。她早就泛滥成灾了,她甚至怀疑自己一被进入就能高潮,可这人坏的很,把她卡在中间,不上不下。

甬道收缩着吮吸头部,蜜液顺着柱身流落,打湿了他的西装裤。

黑色的布料上留下一滩小小的水渍。

时茗扶着强壮的根部在蜜口来回滑动,引出她几缕妩媚极致的呻吟,他皱皱眉,对着她脆弱敏感的阴蒂猛戳,可惜秦悦像是暗自较劲,咬着牙,不肯再让娇吟泄出。

见她不说,时茗也不再问。

笑话_放荡笑话 情感 第4张

他心里叹了口气,“说点好听的。”

秦悦眨巴眨巴眼,手软软的落在他肩头,声音带着媚意,“老公……啊!”

话音还没落,下身就被贯穿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76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