嘬叫啥_嘬的

什幺?!遇袭!总监还好吧?」程冠宇一听完俞初心简单的叙述后,立刻惊讶提高了音量。

裴念谦紧皱着眉,平常嘻皮笑脸的表情不复在,严肃的询问着更详细的状况。

「对方是什幺人?为什幺要忽然攻击妳?」

「我也不清楚,对方什幺都没说,我才刚被攻击总监就出现了。」俞初心说谎的功力不差,面不改色的说着,但还是被最常与人打交道的裴念谦看出一点破绽,因为擅长看穿女人的谎言,是他天生的本事。

孙兆珊满脸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类似的情景让她想起了那个跟蹤狂,也深怕俞初心是因为这样才被攻击。

「兆珊,没事的,这年头疯子本来就很多。」

「那总监的伤到底怎样啊?」程冠宇担心的问。

「他……受了不少皮肉伤,至少也需要静养一个星期。」但她猜以他的个性两、三天后就跑来上班也不稀奇。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1张

裴念谦没有急着釐清真相,反而是冷静的做着其他安排,「那今天竞标就由我跟小初心一起去吧,我当辅助,一切需要做简报的部分都给妳处理。」

「了解。」

「今天已经收到营业登记证了,勉强赶上。」孙兆珊暂时收起恐惧,赶忙说着。

「初心姐,靠妳了!」程冠宇满脸的愁容,但想到如果是俞初心的话,那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这可是我们总监第一个广告,我不会让其他公司夺走的。」她语气坚定的说着,就连转身的姿态都充满着霸气,明明看起来是那样平凡的女孩,却总是能在适时的时候,光用气场就能稳定人心。

──让我看看妳有什幺资格能被信这样守护吧。裴念谦心想着。

一个从来不为谁付出的人,居然为了保护一个人不惜受伤,他已经快要不是他所认识的司允信了。

程冠宇就这样傻楞楞的看着一个霸气的活像女总裁的俞初心,旁边还跟着一个如笑面虎般的狡诈公关裴念谦一前一后的离开,那架势实在不输司允信亲自出马的时候。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2张

「我们初心姐,是不是愈来愈像男人了?」

孙兆珊一听用力的拍打了他的头一下,「什幺男人,就算初心很帅她还是女人!一个偶尔也会需要人保护的女人。」

「她都这样了还需要保护吗?」感觉就算有人拿着枪抵着她,可能她都不会害怕的退一步吧。

「她一定比谁都,还寂寞吧。」没来由的一句,出自那个几乎没在说话的云沛书。

也因为这一句,让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想像,谁能有那个资格窥见她的懦弱,并在那时适时的给她一个拥抱。

程冠宇吶吶的说,「总监昨天真是太勇敢了,如果没有总监……」俞初心那样的身躯,还能支撑住那些恐怖的攻击吗?

「我们总监不只广告厉害,作为男人也是相当有男子气慨呢。」孙兆珊笑了笑,她决定晚上煮些好料,让俞初心明天带去给他补补身子。

「我要一辈子追随总监!」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3张

云沛书不再参与话题,经历过那晚一起去爵士酒吧后,她对他虽然有一点点不一样,但她并不打算正视那份转变。

裴念谦一边开车,一边偷瞄俞初心用着所剩不多的时间,以惊人的速度在背所有司允信的手写资料,对于这个广告他是什幺想法、为何有这些点子、期望所能达成的效果等等,每行字她彷彿只看一遍就记下。

并且还在简报中做了些微调,最后在他停好车的那瞬间,她準时的阖上笔电,用着自信无比的清澈双眼看着他。

「出发吧。」

「喔。」

恍惚之间,小时候的记忆一涌而上。

小时候他们家附近卖着冰凉红茶与挫冰的小摊位,因为饮料店的兴起,而渐渐的没落,学生们都不爱再去那里,导致经营的老爷爷、老奶奶日子愈来愈坎坷,都到了要结束营业的程度。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4张

『结束营业?那可不行,我最爱喝这里的红茶了!还有关东煮!』刚上国中的司允信,完全不能想像没有这个绿洲他那苦闷的日子该怎幺过下去。

『信,老爷爷他们也不愿意啊。』裴念谦无奈的说。

『是啊,没办法,我跟老伴快付不起房租了,实在是……唉。』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没想到隔天放学后,司允信一副有备而来的模样。

『信,你又想干嘛?』

『他们不就是生意不好吗?那我们让他们变好不就行了。』

『你打算怎幺做?』

『我趁着上课的时候画了广告纸,等等我们就去发传单,啊、还有这张大的广告单,可以贴在店门口。』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5张

那张广告单,看起来只有简单的摊位跟两位老人的背影,但因为蜡笔的鲜明色彩,看起来更温馨不少,最重要的是上头那句──『还记得夏天的时候,一定要请喜欢的人喝上一杯用塑胶袋装着的古早味红茶吗?』

『蛤?喜欢的人?没有啊,这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回忆吧?』

『恋爱、回忆,一些通俗的要素都是广告的绝窍,连这都还要我告诉你?算了,因为这广告要能成功,还需要你啊。』他的眼睛闪耀着自信光芒,耀眼到他快看不清。

司允信强大的观察力早在那时就发掘了裴念谦公关的潜力,他们只印了一百张的广告单,却成功的让那摊子的生意在短短一个月内恢复,后来甚至还成长的比以前还高,他画的那张图成了那家店的商标,到现在转手换人营业都没换过。

「真像。」裴念谦呢喃着,看着俞初心那没有犹豫与害怕的步伐,他懂为什幺司允信会喜欢上她了,因为他们是那幺的相似,又不同。

「咳咳,我们是心声广告的代表,此次广告草案由我们老闆司允信亲自操刀,接下来,请各位直接看简报……」

「等等,既然是他亲自操刀,为什幺不是他自己来?」举手打断的是兴城广告的代表,在此次的竞争中,他们是最有实力的一组,无论是名气还是创意上都属中上。

「我们老闆今日身体抱恙,是说林设计师您今天带来的也是自己负责的草案吗?不会吧,我记得人人想与兴城合作的原因是另一位……」

嘬叫啥_嘬的 情感 第6张

不需要等裴念谦话说完,林代表就已经气得满脸铁青,气氛也相当尴尬,他居然忘了那个业界有名的裴情报也来了。

天晓得裴念谦到底是怎幺知道一堆芝麻蒜皮的小事,他甚至连哪个人的老婆跟哪个男人去约会都知道,每个人见到他都像见到鬼,很怕又被抓到什幺不该被知道的秘密。

有裴念谦作镇,另外两组竞争对手也不敢再刻意扰乱俞初心的发表,她心无旁鹜的专心做着简报,结束竞标会议后,四组人在同一个休息室内等待结果。

当每个人都抱着一点忐忑的时候,只有俞初心完全不把紧张当回事的直接靠在椅子上补眠,还发出了音量不小的鼾声,因为裴念谦的关係,也完全不敢有人说句嘲讽的话,只能忿忿的憋在心里,想着反正能拿到广告就好。

叩叩。

负责公布名单的秘书面无表情的走进来,「我们决定跟心声广告合作,谢谢其他广告公司,希望未来还能有机会跟贵公司们合作。」她一说完,还没听到回答,却先听见一声声的鼾声,突兀的响着……裴念谦那张笑脸也抽蓄的跑出了青筋,他想,这下子他们先赚到了不好的名气了,但他相信司允信的实力会扭转这一切。

这心声广告狂妄嚣张的第一战的事蹟,在业界成了不好的榜样表範,甚至还有公司出了一条禁止在招标等待室打瞌睡的规定……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82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