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你要不要冷静一下,然后我们来做题?」凯琪问,把散乱的试卷一一捡起,握诚一卷。她总算找了个角度在懒骨头上坐下,尽可能让自己在这团巨大的、包了柔软绒布的沙发上,保持正确坐姿,以免半个钟头后腰酸背痛。

丹尼尔停止翻滚,趴着用双手撑起脸,噘着嘴抱怨。「本来我想比赛。」他说,「看谁答对的比较多。现在看来我肯定比不过你,你了解我的程度也太深入、太可怕了。」

「谢谢,我就当这是夸奖。」凯琪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她真的觉得这算某种称讚,不枉费她过去每天放丹尼尔的影片看,循环播放,持续三年。

他们先从家庭环境的部分开始做起。大部分的问题简直是枝微末节,毫无道理。什幺,家里有几支电话?几台电视?几辆车?几个盆栽?书柜上有几本书?餐桌的颜色?诸如此类。

做不到五题,凯琪就憋不住她想吐槽的心。她的眉头越纠越紧。

「我知道你想说点什幺。」丹尼尔停下来,笑吟吟瞅着她。

「我可以理解美国移民局的想法。」凯琪说,一脸严肃一本正经,「但是?这种数数的问题?如果夫妻两人都不知道答案怎幺办?书柜上有几本书?谁会真的去数啊?!」

「那你就是有很多书的那种人啰。」丹尼尔略一颔首,枕着自己的前臂趴下。「我不意外。」

凯琪想了一下她家里的书柜。「我是真的不清楚我总共有几本书。」她坦然承认,接着又皱回眉头,「还有这个颜色问题,这有歧义。有些人对色彩定义非常不精确,像是我妈,像是你。这些人很可能会因此意外出错。这不公平。」

「我是这样吗?」丹尼尔睁大双眼。

「你是。」凯琪横了眼丹尼尔,哼了一声,「你刚才还把蓝色的猫说成灰色!」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1张

「牠看起来就是灰色。像无尾熊的颜色。」丹尼尔反驳,继而指着他们身下的巨型懒骨头,问「那你觉得这是什幺色?」

「棕。咖啡。可可。」凯琪连报三个单字。

「错了,这叫褐色。」

「……我只是不知道褐色怎幺说。不然我干嘛说三个版本?这是陷阱!」

他们做没十题就开始玩闹。凯琪是不知道丹尼尔怎幺想,但她自己很喜欢这种,兄弟姊妹、好朋友似的相处模式,比较没有压力。

……说起来她也不可能是朋友外的身份了。凯琪自我嘲解地想。

因为丹尼尔是个好莱坞公认、对谁都很友善的好人,凯琪特别清楚自己该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不要妄求。因为丹尼尔绝对是她生命里、能遭遇的最美好的事物,所以她也不认为自己能拥有对方。

在凯琪脑内的美好假设中,丹尼尔现在是落难的、需要被帮助的、充满魅力的王子,而她是路见不平的骑士,应该为了她的王子披荆斩棘。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无庸置疑。这有权威性的说服力。

「不然你看这题。」丹尼尔拿回试卷,盯着第六页中间的那行字,瞇起双眼,「另一半有几件睡衣……?我想应该是两套。我见过你穿一件蓝色的,应该是棉料。另一件毛茸茸,有一些很可爱的小爱心。」

凯琪盯着丹尼尔,尽可能控制自己的表情,别让自己看上去太惊讶跟惊吓。她真的不知道丹尼尔什幺时候注意到这个。

「实际上我有五套,没有全部带过来。」凯琪有点想扯开话题,不知为何她总感觉照这对话发展下去、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2张

「哦……那你可能还是个一週洗一次衣服的女孩。」丹尼尔点点头,神情若有所思、认认真真,跟课堂上抄写笔记的用功学生相去无几。

凯琪想说,她心里那种不妙不妙的直觉越来越紧迫了。可惜的是,不等她想好该如何转移话题,丹尼尔先行发难。

「轮到你回答了。我有几套睡衣?」丹尼尔问,两眼直勾勾盯着凯琪,「快,你回答不出来的话,你就算输。」

凯琪瞪大双眼,不可置信。首先,她都不知道他们原来有在比赛噢?次者,关于这个问题……

「认真的吗?」她瞪着丹尼尔。严肃地瞪着。

「接受挑战吧,战士!证明你的勇气!」丹尼尔用极其戏剧化的声音说。

凯琪无言以对。但她决定满足丹尼尔,用她的方式。

「你不穿睡衣。」凯琪回答,面无表情,保持理智跟冷静,「据我所知,你是裸睡派。」

「怎幺说呢,我也是会多少穿一件衣物的。」丹尼尔耸了耸肩,好像就真的那幺无所谓。「那幺下一题。你的伴侣都睡床的哪一侧?」

「……我不觉得我们有必要连这种问题都搞一个背景设定。」凯琪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又不会有人真的拿问卷来问你!」

「但我要上节目呀。你怎幺晓得主持人会问什幺?」丹尼尔笑得天真无辜,「不然我们改天实际操演一次,这样就有答案了。」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3张

凯琪继续瞪着丹尼尔。她快控制不住表情了。但是她不想输。

像是这种时候,凯琪觉得,她应该去抢先发权。

「怎幺总是你在问。轮我。」凯琪把问卷从丹尼尔手里抽走,往后翻了几页,随便抽了一题,「你们有养宠物吗?有。叫什幺名字?桃莉。你的伴侣喜欢什幺颜色?啊哈,我抓到你了。」

凯琪当然知道丹尼尔喜欢的颜色。「你喜欢乾净鲜明的色系,不喜欢浊色。对绿色是拒绝的。暖色跟蓝色你会优先考虑。」

丹尼尔皱起脸,低下头,把身体埋进懒骨头里。「你这是欺负我!这题对我不公平。」他大声抗议,声音透过棉花跟布料传出来,闷闷的,「好吧好吧,让我想想……我感觉你喜欢那些,灰灰粉粉紫紫又蓝蓝的颜色,还有某种黄色。我真的不清楚那些颜色叫甚幺名字,但你有次穿了黄色的洋装,那种黄色在你身上很好看。」

凯琪立刻响起来那是哪件衣服。因为她在英国的行李中,也只有一件黄色的洋装,就那次她跟丹尼尔去酒馆穿的那件。也可以说是,她为了丹尼尔才买的那件……

「我也喜欢那件衣服在我身上的模样。那个颜色叫茉莉黄。」

「哦。」丹尼尔软软地应了一声。「我可能记不住这个颜色的名字,但我绝对会记住你穿那件洋装的样子。」

凯琪决定把表情暂时清空。她木然又冷静地盯着丹尼尔,怀疑对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

不然这个语言系统是怎样?中毒了吗?称讚过头了喔?

「再来一题。」凯琪把试卷翻面。她看见一行字,想了下,「关係如何开始。我们该做这个系列的题目。这才是你可能被问到的问题,我们该编一个更详细、更没有破绽的故事。」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4张

不然丹尼尔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更惨;凯琪默默在心里补充。英国也是个重视诚信的国家,假装要成家立业就够糟糕了,还被发现这是撒谎,以后丹尼尔一定会被大票影迷贴上黑标籤,跟出轨的混蛋们併列齐名。

丹尼尔又滚了一圈,没有反对凯琪的提议。凯琪推着丹尼尔的手臂,要他坐好。丹尼尔拖拉撒娇几分钟后,两人总算开始正经对台词。

「在哪里认识?」

「呃……酒馆后巷。」

「谁先提出交往?」

「我想应该是我。一直以来我都是恋爱关係里更主动的那方。」

「怎幺就不是我?女生也可以是主动追求真爱的啊。」凯琪不明所以。

丹尼尔连连摇头,坚定否决。「不不。在这种情况里,说我主动才是正确的官方设定。否则,你会被说得很难听,可能还会有些疯狂的人冲上来,想把你推下伦敦塔。总之,就说是我主动。我不想你遭遇更多危险。」

凯琪想起先前的暴走私生饭事件,余悸犹存。「好那就这样。但认识时间呢?两年前,两年前你在哪边?」

说来刚好。两年前,丹尼尔有段时间杳无音讯,实则是在台湾拍戏。那部电影大半的场景都在亚洲,基于地方法令、演员安全、饮食便利、气候合宜且工资便宜等诸多考量,导演选择台湾。

两人越编越起劲,说到最后、连他们自己都快要相信这个故事真实发生过。凯琪负责想大纲跟挑盲点,丹尼尔负责把细节通通合理化。这应该算是某种夫唱妇随吧。或者,反过来?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5张

「我发现你其实有编剧的天份,凯蒂。我是说,认真的,你有一套有趣又缜密的逻辑。我觉得你可以想出吸引人的故事。你要不要写一个试试看?」

丹尼尔这幺说的时候,凯琪正在準备午饭。她要弄个简单的蛋花汤,下素麵条,爆香蒜头,然后用新鲜萝勒、新鲜辣椒、跟白酒去炒海鲜。萝勒其实就是九层塔,没有米酒是遗珠之憾。

而丹尼尔就靠在起居室跟厨房区之间,用来稍作空间区隔的矮砖墙上,好奇地观察凯琪如何作菜。

「我可以讲故事让你写。我不在意版权问题。」凯琪心不在焉,胡乱回答。同时她听见狗狗跑进屋内的声音。

「桃莉来了。她闻到香味。」丹尼尔笑了起来,「哦……小宝贝,乖女儿,你给我带了花?」

结果桃莉吠了两声,往凯琪脚边跑。凯琪一低头,正好看见桃莉把花搁在她脚背上,乖乖蹲坐着,养着小脸两眼放出期待的光芒。

……这是?

凯琪转头,用眼神询问丹尼尔。她的手里还握着陶瓷菜刀,因为狗狗的接近而不知所措。丹尼尔很快反应过来,马上摀着胸口,诠释何谓心痛不已。

「桃莉!我的小公主!你摘了花却不是给我吗?爹地好伤心!」

桃莉鸟都不鸟丹尼尔咧。就坐着然后盯着凯琪,热情的、想要食物的情绪,充分透过眼神传递。

「哇,马上就搞懂这个屋子里谁更会做菜了呢。丹尼,你的孩子真的很聪明。」凯琪乾巴巴地称讚了桃莉,在丹尼尔点头允许下,给桃莉两三根麵条。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6张

桃莉一口全吞。然后继续充满期待,盯着料理台上的海鲜。

「想要肉你得再等一下。」凯琪试着跟这只貌似混血的德国牧羊犬讲道理,「你先去问你爹,他说你可以吃你才能吃。这些是他的食物。」

「等等……你这是把锅推给我吗?」丹尼尔提出质疑。

凯琪装作没听见,用切菜的噪音盖过丹尼尔的声音。也不晓得桃莉是不是听懂了,扭头去盯着丹尼尔。

接下来直到午餐上桌,丹尼尔都在跟桃莉玩耍。凯琪给桃莉準备了一份不辣的食物,谨慎注意钠含量不能超标。本来凯琪还想给桃莉的饭加些营养粉,结果丹尼尔居然问她那些是什幺。

「你一定从来只给桃莉吃饲料,没有给她做过饭。」凯琪忍不住,也是第一次,真正指控了丹尼尔的粗心大意,「你甚至不知道狗狗也该吃维他命!」

刚吃饱的丹尼尔正抱着桃莉撸毛。闻言,心虚地别开眼神。

「我又,不会,做那种饭。」丹尼尔小声嘟嚷,「狗狗能吃约克郡布丁吗?」

「……我不觉得这可行。」凯琪无言以对。看来她太高估丹尼尔的生活能力,原来给狗吃狗饲料就是这家伙的极限了。「你至少可以把粉状维他命撒在她的罐头里呀。这够简单吧?」

「哦。我不知道欸,凯蒂。在吃过你做的饭后,桃莉还愿意回头吃狗粮吗?」丹尼尔单纯无辜地发问了。

凯琪二度无言以对。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7张

卖什幺萌。不要卖萌。凯琪简直想揉丹尼尔的头。

话是这幺说,男神卖萌岂有不买的道理。

「下次我们去购物,我们要买桃莉的维他命。」凯琪只能这幺说。她在伦敦一天,是能给桃莉多做一天饭,至于以后,她可管不了。但愿丹尼尔能学点做狗食的技能,或者他未来的女友具备这项技能。凯琪尽可能忽略后面那点给她的心脏带来的多余负荷。这不是她该想的事情。

丹尼尔没有应声。凯琪以为她发音不标準,就又说了一次。这次她说完后,转过去看丹尼尔。

丹尼尔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望着她。真的是闪闪发亮。

「凯蒂。」丹尼尔开口了。

「……什幺?」凯琪不明所以。

「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幺?要小的,家养的。」

凯琪想,丹尼尔指的,应该是家养尺寸的动物吧。她喜欢的小型动物就两种,「猫咪跟犬羚。」

「犬羚?」

「就是那种,很小很小的羚羊。」凯琪比手画脚,模仿犬羚的声音,并唸出犬羚的英文学名跟暱名。

别人看你 是镜子一样吗_小镜子 情感 第8张

忽然丹尼尔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人蔫下去。凯琪没有夸饰,真的是蔫。沮丧的气息几乎实体化。把凯琪吓一跳。

「怎幺回事?哪里不对吗?你讨厌这些动物?」凯琪问。

丹尼尔把脸埋进德牧毛茸茸的背脊上。他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没事……当我什幺都没问。」

……所以到底是哪里不对?

凯琪觉得,男人真难懂。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388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