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大_上头

我的思绪绕在这两个字上,却很不争气地睡着了。

也许吧,我的身体只是想让我知道。

此题无解。

非常之快的,秦暖从医院走人,当上了我的专属伴奏兼经纪人

(经纪人是他自己说的不是我)

结果接到的第一场表演,是台中歌剧院发来的。

经过秦暖跟台中市政府商量后,这次表演,是我世界巡迴演出的第一站。

头大_上头 情感 第1张

他一直知道我想去世界看看,也知道我有计画,非常巧妙地帮我逐步实现中。

闲闲没事我也就在家里,大部分都在编舞,偶尔跟秦暖直奔别人的专业工作室练习

工作室的所有舞蹈老师、助教、学生,全都疯狂了,一听到我要去练习,抱着纸笔就冲了上来。

还是秦暖非常之无奈地帮我挡开「各位,要签名可以等王艺练完再签。她也有她自己的进度要赶的。」

感恩秦暖,讚叹秦暖。

只是他进到有钢琴的练习室后,脸色变得非常非常难看。

因为钢琴的音有些微不准。

身为音乐才子的他,绝对音感的耳朵受不了这件事情,跑出去寻了音叉进来调音。

头大_上头 情感 第2张

(虽然我有点好奇,为什幺舞蹈工作室会有音叉?)

等他终于调好,我起身看着他。

这次的表演,有两支舞是市政府指定的,其他多半是我自选的。

我看着秦暖,目光专注。

同时深吸一口气,一串琴音从他手下倾泻,我舞了出去。

第一首舞,我选的是开头偏快板的曲子,编的舞比较偏柔软。

像是女子内心的感情,遇见初恋、怦然心动、舞步狂乱,被狠狠伤透、动作缓慢、几乎静止。

琴音重重的敲击着,我的舞步也越来越用力,狠狠透支着浑身的情感和柔软。

头大_上头 情感 第3张

在法国,有教授说,跳舞,那怕是独舞,也要舞的像演戏,才有了舞蹈的精髓。

有故事的舞,才耐人寻味。

我一边想着,舞蹈的部分来到尾声,音乐也逐渐转为广板。

起身,一步步轻柔的踩着,手臂伸开、婉转的画着圆。

女子终能先学会与自己相处。

琴音渐慢,最后一个低音落下,我踮着脚尖画了个圈,手臂向上延伸,绽出笑容。

停了三秒,我轻笑出声,回头看着秦暖。

「去法国真的学了点东西啊,进步不少。」他也泛开笑。

头大_上头 情感 第4张

「你在医院打滚那幺久,琴艺不减反增嘛。」我哼了一声,拎起旁边的水瓶喝了一口。

他浅笑着,没说话,继续弹着刚刚的最后一段。

好久没听他现场弹琴了啊,我有些恍惚的看着他。

还是会发光的双眸,深邃的眉眼,和当年的影像一比,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他。

每一个音都像带着自我意识,比以前的技艺加深加广。

而他弹完,正好回头看我,眼神闪闪发亮。

时间暂停,又恍若隔世。

最终是他轻笑一声「休息一会儿就傻了?」

头大_上头 情感 第5张

我甩甩头「没事,下一首。」

「欸。」秦暖挂掉手机后,喊了我一声。

我很懒的躺在饭店床上,看着电视里无聊的新闻。

秦暖在旁边默默的处理着我所有的表演和邀请上电视的通告,自从他发现太多东西要问过我之后,能工作的时间就跑来我饭店窝着工作了。

「嗯?」我把脸埋在棉被里,发出一个单音节。

「市政府那边的负责人,说要找你谈谈,约明天几点?」他双手在笔电的键盘上飞舞,视线一刻都没离开过萤幕。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83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