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今天的食堂又有点小骚动,不外乎是张亚妃的出现,让不少苍蝇纷纷飞蛾扑火般靠近,而她也完美的应付着每个人,一点也没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是啊,初心是我的学姐,你们要对她好一点喔。」

「当然、当然!那可以跟妳交换LINE……」

「讨厌,人家看起来是那幺随便的人吗?」她撒娇的说,对方马上慌张的安抚她。

「喔?这就是小初心的学妹啊?」裴念谦一听到有骚动,当然也来凑凑热闹了,果然是个甜美型的美女,而且有毒,这样的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当真。

「可是,气质差很多。」他挂着礼貌的笑容说着。

「你是什幺意思?难道你觉得学姐……」

「呵呵,妳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那幺能干又有正义感的小初心,怎幺会有……像妳这样虚假的学妹。」

张亚妃没有生气,她不是那种会随意把情绪曝露的人,她维持着不变的笑容,语气比刚刚又更甜美了一些。

「谢谢你诚恳的见解。」

「不客气。」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1张

两个人就这样假笑对望,让原本热闹的食堂,不知不觉的降了几度。

「亚妃,你们在聊什幺?」俞初心虽然发现气氛很怪,但还是勇敢的闯入他们中间,并以保卫的姿态挡在张亚妃面前。

「只是跟小初心的学妹闲聊一下而已,真是个漂亮的学妹哪。」裴念谦虽然在称讚她,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的转头就走,这让张亚妃的自尊心有点受伤。

「别理他,他那人本来就有点轻浮,这里人太多了,要聊天的话有点不方便……」

「初心,我知道有个好地方。」孙兆珊从人群中冒出头,对她俩眨眨眼。「来了也不在群组告诉我,真是的。」

孙兆珊带她们来到一间档案室,所有的历史广告草案都会被存放在这里,所一般时间很少人会进来,既安静又能围在一起吃便当。

「学姐,我帮妳装的午餐在这,少肉多菜,我很贴心吧。」

「这样初心吃的饱吗?还是要把我的便当夹去一点?」

「我真的要在身上贴个请勿拍打餵食的牌子才对。」俞初心翻了个大白眼,却把她们俩都逗笑了。

「学姐,那个怪人妳赶走了没?」

「嗯,他放弃了,说既然妳无心,他只好去找别的人选当女主角。」俞初心脸不红、气不喘的说。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2张

「对嘛,这样路上随便抓人当演员真的很不专业耶,太好了、太好了。」

「演员?!亚妃妳会演戏啊?」

「不会,只是以前参加过戏剧社而已。」她吐吐舌头,不想让孙兆珊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一下子就自然的转了个话题,午休的时间眨眼就过了。

「回去路上小心。」

「知道,反正那变态怪人不在一切都很安全。」

「妳就那幺讨厌他啊。」

「非常非常讨厌。」

还是,她其实是害怕那个一直提醒她曾经的梦想的人?

俞初心当然没有这样质问她,而是有个计画早在搭电梯上来时,就已经成形,她会让她想起演戏的感觉的,然后再也无法逃避。

「初心,妳一定又在想什幺主意。」孙兆珊悄悄在她耳边说。

「有吗?」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3张

「妳不知道妳思考的时候都会用大拇指搓着食指的指甲吗?」

她马上低头看着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竟然有这个小动作。

「要帮忙随时告诉我。」

「好,我不会客气的。」

孙兆珊咯咯的笑了,最近的她一天比一天开朗,心情一好,连原本凹陷的脸颊都澎润起来,每次俞初心只要看见她这幺有精神,就会觉得经历那些恐惧都是值得的。

下午,她在加速处理完所有工作后,边想着广告案的草稿,边拼命的翻着各种健身房的资料。

五点一到,她準时的站在司允信面前,「报告总监,我要下班了。」

「不准,今天不是要免费加班吗?」

「但我事情都做完了。」

「做完还是得加班,这是妳答应的。」司允信放下笔,开始了他那幼稚的坚持。

「今天不行。」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4张

「我偏偏就是要今天。」

俞初心疲惫的叹口气,愈来愈觉得,想要跟他好好沟通对话,是很困难的事。

「司允信,让我下班。」

为什幺他就只能让她露出那种无奈到叹气的表情呢?为什幺,他没办法像莫言哲一样,让她紧张又腼腆呢?

「随便妳吧。」他放弃挣扎,因为她是个一旦决定就不会改变的女人,他没办法像个孩子哭闹说不让她走,他只能,等她去了还会回来。

有那一秒,俞初心被他那忧郁的表情给犹豫,她坚持不加班,是这幺令人沮丧的事吗?她想起了他的告白,想起了他懊恼的解释是什幺喜欢,是那幺的直接,跟所有还懂的怎幺恋爱的人一样,把自己的心坦开来给对方看。

「会不会,只有我忘了要怎幺做了呢?」她呢喃着,一个人漫步到了健身房前伫立,看着透明玻璃内正在使用跑步机的人,她想起第一次跟莫言哲相遇的画面,嘴角不自觉上扬。

「来了怎幺不连络?」莫言哲全身大汗淋漓,看起来像刚跑完几公里一样。

「你在忙,连络了也没用吧。」

「只要是妳我随时都有空。」

「教练,今天一边介绍器材,一边教我吧。」她尽量保持表情自然,即使她已经因为紧张而开始冒手汗。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5张

「好,我们的广告就交给妳了。」

「只是,我有个小小、小小的私人要求,可以让我加在广告里吗?」

「妳想要置入多少东西,都可以。」他擦了擦汗,一笑起来酒窝也跟着凹陷,每次她只要看着他的酒窝,就会看出了神,这真的很糟糕,糟糕到不行,但她却控制不了。

「咳,那个,如果教练不累的话,那现在就开始吧。」

「为什幺妳最近好像都不喜欢看着我说话?我的脸怎幺了吗?」莫言哲忽然凑近到她旁边,身上汗水的味道就像高中时学长打完篮球的味道一样,青春时轻易就能脸红的记忆,随之浮上。

她勉强的逼着自己抬头,「我现在不就看着你吗?」

莫言哲歪着头晃了晃,「嗯……对了,今天妳不是本来要加班的吗?」

「后来又不需要了,咳!先上去吧。」说话就说话,一定要维持这幺近的距离吗?是想逼死她吧。

莫言哲忽然觉得很可爱,他发现她最近很容易露出这种腼腆的表情,而且他发现是只对他的时候才有,他开心的偷笑着,却不打算戳破这层暧昧。

持续了三个小时的运动加讲解,俞初心很认真的把每台机械的特性跟功能给了解清楚,也把健身房所有的课程全都记下,她要做出一个很棒的广告,绝对。

莫言哲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偷瞧着她吃饱饭还在做的笔记,那专心的模样,跟他在练拳时很像,彷彿这时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会发现。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6张

俞初心刚停下笔,正想说话时,莫言哲却看了一通来电,神色匆忙的跑出餐厅外,看起来就像跟人在辩解或吵架,过了很久才结束通话。

「教练,你……还好吗?」

「没事,一个熟人打的。」他迴避了她的眼神,「问我什幺时候回日本。」

「回日本。」对喔,她都忘了,他有一天还是会离开的,回到那个属于他的世界。

「我好想,看一次你在拳击场上的样子喔。」她不小心脱口而出,然后脸也马上跟着红了起来。

「我早就为妳準备好了。」莫言哲托着下巴,浅浅的笑了。

「什幺?」

他拿出两张票,「日期订好了,就是下个月,只不过赛场会在台湾。」

她愣愣的看着票上写着他跟竹崎的名字,嘴巴一张一合的空转了好一会才挤出话语。

「这幺重要的事,你怎幺现在才告诉我!」

「抱歉,一直找不到时机……」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7张

她激动的抓着他的手,「我会去、一定会去!这次你一定会赢的!」

「为了妳,我一定会赢。」

她还想说,即使输了也没关係,她会陪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直到打赢为止,她会站在他的身边,成为他的……

思绪到这里忽然静止。

那个跟莫言哲手牵手并肩的画面,在脑海中静止后一点一点的开始龟裂。

「初心?」莫言哲担心的喊了她,但她却没反应。

她只是幻想了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就让她内心的恐惧再一次的爬上心头,那种失去一个人的无力与撕痛,都在提醒着她,恋爱是多幺的愚蠢又不自量力。

「我不舒服,先走了。」

「我送妳,妳脸色看起来……」

「别跟着我,对不起……教练,别跟着我。」她又要逃了,她还是只能逃。

她开始奔跑,不停加速的跑,想跑到自己的极限,想跑到她的心再也不会在运动以外的时间雀跃。

同桌把我剪了_我剪了同桌 情感 第8张

「俞初心,想想妳的心,早就……碎到只剩下几片了啊。」她痛得紧抓着左胸口,然后努力的没再为过去的人多掉任何一滴眼泪。

只是,她可以停止悲伤,却停止不了,这份阴影的成长,只能让它不断的扩散,把心变成连一点光明都没有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81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