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兮_一灿

宋逸谦的吶喊,让我停下了哭泣,吃力的站起身看着他,发现他已经走下了堤防的斜坡,很快在草丛里奔跑,我将目光拉回姐姐的方向,却见她已经走出草丛,距离溪流非常近。

鬆开抓紧短裤的双手,我将双手放在嘴唇和鼻子中间,盼望能让声音传的响亮,深吸了口气再度大喊「姐!不要做傻事,我拜託你,我不想失去你!」

姐姐转头了!她仰望着我,什幺话也没回答,和这片静寂的夜晚一样,不希望有太多的声响。她再次转身迈步,拖着沾染髒汙的婚纱裙襬,很快步入溪流,由浅而深,不会游泳的她最后没入水中,消失在黑暗里。

这次再也没力气站着,泣不成声,眼泪滴落于放在大腿的双手。如果我多一点关心,就能让她不用独自面对悲伤,都是我!

身体不停颤抖,我尝试双手交抱着手臂,试图安抚自己。

不久,耳畔传来琴嘉卉的声音,「别哭了,赶快起来,宋逸谦他成功把妳姐救上岸了。」

看着她,我吸着鼻子问「真的?」

嘉卉将我拥入怀中,她的手在我背上拍抚。「是真的,都没事了,乖。」

灿兮_一灿 情感 第1张

太好了……忽然害怕失去姐姐的心情,再次狠狠冲击我的心。我喊着姐姐的名字,手紧抓着嘉卉的衣服,「我好怕,好怕‧‧‧‧‧‧」

嘉卉没说任何话,持续用手轻抚我的背,我好像听见她也在哭,声音不大。眼皮变得好沉重,阖上眼睛时听见有人说「我背她回家吧。」

睁开双眼,眼前是漆黑的天花板,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原来我回到房间了。瞬间想起在堤防的事情,我把床被给翻去一旁,想找手机打电话给嘉卉。

这时刚好见到姐姐站在窗边,从她侧脸能看见表情不再愁眉苦脸,嘴角带着一抹淡笑。

怎幺回事?难道我在作梦?可是也太真实‧‧‧‧‧‧我晃着头,明白根本不是作梦。

「可芸,我要向你道歉。」姐姐转身向我鞠躬,「对不起!不该这样让你担心。」

对了,嘉卉说宋逸谦有救起姐姐。太好了‧‧‧‧‧‧

灿兮_一灿 情感 第2张

「你是傻瓜吗!怎幺可以想不开,可以找我或爸妈聊啊‧‧‧‧‧‧」或许是在桥上哭了很久,现在一滴泪都挤不出来。

「对不起,我太自私,觉得没有了他,根本活不下去。」姐姐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床上。

没有了他?恋人祝福失灵了吗‧‧‧‧‧‧「觉得没有了他,根本活不下去」这话刺痛了我的心,很心疼姐姐。

期望落空和心痛交织在一起,让我好像快喘不过气。

「没有了他?发生什幺事情。」我不敢看姐姐的表情,深怕那抹淡笑消逝。

「他出车祸陷入昏迷,医生说『请做好心理準备,他可能不会再醒来』。」

「这样你更要陪在他身边,怎幺可以去寻死。」

「『不会再醒来』,等同于已经死了,变成植物人和死人没什幺两样。我想着要去另一个世界找他,陪他‧‧‧‧‧‧」

灿兮_一灿 情感 第3张

「不要再这样‧‧‧‧‧‧他知道也不会开心。」

「是呀,他肯定会很生气。所以我要谢谢你的朋友,是他带我回到该面对事情的地方,同时听到了好消息,真得很谢谢他。」

「好消息?」

姐姐看着我,带着一抹淡笑说「在我跟你一起回家后,邹孟辰的家人打电话给我,说他醒了过来。我真是傻瓜没错,要是真的走了,就留他一个人难过。」

嘴角带着淡笑,眼眶则是被眼泪充满,她举起手拭泪。

先是蕩到谷底,现在回到了还没落进谷底前的悬崖,而且会离开这悬崖迈向平原。

我抱住姐姐,「都没事就好,太好了。」轻抚着姐姐的背,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安慰她,安慰一直都很坚强的姐姐。

恋人祝福没有失灵,说不定也是因为祝福才有奇蹟降临,期待落空的感觉一扫而空。我决定之后找时间问眼前这位舞公主,关于恋人祝福的比赛内容。

灿兮_一灿 情感 第4张

姐姐一手将我轻推开,看着我说「一定要好好答谢他,可芸觉得呢?」

「好啊,姐姐想到怎幺答谢了吗?我觉得请吃大餐还不错。」

「那就吃大餐,麻烦你帮我邀请他。」

「交给我。姐,要约什幺时候?」

感觉宋逸谦会常出现在舞蹈教室,到那应该能找到他。

「明天方便吗?」

想到也不一定会遇到宋逸谦,因为他在舞蹈教室里不是学生或老师。「如果有遇到他我问问看,因为不知道他有没有事。」

姐姐颔首,忽然一脸疑惑看着我说「明天你要去舞蹈教室?我听嘉卉说你脚又扭伤了。啊,这样子吃大餐也要改天。」

灿兮_一灿 情感 第5张

「没关係,只是暂时不能做激烈的动作,正常走路应该可以。」其实现在连走路都不太行,一走就会阵痛。

「妳阿,不要勉强自己。」

「我没有勉强自己。」

姐姐看着我扭伤的脚,「什幺时候扭伤的?」

「下午。」

「妳在床上坐好,我去拿冰敷袋。」

看着姐姐走出房门,我在心中喃喃「谢谢你,阿谦,是你让我没有失去最亲爱的姐姐,还保住了姐姐的幸福。」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7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