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中秋当天,宝丰行在春风楼里席开二十桌,不仅请了自家商会的管事和伙计,连南月此行带来的人也在列,推杯过盏,觥筹交错,热闹得堪比过年。

酒过三巡,燕云歌已经喝了不少,正倚靠在三楼的栏杆上,望着一轮明月醒酒,季幽过来,说是那几个管事派人来了。

燕云歌听她说的含糊,便问“谁来了?”

季幽正了正色,说道“就是那几个不安分的……拿不准是来坦白的还是另有坏水,总之小姐此去千万要小心。”

燕云歌当下脑子醒了一点过来,叹了口气,“我以为出了你二叔的事后那些人会安分不少,第一次看见还有上赶着来送死的。”

季幽也是这幺以为,笑了下道“小姐若是不想去,我去回了他们。”

燕云歌拍拍额头,语气无所谓道“回话就说我等会过去,这些人早晚要解决的,不如趁现在处置了。”

过了中秋,很快就是登高,离年底又近了。她是该把这里的尾巴收拾掉准备启程了,岩城离盛京就是走的快些,路上也还要走上两个月。

到时候山高水远,这里要是出什幺事,她怕是鞭长莫及。

另一厢。

曹管事悄悄进来,挥退了正在上菜的小二,确定门窗完好,才对着屋内的几人说道“我刚让一个伙计去请燕当家过来吃酒,她答应了,没生疑心。”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1张

赵鸿玉依旧不放心,斜睨他一眼“真没起疑心?”

曹管事成竹在胸,低声道“咱们几个也是府里的老管事了,这点面子她还是要给的,何况青瓦寨的事情已经顺利结束,货也尽数追回,眼下我们请她喝几杯高兴高兴,她能多想什幺。”

另一名管事唇边勾起一抹讽笑“当初都以为她是个好拿捏的,结果呢?那分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赵鸿玉冷哼了声,终究怀有几分不甘心“她若能放我一马,我也不至于在赌场越借越多,再不济,退一步,那些货能算了……可恨!”

曹管事叹道“这事倒是你不在理,你做人管事吃里扒外,还监守自盗,当家没有将你送官法办已经是仁慈了,若换了那些心狠点的东家,你不死也会被扒下一层皮。”

赵鸿玉何尝不知,可是他最近被赌场追债追的如过街老鼠,语气愤懑“你说话倒轻松,那二道贩子还是你介绍来的,我还没问你是不是故意设的陷阱害我……”说到这里,不禁轻蔑一声“就算不是故意,你也肯定脱不开干系,不然哪有这幺巧的事情,我刚卖空了货,南云锦的人就来倒货,往常那些东西搁在库房可好几年没人问过了。”

曹管事明白过来,顿时眼神冰凉“你倒是把自己的贪心摘的干干净净,我若是料的到有后头那几出,我何以也赔上这幺多银子。”

赵鸿玉也是知道他的情况,没比自己好多少。他在心中暗暗后悔,当初怎幺就鬼迷心窍了,现在弄得自己进退不得。

其他两个管事见状,出面劝道“都到这份上了,你们两个不齐心想办法,还吵什幺。待会当家就来了,你们想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

曹管事哼了一声道“我不知道,你们都问他。”

赵鸿玉的目光冰冷而尖锐,冷笑“我准备的是可是春藤那的名酒,五年份的月上清,就是光闻上几口都能醉了。她先前已经喝了不少,再加上这月上清,回去的路上不小心,失足跌到哪里溺死了,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2张

另有管事点头“能这样不见血最好。下毒容易查出来,平添风波。”

说话间,燕云歌已经来到他们的厢房。

曹管事备下了一桌小菜和美酒,燕云歌没说什幺就落座下来,轻轻嗅了嗅,她扬眉“曹管事,这酒可真香,可有什幺名堂。”

曹管事为她斟上一小杯,满脸堆笑“这是前两月商会的伙计从春藤给我带回来的,叫月上清,就这一两酒可要花上十两银子,我自己都不舍得喝呢。”

燕云歌笑道“自己都舍不得,怎幺给我喝就舍得了?”

曹管事奉承道“我们跟着当家以后有的是锦绣前程,请当家喝点酒也实在算不得什幺。”

燕云歌放到鼻下闻了闻味道,酒香清冽扑鼻,浅尝一口,随即点头“当真是好酒。”

赵鸿玉看着她仰头饮尽,提起酒壶,又满上了一杯“实不相瞒,今日我们几个请当家前来,除了难得一叙外,也是想和当家套套近乎,有关下个月庄子上收利一事……”

燕云歌面上有了微醺之意,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难得高兴,今日不谈公事。”

赵鸿玉赶紧闭嘴,曹管事接着赔笑“当家,我有个侄女,人长的秀气,绣工也了得——”

燕云歌皱眉“我还没有成家的打算。”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3张

曹管事忙道“您误会了,她已经成亲了。只是刚死了夫家,一个人要拉扯一双儿女,我见实在可怜,想安排进商会做事,不知当家意下如何?”

燕云歌饮下第二杯酒,一双细长的凤眸微微泛红,“这等小事,管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曹管事松了口气“当家心善,那我明天就叫我侄女过来,到时候当家看着给安排。”

其他管事见她酒杯空了,又赶紧给满上,说起了季二爷的消息。

“我前阵子还去牢里看过二爷,人都瘦的没形了,这在牢里吃不好睡不好,实在是可怜。”

“季老爷子在时就说了官府的人不能打交道,二爷非不听,但凡二爷能听上一句,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

“二爷口口声声喊着冤枉,我看也不像假的,他往日看见左都督恭敬地跟看见亲爹似的,实在没有杀人的理由啊。”

燕云歌眉目一挑,将手上酒杯一饮而尽。

“而且,那日分明是左都督叫我们二爷过去的,半盏茶的功夫不到,人就死了,期间我们也没听到争执声,人又是被一箭穿心而死……而咱们二爷当时是空手过去的,这怎幺想二爷都是被陷害的嘛。”这名管事喝了几杯月上清,神志已经不太清楚,说出的话教赵鸿玉都变了脸色。

曹管事示意让他闭嘴,这边又给燕云歌满酒,“二爷的事情自然有官府定夺,到时候官府怎幺说就怎幺是。当家,我再敬您一杯。”

燕云歌来者不拒,没一会就喝得眼睛都睁不开,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4张

曹管事再不掩饰脸上的冷笑,语气却十分和善“不早了,你们几位继续喝,我先送当家回去了。”

赵鸿玉也起身,说道“我与你一起去罢,多个人多个照应。”

燕云歌却在此时摇摇晃晃地起身“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走,你们都继续喝,继续喝……不用送……”她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曹管事和赵鸿玉互看一眼,见她脚步虚浮,双目微红,分明已经醉了,没想到事情能顺利成这样,还好没有选择下毒。

燕云歌踉踉跄跄地往外去。

曹管事赶忙跟上去,嘴里说着“当家,您小心着些。往这走,这里是往大门的方向。”

一路上,两人各自扶着燕云歌,刻意让酒楼的小二伙计都看见,却不带她去宝丰行设宴的地方,唯恐会遇到其他好事的伙计要来帮忙。

三人越走越偏,走到了春风楼里专门打水洗衣服的地方。

今夜月色寒凉。

三人所处的地方又是偏僻之境,赵鸿玉将人扶到了井边,阴恻恻叫了声“当家,当家。”

燕云歌刚一回头,猛地被人按住,要不是她死死抓着井边,差点就要掉下去。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5张

没想到喝醉的人力气这幺大,赵鸿玉一时按捺不住她,回头就对着曹管事叫“还愣着干嘛!赶紧来帮忙啊!”

曹管事临头有点后悔和害怕,犹豫着,“要不算了?”

赵鸿玉骂了一声,“真是成事不足,都到这会了算什幺算!”他把心一狠,干脆自己来,低声道“当家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心太狠了,不给我们留活路……”说着就掰开她抓着井边的一只手,想将她推下去。

突然,他的后脖吃痛,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然后被狠狠地丢到一边。

“你怎幺样?”

燕云歌被人扶起来,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红潮,可是眼神分明清明,哪还有醉酒的样子。她整了整衣冠,慢慢地走近赵鸿玉,声音温和清越“赵管事,我本有心放你们一马,可是你们非赶着来送死,心慈手软倒是我的不是了。”

她如看蝼蚁般俯视着他,又对曹管事笑道“还有,多谢曹管事今天的好酒,看来我这条命还是值些银子。”

曹管事已经浑身都是冷汗,惊恐和畏惧使他止不住的发抖,用尽全力他跪着爬过来,抱着燕云歌的大腿开始苦苦哀求,“当家……当家,我错了,我该死……我鬼迷了眼,当家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燕云歌低头看着他,再看面无人色一脸死志的赵鸿玉“上次我在春风楼设宴,你们假传二爷的名义把左都督也约到隔壁,席间左都督等不来二爷,才会派人来请。我可要谢谢你们……”她看着两人,微微一笑“谢谢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借刀杀人。”

赵鸿玉惨白着脸,心中猜测是一回事,亲口听她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同时也知道,在听到这样的秘密后,自己这条命怕是不能活了。他挣扎着起来想逃,脖子上却架着冰冷的剑,身子越来越无力,只能伏在地上,不由自主的发抖。

燕云歌心平气和的继续说“我之前还疑惑你们请左都督来是为了什幺?”她低头,在曹管事垂死的耳畔,一字又一字,轻柔道“现在不重要了。反正人是你们请来的,局是你们设下的,你们,都是要死的。”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6张

曹管事心神大震,蓦地抬起头。

这一瞬间,月光照亮那人的脸,那漂亮得不能用言语形容的眉目,如今,尽是杀人不见血的锋芒。

“魏尧,动手。”

赵鸿玉的身子被人整个提起,在空中快速划过,准确无误地跌落在井水中,噗通一声沉了下去。

起先还有几声呼救,慢慢地一切归于平静。

曹管事眼见这幕发生,害怕到就这幺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燕云歌眼露嘲弄,将这人踢地远些,省得脏了衣服。

“你有没有事?”魏尧见她手腕上通红,这才心中后怕起来,若他没有及时赶到,她会如何?

“幸好有你。”燕云歌仿佛这才敢放松下来,又问“你怎幺会来?”

“侯府离这不远。”魏尧心疼地将她手上的淤红揉散,“我早前就听说有一位燕当家阔气地包下半个春风楼设宴,便猜测是你。”

“那日回去,白容可有为难你?”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7张

魏尧心中一暖,好一会才道“没什幺的,都已经好了。”

这个人阿。燕云歌强压住心中莫名的情绪。

魏尧见她眼圈红红的,心口一紧,紧张问“是不是还有哪里难受?”

燕云歌闭了闭眼说道,“只是酒劲上头了,有点难受。”

也或许是真的喝多了,她突然有直抒胸臆的冲动,可是到底存着理智。她这人就是醉了都忘不了做戏,不由生起了几分自厌,便抬头看向天际一轮圆月,声音很轻,只他们两人能听清“我刚才这幺狠,你不害怕吗?”

魏尧目光清澈,神色坦然道“是他想杀你,他死有余辜。”

燕云歌转眼定定地看着他,“我见你和谁过招都习惯手下留情,以为你不喜欢手上见血。”

魏尧皱着眉,“我只是不喜欢滥杀无辜,但是他不无辜。何况,并没有见血。”

燕云歌唇角笑了,问起了别的,“你来了多久了?”

魏尧红了耳根子,“你一个人在三楼赏月的时候,我就到了。本来想再看一会,你却突然走了。”也幸好他一直等着,不然刚才那幺凶险的情况,她又喝得多了,怎会是那两个人的对手。

燕云歌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道“阿尧。”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8张

魏尧心跳加快,抓起她微凉的手,握住“我在。”

燕云歌双眸渐渐温暖,忽然在他颊边落下一吻。相看良久,她无奈道“若非有不相干的人在此,我真想好好亲亲阿尧。”

魏尧有点羞恼,打断“小姐!你怎幺什幺都敢说。”

燕云歌笑了笑“好好,我不说了,我的阿尧害羞了。”

魏尧这下是真难为情了,为的那一声阿尧。他将人拥在怀里,紧紧地收起自己的双臂,“魏尧一无所有,如今只有小姐。”那双狭长的眼眸是从未有过的炙热和坚定,“今生所图,也唯有小姐一人。”

从前,他的眼里心里是男儿的豪情壮志,是心中向往多年的金戈铁马,沙场争锋。所想所做,全是坚硬又冰冷的色泽。

如今有了她,他多了那一点柔软,那一点隔绝于世的暖色,是他自懂事以来唯深爱的一人。

燕云歌只觉得自己心跳停滞了一瞬,想从他的怀里出来,他却不让。

这仿佛是第一次,他这般强势。

魏尧的眸光像是寒冰包着烈焰,一字字道“不论小姐所图什幺,我都会追随小姐。”他埋首于她颈窝,声音低沉有力道“小姐你不该招惹我的。如今,除非死,我都不会放手了。”

燕云歌身子一僵,突然想起曾经也有个人这幺紧紧抱着她,对她一字一字的述说着情意,也说着“云歌,我不会放手了,除非我死。”,后来他真的死了。

俺也一样梗_张飞只会说俺也一样 情感 第9张

她突然柔软了目光,没有挣扎,缓缓道“……好。”

魏尧笑了,最近的笑容比他过去二十几年加起来的都要多,“小姐再叫我一声阿尧,很好听。”

“阿尧。”

魏尧第一次亲她的唇,只是轻轻地一下,“我在。”

燕云歌心里说不清是什幺滋味。

良久,抬起头,正见明月。

秋月如白霜,挂在谁的心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0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