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果然,周墨周霜骂了。

丁菲选择在病房外等候,除了周墨以外,她的身份对其他人都只能称上陌生人。

她明白在这种场合下,任何出声都是多余。

部份时候,真正的尊重是保持安静。

丁菲没有听到周墨任何的反驳,只有周霜的责难与对周墨为何要隐瞒的质问,最后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哀泣声。

纵然没有亲眼见到,光是如此,丁菲也能感受到病房内的哀痛有多重,悲不可抑。

她心疼面对周霜质疑的周墨选择沉静无声。

她懂得他是为了周霜的心情着想,不愿意让周霜和小雨的心情像洗三温暖,而选择欺骗,只是目前小雨的处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根本没有对与错,也因为他们是一家人,低调地用着不同的方式,只是为了减轻对方的负担。

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情感 第1张

那天离开前,丁菲仍然没有机会与小雨面对面。

「周墨,能不能找个机会让我见一见小雨。」

「交换的时候不是就见到了?」周墨不解丁菲的要求。

「啊……」丁菲皱了皱鼻,歪头盯着周墨,「不一样,我要的是小雨的灵魂在小雨的身体里,我的灵魂在我的身体,那种人与人的交流,或许小雨也很想见见我……我是这样想的……」

周墨跟着蹙眉,不是疑惑,而是让谁的灵魂又谁的身体弯弯绕绕下搞昏了头。

「我和她是这场灵魂交换的主人公,却没有见过彼此,不是很不可思议吗?说不定是小雨召唤我,让我替她找出不舒服的地方。」

「嗯。」周墨应声应的敷衍。

丁菲三步做两步跑,挽住步伐太大的周墨的手臂,气鼓鼓着双颊,不满意地问,「周墨,为什幺要回答的不甘愿呢?」

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情感 第2张

周墨低头看着小松鼠似地的丁菲,蹦蹦跳跳的,双手还缠在他的手臂上……不过那时候是他先将她拥进怀里的,这时候似乎也没有理由要她收敛、要她有女孩子的矜持。

是后悔当时的冲动,却也不是真正的后悔。

少年大概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也无意隐藏,只是进展太快并非本意。

因为她而心动,因为见到她而心安坦然,因为想念她而神怡心醉。

喜欢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丁菲,妳是不是认为找出病因,甚至是见了面后,与小雨在睡梦中灵魂互换的事就会像童话故事那样结束,只剩美好的未来?」

「我……」

「我懂妳,我也替妳希望着,可是对不起,我怕若这时候陪妳一起画了太大的美梦,最后事实并不如预想,那妳的失望会有多大。」

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情感 第3张

丁菲垂头,闷哼一声。

她闷闷不乐的委屈样让周墨一同郁塞。

好像一不小心又把话说的过于现实了,心一软,周墨伸出空出的手,揉了揉丁菲柔软的髮,「抱歉,是现在的我太悲观了。」

「没事,我也懂你。」丁菲仰头,卖力地扬起笑容,只想把最灿烂绚丽的一切,全数献给眼前的少年,「其他的都顺其自然。」

一如丁菲说的,无论愿意与否,他们都只能顺其自然。

周墨和丁菲开学了。

周墨维持在篮球队早练前接丁菲一起上学,一起吃早点,一起运动。

他们已经不是只有同桌的关係。

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情感 第4张

若时间还早,丁菲不会先进教室,毕竟坐在场边看周墨练球对她而言是一件既养眼又幸福的事。不过嗜睡症少女打盹总是难免,这时候的少年会闷不吭声走到场边,将搁在一旁的外套披在少女的身上。

高中生的心思没有太複杂,所以一在周墨摆出明显态度之后,自动断了那些男生想动丁菲的心思,也减少了不少女孩子对周墨的小心思。

至于小雨在更精确的检验下,确认为儿童神经母细胞瘤第三期。这是最难医治的阶段,肿瘤部位範围太广,更将周围的大血管一同进包进去,一旦脏器被穿透,完全无法动手术切除。

沈东果断安排小雨转至有儿童癌症权威驻院的医院,只能与癌细胞,还有紧迫的时间压力赛跑,为小雨进行最合适、最专业的疗程。

因为周墨和小雨接触的时间减少,而丁菲在保持运动后,稍有拉长清醒的时间,丁菲与小雨交换身体的机率因此减少,不过每当丁菲的灵魂进入小雨的肉体时,她就知道小雨正面临多幺痛苦的化疗,这幺小的身体所需要承受的折磨是超乎她想像的千倍万倍。

一切看似轨道上运行的生活,但由小雨为中心点,与她有关係的人都像是笼罩在乌云底下,心事重重。

对家属而言,就怕听到坏消息。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参考消息网_凤凰网(电脑版) 情感 第5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