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车子行经过地下停车场入口前,邹孟辰说不喜欢地下停车场的一种怪味道,所以选择了户外的停车场。

户外停车场的动线非常理想,除了位置多,它的行车空间宽阔,姐姐在副驾驶座说着「这里的位置我也一定能停好」。

我不知道姐姐何时去学开车,但有预感可能是男友教她的。

车子停妥,一下车就见到了大远百的招牌,果然是百货公司,整栋建筑很壮观啊。看电影的地方就在百货公司里,进去电梯看了楼层介绍,电影院在十二楼,姐姐说电影场次还早先去吃饭,邹孟辰听了按下十楼的按钮。

出了十楼的电梯,人潮有些拥挤,我们不管其他店家卖了些什幺,走向第一眼看见的「博多拉麵」。

店员贴心的介绍了所有麵食餐点,脸上笑容一刻都没消失。这就是百货公司服务客人的专业态度吗?

点餐完过了一分钟左右,餐点全数已上齐。热气从碗里往上飘散,香味四溢,见姐姐和男友在聊天,自己默默开动了。

我的目标是不打扰他们,不做闪亮的电灯泡。

「怡霈,上次你说花莲那趟旅行很难忘,不如下周六再去花莲的七星潭玩?」

「可以阿──不过你开车会很累,不如我们坐火车?这样子你累了也能休息,更能好好欣赏沿途风景。」

真甜蜜啊,我以为都是姐姐开口说话比较多,想不到男生也这幺会聊,更别说是排约会行程,太不可思议。

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情感 第1张

「是说,怡霈,你妹也太安静,平常这幺害羞吗?」

啊?突然被点名,我下意识将筷子和汤匙都放下。怎幺办‧‧‧‧‧‧我要说什幺?根本参与不了话题,而且我不要当电灯泡‧‧‧‧‧‧这时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安静不当电灯泡,不可能,因为来了就是颗闪亮电灯泡。

而最好避开当电灯泡的方法──当初姐姐邀约时不要来,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其他方法了。

「她个性有点害羞没错,但我想可能是不熟的关係,所以不知道说什幺。」

「你不用害羞,我很好相处,问你姐就会知道。」他亲切的话声,让我紧绷的肩膀舒缓了些,只是依然不敢抬起头看他,就怕自己又盯着那笑容失了神。「可芸去过花莲?没去过的话,要不要下周六和我们一起去?」

「谢谢,不过我想你跟姐姐去就好。」我拿起筷子搅动着碗里的麵,试图掩盖自己的害羞。

「他啊,很好相处没错,人非常搞笑,常常被他逗到笑的肚子很疼。」

不行回话、不行回话‧‧‧‧‧‧我不要当电灯泡。我傻笑着,然后赶紧埋头继续吃麵。

或许是看我没回话,邹孟辰已经专心和姐姐聊天,完全没提到我。两人有说有笑非常甜蜜,不过似乎还是有所顾忌,有些话会突然打住不说下去。

现在是夏天,可里头开着的冷气强度很强,冷的我开始直发抖,双手交抱揉着双臂。

「怡霈,你觉得会冷吗?」

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情感 第2张

我想他也是察觉到变冷了,果然是很体贴的人。

「不会。」

姐姐那幺说,邹孟辰还是拿了他自己的外套给姐姐,还说了声「还是穿上吧,着凉可不好」。

这幕让人看了好生羡慕,心中开始嚮往那样被关心的感觉。

「谢谢你的贴心,可比起冷,我觉得很热。」我看着姐姐接过外套,接着又要递回去的这一幕。

「那不然将外套给你妹穿?我发现她一直在发抖。」

他说这话的瞬间,我们的目光对上。他的话语成了一阵暖流,缓慢流入我的心窝,温暖万分。

我看着他挥挥手回答「这怎幺好意思‧‧‧‧‧‧」

「不用不好意思,妹,乖乖穿上好吗?感冒了很麻烦。」

姐姐再次拿过男友的外套,缓慢为我披上。

「姐,还有姐姐的男友,谢谢你们。」

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情感 第3张

姐姐男友的温柔和贴心形象,在用餐的状况下,再次于我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我难忘的一段回忆‧‧‧‧‧‧当颗闪亮电灯泡。

「孙可芸?」

听见姐姐的呼喊,我赶紧从回忆里退出。「什幺事?」

姐姐一脸疑惑看着我,「你在想什幺事情?ㄧ直叫你,你都没听到,该不会‧‧‧‧‧‧幻想你是戏剧里的女主角?」

「才不是,我哪会幻想自己是戏里的女主角。」不是在幻想没错,但曾经幻想是女主角这点,我口是心非了。「抱歉,我刚在想学校的事情。」

要是提到那次去看电影的事情,姐姐可能会笑说「当时你不知道在害羞什幺」。

姐姐离开了书桌,走到我的床上坐下。她带着温和的笑容对我说「都已经放暑假了,你好好放鬆一下,高中的事情等入学了再说。」

「我知道了。」

「对了,今天芭蕾舞的课程要记得去上,上次你已经缺课,加油。」姐姐的手轻放在我的肩膀。

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情感 第4张

看着她书桌上的相框,不知道为什幺有种喜事将近的感觉,搭上姐姐现在的温柔笑容,我想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姐姐了,她散发出来的气质比以前成熟很多。

「脚伤好了,我会去上课,不用担心。」突然想到姐姐今天要去看生病住院的奶奶。「姐姐是今天去看奶奶吗?」

「对呀,我已经备好一些水果要去探望奶奶。」姐姐起身离开了床,走回书桌的旁边,拿出放在书桌下方的水果篮。

果然是姐姐,除了温柔之外还很细心,任何事情都会未雨绸缪,不用别人来提醒。

「那姐姐可以帮我带话给奶奶吗?」我今天不能去看奶奶,因为除了有芭蕾舞的课程外,也答应琴嘉卉我会帮她庆生。

原本去看奶奶的人还会有爸跟妈,但是他们因为得了流行性感冒,人都在医院做隔离的动作,暂时不能去探望奶奶。

「那有什幺问题,说吧──」

「跟奶奶说我报名了比赛,我会好好加油。」内心祈祷奶奶早日康复,我还想让她看见自己比赛的样子。

奶奶曾经看过我跳芭蕾,当下和我说「可芸跳起舞来很漂亮」。因此,奶奶很希望我能参加一场和芭蕾有关係的比赛,认为我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但是我不这幺认为‧‧‧‧‧‧我时常在动作上出差错,一旦状况产生,根本无法用心完成后续的动作,几经检讨还是如此,让我对自己信心大减。

这样不稳定的我,参加芭蕾舞比赛只有参予的分,丝毫不敢想会有得奖的可能。可是为了奶奶的期望,我要求自己努力的去做尝试。

含着一肚子米青堵住_啊啊啊车上上了我舒服公交车 情感 第5张

奶奶知道我是悲观的人,她会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人啊,不能连努力的勇气都失去,只要失去了它,将会一无所有。」

这句话我谨记在心,也是我经历挫折后没放弃芭蕾舞的原因。

「真的?妹妹终于决定要参加了吗?」姐姐脸上的欣喜,我可想而知,毕竟她也跟我提过「参加比赛」这件事。

我点头说着「对,我要参加比赛,姐姐要记得告诉奶奶这件事情。」

姐姐嘴角上扬,「奶奶听到一定会很高兴,我出门了,妹妹出门时记得要锁门。」

她右手提着水果篮,左手朝我挥了手。姐姐离开房间不久,我的手机响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7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